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夜宴(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2-03 19:06
点击:743
章节字数:31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卫璃攸话音刚落,众人你看我,我瞧她,她望天,却无人出声回答。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眼看着璃攸郡主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商翠缕用胳膊肘戳了戳身边的红绡,可对方依旧低着头一动不动。


商翠缕已晓得是指望不上这闷罐子出声,只好主动破局,抬起头咽了咽口水,说道:“回郡主话,说起投壶,咱们十有九次是投不进的......郡主恐怕闭着眼都能赢过我们。我们虽不中用,但红绡不一样,却是十分厉害,我们方才和她比试过,个个都输得一败涂地。”


“当真如此?”卫璃攸目光在曲红绡身上打着转,眼底盛着浅浅笑意。


商翠缕立马点头如捣蒜:“比真金白银还真。”


这时却有不知好歹的伶人插嘴道:“整个洛殷的伶人馆里就属芳菲苑里最爱捣腾这些小游戏,给客人解闷逗趣了。红绡姑娘是什么人,自然比我们厉害得多了,郡主有红绡姑娘作陪,定能玩得尽兴。”


卫璃攸知道她们不过是想将这包袱丢给红绡,说话时太过轻浮散漫,少了些斟酌罢了。可这话听着,心里却莫名地慌张扭捏起来了,匆匆缩回了视线,再不敢多看红绡一眼,赶紧把话锋一转:“这芳菲苑又有什么特别之处?”


众女伶见郡主一脸好奇的样子,也就不再避讳,叽叽喳喳地你一句我一句,把话说开了。


商翠缕解释道:“说起这芳菲苑,在洛殷城里可是一等一的伶人馆,咱们这些人是想进都进不去的。那儿的人不光要会音律,还得会识字写字懂得吟风弄月,断不能像咱们这样只懂红口白牙的干唱。”说完生怕郡主找不着重点,连忙补充了一句:“红绡就是芳菲苑的人。”


卫璃攸自然知道红绡出身何处,只是从未了解过洛殷伶人馆里是个什么样子,平时也不会有人这般细致地和她讲。此时只觉得是外头的新鲜事,又和红绡有关,故越发听得专注认真。


有人接道:“就说黄门侍郎徐公子,一次来咱们馆子里听了半刻曲子,喝了会儿子酒就拉着我们陪他投壶行酒令,却总不得他意。后来他喝多了在那儿嚷嚷着,嫌我们不如芳菲苑的人风雅知趣。”


“啧,人芳菲苑的姑娘倒是风雅有趣,可惜去的人也多,他排不上号倒还嫌东嫌西起来了。”


“他有本事就去芳菲苑点红绡的名,瞧人家红绡姑娘搭不搭理他。”


众女伶闻言,不禁哄然发笑。她们拘在王府久了,日子过得虽好,却不见得自在。这时说起往常熟悉的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一茬接一茬地扯出其他话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些说笑时看似不痛不痒的闲话,却句句敲打在红绡耳边,不经意地提醒着她的出身与过往。


若放在往日,在人前谈及这些往事,她是断不会忌讳什么,多半一笑了之。只是待在卫璃攸身边的这些时日,竟让她有些忘乎所以。这时当着璃攸郡主的面,被人将这些陈芝烂谷的事抖出来嘻嘻哈哈地说了一通,却让她徒生羞耻。


眼看着话题快要拉不回来了,卫璃攸故意清了清喉咙,笑声才暂时停歇下来。


她斜着眼瞧向红绡的方向,却见对方始终半垂着头,不曾说些什么。


卫璃攸说道:“我不过是想找人陪我投壶,你们不愿意就算了,何苦摆出这么多说辞来推脱。你们一个劲地说自己不行,明里暗里把红绡往外推,但人家红绡可都没说什么呢。”


众人哑然,齐齐地将目光投向红绡,眼中满怀期待。


却见曲红绡忽然抬头,唇边扬起笑来:“奴婢在伶人馆时常陪客人饮酒作乐,玩得的多了自然比其他人熟练些,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郡主如若不嫌弃,就由奴婢陪郡主玩两局吧。”


浓墨般的眼睛弯了弯,勾勒出笑意,眼底却透着些化不开的悲凉。


卫璃攸看着眼前那张端着笑容的脸,心里头不知涌上了什么滋味,又酸又涩,直窜到了喉咙舌尖。她手里握着树枝轻轻摩挲,干枯粗糙的外皮硌着手掌微微生疼,她却失去了知觉似的,死死不肯松开。


红绡脸上的笑容还是牢牢凝着,像是石雕泥砌的门柱,护着藏在里面的柔与弱,半点也坍塌不得。


卫璃攸莫名有些发恼——甚至觉得对方是故意这么笑给她看,故意把话讲给她听。


她不知气从何来,只想咔嚓咔嚓地将手中的树枝挨个折个精光,方能解气。如此,拇指已贴着树枝中间顶了顶,不等使力,一只手忽然覆了上来,从她手中“解救”了树枝。


卫璃攸一时愣住了,由着红绡接过树枝。只见她转身抬起皓腕,将树枝往竹筒里一掷,果然一投即中。


众人不禁阖掌叫好:“厉害厉害。”


待换卫璃攸来投,却似气力不足,树枝擦着边儿从壶口滑过,甚是可惜。


自知输了一局,卫璃攸拣了只无人用过的干净酒杯,正要伸手取酒壶来倒酒,岂止红绡先她一步已将酒壶拿到了自己身边,又像护着宝贝的似地圈在怀里:“此酒性烈,也未曾温过,郡主若就此——”


卫璃攸却不顾劝阻,将酒壶夺了过来,径自添上:“别人喝得,我怎么就喝不得了。”说完仰头掩袖,举杯将酒饮尽。


因喝得太急被酒水呛到,卫璃攸忍不住掩唇咳了一会儿。卧雪见状也上来劝阻,卫璃攸心生烦闷,指了指那醉倒在桌上海棠道:“卧雪,你去将海棠送回屋里去好生照看,我一会儿便回去。”她借机将卧雪支走了,自己喝完又拉着红绡继续比试。抬头却见周围十来双眼睛皆盯着她二人瞧,卫璃攸不由脸上一热,忙道:“各位该吃酒玩乐还请随意,不必拘束。”


白芷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立马张罗着其他人到一边说话喝酒,不去搅扰郡主清净。


卫璃攸见众人各忙各的去了,拉起红绡的手递了根树枝给她:“咱们继续。”


岂料之后红绡却一反常态,屡屡失手,再未投中过一次。


酒水一杯接一杯入喉,曲红绡晕晕沉沉地扶着椅背,勉强站稳脚步。


卫璃攸既不傻,岂会看不出其中端倪,将树枝往地上一扔,嘴里嘟哝着,气道:“你故意相让,还有什么可比的,当真无趣!”


红绡这时已饮下许多酒,脑子里混沌不清。眼前隐约有了重影,抑或是幻影。卫璃攸的面容身形也一分为二,一个表情哀怨地看着她,一个却站在枫树下对着她笑。虚虚实实,辨不清真伪。


她甩了甩头,枫树下的影子消失了,隐隐见卫璃攸皱着眉头委屈地瞪着她。红绡不禁心念一动,迷迷糊糊地想去宽慰气急委屈的小郡主。不想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两步,足下便踉跄不稳。


卫璃攸下意识伸手去扶,没料到对方身子晃了晃,竟一头栽进自己怀里。


只见红绡双臂绕过她的脖子轻轻勾住,身体陡然贴近了几寸,正醉意朦胧地瞧着她。朱唇微张,时不时痴痴一笑,娇媚到了骨子里。


平日里淡然如水的眸子里此时染上一片媚色,眼角泛着红晕,像是朱砂墨没入清水中晕成的。


卫璃攸心中如有擂鼓作响,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温热的鼻息亦纠缠而至,近在咫尺,烧得她头晕目迷,脸颊发烫,如同饮了烈酒,似乎也快要醉了。


她心想,定是红绡喝太多,身上的酒气熏到了自己才至如此。


曲红绡嘴里含含糊糊,媚眼含笑,唤卫璃攸道:“云舟先生...”


卫璃攸心下大惊,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嘴,深怕她继续说些什么,泄露了自己的秘密。


柔软的唇瓣蹭着掌心,像被羽毛搔过心尖,痒痒麻麻。


白芷见郡主一脸紧张地捂住红绡的嘴,又慌慌张张地缩回了手。心想,郡主定是担心红绡喝多了会吐,才捂住嘴巴,这会儿又担心被吐在手上,才缩回来。


一番思索过后,白芷上前道:“红绡怕是喝醉了,奴婢来扶她回房。”


她好心替人解围,却不想郡主竟出言婉拒,道:“我看其他人也醉得不清,好歹得留个清醒的人来照顾,我带红绡回去,到时候卧雪也能帮忙照料。”


白芷低头看了眼座下东倒西歪的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连忙着手善后。转眼,卫璃攸已架着那醉鬼,慢慢往门外移。


红绡身轻,扶着她走路倒也不太艰难。只是这醉鬼一路上好不安分,走到半路,忽然扭转身子,将下巴搁在郡主肩上,圈住对方的腰身紧紧抱着。


卫璃攸由她抱着,心曲乱奏,擂鼓不断,嘴边有气无力地斥道:“你不许乱动,再不老实我就、我就……罚你月钱!”


她本来想说“我就再不理你了”,可话到嘴边终觉得有些奇怪,才又咽回去改了口。


红绡左右是喝醉了,对她这不痛不痒的恐吓置若罔闻,只痴笑道:“云舟先生的画好看,字也好看。”她伸出手指顺着卫璃攸的眉眼轮廓滑过,眼神迷离:“却不及人好看。”


最后半句话钻进耳里,吓得卫璃攸足下一个趔趄,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纷纷跌倒在地上。


还站郡主是攻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时雨
时雨 在 2020/02/06 05:03 发表

還是覺得君主攻得起來w

慵懒的阿谦
慵懒的阿谦 在 2020/02/02 17:11 发表

攻受可以变化的嘛

我爱御姐哈哈哈哈
我爱御姐哈哈哈哈 在 2020/02/01 11:39 发表

还站郡主弱攻 哼!红绡只是喝多了胆儿大了

苏浅语
苏浅语 在 2020/01/31 22:41 发表

两受相遇,必有一攻?

开水
开水 在 2020/01/31 12:40 发表

标题:没文化只能嗷一嗓子

嗷!!!!!!!!!!

显示第1-5篇,共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