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综合征

作者:最果
更新时间:2020-04-10 18:20
点击:129
章节字数:34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狭窄的储物间里弥漫着灰尘的味道,安野坐在角落里,似乎是刚刚醒来,一双小鹿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手里的枪。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安野的样子,烁忽然就冷静了许多。

还不能杀她,杀了她就什么都没了,自己还需要钱治病。

烁舔了舔下唇,把手枪收了起来。

“他们不要你了。你父亲……他手里有很多替代品。”

安野的眼角跳了一下,轻轻耸了耸肩膀:“很遗憾。”

“什么?”

“我在替你遗憾,遗憾你少了一笔巨额进账。”

明亮的月光从透气窗的叶片间洒落进来,在女孩长长的睫毛下绘出一片浅淡的阴影。

烁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出来吧,我帮你把手铐打开。”

烁说话的时候连着咳嗽了几声。吃药的时间又到了。

安野坐在窗台上活动着自己好不容易获得解放的双手,烁已经轻车熟路地吞下了药片,正窝在旧沙发里闭目养神。她双眉紧蹙,整个人看上去都是紧绷着的。

安野一路上见过好几次类似的场景,不禁问道:“你生病了?”

烁仍然闭着眼睛,用几乎微不可闻的音量应了一声:“嗯,病很久了。”

她从沙发上起身,从衣帽架上随便拿了几件衣服,对安野说:“我去冲个澡,你不要乱跑。埃曼托萨不是岘港,更不是热海,你这样的人走在街上,用不了三分钟就会被那些披着人皮的鬣狗吃得连渣都不剩。”

安野没有说话,烁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她知道安野会照做的,丢了命对她俩都没有好处。

安野目送着烁离开房间。坐了一会儿,她从窗台上跳下来,走到沙发旁的衣帽架边看了看。那上面挂着好几件军服,都是同一家PMC公司的装备,上面的企业标志已经被拆掉了,边边角角还有些缝补的痕迹。

真是个无趣又恋旧的人。安野勾起唇角,摇了摇头。

夜深了,外面似乎还下起了雨。

烁伸出手,几滴雨水落在她的掌心里,却没有带来任何触感。

是梦?

“喂,小鬼。”

一个粗野的嗓音在她身边响起,如一柄巨斧般劈开了令人窒息的黑暗。

透过绵密的雨丝,烁抬头朝前望去,有一束光照了进来。

沙漠越野车的后备箱被一只汗毛浓密的大手打开,来自一体化协同作战部队的士兵们全副武装地站在外面,身后不远处就是国际人道救援组织的帐篷。

为什么醒不过来?

“喂!小鬼!你在干什么?!”

那个粗野的嗓音再次响起,紧接着,一只戴着无国籍医生袖标的手突然掰开了她的手指。大腿上传来一阵剧痛,那条长长的伤口被她自己用剃须刀的刀片割开了,一块不规则的手雷破片牢牢地卡在里面,血汩汩地往外冒,却怎么也没法把它取出来。

我在干什么?

无影灯的灯光从头顶射下,几个穿着绿色手术服的医生正围在自己身边。

“行星综合征……”

“亚裔……”

“童军……”

“……转送收容设施。”

医生们说话的声音忽远忽近,听不真切。

沙——沙——

雨……好像又下大了啊。

沙——沙——

“你差不多也该从美梦里醒过来了吧。”

沙——沙——

“战争结束?我看你他妈是烧坏了脑子!”粗野的嗓音在放声大笑,“你早就回不去了!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烁浑身一震,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想要逃离,可那笑声却如鬼魅般如影随形。迎面而来的风裹挟着雨丝拍打在脸上,像是千万把刀子从皮肤上划过,一点一点地将她切成碎片。

烁狠狠地打了个哆嗦,终于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怎么了?”

睡在沙发上的安野本就浅眠,此时也被她弄出的动静惊醒了。

“没什么。”

烁说了一句话,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可怕。她本能地坐起来,胡乱喝了点水,披起外套下床,朝盥洗室走去。

白炽灯将洗手池周围照得很亮,烁洗了把脸,睡意顿消。

镜子上有不少干涸的水渍,她伸手将它们拭去,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黑色的头发半长不短,只能勉强拢起一些,在后面束成一个短辫,其余的就那么随性地散着。一双棕色的眼睛,不怎么深邃的五官,看得出和安野是同一个人种。

“你真的没问题吧?”

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烁在镜中看她一眼,道:“没问题。你回去睡吧,我给你联系去处,明天就送你离开这儿。”

安野的瞳孔猛地一收,原本已经滑出袖管的一柄餐刀又悄悄藏了回去,好在烁把脑袋埋到了水龙头下面,什么都没看到。

“你可以去床上休息,我今晚不睡了。”烁冲完了第二把脸,补充道。

安野点点头,独自返回了卧房。窗外的街道安静得有些诡异,只能偶尔听见几声猫叫,或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声响,热带地区的高温让人头昏脑胀,安野在吱呀作响的床板上翻了几回身,终于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烁走出盥洗室,用毛巾擦了擦前额发梢上的水。她的脚上穿着一双荒漠色的陆战靴,踩在木地板上的时候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安野还在沉睡,完全不知道烁已经走到了她身边,然后从她的袖口中抽走了那把餐刀。

第二天的正午,两人一同出了门。

炽热的阳光直射大地,在路面上蒸起扭曲的热浪。烁穿着灰色的速干T恤和沙漠迷彩长裤,汗水在她背上浸出了一大片痕迹。而随便套了件海员服的安野也没好到哪去,上衣差不多都湿透了。

烁带着她走进镇上的一家酒馆,映入眼帘的是颇有年代感的红砖,吧台里的伙计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正在打瞌睡。

离吧台最近的一张木制圆桌边坐着三个穿花衬衫的白人男子,正在大嚼墨西哥塔可。烁走过去,用指关节敲了敲桌面。

“你们要的货物,送到了。”

三个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探出脑袋去看站在她身后的安野。

年轻的亚洲女孩和黑人劳动力永远是这些红脖子们在黑市上最爱的交易品,烁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了满意和贪婪,于是拳头重重地在桌面上捶了两下,道:“满意的话就带走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他们交流的时候用的是当地的土语,安野虽然听不懂,但这并不妨碍她理解眼前的状况。

为首的男人将一沓钞票放在了桌上,烁默默地收下,回头朝安野招了招手。

“过来。”

顿时,安野心中警铃大作,但她知道逃跑只会死得更惨,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在圆桌边停下。

桌面上摆着几杯龙舌兰酒和瓶装的绿色仙人掌汁,碟子里则是一堆巨大的湖米尔蚊子,安野有些反胃,忍不住把脸别到了一边。

这时,一只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当她抬头看过去的时候,烁已经抄着口袋走出了好几步,连句道别的话都没有。

就这么被卖了?

“喂!”安野想要跟过去。

烁好像没听见,反而加快了步伐。

那几个白人红脖子也跟着站了起来,嘴里说着安野听不懂的话,毫不客气地拉扯着她的胳膊,狗熊般的身躯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她的视线。

“放开!”安野挣扎了一下,对方手上油腻的触感特别恶心。

烁的手刚挨到酒馆的门,身后的争吵忽然因为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一回头,就看见安野的手里攥着半个装仙人掌果汁的玻璃瓶,喘着粗气,用杀人般的目光盯着面前的三个红脖子。

其中一个人似乎觉得这场面还挺好玩,甚至回头冲烁吹了声口哨。

无能的男人总是热衷于通过征服“有个性”的女人来获得廉价的快感。

可就在下一秒,安野突然举起手中的玻璃瓶,噗地一声扎进了他的喉咙,锋利的玻璃碎片划开了他粗壮的动脉,猩红的血柱当场飙到了天花板上。

“FUCK!”另外两个红脖子满脸惊吓,其中一个一边从肥大的沙滩裤口袋里掏枪一边破口大骂。

打瞌睡的伙计也醒了,不过他看惯了这种场面,抓起身边的一支霰弹枪就躲到了加装防弹钢板的吧台底下。

“跑!”烁不知道为什么就喊出了这句话。看着安野丢掉玻璃瓶朝自己跑过来,她心里的一块巨石仿佛瞬间落了地,连呼吸都变得顺畅起来。

自己到底不是吃贩卖人口这碗饭的料。

“砰!砰!砰!砰!”

体重超过三百磅的红脖子终于从他一层又一层的肥肉中找到了左轮手枪,对着安野连扣了好几次扳机。另一个人也从桌子下面抽出了一支冲锋枪,对着她们就是一通扫射。

烁一个转身朝安野飞扑过去,随即便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忽地一热。

“蠢货!找掩体!”

震耳欲聋的枪声里,烁尽全身力气大吼着。被弹幕击落的砖墙碎块应声落下,扬起漫天的尘土,子弹如暴雨般倾泻,周围玻璃门窗应声碎裂,大大小小的破片四下飞射。

“砰砰!砰!”

烁举枪还击,莫桑比克射击法,两枪躯干,一枪头部,手持大口径左轮的肉山在P226 SCT手枪9mm子弹的冲击力下往后仰倒,失去生命体征的身体依然在地面上神经质地抽动着。

烁一个战术滚进,躲到安野藏身的阿兹特克神庙石雕后面,低头看了眼自己肩上的枪伤。

伤口的出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自动止住了,死去的细胞正在疯狂再生。呼吸加快、心脏收缩力上升,心跳与血液流动开始加速,大量营养物质争先恐后地涌入颞叶和枕骨,因为失血而变得模糊的视野也已经恢复了正常。

“你……”安野瞪大了眼睛。

“闭嘴。”烁仰起头,深深地呼吸着。

红脖子气急败坏地大吼大叫,冲锋枪的加长弹匣瞬间打空。烁抓准时机,探头就是一枪,空尖弹精准地钻进对方的头颅,然后在颅腔内膨胀爆裂,弹头如花蕾般绽开,将组织搅成一滩烂泥。

周遭终于安静了。

空气中弥漫的腥气还未散去,烁走出掩体,躲在吧台底下的伙计立刻站起来,一边用锯短了枪管的霰弹枪对着她,一边笑嘻嘻地伸出另一只手:

“Minigun,你需要赔偿店里的损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