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夜宴(八)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2-15 20:51
点击:741
章节字数:37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卫璃攸赴宴前在心里与自己说好,到时候见了面绝对一眼都不多看曲红绡。可事到临头,却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每每佯装低头,总坚持不过半刻,一听到旁边有人议论或称赞,就忍不住抬起眼睛偷瞄。


“翠缕唱得可真好。”身边的海棠不由赞道。


卫璃攸当然也晓得翠缕唱得好,此时却一句唱词都听不进去,满眼尽是红衫茜影,玉骨风姿。


直至暗箭突袭,方回过神来。耳边随即响起百里亮一声高呼,之后便是铛铛亮起的剑影刀光,兵器鸣响。


一箭过后,数枝箭矢接二连三划破长空射下,隔着皎皎圆月,如同一场来势汹汹的暴雨,将矛头对准宴席。霎时,突如其来的箭雨惊得座中宾客仓皇逃窜,尖叫连连。


落枫亭飞檐上的两串彩灯被射落下来。灯笼纱罩上绣着的白虎图被火烧破了脸。虎头上的窟窿越烧越大,转眼就烧没了,只剩下一副嶙峋的空架子还在燃着火。


“速将刺客找出来!”百里亮即刻令百里叡带上十来名侍卫,往箭矢来处追去,务必搜出放暗箭的刺客。


不等情势稳定,忽然间又有十来个黑衣人自周围房顶屋檐跃下,手中或持短刀或持匕首,朝那崟王王妃、卫家公子及众女眷袭去。


崟王府的侍卫们这时也顾不上其他宾客的安危,纷纷拔剑护住自家主子,却多半不是那黑衣人对手,死伤不在少数。


转眼工夫,原本齐整的桌椅被掀得东倒西歪。酒渍残羹与鲜血混搅在一起,难分彼此,化成团团黑红色凝在地上,仿佛染毒的脓疮。


这时,又见侍卫中忽有人倒戈相向,提剑斩向崟王。好在百里亮眼疾手快掷出佩剑,直刺入那人心口,将他钉死在柱子上。


“有刺客混在侍卫里,大家小心!”


这时才知,刺客除了黑衣人外,亦有不少已混入侍卫当中。这下情况变得更加严峻,一时间敌我难分,侍卫们瞻前顾后,既怕被‘同伴’所伤,又怕误伤了真的同伴,难以完全施展拳脚。


席中宾客眼看着无人庇护,皆四处逃窜,不少人不幸被暗箭所伤,倒入血泊中。亦有稍微镇静者,就地找地方躲起来,反而捡回一命。


混乱中,卫璃攸不小心与海棠及卧雪被人群冲散,见四周无人保护,便兀自寻了个半倒的桌子,钻进去藏了起来。


忽闻身边一声痛呼,只见一王府姬妾被扮成侍卫的刺客一剑割喉。那姬妾仰面倒下,恰好倒在卫璃攸面前。


卫璃攸抱着膝盖蜷缩在桌底,纵是吓得惊魂失魄,仍强打起精神,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那被割喉的姬妾衣襟满是血迹,脖间的鲜血还在汨汨地往外淌着。她脑袋忽然侧转过来,向外凸出的眼球死死盯着卫璃攸,嘶哑的喉咙夹着含混不清的话,似在向眼前的人求救。


不一会儿,垂死边缘的人停止了挣扎,呼吸归于静止。却又似死不瞑目,始终睁着眼,看向卫璃攸的方向。


卫璃攸浑身颤抖得厉害,双手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


本以为逃过一劫,哪知头顶桌面砰得一声被人劈成两半。卫璃攸慌忙后缩,却见一道雪亮的剑光落在她身前地面上,只差分毫,便要落在她的身上。


那刺客亦是王府侍卫打扮,一招失手,挥剑又朝卫璃攸刺去。这时忽从一旁窜出一个人影,斜撞向那刺客,才令卫璃攸又逃出一劫。


卫璃攸定睛一看,只见红绡正抱住那刺客小腿,朝她喊道:“郡主,快走!”


“我不杀无辜之人,只杀卫家人。”那刺客说着,正要迈开步子,却被红绡死死抱住腿。又狠狠将她蹬开,不料没走出两步又被红绡绊住。


“你这般为卫家的贼人着想,也是该死!”说完正提剑朝足边的红绡刺去。


眼看长剑已近在咽喉,这时旁边忽然闪出一个黑衣人,持匕将剑身稳稳架住。一瞬之间,匕首与剑锋擦过发出尖锐声响,像毒蛇阴狠的嘶叫,钻透人心。


黑衣人陡然躬身,将身姿矮下一截,手中匕首顺势沿着对方剑身向下滑到剑格。随后手指捻动,轻巧地一挑,便将对方长剑挑飞出去。紧接着朝那刺客心口狠狠踹了一脚,将其撂翻在地。


卫璃攸见那两人去到一边继续缠斗,连忙爬过去抱住红绡,紧张地上下瞧了遍:“你可有伤到哪里?”她眼里本是蒙着一层泪,转眼就连成珠子落了下来:“你这人是不是傻,连命都不要...”


曲红绡脸色发白,这时缓缓回过神,见卫璃攸泪眼婆娑地望着自己,心里涌上无数滋味,本想着出言宽慰,终只是勉力笑了笑道:“别担心,奴婢没事的。”说完正想伸手为她拭去眼泪,却见几道血迹自袖口蔓延至掌心。


她因穿着一身红衣,身上挂了彩也不显眼。此时见血流下了染红手,方想起刚才不小心被那刺客划伤胳膊,吃痛地皱了皱眉。


卫璃攸见她袖子都被血浸湿,眼泪又多了些,哽咽着道:“你都流血了还说没事。”


“皮外伤不碍事。”红绡脸上勉强挤出笑来,朝她道:“我们快找个地方躲起来。”说着按住胳膊上的伤口正欲起身,却见卫璃攸仍一动不动地瘫坐在地上。心中不禁有些担心,问她道:“郡主,可是伤到哪里?不方便起身?”


卫璃攸低下头不敢瞧她,嘴里嗫嚅道:“我腿软得...有些起不来身...”话一说完,只觉得自己羞得没脸见人。


“无妨,我扶郡主起来。”红绡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扶着她起身。卫璃攸想着对方受了伤还要照顾自己,越发觉得自己没用,心里难受得紧。


两人相互搀扶着往外走,恰遇上叶珅正击毙一名刺客。叶珅见她二人身上皆有血迹,皱眉问道:“可是受伤了?”


卫璃攸摇摇头:”那是红绡的血。“叶珅见曲红绡面无血色,手上鲜血淋漓,忙撕了一截袖子替她缠上伤口。又将她们护送至一处四周无人的假石后躲起来,言道:”我爹他们还困在里面,我得进去救他们。”说罢转身往回走。


曲红绡一路精神紧绷,勉强忍着伤痛,这时稍稍松懈,手臂上的疼痛变得无比清晰起来,不禁痛吟出声。她本已尽力克制声音,却不想还是被卫璃攸听到。


只见卫璃攸满脸惶急,连忙扶住她受伤的手臂欲卷开袖子去看,却被红绡拦住。红绡笑道:“皮外伤死不了人的,何况郡主又不是大夫,纵是给郡主瞧一眼,这伤口眼下也好不了,何必叫郡主再多看些血腥。”


此时她脸色惨白,看起来本就虚弱不堪。再无意提及这‘死’字,又引出卫璃攸不少泪水来。看着对方泪雨涟涟,曲红绡心里顿时软成一片,又不禁有些心疼,柔声笑道:“郡主何时这般爱哭,像个哭包似的,可惜我出门忘了带帕子,没法替郡主擦鼻涕。”


“谁要你擦鼻涕了!”卫璃攸抹了抹眼泪,轻轻嗔道。她晓得对方是故意打趣,好让自己不再伤心难过,便慢慢收起眼泪。


两人回想起刚才场景,仍不免心惊胆战。卫璃攸这时缓过心神,才想起方才的古怪事:“刚才那拿剑的刺客口口声声说只杀卫家人,想必是冲着王府而来的,可那黑衣人却无故救了我们,却是有些奇怪。”红绡摇摇头:“我也不明白...”她想了想,若有所思地道:“只是隐隐觉得,那黑衣人有些熟悉,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卫璃攸道:“那人虽救了我们性命,但终究是刺客。你又怎么会与他认识,定是你吓糊涂了。”


这时,侍卫已护着崟王与王妃往外逃去。几个手持刀剑的刺客也跟着围了上来,上前与之厮杀。


只见先前手持匕首的黑衣人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身法迅猛,直扑向崟王。他反手执匕首往前一挥,只见挡在崟王面前的侍卫当即被划破喉咙倒了下去。那人丝毫不留余地,立刻又提腕向崟王胸口刺去。


“父王小心!”卫璃攸吓得脸色惨白,忍不住从假山后冒出头。


恰好独孤羽及时赶到,足下撩起地上一柄长剑,用手接住,横剑将匕首截住。他刚封住对方攻势,立马上前一步,以肘击其黑衣人腰侧。他力道刚猛,硬是将那黑衣刺客击出丈余远。那刺客自知不敌,转身越墙而走。


不久,行刺的刺客已被赶来的护卫军击杀大半,尚有被生擒者亦纷纷自戕而亡,未留下一个活口。藏在暗处放箭的刺客亦被击杀,另有一些自知身份暴露,已各自逃走。


经过半夜厮杀,一场血雨腥风终见尾声。


百里亮脚踩着满地血迹,负手而立。他目光冷冷扫过地上躺成一排的刺客尸体,对身后的护卫亲兵厉声道;“这些刺客能潜伏在王府中,甚至混进府中护卫里,不叫人察觉,显然是部署已久。就方才情形来看,埋伏在府中刺客绝不止这些,给我彻底搜查,务必捉到活口!”


*


话说家宴这日,府中大部分下人都被调去了秋园,但每间院子仍须留下一到两个人看守。柳沐烟尚在病中修养,自然留在了栖云阁里。白芷担心她无人照顾,便主动留下来看门。


当日柳沐烟早早就睡下休息,白芷一人无事,便去到前院里小坐着,发呆赏月。本以为这一夜就该如此安安静静地过去了,哪知门外忽传来吵嚷声。白芷有些好奇地打开大门,往外探头张望。只见远处灯火通明,似有一队侍卫正举着火把到处巡视。


白芷微微有些惊讶,忽觉背后凉飕飕地刮过一阵冷风,心里瘆得慌,赶忙将门阖上。她琢磨着怕是有大事发生,快步跑去柳沐烟房里,想要知会她一声。


刚推开房门,身后的房门猛然被人阖上。转眼,整个人被人锁住手脚,用力按在门上,又被人捂住了嘴巴。白芷感到脖子上冰冰凉凉的,不知贴着什么东西。低下眼睛一瞧,竟有把匕首贴在颈间。


那人黑衣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瞧着她。他眼里布满血丝,看上去甚是疲惫。


白芷登时吓得浑身发抖,胆战心惊地看着眼前的刺客,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时又转念想起了柳沐烟的安危,心中不由万分焦急。心想,沐烟姑娘原本卧病在床,该不会已遭这刺客毒手?


这般想着,不禁红了眼眶,眼泪便哗哗地往下掉,又不知死活地落在那黑衣刺客的手背上。


黑衣人本是微微喘着气,这下稍稍平复下来,见她哭得厉害,缓缓说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开口竟是女子声音,甚至有些熟悉。等白芷认出来时,不由瞪大了眼睛。


“我需要你帮我。”黑衣人挪开匕首,放开捂在对方嘴上的手,缓缓扯下蒙面。


“沐烟姑娘...怎么会...”白芷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刺客打扮的柳沐烟,使劲揉了揉眼睛。


猜到了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nh
lnh 在 2020/02/12 00:27 发表

小郡主越来越受了,以后要被红绡吃得死死的了哈哈哈

lnh
lnh 在 2020/02/12 00:22 发表

精彩的我不知道说些啥了٩(๑^o^๑)۶口是心非的小郡主回去好好疼疼红绡吧。黑衣人是柳沐烟我猜对了哈哈哈加油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2/11 20:54 发表
精华 长评

虽然还没完整细致地重看一遍可能认知有遗漏,捋了一下这一章里联想到的在意的剧情。

1.柳沐烟的来历,前文提到是骆大人送给世子的。再之前的身份不明。
柳沐烟本人以及这个信息不详的骆大人加入未来观察列表。

2.叶坤中途返场(那她之前出去是干嘛,为何轻松如逛街),加上她曾与郡主说过“不该将你牵扯其中”,在弄糊百里叡和郡主的亲事上也出了关键力量。……她在企图着啥,加入未来观察列表。
可是叶坤的动机是啥??跟独孤家有关系?

3.有武力的,百里家和独孤家。
现在还看不透百里家有什么想法。
独孤家应该对卫家是有不满吧(十年前为啥失势,造反了吗),这次动乱,又刚好碰上独孤羽回来,不知道是纯粹的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话说郡主的娘亲独孤氏是有异域血统的,那独孤家会不会甚至和境外势力有关系 (越猜越远

4.独孤家若起势,取了独孤氏做夫人的叶家也有好处。以及不知道具体在想什么的三公子卫琰。但在意又拿他们没办法。

5.关于红绡的身世,李昭与曲氏的一双儿女下落不明,那么红绡是还有个亲生的哥哥或弟弟?会回来报仇吗。
多年前那场叛乱到底是什么情况,当时逃走的刘岐如果这些年暗中勾结了其他的势利企图再次谋反,如果剧情和许多年前那次叛乱联系起来,红绡一旦身世暴露,立场就很危险了。(郡主一定会护着她的呜呜呜)

6.裴谦大人,总觉得存在有一点突兀。他除了和叶坤有点职场关系,现在和任何家族好像都没什么身份上的联系。
但他又是在做查案子这种事情,特别刚正不阿,还给了一定的戏份,明明查的案子死者是个小吏,为什么查的那么紧呢。觉得他后头有戏。(捋胡子

7.卫家摆明了被盯上,以后咋住?得戒备多森严?会不会两人要被迫分开,一人流浪街头,伏鼠巷相见(掩面

8.因为作者的剧情紧凑,感觉没有什么口水剧情,于是我神经兮兮觉得处处有伏笔。
求作者笔下留情!!!多赏点糖吃(哭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2/11 18:53 发表

精彩!!!原来柳姑娘的身体不适是伏笔!!看起来有故事的人果然真的有故事!
动乱见真情,已经想了很多次在极限情况中冒着性命危险去护着对方的戏码,没想到今天就能看到了。
红绡都替你受伤了!还哄你!!回去好好疼她呀!!!!!

开水
开水 在 2020/02/11 18:48 发表

才说到柳沐烟和白芷,这章就有了这么意想不到的发展,作者的打斗戏描写的太生动了,刀光剑影在脑子里唰唰唰的有画面感了,真是紧张的不得了。
心疼削梨看到这样的血腥场面,红绡可千万别伤到神经了,以后还要弹琴呢(担心太多。
原来柳沐烟投的这么准是因为有功夫,期待后续发展! 360°空中旋转下跪!

慵懒的阿谦
慵懒的阿谦 在 2020/02/11 18:24 发表

惊!~~~~~

显示第1-6篇,共6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