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风起(一)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2-16 20:03
点击:650
章节字数:37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柳沐烟的唇角边沾着血迹,似乎受了伤。她有些疲惫地倚墙靠着,忽然闷咳了两声,蓦地呕出一口血来。


白芷瞧着地上的一滩血迹,心下又慌了,正要去寻抹布擦拭干净,却见柳沐烟解开黑色的夜行衣扔给她:“帮我把这身衣服拿去厨房烧了。”


白芷接过黑衣,悻悻地点了点头。只听柳沐烟说道:“你要记住,若我被抓了,与我一起从清韵轩一块来的几个人怕是都少不了一番盘问。我晓得你心肠好,定是看不得无辜之人受到牵连与波及。”


白芷咬了咬唇,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说完便将那黑衣带到厨房,扔进灶台下火堆里,等看着那黑衣烧成了灰烬才出来。


这时柳沐烟已换上平常的衣服,正跪在地上清理地上的血迹。


门外响起急促的墙门声,白芷猜测定是搜查的卫兵已至,眼看着地上血迹来不及清理,忙砸破一盏瓷杯,又用碎片往掌心一划,手掌立刻鲜血直流,与地上血迹混在一起。


她对柳沐烟道:“你快去床上躺着,我去开门。”说完忍痛用帕子按住伤口,赶去前院开门。


门一打开,门外侍卫果真冲了进去。带头的侍卫问道:“今日栖云阁里只有你在守夜?”


白芷道:“还有一位姑娘,因病了,正在屋里休息。”


那侍卫又问:“方才可有在这附近看到什么奇怪的人?”


白芷摇摇头:“不曾瞧见什么奇怪的人。”


侍卫未再多问,只带着挨间屋子翻看搜查。等到了侧院,见地上断断续续留了一条血迹,直至柳沐烟房里,不由问白芷道:“这地上怎么会有血?”问完也不等白芷回答,便兀自闯入柳沐烟的屋里。


白芷连忙跟了上去,揭开手中的帕子露出伤口,又指了指碎在地上的茶盏:“方才我本想倒杯水给沐烟姑娘喝,不小心打破了茶杯。刚想收拾干净,哪知划破了手。因赶着给几位大人开门,也顾不上包扎收拾,这才将地上弄成这样?”


那侍卫见她低头绞着帕子,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手上伤口还淌着血,不禁心生怜惜:“你快些包扎伤口罢。”


再看这躺在榻间的病弱女子,看起来也是孱弱不堪,惹人垂怜。心想即便是他们这些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也未必能在大将军与独孤羽手下走上一招半式,那刺客不光能与两位交手还能侥幸逃脱,应比自己强上数倍才是,自然不会是女子。


一干侍卫仍公事公办地查看了一圈,发现搜寻无果就离开去了下个院子,走时还特地叮嘱:“今夜乱得很,若无要是你们还是莫要出门。”


卧在床上的柳沐烟半支起身子,有气无力地问:“我们这一整天都未出去过,不知外头究竟发生了何事?”


“府里家宴上突然出现一群刺客行刺...伤了不少宾客女眷...”那侍卫道:“不过好在大王、王妃及府里的公子郡主都未受伤。”


柳沐烟虚弱地笑了笑:“如此就好。”


白芷将那些侍卫送至门外,院门将一关上,便瘫软到地上,双手都在发抖。她不得不即刻镇定下来,起身去到柳沐烟房中将血迹擦干。


抬头看见柳沐烟正倚在床边,幽幽地望向她,眼中情绪难以言喻。


白芷心领神会似的,缓缓挪着步子坐到她床边。犹豫许久,才终于鼓起勇气说话。


“你为何要这样?”白芷低头看着被子,知道那被子下面的手里还攥着一把匕首。


柳沐烟面无表情,说道:“崟王滥杀无辜,挟持天子搅乱朝纲,人人得而诛之。天下间,想杀他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可...可大王并未谋权篡位,天子也被安安全全地安置在朝邑城的帝宫之中。”白芷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当年瑜朝势微,中州叛军四起,大王倾尽全力助天子平叛,后得天子礼遇厚待...也算不上搅乱朝纲...”


“平叛?”柳沐烟冷笑着,以往一向温柔随和的眼睛里,此时透着尽是凶光与恨意:“昔日崟王四处平叛,不过是打着平叛的幌子,攻城略地扩张领土。其军队所到之处,少不了一番烧杀掳掠。”她所言不假,南川旁边的高夷一带,便是那时平叛时占据的。


“眼下正逢战乱,只要打仗便会死人的...”白芷打量着柳沐烟的表情,有些胆怯地咽了咽口水,小声说道:“大王当年是这样,其他藩王只怕也是这样...”


“我自然明白如今正逢战时,免不了死伤,苦得总是黎民百姓。可是,崟王比起其他藩王却是凶残百倍。”柳沐烟咬着牙,说道:“你可晓得,当年南川王兵败逃亡,曾路过了一个小村落。”


白芷懵懂地摇了摇头。


“也是,这种事卫炯那狗贼怎会让别人知道。”柳沐烟不禁苦笑了下,续道:“当年刘岐不过是在村子里稍做补给,未经久停就带人离开。岂知崟王大军寻至那座村子,四处抓人盘问南川王下落无果,最后竟一怒之下,竟派人血洗村庄,连普通百姓都不曾放过。你可知这些年多少无辜百姓死于他军队的刀锋铁蹄下?就算是赔上他一家人的性命也还不清他欠下的血债!”


“这些事我从未听过...”白芷听完这番话,心里说不出的震惊,却又难受得紧。她呆呆地看着柳沐烟,不知作何回应,只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你觉得我为何会这么清楚当年的事呢?”柳沐烟惨然笑道。


白芷大概是领会过来了,她向来心软,这时竟有些感同身受,心里也莫名跟着疼了起来:“可你也不该杀人...你这么做若不小心被发现了,还会连累当初引荐你过来的骆大人...”


她不提骆大人还好,这时提起来,像在柳沐烟怒火中烧的心里添了把柴,令她眼中的愤恨得更浓烈了一些。


“骆兴德这狗贼死不足惜,我想方设法混入他府邸,便未顾虑这狗贼的死活。”柳沐烟冷笑道:“骆兴德当年不过是个小小伍长,跟着卫炯行军打仗,不知踩着多少人命才换得今天的地位。我死了若有他一家人陪葬,也不算太亏。”


白芷对她幼时经历一概不知,只隐隐觉得那些惨痛不堪回首的事情,再当面提及未免过于残忍。也不清楚,她后来如何去到骆大人府中,又如何辗转混入王府。不过这个时候,也并不想多问些什么。


她印象中的沐烟姑娘,总是笑盈盈的,对谁说话都是温温柔柔,最是善解人意,大家也喜欢与她亲近。其中,柳沐烟与商翠缕最是要好,翠缕性子刚直,每每与人发生口角,柳沐烟总会将她拉到一边,细心劝解开导。不知化解了多少矛盾。


可面前的人,原有的温柔似乎被仇恨遮蔽住了,只剩下一身难以化解的戾气。白芷一时有些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她真实的模样。


白芷理解大仇当报血债当偿的道理,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无法切身体会这仇深似海的感觉,心里多半是心疼与可惜——若从未经历过这些事情,柳沐烟也只是那个温柔和善,会弹琴写字的姑娘,该是多好。


“白芷,你大白天的发什么呆?”


碧菱见白芷白日里拄着扫帚,对着一块空地扫了半天,差点把地给扫出个窟窿了。眼睛却不晓得在看哪里,空洞洞的没有一点神采。


“没什么...”白芷敷衍地应了一声,眼里仍在出神。


“算了。”碧菱睨了她一眼,道:“瞧你这魂不守舍的,不说我也能明白。最近王府里人人自危,谁都不好过。”


自中秋家宴之后,崟王府内的侍卫除了几个亲卫,几乎全部调换了一波,换成百里亮统管的护城卫,又在每间宅院前安排侍卫把守,所有人出入府中均须报备。卫琰又将所有侍卫仆人的身份来路彻底排查了一遍,稍有来路不明者无一不严加审问,或逐出府去不再录用。唯独对世子手下的女眷有些例外。他深知世子最是护短,对待世子的人到底不好过于严苛,想来不过一帮弱质女流,便略微放宽了些。


“我和你说,你可别说出去。”碧菱凑拢过去,压低了声:“我听守在门外的小侍卫常荣说,中秋那夜府里的刺客或许是朝邑城派来的。”


白芷心里一紧,马上便联想到了柳沐烟身上。她并非对柳沐烟背后的主使者身份没有一点好奇心,却开不了这个口。纵使她开口去问,对方也绝不会据实相告。


若柳沐烟是朝邑瑜朝旧臣派来行刺的,也是情理之中——正如柳沐烟那日所言,天下间想杀崟王的人不少。但对卫家人最欲除之后快的,只怕是那瑜帝党羽。


白芷仍问:“可他们又是如何得知的?”只听碧菱神神秘秘地道:“听说从一个死掉的刺客身上搜到了一把匕首,那人似乎是个小头目,所用匕首是帝都官铁所铸,刻着冶地的铭文。”


两人耳语了一阵,就见商翠缕快步走了过来。白芷见她行色匆匆,不禁叫住她:“翠缕姑娘何事如此匆忙?”


商翠缕道:“沐烟咳得厉害,我想请郡主帮忙,叫医官过来看看。”


白芷有些惊讶,忙问道:“是沐烟姑娘说想请医官来瞧?”


“她哪里会开这个口呢...”商翠绿一脸无奈,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这人最不爱麻烦别人,别看她平日里柔和得很,性子却和头倔牛似的。我跟她说了好几次我去求郡主帮忙,她却始终不肯。可又实在看不得她病成那副模样,这才背着她来找郡主的。”


白芷拦住她道:“这几日郡主身子不好,你这样贸然打扰也不妥帖...不如我瞅着郡主哪日精神好些,替你去问罢。”商翠缕素来信得过白芷,闻言连忙点点头,便将事情放心地交给了她。


哪里晓得白芷不过是缓兵之计,心里只巴望着柳沐烟快些好起来,好让翠缕打消这个念头。


“这两个人倒是要好,就是好得有些离谱了。”碧菱在旁边冷眼瞧了许久,等商翠绿走了,忽然启腔冒出这么一句:“你说,这些个狐狸精是不是连女人都会迷惑?”


白芷隐约听出她话里有话,却不明白她所指为何。却见碧菱笑得意味深长:“比如咱们屋里的那位,不久前还被郡主冷落了两天,这回不过受了点小伤,都要被当成主子一般供着了。这些天不用干活不说,什么好吃好喝都少不了她一份,可怜那卧雪海棠,照顾主子不说,还要每日三次替郡主问候咱们屋里那位,几天都不曾间断。”


白芷道:“红绡姑娘为救郡主受了伤,郡主善待体恤她一些又有什么不对的。”


“晓得你与这些狐狸精关系不差,又喜欢帮她们说话了,我才懒得与你说。”碧菱说着笑笑,不与她争辩就兀自走了。


故事进入下一阶段。
对于白芷小天使的设定,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背景,她平凡弱小但包容善良,姑且算是作者的一点愿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看风景挤牙膏 赞赏了 300 点“100给白芷买创可贴,100给柳沐烟买枇杷膏,100表扬郡主的爱的行动。”
时雨
时雨 在 2020/03/01 00:55 发表

始终喜爱这样展开的故事
我等着w

lnh
lnh 在 2020/02/16 01:28 发表

越来越有意思了,期待下一次更新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2/15 21:43 发表
精华 长评

板凳还没坐热竟然又看完了!做饭三小时吃饭三分钟的定律果然在创作上也是通用的(点烟.jpg

白芷真的是个小天使,想摸摸头,给她上药。柳沐烟本心也不坏,感觉之后可能会被这种羁绊给拖住。
这样看来柴火灶台也真方便,幸好这些人不是神探狄仁杰。而我条件反射开始思考咳了多少血划掌心能流多少血地板什么颜色衣物是什么材料点燃是什么现象什么气味会不会暴露(你停下)

这一话从柳沐烟口中道出了这些过往的背景,故事越来越有意思了。所以我也越来越担心红绡的处境,卫炯当年做的那么绝,有朝一日发现“叛党”还没有绝后还恰恰是他颇有好感的女侍,女侍还牵连着他女儿和他将军的儿子,那可真是啧啧啧……(不愧是女主的排面哈哈哈哈)
很想知道往事,想了解这个故事里的世界更多一点。想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郡主对红绡关怀备至,非常欣慰哈哈哈。还要傲娇地让下人去问候吗,快自己上呀!上呀!(吹哨
我知道郡主肯定不好意思自己一天去三次,哈哈哈。这个世道太难了,她们明面上谈不了恋爱,可私底下什么时候才能谈恋爱。嗐。

期待下次更新

开水
开水 在 2020/02/15 21:12 发表

碧菱:没人懂老娘,但老娘不在乎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