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寒(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4-20 00:30
点击:728
章节字数:40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卫璃攸愣愣地看着地上的人,以为是自己听岔了。


她收敛起恍惚的心神,问道:“你方才在说甚么?”


曲红绡抬起头,把话重复了一遍:“想离开王府,望郡主成全。”


“这是为何?”卫璃攸这次听得清楚明白,一颗心似从云端狠狠摔到了地上。她身子阵阵地发凉,声音颤抖着说道:“我说过,往后再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定会好生待你。况且昨夜,你我分明是同样的心思,怎么就忽然想走了?”


曲红绡虽是跪着,脊背挺得笔直,平静地说:“奴婢自知犯了大错,已无颜面留在王府。郡主若不责罚奴婢,对外也难以交代。”


“有我在,没有人敢怪罪你!”


曲红绡脉脉地望着她的脸,泛红的眼睛渐渐蒙上水雾,像沐在霞蔚里的巫山云雾,轻如烟,又深似海。


“奴婢自知从头至尾不过是郡主的一枚棋子,原本不敢奢求什么。郡主从未吐露过半句真话,我便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由着郡主使唤摆弄,只求在郡主身边尽好自己的本分就好。可这一回,我突然发现自己并不甘心如此,若继续待在郡主身边,往后想要的只怕更多。”说着,眨了眨眼,眼里强撑着最后一点骨气。


卫璃攸却落下了泪,俯下身扶住她的肩,哽咽道:“如今已经结束了,只要你留下来,想要什么都可以...”


她从未低声下气地向人乞求过什么,也从未这般感到无力,好似拼尽全力,却什么都抓不住。


“尽说些孩子话,”曲红绡苦笑了下,抬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郡主心里难道不清楚,哪里会真的结束?奴婢晓得在郡主心里还有许多事情,都比我要重要得多,但这并不是错的,反倒是再对不过的事了。试问重来一次,郡主又会如何?”


一句话问得卫璃攸哑然失声。


红绡却笑着替她答道:“郡主依旧会如当初一般,是不是?”


卫璃攸不想违心,也自知说不出令人满意的话来,直觉得一股浊气堵在心口,难受得厉害。她站起身背过脸去,微微抖动肩膀似在无声地叙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辩解半句。过了半晌,她咬着牙说道:“是去是留由不得你,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她不敢再看红绡,也晓得自己的蛮横在对方眼里该是何等的面目可憎。可是除了仗着这主子身份强逼她留下,她已想不出别的法子。


叩门声来得及时又巧妙,给了卫璃攸回避的机会。


“你先退下罢,有什么话改日再说。”她当着卧雪的面,佯装无事地将人给支走。


卧雪瞥了红绡一眼,见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地退了下去,直觉得气氛有些古怪。眼睛一直打量着红绡,直到门被人阖上。


卫璃攸仍背朝着她说话:“什么事?”


卧雪收回了目光,低头答道:“汪总管来了。”


“汪如旺?”卫璃攸有些惊讶:“他来做什么?”


*


王妃贾氏手下的内官汪如旺,这次是上栖云阁来讨人的。


他在门前亮出王妃的玉牌,几个护卫便缩头缩脑地放了行,没人敢多问一句话。卧雪见是汪总管来了,也端着笑快步迎上前来。


都晓得汪总管是王妃手下的红人,得罪不得。这位汪总管平日里忙,与栖云阁甚少来往。也不知今日什么风就把这尊大佛给吹来了。


汪如旺跨进栖云阁的门槛,也不同人打声招呼,便径自去了侧院。


侧院里的姑娘早养成了白天不栓门的习惯,说笑声吱吱喳喳地传出来。汪如旺立在半开的木门前许久,姑娘们正聊得起劲,竟无人察觉。卧雪站在他旁边不敢吭声,正想是不是该提醒一下其他人,便看见汪总管终于皱起眉头,咳嗽了一声。


“你们谁是商翠缕?”汪如旺的眼睛冷冷地在众女身上扫过一圈。


只见那穿着大红色短裀的女子大大方方地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欠身应道:“奴家便是商翠缕。”


也不等翠缕再开口,汪如旺便捏着细嗓自说自话道:“你收拾收拾,随我走一趟罢。”只见他负着手踱步过去,围着翠缕走了一圈,眯着眼细细打量她,看得商翠缕脊背发僵。


商翠缕这日尚未梳妆,发髻也蓬松地挽在脑后,装扮随意得很,素面朝天不说,甚至有几分不修边幅。


只见汪如旺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你进屋去罢,将自己拾掇得体面些再出来。”


看见对方眼里的犹疑,汪总管想了想,敷衍地解释道:“王妃在雁凌阁设了小宴,想听你唱曲。”


当然这不过是搪塞下面人的说辞罢了。


按说贾王妃的心思都花在朝堂政事与府邸内务上,成天忙着与属臣士族周旋,一年到头难得听上几回曲。眼下自然也不是无缘无故就起了听曲的兴致。


论及源头,还要从中秋家宴的那场祸事说起。家宴当晚崟王痛失爱妾,好长一段时间郁郁难解。某日与属臣饮酒闲聊无意提及,忍不住吐露心中痛惜。没过多久,大将军百里亮便向崟王献上了族中妙龄少女。那位百里小姐是百里家旁系,原以王妾身份入府,但没几天便封了侧妃,近日更是深得崟王宠幸。


百里家与贾家在朝堂上分庭抗礼,关系本就微妙。贾王妃与贾太尉又哪里容得了百里家的人在王府后院再得势。


然而贾王妃寻遍了整个贾家的嫡系旁支,竟一时半会儿找不出个能够与百里小姐姿容相当的年轻女子来。不得已,才打起了外人主意。


她晓得世子手底下收了几个年轻貌美的女伶,中秋家宴那日也都露过了脸。恰好又听崟王曾无意间夸奖过那唱曲的女子几句,王妃那时便暗自留意了商翠缕的这个人。


“王妃召翠缕姑娘去雁凌阁唱曲。”卧雪将汪如旺的话原封原样地带给了卫璃攸。


卫璃攸此时哪有心思去管旁人去留,未及细想,只随口应了声:“随他去罢。”便将这事交由卧雪安排。


待商翠缕理好妆容换了件衣裳,正要移步出门,身后却有人唤道;“你要当心一点。”


转身见柳沐烟蹙着眉,手里攥着她的袖子半天不肯松开。


商翠缕只觉得她这般紧张兮兮着实是大惊小怪了,不由笑道:“我不过是去唱个曲,又不是去了就不回了。”说着,牵起柳沐烟的手晃了晃,展颜笑道:“说不定王妃觉得我唱得好,一个高兴就赏了许多好东西给我,到时候我也分你一半。”


柳沐烟收起脸上的忧愁,绕在心底的愁绪却无半分消减。等到翠缕松开了手,她也没再抓住,只是笑着目送对方离开。


过了半日功夫,商翠缕便平安无恙地回到了栖云阁。只不过回来时,已然是另外一种身份。


据说当天商翠缕在雁凌阁献曲,崟王也在场。一曲唱毕,崟王王妃皆赞不绝口,当场便要重赏。


岂知王妃竟主动说道:“若大王爱听她常曲,不如常留此人在身边。”话里无不是暗示默许。


崟王本就动了心思,这会儿听到王妃金口已开,当下大喜。筵后,立马纳了商翠缕为妾室,又在府中选了一处院落供她住下。


此事于商翠缕而言,该是天大的喜。当初进王府来,谁不是打着攀上主子飞枝头的心思。可如今看着满桌赏赐的绫罗首饰,翠缕却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那般高兴,就连笑时,都带着几分勉强,似乎只是为了迎合身边人的祝贺而强撑起来的。


姐妹们的道贺声在耳朵边打着转,却始终听不进心去。商翠缕脸上挂着笑,客套地一一回应过去。暗地里,一双凤眼在人群里捋了一圈,发觉有些明明该在场的人此时竟不在身边,心里顿时泄了气,越发提不起兴致。


说了好一阵子话,挤在屋里的人也渐渐散了。商翠缕独自立在房里,将桌上赏赐的物件挑拣出一半来,用绸布裹好了。想了想,又从桌上挑了盒胭脂塞进了包裹里,这才满意地放到了柳沐烟的床头去。


冬日里天色暗得早。商翠缕倚在床边,瞅着孤零零的残月从云层下升起,也不见柳沐烟的人影,嘴角不觉沉甸甸地坠下,心里的焦虑冒出了头。


她晓得,姐妹因妒反目的事情并不少见。转念又猛地摇摇头,心想她的沐烟绝不是那般狭隘的人。


一边止不住害怕柳沐烟从此与她生分了,可柳沐烟若真的同他人一般与自己真心实意地道贺,心里却又是另外的一种难受了。


正当纠结,只见柳沐烟抱着琴自门外缓缓地走进来。商翠缕立马迎了上去,从她手里接过琴往墙上挂好。


柳沐烟走到桌边,倒了杯热茶也不喝,只捧着暖手:“白天去外头寻了个清净地,练了会儿琴,刚刚才回来。”


听她这话,商翠缕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嘴里嗔怪道:“怎么在屋里练不得,大冬天偏要跑出去,也不怕冷!”


柳沐烟说道:“眼下正是元辰节,大家忙里忙外怪闹腾的,外头反而安静。”她瞧了眼桌上的珠玉首饰,冲商翠缕笑道:“方才在外面已经听人说过了,恭喜你了。”说着,又立马改了口,供手道:“不对,如今该唤你声夫人才对。”


商翠缕只觉得这声‘夫人’刺耳得很,拧着秀眉,说道:“我才不是什么夫人!”


柳沐烟抬手虚掩了下她的唇,笑着说:“你如今是主子了,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待瞧见翠缕眼底泛起了一抹红,连忙敛了笑:“你莫要多想,我是真心替你高兴。”


商翠缕却忽然拽紧了她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沐烟,你随我一道去罢,我和王妃说身边想多个人作伴,她定会同意的。”


柳沐烟诧异地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商翠缕以为柳沐烟介意的是她二人间从此高低之分主仆之别,再不复以往亲密无隙的关系,于是信誓旦旦地道:“你且放心,你留在我身边,从今往后你我仍同好姐妹一般,咱们私底下才不须去理会什么主子婢子的那一套烂规矩,但凡我有什么吃的用的都少不了你的,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这时,白芷正站在窗外默默听。她手里绞着帕子,心里头阵阵地发慌。她心知柳沐烟混入王府本来就意在行刺崟王,若跟着翠缕姑娘过去,岂不更有接近大王的机会。


“你的心意我明白,”柳沐烟挣开了她的手,淡淡笑道:“我在这里住惯了,突然换个地方,多了约束反倒不自在。往后你我若想见面,在府里相互走动也不是不方便。”


听她出言婉拒,商翠缕心中虽有不甘,但未再强求。倒是白芷听得又是一愣,万万没想到柳沐烟会轻易放过接近崟王的大好机会。


*


第二天一早,崟王便派来内官与侍女前来接走了商翠缕。


自商翠缕走后,柳沐烟常常发呆,是不是打开翠缕留下的胭脂膏,不涂不抹,只看一会儿就阖上了。


白芷推门进来,看了眼案上的胭脂,随口问道:“翠缕姑娘得的赏?”


柳沐烟点头,悠悠地说:“过去我常说,她用这颜色最好看。想来是记住了,得了赏还特地送给了我。”说着,又兀自笑了起来:“却不晓得,我是说她涂了好看,给我用却未必合适。”


白芷见四下无人,坐到她身边,遮遮捂捂地问:“那日,你为何不答应同翠缕姑娘一起?”


柳沐烟晓得她究竟是想问什么,笑着言道:“我若同她一起,到时候时常能看见卫炯那狗贼,恐怕总有一天会忍不住出手。”


白芷越发听不明白,瞪着眼睛,满脸困惑。


“我不能连累翠缕。”


这时窗外忽有有人大呼‘下雪了’。柳沐烟走过去推开窗,果然看见鹅毛似的雪花从天边飘落下来。


“那你是不打算报仇了?”白芷紧绷了许久的心终于松弛了些许,甚至生出有了别的期许。


柳沐烟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话音却湮没在门外噼里啪啦的炮竹声里。


有人留意过实力唱将翠缕姑娘当年唱过的曲吗(不是剧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nh
lnh 在 2020/04/06 20:23 发表

看这剧情走向,离完结应该还有很久吧,翠缕和沐烟这对会是be吗(゚O゚)?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4/06 18:47 发表

红绡说得好对哦,哪里会真的结束,郡主心里还有很多重要得多的事。追妻火葬场呀(笑
红绡郡主就拌了两句嘴,看不夠 哭戚戚
实力唱将有点憨憨可爱哈哈哈,但也是这样才能赢得心思深如柳沐烟这样的人的真心吧。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4/06 18:29 发表

捉个小虫:
大将军百里亮便【想】崟王献上了…… 想→向
轻易放过接近崟王【仇】的大好机会

开水
开水 在 2020/04/06 18:29 发表

白芷听的一愣一愣,我看的一愣一愣(信息量太多了

我记得!当时还特地谷歌一下了,结果发现是您自己写的,相当惊讶佩服外加欣赏哈哈哈,所以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