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风起(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3-29 23:22
点击:909
章节字数:34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话说曲红绡自从听卧雪讲了那独孤王妃的旧事,便打定主意装作是听过就忘了,再也不会提起来。而数天来,她对璃攸郡主几乎是早晚相伴、寸步不离。每当看着卫璃攸的脸,卧雪说的话仿佛化出了形,一遍遍地在脑子里演绎起来。缠在心上,挥之不去。


她也明显感受到近些天卫璃攸态度的变化,对她的依赖更甚以往。但有时太过亲近,又会感到不安。


这日天蒙蒙将亮,曲红绡习惯性地早早醒了,正要起身穿衣,却被睡在一旁的卫璃攸扯住了袖子。


“这还早着,你怎么就要起来了。又没人敢在背后撵着你做事。”卫璃攸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歪着头朝红绡笑道:“不如我们先说会儿话,晚一些再起。”


卫璃攸一边说着,忽然也坐起身,往前倾了倾。她身子越过了睡在外侧的红绡,抬起手去撩开床帐。白色里衣的袖子顺势滑褪下来,堆叠在肘弯,露出半截雪白的手臂。


外头的光这时也铺在床榻上,将人的脸瞬间照得清晰起来。


曲红绡忽然有些恍惚,旋即又想起了更为重要的事。


“说话就说话,好端端地怎么突然就起身了,也不怕着凉了。”曲红绡按住她的肩,将人轻轻推回床上睡好,又将她露在外面的手臂塞回被子里。


卫璃攸整个人窝在棉被下,只露出一颗头来:“要把人看清了,才好讲话。”


“早晚都见,又有什么好看的。”曲红绡哂道,起身将两边的床帐拢好了,才重新回到床上。


“什么都好看,自然要时常看。”


曲红绡晓得郡主爱拿玩笑话逗她,有些话本不该往里心里去的,可每每听到,还是难免心乱。当下她并未应声,只是一笑了之。


因刚在外面待了一会儿,将回到被窝里身子还带着些许凉意,红绡因此不愿意离卫璃攸太近了,只贴着床边睡下。


被子在两人之间陷下一道宽宽的褶缝,被面上绣着的桃花枝弯弯扭扭地横在两人中间。


“你离着这么远,我身上是长了刺吗?”卫璃攸有些不满地将她往里拉了拉。


“我身上凉。”曲红绡嘴上这么说,身子却听话地往里挪近了些许,最后不近不远地挨着枕头边躺好。


被子里的人动了动,面上的桃花也跟着动,像被风吹出了皱痕。


“还像昨天那样,我们一个人要讲一件对方不知道的事。”卫璃攸也不等人答应,立马抢着说道:“你先问。”


曲红绡想了想,问道:“郡主何时开始以‘云舟先生’的名号作画的?”


卫璃攸道:“约摸是在两年前罢。我原先只是自己在书房里画着玩,有时候三哥或者阿珅来了,会拿出来给他们瞧一瞧。直到有一天阿珅忽然提到,城内荣宝轩的老板愿以高价寻一佳作,城中不少画师拿着画作上门,都吃了闭门羹。阿珅觉得我画得也不差,便拿着我的画悄悄去试了试,哪晓得被那老板一眼相中了。”


红绡道:“看来叶公子是郡主的伯乐。”


“她算哪门子伯乐。”卫璃攸哼了一声,露出不屑的表情:“按说荣宝轩的老板才是我的伯乐,叶珅顶多就是个黑心商,最是贪得无厌了。每次卖画钱都给她分去三成,而且说是三成,也不晓得究竟卖了多少钱,说不定克扣得更多。”随后又笑道:“后来三哥也看出来云舟就是我,也帮着我卖画,却从不收钱,可比阿珅大方多了。”


“堂堂郡主竟也有舍不得钱的时候。”曲红绡忍不住笑道:“而且郡主在背后这般说人不是,等哪日我遇着叶公子,定要告诉他,好叫他再多扣一些。”


“你敢!”卫璃攸轻轻捏了捏她的脸,佯怒道:“她若扣多了我的,我就扣你们的月钱。”


曲红绡的心又禁不住狠狠一跳,赶忙偏脸避开了。


“好了,我已经给你说了一件事。”卫璃攸脸上带着笑,目不转睛地盯着红绡,一双眼仿佛要看到人的心坎里去:“你也须告诉我一件事。”


“郡主请想听什么事?”曲红绡收敛了心神,侧过身子面向着她。一只手拖着腮,静静等着对方出题。


卫璃攸也想侧卧着支起脑袋,却被红绡逮住手,强行收回了被子里。


“你呀。”卫璃攸只好乖乖将自己裹得严实,侧脸贴着枕头,嘴里嘟哝着:“从前竟不晓得你是这般爱管事的人。”


“可我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红绡抿唇浅浅一笑。


却换卫璃攸接不上话了,眼睛盯着红绡发了会儿怔,等到曲红绡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了,才匆匆忙忙地移开了眼。


红绡以为她是醒得太早犯了迷糊,瞧着倒有些可爱,不由笑道:“郡主怕是还没睡醒罢。”


卫璃攸顺着她的话道:“还不是你起得早,弄醒了我,也不多陪我睡一会儿。”红绡笑道:“如此说来是奴婢扰了郡主休息,郡主还是自己睡比较好,从今往后也用不着奴婢日日陪着了。”


卫璃攸晓得对方是在拿话挤兑自己,丝毫没个做下人的样子。可她心里偏生又受用得很,反而看不得红绡低眉顺眼自称‘奴婢’时的模样。


“早晓得你这般巧舌如簧,当初还不如找个哑巴来呢,省得整日气我。”


曲红绡轻声笑道:“郡主若寻了哑巴过来,怎么陪郡主每日睡前睡后的说话。”


两人随后又说笑了一阵,红绡眼瞅着时候不早了,赶紧打住道:“郡主快些问罢,再过一会儿,真要起来了。”


只见卫璃攸稍顿了会儿,问她道:“你晓得云舟是我之后,心里是不是有些失望?”


曲红绡没料到她会问这个,沉吟片刻,笑着说道:“原先我只以为自己与云舟先生并无交集,倒是没什么失望的。”


“怎么能叫‘并无交集’呢,那日你在落枫亭写的半首诗,还是云舟续上的。”卫璃攸这时说起‘云舟’来,却像说的是旁人身上的事。


曲红绡闻言,心里不禁有些吃惊,忙问道:“郡主如何晓得落枫亭下的诗是我写的?”卫璃攸却不答她:“你先把我问的老实答上,我再告诉你。”


曲红绡看着对方的眼睛答道:“并没有失望。”于她而言,反倒是觉得庆幸了。


她晓得云舟画中有情,是个心善悲悯之人,便也更懂了卫璃攸一些。


曲红绡说了前半句,却把后话藏在了心里。


“但你那日在侧院同清韵轩的人一同练字时,分明写了...”卫璃攸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半:“我还以为你对云舟...”


曲红绡恍然大悟地‘哎’了一声,随即又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事。我不过是将能想起的名字挨着写了个遍,前面还一时忘形,不小心写了郡主的名字。”


不想吐露真心却又不想撒谎的时候,最好是把真话说一半藏一半。如此,既骗得过他人,也过得了心里的坎。


“你还写了我的名字。”卫璃攸喃喃道。


曲红绡点了点头,又道:“所以说,郡主是以为我悄悄写了‘云舟’二字便是对云舟先生动了心。”她拖长了音,故意调笑着:“那我还写了个‘璃’字,岂不是对郡主也心怀不轨?”


她这一笑,笑得卫璃攸的心砰砰直跳,又不禁有些羞赧。也不知是因为自己曲解了他人心意还被人说破了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这时候才想起红绡已答完了自己的问话,该轮到自己回答她的了。却见曲红绡渐渐敛了笑,未再追问什么,而是起身为她掩实被角,放下床帘:“我该起来了,郡主倒是可以再睡一会儿。”说着径自走远了几步,背过身更衣。


这些时天天如此,卫璃攸早该习惯了。然而这天又莫名有些不习惯,隔着帘布匆匆瞥见了背影,就像烫了眼似的,连忙仰面盯着床顶看。


这时,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卫璃攸隔着帐子问她:“你想不想看云舟画画?”


曲红绡已换好了衣服,扭过头来笑着回道:“有什么稀奇的,又不是没看过。”


“那画你呢?”卫璃攸问。


曲红绡愣了愣,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只干涩地笑了笑:“倒是不敢想。”


她本以为卫璃攸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对方当了真,是认定了要做这件事。卫璃攸用完了早膳便拉上她去了书房,又叫红绡取了琴来摆好,自己则走到书案前铺纸研墨。也不许曲红绡上来帮忙,只让她坐在琴边,不可随意走动。


卫璃攸对着桌前纸笔挑了半天,挑出一支狼毫细笔。抬眼见曲红绡正低头弄着琴弦,随意拨弄几声也甚是动听。不禁笑道:“洛殷城的才子画师那么多,可曾有人给你画过像?”


“好像是有人画过,但不记得那人是谁了,”曲红绡想了想,朝她笑道:“反正云舟先生是没有画过的。”


说话时,卫璃攸已落下了笔。瞧她画得认真,红绡便不再出声扰她。可没过多久,却又有别人来打扰她了。


只听卧雪轻叩了门进来,远远站在门口,说道:“郡主,百里公子来了。”


卧雪在书房里看见曲红绡时,虽面上并未显露什么,心里确是大吃一惊——除了三公子与叶家公子外,她从未见过有别的人能在郡主的书房待得略微久一些。


但更令她惊讶的还在后头,却听卫璃攸回道:“我今日有些不适,乏得很,不便见人。”


“可是...”卧雪觉得若就此打发了百里公子,实在是不妥。但主子执意如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回话:“那...奴婢先告退了。”


“你且慢着。”卫璃攸手中的笔落在纸上分毫未动,笔尖的墨点由深至浅地晕成了一片黑漆漆的墨团。卧雪停住脚步,杵在原地看着郡主搁下笔,将画坏的纸揉成一团,又弃在案上。


卫璃攸忽然抬起头,脸上已戴上熟悉的笑来。她朝卧雪说道:“你请阿叡先在前堂稍坐片刻,我一会儿就去见他。”说着目光又落在了红绡身上。


曲红绡交握的双手相互捏掐着,似已做好了准备,只待她说些什么,又盼着她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只听卫璃攸启声对她说道:“红绡,你也随我一同去。”


曲红绡垂眸笑了笑:“奴婢明白。”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沉重,重得好似在唇边快要挂不住了。


开仓放粮(糖),且吃且珍惜。

百里叡:我今天来得似乎有点不是时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nh
lnh 在 2020/02/23 00:46 发表

想看小郡主吃百里的醋哈哈哈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2/22 13:51 发表

这章的浓度堪比奶茶,竟然从头到尾没有别扭。甜到最后酸一酸,满足。
这氛围太好了,哪个丫鬟能上床一起睡觉还被嫌离得太远的。侧身托腮的姿势好放松随意hh 不爱管闲事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是闲事,又一记球。nice ball(ღ˘⌣˘ღ)做好吃刀子的准备了

开水
开水 在 2020/02/22 13:43 发表
精华 长评

这章来回看了几遍,稍微能感觉到为什么碎念君写这一章会感到艰难,两个人不在同一频道上的“你来我往”最麻烦了。
郡主:情话攻击 →| 红绡:装直女式弹开

说“什么都好看,自然要时常看。”的郡主也太可爱了,又甜又软像个小奶猫一样,相处对话时表情动作也更生动大胆了,亲近了好多,很稳!
很喜欢被子因距离而变动的花纹的描写,画面感极强,想必碎念君在生活中也是敏感细腻的人啊(废话)下次郡主准备个更窄的被子吧,让红绡牢牢的待在怀里好啦~

郡主知道地上的诗是红绡写的是因为当时她在远远观望还是因为后来她一个人去屋里找红绡,结果看到红绡的毛笔字认出来了吗,我还真信了郡主只是觉得红绡的字像红绡父亲才发愣的hhh。

愿意陪郡主聊天的红绡好温柔哟,想画红绡的郡主真是热恋状态啊,喜欢才会想画啊!
看到倒数几段的我,笑容逐渐消失中,咋感觉到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总之谢谢作者,喂我们一大口掺着石灰的糖,很满足!您辛苦i啦(鞠躬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