第3章 (地狱与堕天使篇)悸动

作者:樱町sakura
更新时间:2020-05-13 23:35
点击:111
章节字数:33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包围着塞坦城的这座森林,也属于城主大人的领地范围。因为靠近城池的地方常有巡逻的士兵,所以附近没有什么危险的野兽。天上的星星月亮,以及少数有拥有魔力的植被,使夜晚的森林并不那么阴暗,但是树木扭曲的姿态配上红紫色的冷光却显得有些狰狞。我本就不喜欢魔力的气息,再配上这些树木的景象,心中有种莫名的违和和冷清感。


好在斯殷贝塔小姐坐就在后面。双臂紧紧揽住我的腰部,下巴轻轻地搭在在我的左肩上。意外的,最近的斯殷贝塔小姐也很喜欢撒娇呢。后背传来的体温与身体的触感,扫除着夜晚与森林带来的不安感。即使不使用照明的魔法,修长的十指、白暂的双手也清晰可辨,每一根手指都满含着少女的娇柔,可爱的像是书中所描绘的清晨中睡眼朦胧的小精灵,以稚气却又美妙的身姿引诱着误入了它栖息之处的我。斯殷贝塔小姐以外,我从来没有见过拥有这么漂亮的双手的人。不过这双手的主人,要比精灵还可爱得多呢。。。。。。


身下的塞拉飞得悠闲而稳健,像是饭后的散步一样,连倾斜都不会倾斜一下,沉稳小心的性格和凶悍可怖的外表实在相差甚远。明明是个性格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长得这么凶悍呢。嗯,应该反过来说明明长得这么凶悍,性格却这么可爱。据说塞拉的先祖原本是极具攻击性且难以驯服的被称作“死亡之火”物种,经过了好几代的培育才渐渐磨去了野性。尽管经过培育后性格上收敛了很多,外表却依然如先祖一样吓人。


“就在这附近吧,这里空旷些”,斯殷贝塔小姐大声说道。


“明白了!那我和利歌先降落了!”菲克向利歌打了个手势,两人一起向空地的一侧下落。说是空地,其实只是森林中相对稀疏一点的地方。两人降落后,随着一道强光,奇拉斯和泰拉斯被传送走,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Kira-tage- Synveta - arsetan(咏唱开始指令-换装-魔法释放目标-套装名称)!”待菲克和利歌两人的身影也逐渐消在消失在丛林后,斯殷贝塔小姐背出了变装的咒语。Arsetan指的是塞坦家族的银色盔甲,也就是菲克和利歌正穿的那一身。啊!等等,我记得,这个魔法在换装时,原先的衣物完全褪去以后新的装束才会出现,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段时间里施法者好像是。。。。。。


身后紧紧抱着我的斯殷贝塔小姐,衣物开始发出淡淡的绿光,从可爱的亮闪闪的黑色皮鞋开始,由下至上一点一点化为光粒,倾洒在夜空里。可爱小巧的脚丫露了出来,在塞拉蓬松的毛发中若隐若现像是个含羞的孩子。我的余光也不知不觉得被固定在了上面,呜,好像摸一摸。趾头的前端连成的不是圆滑的曲线,而是稍稍有些骨感的,近似的斜线。骨骼的轮廓清晰可辨,大拇指轻轻地在食指上面蹭了两下,像是将脑袋探出树洞的小动物,活泼可爱。看到可爱的小动物时,谁不想去地抚摸一下呢,嗯,可以的话,轻轻地亲吻一下也不错。。。。。。 慢慢地,这只小动物的身躯,啊不,是斯殷贝塔小姐细长的小腿也露了出来。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的,少女独有的纤细感、柔弱感、纯洁的肤色、细嫩的触感(看上去),洗涤着我污秽的心灵,又或者说,再让我的心灵更加污秽。。。。。。

再之后是大腿,然后是。。。。。。斯殷贝塔小姐明明平时那么热情,那么有活力,那么随心随欲让我摸不着头脑,褪去一切包装后却显得纤细,柔弱,令人不觉心生怜爱。以前仅仅是待在斯殷贝塔小姐身边就能获得足够的满足,可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一点的变得会悄悄的在内心中追求她的身体,被每一个小小的举动所吸引,被每一个不经意间的微小惹得怦然心动。


清凉的鼻息拍打着我的脖颈,和散落下来的红色秀发一起抚摸着我的脖颈。斯殷贝塔小姐一直向下延伸到锁骨,体仿佛要将我的身体融化。。。。。。啊不行不行,在继续看下去就要堕入欲望的深渊了!!绝世美少女的主人从身后仅仅地抱着自己,脑袋搭在我的肩上,正在一点一点地变得一丝不挂,唔唔唔唔唔我的理性,理性!


“那个,斯殷贝塔小姐?”


“嗯,怎么了?”为什么会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实的反问我啊!


“不是怎么了啊!为为为为什么要在这里换衣服啊!”再怎么想,也有点奔放过头了啦!


“这么远的距离距离,又有这么多树挡着,菲克他们应该看不到了吧,巡逻的队伍也在更外围。”


“不是看的到看不到的问题啦,请至少等到下去以后在换啊!”

夜黑风高之下堂堂塞坦家族的大小姐赤身裸体的抱着自家的女仆飞在空中,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不管是领主大人还是斯殷贝塔小姐岂不是都要颜面尽失了!


“谁都没看到不就没问题了吗?”

我不就在前面嘛!这像脱缰的野兽一般狂奔的血液和在理性与欲望之间激烈挣扎的心脏要如何平复下来啊!


这种时候,首先要,闭上眼睛,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深呼吸,深呼吸——

“呼—— ,呼——!”


“克利尔?” “呼——,呼——!


“克利尔?” “呼——,呼——”


“克利尔,已经要降落了哦~!”

诶?“呜哇—!”我还在试图平缓心情的时候,斯殷贝塔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了银白色的盔甲并且给了塞拉下降的指示。在我完全没有防备时,突然开始下落,全身像是要漂浮起来一样被失重感所包裹,还好挂在脚上的挂蹬紧紧地把我拉在鞍子上,下落的速度也不是很快,才没有被甩出去。塞拉虽然身形庞大,有将近一层楼高,却仍能灵活的在高耸的树干与枝条之间穿梭,巧妙地一边避开每一个障碍,一边降低高度,非常稳健可靠。


着陆后,没有等斯殷贝塔小姐下命令,塞拉就已经向一侧把身子低下来了,待我们两人都下来后,巨大的身躯下脚下出现下了一个光圈,随着光圈向上平移,莫过头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请您稍等下,我去把衣服换掉。”虽然说帮斯殷贝塔小姐洗澡时不是没有互相见过对方的身体,但但但但帮助斯殷贝塔小姐洗澡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毕竟斯殷贝塔小姐的作息都是我负责照顾的),斯殷贝塔小姐也肯定没有多像过,现在的情形明显差了很远,即使是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场合去做的话,感觉和心态也一定是不一样的。在浴室以外的地方,还是在斯殷贝塔小姐面前脱得一丝不挂,光是想想两耳都要往外面冒蒸汽了。


“嗯。”

没有继续捉弄我真是太好了。


随便找了一个粗壮的数,树干宽得足以挡住我的身体。


正当我换好了银色的盔甲,一股如泉涌一般倾斜而出的魔力场将我淹没。魔力的气息夹杂着强烈的不适感,心中感到一切都被抽走一样的空虚与不安,令我本能的抵触。似乎只有格林家族的人还会有这种天生的,对魔力的反感。虽然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我自己也会使用魔法,不过也许正是因为我对魔法本能上的抵触,才使我毫无天分吧。它紧紧的包裹着我,像是潜藏在黑夜中的狩猎者,等待着时机释放出自己的爪牙。就算这样,我还是能感觉到,这股魔力中柔和着的,温柔与热情的气息。我也知道,它永远不会伸出爪牙伤害我。庞大、深邃、难以捉摸并且活泼可爱的气息,它的来源我再熟悉不过。



斯殷贝塔小姐正在使用的是一个常用的感知对方位置的方法,通过扩大自己的魔力场与对方的魔力场产生碰撞,从而推断对方的方位。虽然乍一看上去并不困难,但是对方离得越远,需要释放的魔力场就越广,需要消耗的魔力也就越大(殷贝塔小姐的话,感知方圆两公里以内的敌人应该都不在话下)并且在魔力场相互接触后,对方也很有可能会发现自己被侦测了从而进行防范。

这个魔法是少数不需要咒语的魔法之一。所谓的咒语只是将自己的魔力与其他形式的能量进行转换的一个开始信号,在不需要能量的转化时通常也就不需要咒语。


“斯殷贝塔小姐?找到他们了吗?”


“嗯,就在我们过来的方向,没有移动,估计是明白再怎么跑也会被我找到吧,挺有自知之明的。你去吧,我在这里支援,一会儿见~”


“嗯,一会见~”


“Kira-gerlin!(咏唱开始指令-格林家族的体能强化魔法) Kira-eia- limera(咏唱开始指令-风属性-风压减小)”!旁边的一切开始放缓节奏,枝条的摇摆开始变得缓慢,每一个动作的细节都清晰可辨,就好像是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一切时间都变慢了;虫鸣声都变得拖沓慢长,听上去令人烦闷。五倍的体能、耐冲击力、知觉与速度,如果运用得当的话这是除了父亲以外对任何人都很棘手魔法。即使魔法再强大,如果连咏唱都咏唱不完就受到攻击的话,便没有任何作用。


如果能好好的运用这个魔法的话,也许真的有资格能成为斯殷贝塔小姐的侍卫也说不定。无时不刻的守在斯殷贝塔小姐身边,光是想想,脸上就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啊,一定是满脸痴态的笑容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