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大寒(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4-20 00:30
点击:659
章节字数:45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当下正值元辰节,崟王府也免不了放鞭炮驱瘟除邪的习俗。


海棠四处寻不到白芷与柳沐烟,隔着窗发现二人待在屋子里,趴在窗台唤道:“你俩还杵在这干嘛,外头下雪了,大家都在外头瞧雪好热闹的。”


两人随即将话打住,随着海棠一同出去。这时,卧雪正领了个生面孔的女子进来,瞧装束应是别处的婢女,也不知为了何事前来栖云阁。


却不料此人竟是冲着柳沐烟来的。


婢女道:“商夫人请柳姑娘前去吃茶叙旧。”


‘商夫人’这称呼,乍听之下尚有些耳生。等旁人刚刚反应过来‘商夫人’是谁,柳沐烟已点头应了下来,回屋换了身衣裳便随那婢女去了。


翠缕无论何时想要见她,她自然都会答应。只是‘叙旧’一说实在牵强得很,这才离开了几天功夫,她俩的交情怎么就变‘旧’了?


商翠缕住的地方比栖云阁的侧院大不了多少。院里的秋千是新设的,秋千旁有几根矮矮的树苗,看样子也是刚种下不久。


婢女见柳沐烟盯着那树苗发呆,忙解释道:“大王听说商夫人喜欢柳树,隔天便令人栽下。只是冬日里种下的,也不晓得来年长不长得好。”


待走到商翠缕房外,只见柱子上挂着竹雕松纹鸟笼,一名婢子正在给笼子里的黄莺鸟添食。


“这笼鸟也是大王赏给夫人平日消遣的。”婢女又道。


柳沐烟尚未进门,只听着婢女往里通报了声“柳姑娘来了”,屋里的主子便塔塔地迈着快步走到门前,亲自相迎。


商翠缕这日穿着件杏红色的交领襦裙,点了红唇,抹了粉妆,发髻偏垂,颇具风韵。


商翠缕见她盯着自己的脸瞧得出神,不由笑道:“怎么几天不见就认不出我了,至于看这么久?”


“谁叫你今日好看。”柳沐烟不吝赞辞。


“这话说的,好像我往日就不好看了似的。”商翠缕话里嗔怪,嘴上却带着笑。


柳沐烟也抿唇笑了笑,随她进了里屋。商翠缕叫人奉上早就备好的茶水与糕点,支走了下人,与柳沐烟闲聊起来。先说了刚搬来这里有诸多不习惯的地方,又问了栖云阁众人近况,柳沐烟皆一一作答。


恰说到曲红绡来,翠缕忍不住多问了两句:“郡主打算怎么处置红绡?要撵她走吗?”


柳沐烟摇摇头:“看不出有什么打算。”


翠缕道:“也是怪了,出了这么大的事,竟像个没事人似的。”说着,双手捧着茶杯喝了口茶,因喝得急了,被烫得直咧嘴。


“都是做主子的人,也不稳重些。”柳沐烟边笑着,取出帕子为她拭去残留在唇边的水痕。


翠缕笑道:“我是野惯了,学不来府里夫人小姐们的模样。”又接上之前的话,继续说:“前些天听说,世子把下令东来阁百里家派来的侍卫全部撤掉了,又提议将百里公子调去邺阳。他这拼了命地要将人往外赶,明面上说是邺阳城驻将不足,谁晓得里头是不是公报私仇。”说完,又不由叹了句:“这个曲红绡,当真是红颜祸水,害人不浅。”


柳沐烟扭头前后瞧了瞧,道:“这些事还是少议论为好,你这里人虽不多,却保不准隔墙有耳,被人添油加醋地说出去,可是说不清了。”


商翠缕不由瞪大了眼,连忙捂住嘴,频频点头。


两人随后又扯了些闲话,柳沐烟忽然问她道:“大王待你好吗?”


商翠缕神情呆滞了下,像是没听懂对方的问话,过了片刻才笑道:“大王这些天赏了好多东西给我,里头有不少新鲜玩意儿,待会儿带你瞧瞧,刚好你也挑几件。”说着,作势要起身,又被柳沐烟拉了回来。


“上次你留给我的就不少了,这些你自己留着用。如今你是主子了,在府里行走少不得要打点下面的人。”


商翠缕闻言,便再不提赏赐之事。等用过晚膳,翠缕欲留柳沐烟在阁中过夜,柳沐烟本想推辞,可一对上翠缕乞求的眼神,又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


夜里,两人背对背睡下,或许是白日说了太多话,这时竟半晌都无人启腔。


“沐烟,”商翠缕忽然转过身,唤了柳沐烟一声:“你睡着了没?”


“怎么了?”


商翠缕见对方应了声,连忙靠拢过去:“我想同你回栖云阁住,一个人住在这里没意思。”


柳沐烟只当她是一时不适应,转过身朝她笑道:“侧院里的床又窄又硬,哪里有这里的舒服。你是嫌这里的床被太软了,还是嫌大王的赏赐不够,留不住你的人?”


“我不要赏赐,也不想住在这里。”商翠缕说完忽然钻进她怀里,紧紧扣住了她的腰,像要将对方嵌进身体里似的:“我就喜欢那又窄又硬的床。”


柳沐烟被她箍得透不过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笑道:“怎么又说起傻话来了。”


她直道对方又耍起了孩子脾气,却不晓得,翠缕所说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翠缕侍寝那日,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对崟王的一切亲密举动都十分抗拒,却只能曲意逢迎。她赤裸的身体掩在柔软的金丝锦被下,心底却涌出极大的悲伤。等到枕边人沉沉睡去,才敢悄悄挪开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背过身抹起眼泪。


自此,便无时无刻地不在想着柳沐烟,想着两人同塌而眠,耳鬓厮磨的日子。也正因为思念之心尚存,才能咬着牙勉勉强强将这段日子熬过去。


崟王在她住处流连了好几日。她好不容易等来月事,不必再侍寝。等送走了崟王,隔天便立马叫人将柳沐烟请来相聚。


“有时在想,当初若未被世子选中,我如今该是如何呢?”翠缕安心地倚在她怀里,似乎也能暂且忘了委身于崟王时她涌入心底的悲哀与无望。


“可转念一想,当初若未选入王府,就遇不见沐烟你了。”


柳沐烟觉得翠缕有些不对劲,忙问道:“你若有心事,不要憋在心里,可以说与我听。”


商翠缕笑道:“你也晓得我哪里是藏得住心事的人,哪还有什么事情没跟你讲过。”不久渐渐有了困意,还喃喃自语道:“如今这样,已经很好了...”


柳沐烟心想翠缕当下身份已不同往日,自己不该太过干涉对方私事,便就此打住未再追问。


翌日清晨,下了整夜的雪终于停歇下来。推开房门,便见得院中四处皆是素裹银装,白茫茫一片。


柳沐烟将走前,商翠缕颇为不舍,直问她什么时候能再面。柳沐烟想着两人不应见得太过频繁,便说元辰节后若有机会还可再聚。


柳沐烟在回栖云阁的途中,见一男子疾跑着经过,惊得路过的婢子赶紧避开,稍不留神的在雪地里失了足,落个人仰马翻。


她心中惊诧,不知是何人胆敢在王府中如此鲁莽。等再仔细看了看,见那人头戴进贤冠,身着白色宽袖衣,手持木牍,瞧这身行头应是个传信的驿使。


按理说驿使传信通常须由内官通报,带引至殿前觐见。此人行色这般匆忙,破了秩序礼仪,怕是揣着急报,才片刻耽搁不得。


“听说是从南境来的急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巡逻的侍卫随口提了一句,只听同行的侍卫道:“若真是大事,不等明天就能见分晓,且走着瞧罢。”


柳沐烟对这王府中的事情多半提不起兴趣,这话她只是听了,却并未上心。待回到栖云阁时,正遇见在正院里扫雪的曲红绡,只草草打了声招呼,便移步回了侧院。岂知她前脚刚走,卫璃攸便紧跟着来到了曲红绡的面前。


*

栖云阁里的积雪已没过脚踝,曲红绡一大早便开始扫雪,这时候已在门前清理出半截小路来。


卫璃攸提起裙裾踏着雪走过来。一上来便劈头盖脸地质问她道:“我让卧雪叫你来我房里,你为何不来?”


曲红绡低头答道:“奴婢的事还没做完。”


卫璃攸冷笑了声,说道:“你如此尽心尽力,怎么我的吩咐就不当一回事了。少了你,这院子里的雪就没人扫了不成?”


卫璃攸见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外头必定冷得很,自己屋里最是暖和,便想让红绡在她屋里待着。哪晓得卧雪好说歹说也没把人给叫动,这才劳驾到郡主亲自前去。


曲红绡神情淡漠地回道:“没有奴婢,郡主身边也可以有别的人去伺候。”


“你放肆!”卫璃攸被她这句话噎得胸闷,胸口一股怨气无处发作,只得朝着足边的雪堆踹了一脚。


雪堆被她踹得四散,粉末似的洒在刚刚清理干净的地面上。


曲红绡并未理会她,脚步轻易,一边埋头重新将地上的雪扫开,一边平淡地说:“郡主既知奴婢放肆无礼,不如将奴婢撵出府去,也能眼不见为净。”


她话说完,卫璃攸顿时收起了主子脾气,冷静地掂量起她的话来。


卫璃攸自以为看透了对方的心思——种种违命抗拒的行径不过是想激自己罢了。这种时候她更要稳住,万不可着了对方的道,轻易被人带偏了去。


卫璃攸转眼间便换了副脸孔,脸上笑容盈盈,软着声说:“我就是想见你了。你既然躲着我,不愿来我房里,我就只好自己过来瞧你了。”


曲红绡握在扫帚柄上的手紧了又紧,最后只默然地转过身。


这些天,卫璃攸过得甚是憋屈。因为对方总刻意回避,她只能从其他人口中打听红绡的情况,又不敢问得太细,以免惹人生疑。


曲红绡也像转了性似的,再不似以往那般顺从,常常违命不遵,常对她的吩咐视而不见。卫璃攸偏又强硬不得,可太软了,就像团棉花打在石墙上,更是讨不到丝毫回应。


红绡不肯走,卫璃攸也死乞白赖地站在雪地里。等雪融成水沾湿了履袜,冰得足底生寒,也只能哆哆嗦嗦地挪着脚跟,端起双手笼在袖子里,眼巴巴地瞧着红绡发怔。


这时候,她只能去赌。去赌红绡的心里头对她还存着一丝半点的心疼与不舍。想来又觉得甚是可笑,她贵为郡主,竟只能指望着她人心里对自己的一点怜惜。


“别闹了,”红绡不咸不淡地说着,手里的动作却未停下,一点点将积雪扫开到两边,再一步步往里移着步子:“外头冷,您回屋里去罢。”


她走几步,卫璃攸便踩着她的脚印跟着走几步,像个甩不开的影子。


“外头是冷,可我就想在这里同你多站一会儿。”卫璃攸说完,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卫璃攸素来畏寒,身子骨也教常人弱些。这时在雪地里站了一会儿,已有些吃不消,瑟瑟地缩起了身子。


曲红绡脸上仿佛覆了层冰霜,没有半点表情:“整个栖云阁都是郡主的,郡主自然是想在哪儿就在哪儿了。”


卫璃攸只顾着与红绡说话,没留意脚下有块光溜溜结着冰的石头,竟一脚踩了上去,栽在雪地里,结结实实地滚了一遭,猩红色的斗篷上沾满了细碎的雪花。


曲红绡即刻松开了手里的扫帚,急忙弯腰去扶她起来:“可有伤到哪里了?哪里疼?”


卫璃攸瞧见她眼中的忧色,索性闭上眼紧拧眉头,歪倒在红绡怀里,弱弱地道:“我腿疼...怕是走不得了...”


红绡的眉头锁得更深,连忙半扶半抱地带着她往屋里去。卫璃攸乖巧地由她扶着走,倚在她肩上,凑在耳边说:“你还记得之前你喝醉了,我也是这么带你回去的。”


曲红绡紧抿着嘴唇不说话,耳根却不由泛起了红。她自然记得昔日的亲昵举动,也记得那些旖旎又不切实际的梦。她何尝不晓得梦里的好,所以才更不愿意再尝到失望的苦。


卧雪见郡主一瘸一拐地由红绡搀着走过来,急问道:“怎么就伤着了?我这就去叫医官过来。”


卫璃攸连忙叫住她:“小伤不碍事,红绡待会儿替我敷点药便好了。天这么冷,何苦劳烦医官专程跑一趟。”


她说的倒是大实话——冬日里穿得厚,摔得疼归疼,到底不至伤筋动骨。至于走不走得了路,也仅凭郡主自己说了算。


曲红绡扶着她坐在榻上,又将炉子挪近些给她烤火。


“方才摔到哪了?”曲红绡半跪在卫璃攸跟前,正要查看她腿上究竟磕碰到了何处,忽然被对方拽住了手。


卫璃攸翘起腿晃了晃,一双腿分明好得很,哪里是受了伤的样子。她拢起红绡冻得发红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里轻轻搓了搓,笑道:“我现在不疼了。你也坐上来暖暖身子,瞧你手都冻成了冰块,若冻坏了,往后还怎么抚琴给我听。”


红绡却倏地将手收回,攥紧了手指紧紧贴在身侧,往后连连退了几步,躬身道:“郡主既然无事,若没有其他吩咐,奴婢便先行告退了。”


卫璃攸的手悬在原处,手心里空落落的,似乎什么都不曾抓住。


“你就这么着急躲我,一刻也不想和我多待?”卫璃攸红着眼睛看向她,心里拧得生疼:“非要离了我,你心里才能舒坦,是不是?”


只见曲红绡垂下头,阖上眼睛,胸口微微起伏着。半天才缓缓亲口道出了自己的回答。


“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4/16 08:44 发表

……呜呜呜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