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夜宴(六)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2-08 22:20
点击:686
章节字数:31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年中秋时节,秋雨总是来得有些唐突,动辄趁人不备,飒飒落个不停。


这日院中地上又星星斑斑地落着雨点,曲红绡见状,连忙小跑着到近檐处避雨。果然,不过转眼功夫,雨势就变大了,劈里啪啦地击着房上瓦砾,串成珠帘从房檐上垂坠下来。


曲红绡自知出不去,只好沿着屋檐小心翼翼地走。可没走多久,她又走不下去了——再走几步,就到了郡主的卧房。


她低下头,快步往前走了几步,心里想着定要闭起眼干净利落地迈过去才好。哪知走到熟悉的门前,还是放慢了步子,裹足不前。


房里的咳嗽声一阵阵地往外传,那人像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似的。


红绡忍不住皱起了眉,一颗心也拧得生疼。


“红绡,你来的正好。”正逢卧雪推门出来,只见她一手撑着伞,又用手肘与另一只手夹着铜盆,看样子有些吃力。


卧雪匆匆地说道:“我正巧要去打盆热水过来,你替我在门口守上片刻,我一会儿就回来。”红绡道:“不如姐姐回屋守着郡主,我去替姐姐去打水。”


卧雪上下扫了她一眼,见她头发上都是水,袖口也被雨水淋湿了,于是道:“你浑身淋成这样,莫脏了郡主擦洗用的热水,还是我去吧。”又吩咐道:“你站在门口莫要作声,安静待着便好。郡主正在服药,你是晓得的,郡主服药时不喜旁边有人。她这一整天都睡着昏昏沉沉的,难得起来一次,你不出声她也不知道门口守着的是谁。”


话说那日曲红绡从郡主房间出来后,一向好脾气的郡主,气摔了自己最爱的茶壶。从此,红绡就再未被召去郡主房间里伺候过。


都说是这曲红绡前些时伺候百里公子,起了勾引的心思,露出了狐狸尾巴,不小心被郡主知道了去,这才失了信任,再不被主子待见。


卧雪也担心红绡会惹得郡主不快,可这眼下周围无人,虽只离开片刻功夫,她仍不放心留郡主一人待在屋里,心想横竖多个人总是好的,便也顾不上其他。


“哎,前些天刚好了些,怎么又病成这样了。定是这秋雨惹得,稍不留神就沾染了寒气。”卧雪嘴里自言自语地念叨着,撑着雨伞快步走远了。


曲红绡安静地站在门外,连呼吸声都不自觉放轻了些,生怕惊扰到屋里的人。


她原本打定了只在门外站着,不料屋里传来一声惊呼,又似打碎了什么东西。她心里一紧,便一刻也守不住了,未曾多想转身推门冲了进去。


刚推开门,就看见卫璃攸狼狈地倒在地上,药碗支离破碎地散在面前。


眼看着郡主欲伸手去捡那碎片,红绡忙喝止道:“别去碰它,等我来收拾。”说着连忙快步走过去,扶着郡主起身。


卫璃攸刚一起身就将红绡挣开,兀自强撑,颤颤巍巍地走到榻边坐下。她紧抿着唇,满眼哀怨地看着红绡,却是一言不发。


红绡低头看了眼,见药碗恰摔碎在花盆前,汤汁洒在满地,几滴不小心溅在了海棠花上。


心中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瞧这情形,郡主应只差一步,就能得手。


她心中了然,却不言明,兀自俯下身将瓷碗碎片一一拾起。卫璃攸则倚着榻上,冷眼看着她跪在地上收拾残局。屋内一时缄默无声。


半晌,红绡擦净了地上的药汁,心中挣扎良久,方启声道:“近日湿冷,郡主还是要好生服药,保重身体。”


她这一开口,似点燃了炮仗一般,激得卫璃攸无端端生起气来。


“几时轮到你一个下人对主子指指点点了。”卫璃攸的声音虚浮无力,夹着轻咳,语气却比屋外的寒雨还要冷上几分:“你只须尽好你的本分,我服未服药,与你何干?”


“奴婢自然不敢干涉郡主,”红绡垂眸说道:“郡主乃千金之躯,无论如何也不该与自己的身子过不去......若是伤了病了,旁人瞧见也心疼。”


“心疼?”卫璃攸冷笑道:“依我看,我死了才好呢。我若死了,不就没人捏着你的性命威胁你了?”她说着心中不禁泛起一阵酸楚,又连声咳了起来。


红绡却如鲠在喉,难以言对,只好呆立在一旁。


卧雪回来时见房门半开着,心想定是坏了事,赶忙往屋里去。却见郡主不在里屋休息,不知怎地竟辗转到了外在外面的榻上,正与那曲红绡大眼瞪小眼。因问红绡道:“你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在外面守着,不许进房吗?”


曲红绡道:“我方才听见屋里有声响,担心郡主出了什么事,才进来看看。”又用眼神指了指收在一旁的碎碗:“原是郡主不小心摔了一跤,打翻了药碗,已经收拾好了。”


卧雪听了,觉得这事她办得还算妥帖得当,便未再追究。又悄悄瞥了眼郡主,虽面无表情,倒也未出言责难。于是随便叮嘱了几句,就打发红绡出去。


临走前,曲红绡悄悄向海棠嘱咐道:“郡主体虚,手上没力气,托不起药碗。待会儿还得麻烦姐姐务必亲自给郡主喂药了。”


她将‘务必’‘亲自’二次说得极慎重,令卧雪不由愣住了。


卧雪虽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


转眼至中秋,崟王府上下紧锣密鼓地筹备了好一阵子,所幸家宴并未因望月楼的火灾而耽搁推后,终能如期举行。


望月楼火灾一事经官府彻查,最终判定为意外失火。得亏一场大雨,救了楼中大多数人的命,唯有后厨的两个仆役没那么好命,因火灾的源头就是厨房,他二人带头灭火不成,反赔上了性命。


也是这一场大雨,淹没了洛殷城周边郡县不少农田耕地,让本是秋收的大好时节落得个颗粒无收。若来年收成不好,不小心闹上一阵子短粮,只怕会民心不安。


卫琰在王府大院里踱着步子,伤透了脑筋。他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向崟王提议免去部分郡县数月税赋徭役,还须斟酌该减免多少才能保府库充实,兵多粮足,以随时应对外战。


“三公子,夫人让小的叫您过去,说是客宾将至,请您一同去秋园会客。”府中小厮捎了口信过来。


“我知道了,这就过去。”卫琰叹了口气,暂按下烦心事,又问道:“望月楼死掉的两个仆役,可有寻到他们的亲人?”


小厮回道:“回公子话...这事说起来有些古怪?”


“此话怎说?”卫琰早就怀疑望月楼火灾一事另有内情,便派这小厮以抚恤之名前去打探。只听小厮凑拢过去,小声说道:“那两人皆是盛郡人,十年前移居洛殷城中,说是家人也随他们一块搬来,只是这些年相继病死,在洛殷城里已没了亲人。小人按公子的吩咐去盛郡打听这两人是否还有亲人在世,又持王府腰牌去官府查阅当地的民户册籍,说是两家人十五年前便不在盛郡住了,至于中间这几年又去了哪里,却无人知晓。”


卫琰听完似乎并未感到意外,沉吟片刻,说道:“等家宴过后我与你再去一趟盛郡。”又想了想,提醒了一句:“此事暂时不要让别人知道。”说完便随着小厮往秋园去了。


这日,离宴席开始尚有些时间,不少宾客已提前拜帖入府,入席前先于秋园前客座处闲聊,等到时刻将近再一同入席。


每年崟王府的中秋家宴都是在王府秋园举行,今年是在秋园落枫亭旁设宴。


此时,枫叶红红火火地挂了满树,鲜艳动人。但仍有许多,不幸早早地落在了地上,免不了遭人踩踏,混于浊土。


若遇上好心人,愿意见它拾起来,放在手里,细细吹净了上面的尘土,那便是它的运气了。


“郡主,您捡这个干嘛,快擦擦手。”海棠忙去除帕子给卫璃攸擦手,郡主却是笑了笑,悄悄将枫叶收进了袖子里。


璃攸郡主来的不早不迟,身边只跟了卧雪与海棠两人。没多久,就见一衣冠华丽的女子笑意盈盈地迎了上来。


“璃攸,快过来给三嫂好生瞧瞧。”那女子生得容貌明艳,身姿曼妙,上来便拉着卫璃攸手前前后后地仔细打量着,又嘘寒问暖地问道:“好些天不见,精神头看上去倒比先前好些了,可人还是太瘦,得再多养养才是。你这病一直不好,也不怕百里公子等得着急?”


卫璃攸微微低下头,轻声笑道:“三嫂又开璃攸玩笑了。”


贾明琅以为是因提到了未婚夫君,引她害羞,又转而言道:“前些时听说你病了,我亲自送了些野山参过去给你,可巧那日你还没醒转,我就没进门打扰,只在外头问了几句就走了。后来忙着和姑姑料理中秋家宴的事,这才一直抽不得空去瞧瞧你,你该不会怪我吧。”


卫璃攸笑了笑,说:“三嫂哪里的话。三嫂帮着母妃操持府中事务已十分辛劳,璃攸自然应该体谅三嫂。况且三嫂的心意已至,璃攸又岂能不懂事。”


这时,又见一名身着靛蓝深衣的女子,朝她二人款款走来。贾明琅朝那女子打了招呼:“你可来了,我还当你今年又不打算来了。”


卫璃攸见了她,亦笑着行礼道:“璃攸见过二嫂。”


一家人快要齐齐整整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开水
开水 在 2020/02/07 16:54 发表

要是郡主的身体不好也是装的该多好,在这个时代身体不好真是让人担忧啊

慵懒的阿谦
慵懒的阿谦 在 2020/02/07 16:07 发表

嘿嘿嘿,就喜欢看这样的情节~虐的越多,后面越甜嘛~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2/06 09:20 发表

一觉醒来更新了!好运!
两个傲娇明明都挂记对方却只能这样沟通,让人想摇晃她们的肩膀,她喜欢你啊傻子!!!

郡主的身体真是令人担忧,又不乖乖吃药。红绡快点纠正她!!!
稍微靠近到30的距离一下又跳到了90,想把她们按在一起,害呀。

一家人整整齐齐不知道又要有什么节目出现,火灾那两个人又有什么蹊跷,主仆二人究竟如何进行下一次接触。搓手手期待(´▽`ʃƪ)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