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大寒(六)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5-28 01:34
点击:871
章节字数:37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曲红绡手指紧攥着信封,纸面陷下了皱痕。


房间里的窗户没有关严,窄缝里漏出了风,吹得珠帘轻轻摇摆,相互敲击发出铃铃声响,一声一声错乱地敲在曲红绡的心上,


她稍稍偏过头,可还是怎么也躲不掉,斜前方的铜镜也映出了卫璃攸的背影。瘦削纤细的身体被拘在厚重的华服底下,美得端庄标致。她的身影被嵌在铜镜里,像幅泛黄的旧画,随之也定格了身上的孤寂。


曲红绡起身走到窗棂边将窗子合上,冷风戛然而止,珠帘零落的声响也渐渐休住。


她将信封收进了袖子里,又回到原处跪下。


“多谢郡主成全。”红绡俯首而拜,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若无他事,奴婢就此告退了。”


卫璃攸仍旧定定地立着,没有转过身看她。


“你走罢。”


红绡闻言,躬身退了出去,自始至终都没有再抬头多看一眼。


经久难消的积雪像层层叠叠的素缟覆满整座庭院,似乎连同往日喧嚣与生机也一并掩埋了。


曲红绡站在房门口,怔怔望着冷清萧条的院落,一时间不知自己该往何处去。


她本应去找常荣,这时却十分害怕真的遇见常荣。故整天缩在屋子里,不敢往外探出头,幸而接连几日都未与常荣打上照面。


或许意识到离别之日将近,曲红绡这时候也不再吝于表现出一点微末的关心与在乎。


前日不经意地瞥见卫璃攸手上裹了层细布,便急慌慌地去问卧雪,才晓得对方是不小心打翻了茶盏割破了手。这日听婢子们说起郡主房间的灯亮了一宿,又赶紧去问当天守夜的海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能有什么事?”海棠斜眼瞧着红绡,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她过去也时常睡不安稳,夜里便起来看书,看到累了再睡,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过今天倒是起得早。”海棠看了眼郡主的房门口,说:“刚刚小常荣还来了呢,也不知在讲些什么,现在还在郡主房里。”


曲红绡心里咯噔一响,手指绞着袖子。等海棠走开了,仍杵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房门口。


不一会儿便见常荣从郡主房间里出来,曲红绡下意识地想要回避,又被理智拉扯着绊住了脚步。


“常侍卫。”


眼看着常荣已走到了长廊的拐角处,曲红绡才出声叫住他,突然间又像被扼住了喉咙似的,说不出后话。


常荣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抵猜到她要说什么,走近过去低声道:“郡主已吩咐过小人了,红绡姑娘若想好了动身的日子,可随时同我说,我自会为姑娘安排妥当。”


曲红绡点了点头,略微有些迟疑:“或许再过段日子比较好,如今正是雪天,路未必好走...”


自打郡主许诺她后,想要逃走的急切心情忽然沉寂下来,又怀着矛盾想把时日拖慢一些。仿佛还抱着什么期许与留恋,令她自己也想不明白——或许能想得明白,但也要装作不明白。


“方才我也问过郡主,”常荣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郡主叫小人来问姑娘的意思,但郡主还说了,此事该是越快越好,再往后只会更不好走。”


“是出了什么事吗?可是与独孤少将军有关?”问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红绡说出口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不由捂住了唇。


常荣的神情蓦地一变,脸上登时笼上了密密沉沉的云翳。


曲红绡从常荣晦暗不明的神情中瞧出了些令人不安的预兆。她默默拿指甲掐着手掌心,脸色微微发白。


这时连常荣的声音也变得锋利刺耳:“这不是红绡姑娘该关心的事。”


常荣说话时仍带着恭敬的笑,似乎这话并不出于他的本意,他不过是个和善的传话者:“姑娘该多考虑自己的事情才是。”


曲红绡觉得自己被人当面刮了道耳光,窘迫难堪,紧抿着唇没再问下去。


“容奴婢多考虑两日,再来答复常侍卫。”曲红绡说完,又添了一句:“放心,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常荣愣住了,半晌才意会道这‘你们’所指究竟是谁。


*


说是还在考虑动身离开的日子,行囊却早已收拾齐备,乖乖待在柜子里头等候随时发落。


可悬着的一颗心仍摇摆不定,不晓得究竟要如何才有着落。


这些天,曲红绡一想起有大事或将要发生,且与卫璃攸有关,便坐立难安,惶惶终日。这日午后,她忽又沉闷得厉害,一个人在屋子里实在待不下去了,便顶着风往外走。不知不觉走到侧院门口,不知从哪间屋子里又传来一阵热烘烘的说笑声,与这满庭萧瑟冷清颇有些格格不入。


白芷担心屋子里太吵,正欲将半开的房门掩实了,恰巧看见曲红绡立在院门口发呆,便上前去将她一并拉进屋里。


原是海棠闲来无事来找侧院里头的女伶学曲,顺道多说了几句府里的事情来。眼下屋里火炉上正烧着木炭,众女挤攘着围成一圈,自然比外头暖和得多。


“红绡姑娘,你也坐下罢。”白芷为她寻了张杌凳。红绡并未出言婉拒,反而顺应地挨着旁人坐了下来。


海棠见红绡来了,不禁有些诧异:“真是稀客,红绡姑娘几时也爱凑热闹了。”又随口讥诮道:“难不成是要被赶出去了,这会子舍不得我们了,来和咱们联络感情来了?”


曲红绡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道:“自然是舍不得你们。”


其他人忙催着海棠说事,也顾不上继续打趣她。只听海棠刚说到独孤家父子在南境被围剿一事,耳边忽然落出个清清冷冷的嗓音:“不知独孤少将军眼下如何了?”


海棠瞪大了眼瞧着开口说话的曲红绡,像在打量什么稀罕物似的:“咱们红绡姑娘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也有关心起外头的时候?”


曲红绡笑了笑:“我不过是好奇随口问问罢了,你若不晓得便当我没问过。”


“这府里就没有我不晓得的事!”海棠哪受得了激,见她这块陈年的冰坨子都开了口,越发起了兴致,侃侃说道:“独孤将军现被关押在天牢里,不准任何人前去探视。按照先前的王令,再过几天就该问斩了。不过,眼下指不定又有了一线生机。”


听明白她话中所指,曲红绡的眼中忽然有了神采。


“独孤家的人给几位已经归隐的旧臣写信,请他们出山为独孤少将军请命求情。我听说送去的是满满的一卷血书,最后那几位大人终于松了口,已联名上书大王,恳求大王将独孤少将军交由大理寺重审,彻查真相。”


一旁的白芷忽然问道:“可王令哪有轻易撤回的道理?这么逼着大王,岂不是火上浇油...”


“你又懂什么?”海棠似乎对旁人的打断颇为不满,横了白芷一眼,继续道:“那几位大人都是昔日功臣,又是士族大家。如今在野的不少属官都曾是他们的门生,大王即便生气也得给他们几分薄面。这几个人里头,就说那前御大夫江从德江大人,就已厉害得很呢”


白芷听得似懂非懂,余下人等皆瞪着眼睛困惑地望着海棠,似乎并不明白她话里所说的这些人厉害在何处。


“姓江的,你们都不晓得?”海棠颇感诧异,不由把目光投向曲红绡,却见红绡也摇了摇头。


“越临江氏。”这时柳沐烟冷不防地插话进来:“想来江氏一族这些年在洛殷并无要职,怪不得大家没听说过。”


她原本只是坐在人群边上静静听着,这时候才慢悠悠地走近过来:“江家虽不及以往荣盛,但单论门阀声望仍足以与贾家比肩。”


听她说完,曲红绡忽然想起卫璃攸交给她的那封信,便是带给越临城郊一位姓江的先生,也不知那位江先生与这越临江氏是否有关。


海棠笑道:“还是沐烟姑娘有见识。”


柳沐烟淡然笑了笑:“见识什么的算不上,我也是在骆大人府上时偶然听人提起过。”


海棠接着说道:“说起来江家曾与独孤家交好,多年前江大人的弟弟还做过几天咱们郡主的老师呢。”


白芷胳膊支在膝盖上,双手捧着腮,喃喃自语:“如此看来,独孤少将军兴许还有救...”无意间瞧见曲红绡眉间深锁,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竟已默默出神。


一众婢女正听得入迷,海棠忽然又念及一事,神秘兮兮压低了声说:“今早我在外头溜达了一圈,你们猜猜我又听到了些什么?”


众人不禁催道:“少卖关子,赶快说!”


海棠见大家心急的模样,心中甚是得意,吊足了胃口才继续往后说道:“方才听府里的人说,独孤家老将军今日一早便带着全家老少跪在王府门前,为少将军求情。”说着不禁叹了口气:“百里老将军年事已高,这大冷天的跪在雪地里,也不晓得受不受得住...”


“就你话多会说,还不闭嘴!”


海棠话正说到兴头,却见卧雪忽然推门而入,冲上前便伸手拧着她的嘴角,气得直咬牙:“你这张嘴,真该拿针缝上才好!”


原来这日卧雪见四处无人,猜到海棠又躲去侧院偷懒,哪晓得隔着门就听到她在说独孤家的事,当即又急又怒,想也没想便闯进门打断她的话。


海棠吃痛地掰开她的手,撇了撇嘴道:“郡主眼下又不在阁内。等她回了,我们自然就不会说了。再说咱们郡主与独孤家向来疏远,即便不小心让她听了去,也不见得她会多上心。”


“郡主去哪里了?”半天不吭声的曲红绡忽然冒出了声。


海棠揉了揉脸,说道:“用过午膳便出门去了,也不让我跟着,说自己散散步一会儿便会回来。”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这都过了许久,都不见个人影,也不晓得是不是去哪个主子那里小坐去了?”


卧雪原本火气还没散尽,这下子又窜起了阵火,忍不住敲了敲海棠的额头,怨道:“她不让人跟着,你就不晓得悄悄跟着,竟还有心思在这里说闲话?眼下天寒地冻的,路上又滑,万一摔着了该怎么办?前两天郡主不小心割伤了手还没好全,你也能由着她一个人这么出去!”


“我还不是怕冒犯主子嘛...”海棠委屈地噘起嘴,嘴里小声嘀咕着。


“大事不好了!”这时隔着院前忽传来一声高呼,惊得海棠险些咬了舌头。


只见一名婢女像阵风似的撞开院门,急匆匆地奔到众人面前。众女随即将话打住,疑惑地望向面色惶急的来人。


卧雪见她这副冒失模样,不禁皱眉,轻声斥责:“发生了何事这般火急火燎的,成什么样子?”


“方才大王的内侍传话过来,说——”那婢女顾不得向卧雪解释什么,气喘吁吁地说道:“说郡主一个人在永昌殿外跪了许久,怎么劝都劝不动,再这么下去.......怕是要出事了!”


好久不见,但下一章应该不会等太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慵懒的阿谦 赞赏了 100 点“继续蹲更新~”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5/20 10:53 发表

命还够用吗?

慵懒的阿谦
慵懒的阿谦 在 2020/05/14 22:21 发表

期待~~~大大写得真好!

Fine漱月鸣筝
Fine漱月鸣筝 在 2020/05/14 00:33 发表

大大不要卡这里啊哭!!!!

kaaay
kaaay 在 2020/05/11 08:27 发表

好久没看到这么优质的百合文 蹲了半个月没见更新特别担心坑了 一早刷到更新的心情简直!!!
给太太比心!!!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