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夏优2 <咲き誇る>(盛开)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8 01:47
点击:477
章节字数:31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夏优 <咲き誇る>(盛开)



“毕竟吉川小姐也不会有这种烦恼吧,”课长是微胖的中年男人,比优子高很多,与她谈话的时候不免会俯视她,“那么就麻烦你了。”


在这之前他说了许多自己高中生儿子的事,叛逆期、沉迷社团,一大堆零零碎碎的抱怨,总之全部都是推卸工作给优子的理由。而优子盯着他被皮带勒出褶皱的衬衫下方,肚腩的肥满,无可奈何地显露出来。


“课长,请问您一件事,”优子双手紧握的马克杯早已失去热度,她看向这时表情略带紧张的男子,“您高中的时候,也有参加过社团吧?”


“啊,有的有的。网球社,呀,那是热门社团呢,哈哈哈哈!”课长爽朗地笑起来,好像突然的轻松,原因为何,两人心知肚明。课长不是坏人,也不常这样令下属困扰,至少他还会对优子感到抱歉。此时他乐于继续这个无害的话题,“我儿子其实也在网球部……就是影响学……”


“是啊……就好像,同样的人生重来一次,其实自己也知道那条路前方是什么样子,却不舍得告诉孩子……小学,初中,高中,社团,进路,入职。”优子此时说的话,其实来自于夏纪,“就算途中走上了与众不同的岔路,最后大抵都无法逃离某种引力,回到同样的大道上。”



“吉川小姐……”课长明显震惊于这位年轻职员会吐出过分老成的话语,他伸出手又,缩回去,最终不着痕迹地提了提裤腰。


“不,没事,抱歉啊课长,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优子也摸摸头发,那里不知何时起已经不再戴发饰了,“材料我会准备好的,还有您嘱咐的事情。”


优子走出茶水间,晚八点的办公室依旧灯光通明,敲击键盘、笔尖擦滑和压低的人声,让安静里隐隐透出热闹。夏纪也正在加班吧?在这样的环境里。的确,两个人都在努力呢。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迫成为了这样的大人。


真令人不甘心。




—————



“那不是单纯的自私而已吗?!说不要孩子只是因为不想什么的……”


“优子,妈妈在优子小时候对你不好了吗,造成什么阴影了吗?”


“你朋友不是都挺热衷于养孩子的?特别是那个……伞木她们,两个大忙人养了三个,那都是怎么做到的啊。”





明明知道可能还是会被这样说教,优子还是和夏纪在五月黄金周时回到家,这并不是因为夏纪的劝说,而是优子自己的坚持。她迫切地想要回到家,就像迫切地寻求养育她的这片土壤,深吸一口气跳进去,就能变成一颗刚开启了人生的种子。

未来如何,尚未知晓,仍有希望。


这天下雨了,两人走去优子家的路上,每当遇见一户建人家的花园,就幸运能闻到浓郁的土壤香气。冷冷的、腥腥的,却是香气。优子贪心地闻了好多遍,每一口都深深吸入、吞咽。




————



夏纪平躺在优子从前卧室的地上,两手交叉放在后脑,像砧板上的鱼。没有开灯,夜色降临,月光很早就走进来,雨线挡住柔和的光晕,一条条阴影滑下地板,像心中仓促断落的只言片语。


父母回来后,会有一场审判,而她们仿佛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等待审判的到来。


“勉强自己可不好哦。”夏纪仿佛看穿优子的紧张,开口打破了寂静。


“要你说!”优子反击。


“我说,优子啊,我其实没有任何意见。”


“什么意见?”没有开灯,优子转头很难看清夏纪,只是徒劳地听着夏纪浅浅呼吸。


“要小朋友啊——我们可是结婚那道坎都过去两年多了。”



新干线高速度所带来的耳鸣仿佛又充斥在耳道里,优子这下连声音也听不清,她积攒已久的怒气不幸又发泄在夏纪身上:“就是因为你什么意见也没有,我才会难办!爸爸妈妈回来之前你别说话了!只会叫我生气。”



“喂……优……”


“别说话!”


“我说……”


“吵死了!”



夏纪沉默前轻笑了声,她叹气,在地板上换了姿势,这回是潇洒地侧支着头看向外边。不一会儿,她欣快的声音打破优子的禁忌,悠悠然传来。


“五月雨や 月を濡らす 妻の家。 ”(五月雨 将月亮濡湿 在妻子家)



“所以呢?这是烂诗是什么意思?”优子不带好气,心里却软了些。


“没什么意思。”


“啊——可恶!”优子从床上拽起枕头去丢她。却莫名手软无力,被丢的夏纪稳稳接住枕头,那月光映亮的脸上仿佛是惊讶神色,惊讶于她微弱的攻击力,最后还变态一般抱紧闻了闻,坏笑:“嗯,有股壁橱的味道。”



“你真是———”


夏纪却自顾自起身走向她房间的壁橱,在月光和稀落的雨声中闲庭信步,好似赤足在雪色里漫漫而行:“优子,你听过壁橱的童话吗?”


“当然咯。幼儿园的壁橱,什么的。”优子忘记了生气,她也站起身来,走入靠近壁橱的那片黑暗,听见夏纪续说,“坏孩子会被老师抓起来关进壁橱,坏孩子们却在里面发现了奇妙的冒险世界。”


夏纪打开拉门,叉腰端详一番:“嗯,原来优子小时候一直在用的就是这个壁橱,还挺宽敞的嘛。”


“喂!别随便看别人的壁橱啊!”优子抱怨着拉她胳膊,却反被她握住了手腕。


“一起躲进来吧。”


“哈?你在说什么?”


“我说,一起躲进来吧,”夏纪咧开嘴笑,用自己的身体做惯性,将优子一道拉向了壁橱,优子摔进去,吓得倒吸一口气,周围霎时变作彻底的黑暗。她头晕眼花,只知道右边放着自己从前的衣物,下面那一层储存着坐垫,而她们正倒在一团柔软的被子上面。夏纪抱着她,在她耳边悄悄说,“因为我们不听话,是坏孩子,所以要被关进来。”



夏纪说完,面无表情,又可能是微笑着,看向了同样一片黑的壁橱顶,安静下来。

【你懂吗?】


优子猛然听到夏纪的话,又委屈又感动地要掉下泪水。

她沉醉进壁橱里有些陈旧、混合着衣物洗净后散发出的香气里,这是她的土壤。优子的心颤动不止,她想,夏纪原来是懂的,她们确实是孩子,还是坏孩子,只有被关进黑漆漆的壁橱,才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她们错在明明善良温柔,却过于自卑了。


她们,尤其是优子,根本没有自信。她该怎么教导一个稚嫩无知的生命——不要嫉妒,不要抢夺,不要憎恨。在漫长的,仿若母辈轮回一般百无聊赖的人生道路中,不要去使别人痛苦,使自己绝望。

因此她在害怕。


优子躺在夏纪身上,她们的身体因呼吸而起伏,像互相依偎着冬眠的两头熊。



她好像突然想明白一些事。


“不是也很好吗,”优子伸手去,摸索着抚弄夏纪的脸颊和嘴唇,感到一片温暖,她喃喃道,“……我是说从这里走出去,不也是很好吗?”


“我没有意见。”夏纪笑着,还是这样说。



回到自己的这片土壤,才明白,她们早已经盛开了。


一颗种子只要埋进土壤,就会不可阻挡地扎根冒芽,长出枝干,繁盛自己的叶片,最终开出花来。不管是不起眼的樱草,还是受宠爱的夕颜,不管是冬春的梅花,还是盛夏的紫阳。她们不再是种子,早已经盛开了,只是自己还未曾发觉。




优子抚摸夏纪嘴唇的手,非常熟练地,顺着她颈侧、胸前的曲线滑到她的下身去,很轻柔,像一阵风。夏纪的脸发热变红,也不可能被看见,她会意,向外伸手拉上壁橱门,却问:“干什么?优子?”


“你真讨厌!”优子很大力地捏扯她的脸。


黑暗更浓郁地覆盖上两人,私密空间里的拥吻更像是坏孩子的冒险,失去月光和雨水光泽临幸的身体,在迷茫中互相探知着,略带笨拙地摸索着彼此。只是记忆中的触感作为指南,夏纪也顺利找到她敏感的耳廓,顺着与颈部接壤的根线捻上去,她在黑暗里听到优子气急败坏的喘息。



……(完整内容在微博置顶查看微博正文第八篇)



“足够了,已经……”夏纪慵懒道,用手轻轻制止她。



已经可以出去了。




————




“我打赌,我一定比你更喜欢那孩子。”


“哦?我没意见。”


“就是你这没意见的样子才可恶!”


晚餐时,她们故意在父母面前吵架,仿佛是心照不宣的,一个挑起争端,一个积极回应。优子给夏纪叉去一块青椒,看似恩爱,实是因为她挑嘴。果然,夏纪暗暗龇了龇牙。


母亲疑道:“什么孩子?哪个孩子?”



“啊,我们已经决定了,那件事情。”


“哦……哦!”优子妈妈大喜——孩子们终于懂事了。



孩子们终于懂事了——妈妈她一定这样想吧。


优子和夏纪埋头吃饭,各自微笑着。


不管是怎样相同的道路,怎样迷茫的人生,那颗种子被爱护着发芽,不知何时就会有花绽放起来,总有一个早晨,它恣意地绽放属于自己的娇艳,拥有挥洒不尽的风姿,那时的她,可能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盛开。



而,这是需要已经知道何为盛开的花朵,教会她的事情。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