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久丽2 因为流星说过永远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8 01:48
点击:371
章节字数:33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流星は永遠と言ったからもの>






“啊,久美子妈妈————!星星掉下来了!”



久美子还没来得及换下今天演奏会的衣服就穿上了围裙,她将煮软入味的蔬菜填进一整只腌渍好的鸡里,刚进行到最后一步,厨房入口一只毛发乌黑的小家伙出现,如钢炮闪电般飞来砸到她的腰侧。


诶。


久美子没来得及惊呼,一捧红或绿的菜丁飞出她眼前,童音融入这片烟火温香气里,格外的甜:“妈妈,星星,掉下来了。”


“妈妈……”响子整张脸完全贴在她身体上。鼻尖都被压扁了吧,久美子能感受她带着奶味的鼻息,属于孩子的,富含生命力。响子还没上到小学校,已经可以清楚识别自己行为的对错,不但如此,她更会得体地对应这一切。响子闷闷地道歉,“妈妈……对不起,响子闯祸了。”


久美子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去看此间外隐约可见的白色挂钟,丽奈是就要回来了的,她平缓的心跳直到此时才开始愈来愈快地狂乱起来——一旦这幅场景被丽奈收入眼中,响子要说的可不仅仅是这么一句了,久美子可以想象到审问过程:


“响子,怎么了?”


“丽奈妈妈,响子闯祸了。”


“闯了什么祸?来这里站好。”


“撞到久美子妈妈,妈妈在做饭,食物掉下来,是浪费。”


“来和久美子妈妈道歉。”


“久美子妈妈,对不起。”


“然后呢。”


“响子下次注意。”


“注意什么。”


“响子注意再也不乱跑乱撞。”


“很好,去自己房间安静坐一会儿。”



好可怕。久美子褐色的瞳孔瞬间缩起,双手沾满了香辛料,只能用肘去戳她的肩头,她声音发抖:“那个啊,响子,没事的!你快和妈妈一起把它们捡起来,下次注意就好了,快,快!”


久美子在俯身捡拾那些彩色的颗粒时,只注意着孩子乌黑的发丝和自己颤抖的指尖,她出了一秒钟的神:为什么发抖呢?丽奈在自己看来,从高中那一年就再不可怕,反而因命运堆积出的那些时刻而显得愈发亲切美丽。



她被响子传染了。还是说,她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学会与丽奈带来的这个小家伙的心共鸣。

仿佛是为使自己牵挂而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只是一瞬间抵不过放下了抗拒,名为响子的女孩就这么无知无觉地闯进来,肆意伸展手脚,扩大着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妈妈,给。”响子抬起头,额发黏在眉毛上,小小的嘴唇呼气,手递过来,笨拙又认真地塞给她那些彩色方块。


看见这张与某人颇为神似的小脸,久美子不再为自己对响子的爱意加深这件事而感到迷茫。



“那响子,洗洗手吧,哦!”她想起什么,偏头问孩子,“星星……怎么掉下来的?”


是流星吧。



响子为久美子妈妈记得自己的话而高兴,她无邪的双眼里溢满了激动和喜悦,这份喜悦证明了久美子作为妈妈的合格之处,紧接着,响子向她宣布自己的伟大发现:“从左边,到右边,画了一条线……啊!今天是情人节……是流星!在伞木阿姨和铠冢阿姨家,小羽告诉我今年情人节有流星!”


她蹦蹦跳跳,看起来开心极了,但她可能想起自己的冒失,瞬间显出乖顺安静的样子,简直是另外一个丽奈。


“那响子对着流星许愿了吗?”久美子洗手,打算继续料理那只鸡,在响子眼里,料理台前她高大成熟的身体是那么可依,依稀散发着响子熟习的、母亲的香味。响子凑过去:“响子忘记了,不过响子一直只有一个愿望……和丽奈妈妈永远在一起。”


“丽奈妈妈吗?”久美子将整鸡放上烤盘,为女儿没谈到自己而失落,“可是,响子总有一天会长大,离……”


“不是,是久美子妈妈!”响子在她惊诧的面色前捏拳头,“久美子妈妈,要和丽奈妈妈永远在一起!”


久美子回答得不假思索,她微笑点头,棕色短发弹跳:“嗯,一生。”

她早许下这样的诺言了。


“不是,”响子摇头,这时响子的脸色却认真得有些可怕,应该说,更像丽奈了,“是永远。”


久美子手按在烤盘边缘,她愣了愣,不知为何就答应下来:“好的,妈妈发誓。”


会有“永远”吗?如果有,丽奈会同意这个提案吗?


响子赞许地点点头,爬上小凳子站着洗好了手。“那么响子回房间反省了。”她在久美子的疑惑声里走向自己的房间,挺拔而骄傲,倒不像是走向反省之路。


“不可思议……”久美子关上烤箱的手直失力地滑下,她想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可能只会闹别扭哭鼻子,和姐姐打架……之类的。



响起了开门声。


“我回来了。”


响子在丽奈的话尾里加速小跑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久美子看着这场面才舒开笑容——这样才是孩子啊。丽奈身着正装的身影出现在客厅,她对响子的逃离似乎无知无觉,久美子又想,丽奈已经被女儿这样忌惮,实在可怜,就像是从妻子手里抢走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久美子心里既暗喜,又觉得抱歉,于是她主动开口招呼:“今天的演奏会,怎么样?”


丽奈闻言站直,她看过来,平静地眨了一下眼睛:“一半是见学的中学生。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散场时一直往舞台边塞巧克力。”她抬起包晃了晃,手提包艰难地回应她,缓缓摇动,确实装了许多东西的样子,鼓胀的要破裂开了,丽奈说:“同事分不完,我也就装了不少。”


“嗯,看得出来……你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啊,”久美子倚靠料理台边,哭笑不得,“还有,丽奈你也一点不老,姑且也还算是年轻人呢,口气就这样沧桑了。”


丽奈淡淡吁一口气,拎着包向厨房走来,手向包里掏去:“孩子都大了,而且你看。”


她不甚在意地向久美子展示自己的右脸,抬起手点了一下眼角:“今天上台前,在化妆镜里,发现这里有了一条皱纹。”


久美子凑得很近去观察,几乎吻到她脸上,实际上,久美子早在她睡着时就观察到这些细小的变化,她诚实地评价:“只是很浅的笑纹痕迹而已,一点儿也不碍事。”她很想学着千年不变的乙女剧,大叔似的对她说——亲爱的,你在我心里永远最美。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实际点,补充道:“周末去下美容院好了?正好我也想剪个头发。”


丽奈似乎努力绷着脸,面无表情地点头答应:“好。”



“……你是打算不再笑了吗?只是一点笑纹而已……”久美子笑着制止她在包里探索什么的手,“等下就吃饭,别给我巧克力啦,而且今天也被送了不少。”


“到美容院为止都要控制。”丽奈决心已定的样子,依旧冷面以对,久美子觉得她不是很在意容貌才这样,只是做了一个决定,以强大的执行力去贯彻它而已。她遵守自己的规矩,而这样的行为方式不知何时已深深浸入了响子的内心,响子会成为另一个丽奈,在某种程度上,是必然。


“响子面前别这样,会吓到她的。”


“嗯,响子在自己房间里?”丽奈略略点头,手还在那包巧克力中探索,又说,“我买了别的东西。”


“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出来,”久美子想起女儿就失笑,她好奇地俯身去看,“买什么?”


“武器。”

久美子闻言仰头看,丽奈冷酷的表情和这台词真是绝配,就算叫她去演戏做明星,也不会有任何不妥吧,等等……武器?久美子仰头又低头,折到了自己的脖颈,她手扶上去暗暗呼痛,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叫她脸红到脚跟的包装盒。


……(尺度问题,全文@eeeeee狗微博置顶第六篇)





她的后背上下抖着,上下牙敲打出声音:“我爱你!丽奈……”


多么俗气啊,可这是哭泣着混乱着的她,唯一能说出的话了。




她说了永远,也说了爱,她把情人节该说的话,以最想象不到的感情和心境,就这样说了出来。



“久美子,”丽奈抽出手,显得有些无措,但她立即冷静下来,抚摸久美子的后背,从上到下,她轻轻说,“……我爱着你。”



她们以不带情欲、又因情欲引发的拥抱里安静待着,这并不明亮的空间,料理台,冰箱,没有在出水的龙头,一切都很安静。直到久美子不再流泪,被遗忘的烤箱发出“叮”一声。



“久美子。”


“六十分。”


“嗯?”


“烤鸡要六十分,丽奈回来之前才刚放进去。”


“有这么长啊。”


“嗯。”


“新纪录。”


“讨厌。”这回轮到久美子打她,虽然她心里也偷偷这样想:


新纪录。







静坐的响子——真的在静坐的响子,被妈妈们叫出来吃晚餐,记忆中这是非常令人欢喜的晚上,比得上圣诞节炸鸡,比得上与阿姨们、小羽她们一起度过的温泉日。因为这天她收获了堆成小山的巧克力糖果,吃到香脆的烤鸡料理,特别是,妈妈们如她的许愿一样,真的比从前更加恩爱了,简直黏在一起,如胶似漆。


流星,再掉下来一次吧。




你想知道响子还记得什么?



响子还记得,那天妈妈们陪她看了动画片,动画片讲的是魔法少女。响子的记性非常好,甚至记得动画片的大部分内容,那是魔法少女第二十次例行变身,变得闪亮耀眼,她是粉色的魔法少女,标志台词是边拿出粉色的手杖举高边说的:“让我用最厉害的武器,消灭你吧!”




那时久美子妈妈不知怎么,就咳嗽地很厉害。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