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风起(六)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3-16 07:32
点击:529
章节字数:38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世子大婚之日定在了元辰节前一个月,等办完喜事,再过半个月便是卫璃攸生辰,又过半个月王府上下刚好共度佳节,可谓好事接连。


因上次家宴有刺客混入其中,故王府的这场婚宴办个格外谨慎低调,只邀请了卫家亲眷及几个重臣赴宴,东来阁内外侍卫也都换成了百里亮麾下护卫军。此举却令世子十分不满,眼看着自家的亲卫不能用,用的尽是百里家的人。可王妃与贾太尉对此安排并无异议,卫昶也只能将不满往肚子里咽。


卫璃攸这回身边携了海棠一人。等到延毕,众宾陆陆续续地离开,海棠不经意一个闪神,竟把郡主给跟丢了。


她沿着东来阁里里外外寻了个遍,最后总算在侧门后瞧见了卫璃攸的人影。


可除了卫璃攸之外,旁边还有个男子身影。


吓得海棠忙躲到树后,不敢出声。待她定睛看仔细了,发现那男子原是百里叡,心里才暗暗松了口气。


不禁在想,郡主果然是耐不住性子,急着想出嫁了。这不,还没过门就偷偷和未婚夫幽会。


只见卫璃攸在百里叡耳边不知悄悄说了些什么,百里叡连忙摇头,摆了摆手。郡主又拉着对方的袖子继续说着话,如此对峙良久,百里公子总算点了头。这两人随即瞻前顾后地四处看了看,才各自分开走了。


这事一直被海棠藏在肚子里,闷了好些天都没敢和人提起,可不说又憋得慌。她不敢和卧雪说,是怕卧雪会责怪她议论主子是非。待她实在挨不住想要倾诉,便只好去寻曲红绡。


这日,海棠神神秘秘地将红绡拉到一旁树荫下座下,逼着对方发誓会保守秘密。


“爱说不说,又没人逼着你讲。”红绡倒是不吃她这套,正起身欲走,却被海棠一把拉了回来。


“你先别走,我说还不成吗,这些天可憋死我了,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海棠瞧她坐稳了,才将世子婚宴那日所见向她娓娓道来。


岂料红绡听完竟一脸淡漠,似乎毫不为意。


“你居然一点都吃惊?”海棠却对她的反应十分吃惊。


红绡脸上瞧不出起伏,只淡淡言道:“郡主与百里公子本就有婚约在身,何况两情相悦,想要多见几面,并非怪事。”


“不不不,这绝对是怪事!”海棠连连摇头,都快把脑袋瓜子给晃掉了:“他们从前若要说会儿闲话,都是大大方方地见面,或是在栖云阁或是在别处,从不会这般避人耳目,偷偷摸摸地私会。而且——”话到此处,海棠不禁压低了声,朝红绡顺便靠拢了几分:“依我看,当时那情况,更像是郡主在说服百里公子什么事似的,百里公子先还摇头不同意呢。”


曲红绡闻言脸色蓦地一变,脱口问道:“那后来呢?”


她见红绡终于有了些反应,这才找回了点分享秘密的成就感:“后来郡主就继续说话,说着说着,百里公子终于点了头,似乎是答应了。我猜郡主定是什么大事须要同百里公子商量,可又能是什么事呢?”海棠皱着眉头,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我实在是想不到。你可有什么头绪?”她以为红绡近日与郡主走得近些,能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红绡听完她的话,眼眸里神采瞬间黯淡下去,仿佛笼上了密密沉沉的暮霭。最后她忍不住眨了眨眼,垂下头,揉着眼睛:“我哪里会晓得主子的事呢。”


海棠问:“怎么?被风吹迷了眼?”


“嗯,进了沙子。”等红绡再抬起头,眼里盈盈亮亮地漾着层水光,唇边却扯着笑,把话调转回来:“想不到就别想了。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郡主能够如愿,那便是好事。”


海棠瞧着她,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觉得此刻红绡脸上虽是笑着的,却看起来比哭相还要凄楚。


*


世子大婚后未过几日,忽然飘起了小雪。但势头太过微薄,落在地上就立刻化成了雪水渗进了土里。这场雪不出半日便停歇了,因而未成气候。


至于卫璃攸的生辰宴,则一切从简筹办。只于午时,在王府冬园的别院里设了两桌筵席,仅招待了自家人与几个外戚,刚过门的世子妃沈玉莲自然也在其中。这时,世子妃沈氏与王府中大多数人都已打过照面,或已登门拜访,虽还不甚熟络,但与府上其他女眷尚能聊上几句索然无味的闲话来。


等到筵席散了,卫璃攸独自去往王妃殿中,与贾氏闲聊了一会儿。


贾王妃本想留她共用晚膳,卫璃攸却因早有安排,出言婉拒:“我今日在栖云阁内设了小宴,想单独招待几位兄长兄嫂和阿叡,只好改日再陪母妃用膳。”


贾氏倒也明白事理,点点头道:“罢了,你们小辈之间说话定然自在些。”说完又叮嘱道:“但也别闹得太晚,你身子不好要多注意休息。”


卫璃攸笑道:“劳烦母妃关心。只是方才璃攸所言,还望母妃之后能知会兄长一声,璃攸实在是不好开口...”


贾王妃道:“有什么事非要他点头才行。人是你的,你往后想带去哪儿本该任由你处置。他是世子,如今成了亲也该懂事了。哪还能由着他糊涂,总掂量不清事情的轻重。”


她话说到这份上,卫璃攸也不好再多讲什么,与王妃道了别便径自回了栖云阁。


待到了申时末,栖云阁前堂已布置好桌椅,只等着客人来便可开席。不久,卫琰携着贾明琅一同前来。顾清沅请辞不往,也合乎她不爱凑热闹的性子。叶珅随后而至,也相继入席。


百里叡来得略微迟了一些,被众人撺掇着罚酒三杯。


等来等去,等不到世子,却等到了东来阁下人捎来的口信,说是贾肇临时到访东来阁,和世子商讨要事,世子恐怕会迟些再来。


卫琰闻言,立刻拍了拍额头,一脸懊恼:“哎呀,瞧我这记性,竟忘记还有这事了。若早些告诉你,倒还能换个日子。”


“我今早便同你提过了,今日我兄长或许会找世子说事,你这脑子却是不记事的,还不快自罚一杯。”贾明琅说着已为他斟满了一杯酒,递到他手边。


“夫人教训的是,为夫该罚该罚。”卫琰满脸堆笑地接过夫人递过来的酒,掩袖饮过。


卫璃攸笑道:“兄长只说眼下没空,却未说不会来。说不准待会儿得闲,人又来了呢。”说着便唤了下人添酒上菜,又道:“可再等下去,菜怕是就要凉透了。不如我们先开始,想必世子大人有大量,定不会怪罪我们不等他的。”


因此宴是为卫璃攸庆祝生辰而设,席间的话题自然是围着卫璃攸来转,转着转着便免不了提及她与百里叡的婚事。


“百里兄,我这一杯敬你,是为你将来要好生照顾我家小妹。”卫琰满上酒先干为敬,百里叡自是推辞不得,也饮得干脆利落。


“那我这边一杯,便是为你将来要照顾好我家表妹咯。”叶珅也跑来凑热闹,与百里叡对饮一杯。


此后卫琰与叶珅似是打好了商量似的,轮番向百里叡敬酒。百里叡倒也老老实实地一一回敬,绝不敷衍。等酒过三巡,卫琰带来的几壶仙人酿已被喝见了个底朝天。到了最后,众人皆醉,其中又数百里叡喝得最多,醉醺醺趴在案上,眼皮子半睁半合,嘴里也含混不清地不知在说什么。


贾明琅见人都喝得差不多,与卫璃攸打了声招呼后便唤了随从过来扶着卫琰打道回府。叶珅倒还算清醒,尚能自己走路,也自行归了家去。


卧雪见百里叡醉得厉害,正要去唤他贴身的随侍过来将人带走,却被卫璃攸给叫住:“将军府离王府离得不近,他喝成这样,一路颠簸只怕会身子不适。不如今晚收拾几间客房出来,明日一早再叫他们将阿叡送回去。”


卧雪觉得这提议十分不妥,遂不敢轻易附和,吞吞吐吐地说道:“可是郡主...这关乎男女大防之事,恐怕有些不妥。百里公子如何能在咱们这儿过夜...”


“且不论我与阿叡婚事将近,只说我身为他的未婚妻子,自该为他多考虑一些。再说了,我们两个清清白白,循规守矩,看这府里谁敢嚼舌根子。”卫璃攸说完也不等卧雪应答,兀自唤了曲红绡过来:“红绡,你扶百里公子去客房歇息。”


曲红绡原本是被卧雪喊进来收拾残局的,这时听见卫璃攸突然唤她做事,却未显出有丝毫意外之处,款款走到百里叡身边,将他搀扶起身。


卫璃攸暗暗抓紧了座椅的扶手,又道:“我叫人在厨房备了些解酒汤,待会儿会叫人送过去,你好生伺候他服下。”


百里叡经人搀扶着,倒还能走路,只是看起来迷糊得厉害,半个身子都歪在红绡身上。


卫璃攸见她走得吃力,连忙唤了海棠上去帮忙,不料红绡笑着婉拒道:“让海棠留下来收拾吧,郡主吩咐我办的事,我自当亲自办好,不该劳烦别人。”


卫璃攸站起身,却一动不动,没能迈开步子:“你要当心。”


旁人以为,她是要红绡当心着照顾百里叡。她心里想说,你不要去。话到了嘴里,就只能变成苍白无力的一声‘你要当心’。


过了片刻,栖云阁的堂中只剩下卫璃攸与两个婢女,却更像是只有卫璃攸一个人。她望着门前发怔,脸上的神情落寞而寂寥。


她不说话,旁边的人便不敢多嘴。


又过了半晌,卧雪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天色晚了,郡主不回屋歇着?”


卫璃攸道:“世子还没来,我再等一会儿。”


卧雪瞧了眼窗外似被浓墨浸透的天色,说:“这么晚了,世子怕是不会来了。”


卫璃攸却不理会她,木然地盯着敞开的堂前大门,眼睛里空空荡荡的仿佛丢了魂魄一般。


阴森森的夜风穿堂入室,卫璃攸不禁打了个寒战。她突然收敛起飘忽在外的心神,问卧雪道:“现下什么时辰了。”


“现下已近戌时。”


卫璃攸顿了顿,哽着喉咙问:“离红绡送百里公子进屋休息,过了多久了?”


卧雪见郡主脸色有些难看,心里正掂量着该不该说,却不想卫璃攸忽然拔高了声,语气急切地问:“快说,过了多久了?”


卧雪垂着眼不敢看她,颤颤地回道:“回郡主话,已经大半个时辰了。”


卫璃攸一言不发,忽然起身快步往门外走去,步伐急迫得仿佛这房顶下一刻就要塌了似的。


她急匆匆地往外走,恰与风尘仆仆赶来的卫昶遇了个正着。


“兄长来得可是有些迟了,三哥他们喝醉了,都已回去。”见到来人,卫璃攸立刻停下步子。


她转过身,步履款款地回到自己的座上,又唤人添了副碗筷与杯盏。转眼工夫,举止动作又变得气定神闲起来,较之方才心急火燎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人都散了,你却在这里待着,难不成是专门等我来。”卫昶脸上挂着冷笑,握起桌上的酒壶晃了晃,将里头剩下的残酒给自己满上,仰头饮下。


他目光阴阴冷冷盯着卫璃攸,说道:“我若今日不来,你难道还要在这里枯坐一夜?”


卫璃攸笑道:“兄长是守信之人,若今日来不了,定会派人相告。”


“对,我是守信,可妹妹你却是言而无信!”却见卫昶猛地将手中杯盏摔到地上。酒杯在地上弹起又落下,发出咣当当的刺耳声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苏浅语
苏浅语 在 2020/03/16 21:34 发表

大半个时辰,一个多小时了这二人还没进入正题?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