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夜宴(五)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2-06 01:33
点击:675
章节字数:28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曲红绡感觉自己正漂浮在云层里,周身没有一丝踏实的感觉,眼前是白茫茫、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真切。


她身子动了动,不小心触到了旁边的人。那人似乎是个女子,与她一样,不着寸缕地仰躺在这云雾氤氲之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女人偏过头正瞧了瞧她。细长的发丝垂散在脸上,白光与雾气模糊了那人的五官,红绡看不清她的脸。女子或许是有些冷了,竟蓦地凑近过去勾住她的脖子,主动拉近,与她紧紧拥在了一起。


她亦不由自主地与对方贴近了些,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与抑在胸腔的喘息。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对方,指腹像弹拨琴弦一样拂过对方的肌肤,竟同样牵动出令人心颤的声音。继而又轻轻划过胸脯与腰腹,似乎一寸一厘都不舍错过。


女子嘤咛着,声音娇柔得像只撒娇的小猫。将额头抵在她的肩窝里,微微喘着气,然后抑住。


“红绡....”


女子用暗哑的声音不断唤着她的名字,声音却是十分熟悉。对方忽然仰起头,含住了她的嘴唇轻咬舔吻起来,手也不安分地学着红绡方才的样子胡乱抚摸,乱了章法。


红绡只觉得身体快要不是自己的,无助时,便将对方拥得更紧了,像要将彼此揉碎了,嵌进身体里。


一晌贪欢,蚀骨销魂。


*


曲红绡是在海棠追魂夺魄的歌声中惊醒过来的。


想来只要海棠在,庄周在梦里不等成蛹,大抵就已经醒了。


当下唱得正是:浓睡觉来莺乱语,惊魂残梦无寻处。可谓十分应景。


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天色大亮。曲红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正躺在自己屋里。她头疼的厉害,有些失神,脑子里也一片空白。


等她回过神,揉了揉额角,慢慢坐起了身,这才发现身上穿的还是昨日的衣衫,并未更换。身子也粘腻得很,伸手一摸,夜里似乎出了许多汗。


不多时,就想起来前夜发生的种种,想起了她半醉时拉着卫璃攸说的话、做的事,又想起了自己在梦里的放荡模样。


等她后知后觉地回忆起这些事情,脸颊已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不禁慢慢躬起膝盖,将脸埋进了被子里。


“哎哟,你可算是醒了。”进屋拿东西的碧菱见她醒了,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冷嘲道:“也不知都是些什么人,晚上喝得酩酊大醉,还要劳烦主子亲自把你送回来。”


前夜听到门口有人在叫唤,碧菱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按理那个时候其他人已抱团开宴去了,该休息的也理应歇下,不该再有人来麻烦她才是。


等她推门一看,委实吓了一跳——她几时见过璃攸郡主这副狼狈模样。


只见璃攸郡主肩上托着个醉醺醺的女人,正站在门口向她投来求助的眼光。郡主脑后的发髻散出了几绺头发,衣襟也凌乱得不像样子,额上不知蹭到了哪里,黑一块灰一块,仿佛刚在市集上与人因讨价还价打过一场架似的。


璃攸郡主匆匆忙忙地将曲红绡交给了她,便兀自走了,好像在人前多待一刻都不情愿。只在转身走时,特地强调夜里要为红绡多盖些被子保暖,但无须为她梳洗更衣。


碧菱倒是听话照办,但她并未想过要主动为这醉鬼更衣什么的,也不知郡主特意强调这个作甚。


见曲红绡无动于衷,碧菱故意伸手在面前扇着风,捂住鼻子,催道:“一身酒味,臭得要死,还不快去梳洗。等收拾好了赶快去郡主房里。郡主一早吩咐了,等你醒了就去见她,她有话与你说。”


听说郡主有事召见自己,红绡心里咯噔一响,顿时七上八下没了着落。


她有些不敢去面对卫璃攸。深怕一看到对方的脸,就想起了自己的荒唐行径,更怕自己将梦里的欲念绮思带回了现实。


殊不知,此时忐忑不安的,并不止她一人。


*


屋外忽然响起了叩门声,吓得正在发怔的璃攸郡主立即拿起了倒扣在一旁的书,装模做样地看了起来。


“你进来。”卫璃攸淡淡说道。


对方分明走得小心翼翼,脚步极轻,却似步步踏在她的心坎上,惹得心乱如麻。


书上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


她倒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心却是不定、不静、更不安。


一整天下来,卫璃攸总不禁想起对方醉倒在自己身上的模样。有时还好,想的不过是衣领下的白皙脖颈,长袖里的玉臂皓腕。有时,想起红绡醉呓时翕动的嘴唇,便越发心慌意乱起来。


她是个未出阁的正经郡主,断不该老是想着这些事的。


几经念想,不禁以书掩面,羞赧不已。


珠帘铃铃作响,昭示着已有人走近过来。


卫璃攸顿时有些心慌,却还是平平稳稳地将书放下,面不改色地看向对方。


“不知郡主唤奴婢过来,有何吩咐?”曲红绡语气平淡,如往常般半低着头。


卫璃攸温声说道:“昨夜你醉得厉害,今日可有头疼,休息得可还好?”


“劳烦郡主挂心,奴婢...很好。”


见她仍旧拘谨,卫璃攸以为她是因昨夜失态而感到窘迫,不禁笑了笑:“我让厨房准备了提神醒脑的茶,待会儿叫人蒸好了给你送一壶。你今日就在屋里好生歇着,勿再劳累。”


“奴婢已经无恙,无须劳动他人。”曲红绡不敢抬头看她,更无法坦然接受对方的好意。于是顿了顿,继而说道:“再说,昨夜是奴婢酒后失态在先,无意冒犯了郡主,郡主不责罚奴婢已是开恩。”


“你是因为故意输给我,才喝了那么多酒,我岂能因此责罚你。只是...”卫璃攸犹豫了一会儿,因心念着前夜的事,不由双颊微热,嗫嚅着说道:“有些事情...虽不知你是何时晓得的,但还是想请你为我保守秘密,莫让他人知道了去。今日叫你过来,便是为了此事。”


曲红绡却是不解地看着她,说道:“郡主的秘密何其多,恕奴婢无知,不明白郡主说的是哪一个秘密?”


卫璃攸以为她又在故意挤兑,不禁嗔怪道:“你这人,真是明知故问。”


“奴婢是真的不明白。”曲红绡屈膝跪了下来,神情局促:“奴婢的身世与性命都捏在郡主的手里。郡主若须要奴婢闭嘴,不过使了个眼色或是随口提一句,奴婢就能变作哑巴,纵使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多说一句的。以往郡主有什么想法,何曾与奴婢商量过了什么,既然如此,今日又何必特意将奴婢叫来——”她说到这里,蓦地打住了,似乎不敢再说下去。


曲红绡这番话像混着冰渣的冷水,淋得卫璃攸浑身透凉,心底生寒。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对方心中,竟是这等不堪。当下气急攻心,连连喘着气,手指紧紧抠着卧榻边的扶手,颤声说道:“你给我把话说完...”


红绡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郡主何必叫奴婢过来,陪郡主演这场戏…”


她终于一字不漏地把话说完了,心里却像被利刃剜得血肉模糊,痛得厉害。


卫璃攸气得直发抖,登时双眼通红,问她:“你是怨我,怨我曾威胁你为我做事,眼下只当我与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惺惺作态,是不是?”说着,眼里已蒙上一层水雾。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伤心如此,不过是个婢女惹她不高兴了,大不了打一顿撵出去就好了,再不然偷偷杀掉也无人知晓。


可她如今却舍不得了。


“奴婢不敢。”曲红绡咬紧牙根,狠下心,不许自己有丝毫动容。


她连忙磕了几个头,装作听不懂话似的,谢罪道:“奴婢该死,还请郡主息怒。昨天是奴婢酒后失言,斗胆借着酒劲捉弄了郡主一下。今日回想起来,心中甚是懊悔。还请郡主放心,奴婢绝不敢将这些事对外透露半句,只求郡主饶奴婢一命。”


“你给我滚...”卫璃攸冷眼瞧着那姿态低微跪伏在地上的人,嘴边笑容惨然。


红绡卑躬屈膝地低着身子,退了出去。


阖上房门,心想着,该是回到原位的时候了。她本以为心里已经失去了知觉,眼底却还是落下了一滴泪。


这一章起伏挺大的...我也没想到怎么写着写着就这样了...(摊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vln 赞赏了 1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 开水 赞赏了 500 点“翘首以盼中”
看风景挤牙膏
看风景挤牙膏 在 2020/02/06 03:18 发表

酒真是个好东西,谁先醉谁就是那个打开诱受开关的赢家(??)

冲突开始升级,搓搓手期待后续的折腾(´▽`ʃƪ)
两人地位悬殊,做不到坦诚,就一直能吃刀子。
不知为何评论得有些M倾向,但我打从心里盼着她们相亲相爱happyending的那天。嘤嘤嘤

开水
开水 在 2020/02/04 12:39 发表

标题:裹着莲心的硬糖

虽然明白两人有这样的冲突是迟早的事吧,但安排在这一章,真是让我的心情大起大落啊,眼泪都要跟着红绡一起流了,两个人这样的身份真是难以沟通啊,希望是好结局!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