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滑雪

作者:三阶魔方
更新时间:2020-05-03 22:04
点击:212
章节字数:21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哀酱,你昨晚没睡好吗?”巴士上,铃木九见靠窗的灰原哀闭上了眼睛,有些奇怪的问道。

“到了的时候叫我一声,拜托了。”所幸点头承认的同时,也不忘如此叮嘱了一句。

“哈伊。”

一路无话,铃木九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快速闪过的风景,却也不觉得无聊就是了。


半小时后,滑雪场。

“哀酱,为什么只有一副滑雪板和雪杖?”铃木九将护具穿上的时间里,灰原哀已经拿着租来的滑雪设备走了回来。

“这个是你的。”话音一落,只见灰原哀将一块直立及肩,宽度约摸鞋码尺寸的滑雪单板递给了她,“考虑到你身体的状况,还是用不需要雪杖支撑的单板滑雪比较合适。”

“说的也是,谢谢你,哀酱。”铃木九接过滑雪板,露齿一笑。

“先去那边新手练习的缓坡试试看吧。”

“哈伊。”

即便两人运动神经发达,可到底是第一次接触到滑雪这项运动。两人单单是踩在滑雪板上,倒是没问题,只是一旦实打实的滑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灰原哀双手拄着雪杖都还好,至少能凭借自身的平衡性,缓缓地滑动起来。

可铃木九却只能靠着回忆儿时滑过那么几次柯南的滑板的少许经验,试着滑雪。然而,还是很容易摔倒就是了。

半晌。

“哀酱,我们来比赛吧。”当铃木九能初步滑一小段距离之时,便一脸喜色的转身寻找灰原哀。

“走吧。”毫不犹豫的声音。

于是乎,两人到了一处约摸二十米的缓坡上。到底滑雪场是宽阔的,即便两人在新手区练了许久,也没见几个人来,反而很多都是直接冲着中级区甚至是高手区去的。

“预备,开始!”铃木九一声令下,两人便俯冲而下。

灰原哀一马当先,即便姿势还有些束手束脚,可她手脚的配合却是相当出色,几乎没有留给铃木九任何赶超的机会。

至于落后好几米的铃木九,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灰原哀的背影。毕竟,她目前也只能尽量维持身体的平衡,不摔倒已经是万幸了。

然而。

“噗通!”就在灰原哀滑到终点的一瞬,铃木九几乎同时摔倒在地。

“嘎吱嘎吱。”有几分急切的踏雪声。

“别担心,刚才下坡的速度不快,摔不疼的。”看着穿着厚厚的滑雪服与护具却还跑的那么快的灰原哀,铃木九很快起身,还原地蹦跶了一下,以示自己完全没事。

“哀酱,我们要不要坐缆车到山顶去?”眺望着远方的雪山,铃木九忽然道。

“你不会是想滑下来吧?”目光扫过自山顶延绵而下的蜿蜒雪道,往下,是延伸到远方的宽阔雪原。雪道之外,还有数不清的外道以及树林的野雪区。

“不会不会,那些可是专业级的滑雪道。我只是想上去看看,上面长什么样而已。”

“好吧。”


山顶,寒风呼啸。

“好冷。”即便有戴帽子、护目镜与口罩可寒意却似穿透了装备一般,令刚下缆车的两人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然。

“哀酱!”随着这一声呼喊,一个拳头大的雪球照着灰原哀飞去。

“啪!”雪球成功击中腰腹。

“……”看着被弃于脚边那块可怜兮兮的滑雪板,灰原哀无奈的拍了拍被砸了一身的雪。

“啪!”第二枚成功击中肩膀。

灰原哀缓缓地蹲下身。

“啪!”第三枚成功击中背部。

灰原哀将滑雪板取下。

“啪!”第四枚成功击中了后腰。

将雪杖滑雪板放在一处,继而抓了一把雪,压实。

“啪!”远处的人应声倒地。

“哀酱,很疼的啊。”铃木九摸着鼻子正欲起身。

“啪!”第二枚命中护目镜。

“等一下啊喂……”

“啪!”第三枚又正中鼻梁。

铃木九操起一把雪,压实。

于是乎,只见人烟稀少的山顶之上,有两个穿着厚厚的滑雪服的人,竟如同小孩子一般,开始你追我赶的打起了雪仗来。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两人总算玩累了,山顶之上,才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哀酱,你下手还真是重啊。”铃木九躺在雪地里,伸手又摸了摸隐隐作痛的鼻子。

“彼此彼此。”灰原哀躺在她身边,看着晴朗的天空。


太阳,偏西。

“哀酱。”铃木九忽然起身,“我们下山还滑雪板吧。”

“想回去了?”诧异的扫了一眼腕表,指针指向一点,若要回去也着实早了一些。

“当然不是,我们走吧。”不由分说就将地上的人拉起。

即便不解,可灰原哀也依言穿上滑雪板再拿上雪杖,不多时,两人便坐上了下山的缆车。


当灰原哀归还设备,再度找到铃木九时,却不想那人已经兴致勃勃的立在租用雪地摩托的场所了。

“哀酱。”即便隔着护目镜,她也能想象得出那双满含期待的目光。

“我知道了。”认命一般,走了过去。

然而,就算铃木九极力表示自己能一个人驾驶一架摩托,可在工作人员的极力劝解之下,她也只好有几分不情愿的坐上了灰原哀驾驶的摩托后座。

“请务必抓紧一些。”工作人员诚恳的建议。

“哈伊哈伊。”言语间,铃木九伸出胳膊,紧紧地抱住了灰原哀的腰,“这样总行了吧。”

“哈伊,祝两位玩得愉快。”


宽阔的雪原上。

“哀酱,我们去那边的树林吧!”

“哀酱,那边有人在比赛,我们去看看吧!”

“哀酱,我们绕到山背去吧!”

只可惜,就算铃木九在后座上喊破了嗓子,身为驾驶员的灰原哀,却始终淡定的绕着雪原乱转,并没有去到那些复杂的地形。

“哀酱,别转圈了,我有点头晕。”最终,铃木九败下阵来,下意识的收紧手臂,在灰原哀的耳边如此道。

“吱!”雪地摩托霍然停了下来。

“哀酱?”晃了晃脑袋,在确认前方没有任何障碍物时,她才试探性地道。

“时间不早了,回了吧。”波澜不惊的语气。

“是吗?”有几分不解,可还未等她抬手确认腕表上的时间,雪地摩托又再度启动了。


回到旅店,两人再度饱餐了一顿自不必多说。只是,饭后一小时左右,铃木九邀请灰原哀共浴时,灰原哀只道一句“玩了一天,太累了。”便简单的冲了个热水澡,早早的回房就寝了。

如此这般,铃木九便一个人,泡在偌大的温泉里,仰望天空。


却也,惬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