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夜宴(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2-15 20:47
点击:907
章节字数:33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白芷见曲红绡红着脸从郡主房间出来,心里好奇,上前问她道:“你的脸怎么这般红,是郡主房间里很热吗?”


不想这话说完,曲红绡的脸变得越发红,像朵春意正浓的桃花。她埋下头,匆匆‘嗯’了声,就快步走开了。


这回璃攸郡主不是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但她却什么也没选。


只因自知缘薄福浅,不该得陇望蜀。得了一句难辨真伪的话,就在心里劝住了自己。


此后红绡虽白天会抽空练习那曲《凤栖梧》,但夜里依然会去卫璃攸房里,与归来的卧雪轮换照看。如此几天,休息时间甚少,人也消瘦了不少。


但她似乎并不在意累或不累,日日不曾间歇。好在卫璃攸的身体渐渐好转,不常发病,夜里倒也不太折腾。偶尔累极了,也会撑着额头睡过去。


这日醒来,身后不知何时会多一件薄毯,这点倒并不令她感到意外。


睁开眼就看见郡主倚在榻上看书,时而颦蹙,时而浅笑,看得极是入神。


卫璃攸的长发并未盘起,青丝柔顺地披在肩上,垂落于颊边,整个人浸在和暖的烛光里,甚是柔美。


红绡一时看得出神,坐起身时着身后的薄毯顺势滑落到地上。她从恍惚中回神,心中怔忡,慌张地俯下身将薄毯拾起。


“乏了就回去休息,不必硬撑着,这里又不是没人照料。”卫璃攸这时只抬眼看了她一下,又低头继续看书。


见迟迟无人回应,卫璃攸有些疑惑,放下了手里的书。


红绡却垂眸不在看她,不声不响,孑然坐在阴影下,叫人看不清神态。她手里攥着薄毯,拇指沿着纹路轻轻地来回摩挲,像有什么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口。


看着这样的红绡,卫璃攸心里仿佛被刺了一下,有些生疼。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解释道:“我是瞧你这些天累得厉害。不如今天先回去休息,安心睡上一觉,明日再过来。或者——”卫璃攸顿了顿,有些艰难地开口:“你就在外间的榻上睡也无妨,今日不必管我,我乏了自会回房休息。”


她似乎有点明白对方在意什么,却懵懵懂懂的,不甚透彻。又不敢再往深处细细琢磨,深怕一想就拉扯不回来了。


“承蒙郡主体谅,奴婢暂且告退了,这就去叫卧雪姐姐过来。”曲红绡从阴影里走出来,走到烛光能够照亮的地方,朝卫璃攸欠身笑了笑。


*


临近中秋,伶人们关上侧院的大门,躲在侧院悄悄设宴,排桌布凳,偷着热闹。这时,栖云阁的婢女已与她们打成了一片,也帮忙摆放碗筷杯盏,又接连将平日里积攒的瓜果小食摆上了桌。到了傍晚,众女便围在桌边家长里短,边等着还在小厨房张罗的海棠上菜。


卧雪因与借宿的女伶们不相熟,也不想搀和其中,便以照料郡主之名拒绝了海棠的邀请,却还是向海棠保证绝不将悄悄设宴一事抖落出去。碧菱素来瞧不上这群伶人,早早就关上房门回自己屋里歇着了。但到底不想得罪栖云阁的人,不至于去哪里告状。


席上,商翠缕硬拉着红绡上桌,兀自斟酒敬了她一杯,以表谢意:“红绡,你可是咱们的大恩人,我敬你一杯。”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都怪我不中用,之后恐怕还要劳烦红绡姑娘。”卧病许久的柳沐烟这时虽能出来走动,仍未见大好。她说时面露愧色,便以茶代酒,也敬了红绡一杯。


曲红绡笑着回敬过去,便坐了下来。她既不与人闲话,也未用心在听别人聊什么,心思飘去了哪里,只有她自己清楚。


“郡主那里有卧雪在呢,你别担心了。”坐在旁边的白芷似乎看出她的心事,悄悄宽慰道。


“有卧雪在,自然是不必担心了。”红绡嘴里虽这么说,仍暗自有些担忧。


她当然知道卫璃攸身边的人当中,数卧雪最是妥帖细心。只是过分听话了——郡主说药先放着她等会儿自己喝,卧雪定会将药放好退下,自己去忙活别的。回头见药碗空了,就以为是郡主早已服下,实际上,药汁被哪盆花花草草给喝去了也不知道。


众人说笑了一阵,想寻些乐子。商翠缕灵机一动,从房里取了半截竹筒出来,盛了些许红豆,放在数丈远处,说道:“我这里没有什么玉壶铜壶,便拿这竹筒凑合着用。”又以树枝代替箭矢,发到众女手中:“大伙儿两两比试投壶,若是输了,自己罚酒一杯。你们谁先来?”


她张罗了一圈,却无人响应,便拉着红绡来开刀:“我们两个先来比试。”


说完一投未中,等轮到红绡,却是一投即中。翠缕自饮一杯,接着再来,却屡战屡败,不禁纳闷:“你怎么这么厉害?”


曲红绡笑而不语,抬腕又中一回。


昔日她所在的伶人馆名为芳菲,此馆在洛殷城中颇具雅名,不少达官公子慕名而来。她既是馆中一姐,虽对外称只是卖艺,却少不了陪人饮酒作乐。


投壶藏勾,分曹射覆,岂有不通之理。


翠缕挽起袖子,赫然一副要大战三百回合的模样,却被柳沐烟拦住了:“你已经喝了许多酒了,这把我替你投。”


“你还病着,哪里有力气——”哪知商翠缕话未说完,转眼却见柳沐烟手中的树枝已正中壶心。


“沐烟,你当真是深藏不露啊!”翠缕激动地抓着柳沐烟的手臂,忍不住摇了摇。等看到柳沐烟微微蹙眉,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太过用力,赶忙替她揉了揉手臂。


“哪里的话,只是巧合罢了。”柳沐烟抿唇笑了笑,扶着椅子坐下。


曲红绡心中也有些诧异,等轮到她时,稍不留神落了个空,只好自饮一杯。


投壶虽不靠蛮力,却还是讲究巧劲。曲红绡心想,这柳沐烟尚在病中,看起来又这般孱弱无力,即便是运气好,也实属难得。


不等游戏继续,柳沐烟忽然站起身,拢了拢肩上的披风,辞道:“我身子不适,恕不能久陪,先进屋歇息了。”说着告别众人,兀自回了房间。


海棠也与人比试了几轮,皆未投进,连饮数杯,没过多久就醉了过去。


哪晓得她酣醉时,竟忽生兴致,敞开嗓门唱道:“浓睡觉来——莺乱语。”一会儿又学着商翠缕平日唱曲的模样,竖起兰花指,踩着碎步,捏着嗓子尖声唱道:“惊残好梦无寻处——”


她嗓音极大,然唱法癫狂,曲调清奇,令人不忍耳闻。有人忍不住上前去捂她的嘴,岂料她张口就咬。旁人无奈,捂不住唱曲人的嘴,就只好捂住自己的耳朵。


*


夜里,月将盈。光华如练,透过窗楹洒入屋里。


卧雪自窗边路过,远远就听到传来的笑声,不禁皱了皱眉,赶忙将半开的窗子合上。


热闹的气氛渐浓,似乎很难掩藏在墙后,不免泄露了风声。


卫璃攸因整日未见到红绡,竟有些魂不守舍,靠在床边久久未眠。这时,只听屋外传来些许声响,便问卧雪道:“外头是什么声音?”


卧雪当然知晓其中缘由,心中暗骂这群人不知收敛,支支吾吾地道:“或许是秋蝉在叫。”


卫璃攸看出她有事相瞒,不禁笑道:“你当我是聋了还是傻了,再说这天也冷了,蝉早就不叫了。”见卧雪一脸为难,也不戳破,只说道:“我有些睡不着,你陪我出去走走。”说完便起身更衣,带着卧雪往外头去。


卧雪自知纸包不住火,只好由着主子。


卫璃攸循着声音走到侧院,隔着门便听到里面吵吵嚷嚷,于是问身边的卧雪:“谁在里面哭得如此凄厉,可是起了争执受了欺负?”


卧雪轻轻推开门,往门缝里瞅了眼,一时有口难言。


卫璃攸见她满脸纠结,疑道:“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打起来了?”


卧雪吞吐半天,方道:“倒也不是。只是海棠她,在唱歌.....”


众人见有人推门进来,转眼一看竟是卫璃攸,立马停杯投箸,纷纷跪下。


满院子喧嚣嬉笑,顿时安静大半,唯有那醉倒的海棠嘴里还支离破碎地唱着“好梦、好梦,无寻处”。


商翠缕赶忙摸了个饼塞到她嘴里,才暂且消停下来。海棠咂了咂嘴,手臂大展趴在桌边,迷糊糊酣睡过去。


卫璃攸的目光一下就落在红绡身上,悬着的心忽然踏实了许多。不等别人注意,就快速收回视线。只是不曾想,跪着的人此时个个都提心吊胆,又哪里敢去直视她。


她稍稍环视四周,笑道:“你们刚刚还有说有笑的,怎么见我来了就一个个就死气沉沉的,既不笑也不说话了。若给旁人见了,还以为我是什么母夜叉、活阎王呢。”


白芷低头跪着,声音颤颤说道:“是奴婢提议大家在侧院设席办宴,不想扰了郡主清净,郡主要责罚便处罚奴婢吧。”


商翠缕见她这般仗义,自己也不可让她一个人担罪,忙往前跪了几步,伏身道:“这是奴家的主意,与白芷和栖云阁的姐妹们并无关系,郡主莫要错怪了她们。”


“你们是姐妹情深,倒显得我像个坏人似的。”卫璃攸勾着唇角,笑着说道:“我几时说过要问罪了。只不过是夜里无聊,出来走走,见你们这儿十分热闹,便过来瞧一瞧。”


她扫了眼众人杯中酒浆,说道:“不过你们私自设宴确实不合王府规矩,罚还是当罚的。”


众人一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皆竖着耳朵在听。


“就罚你们每个人再饮一杯。”卫璃攸金口一开,众人皆松了口气,赶紧谢恩,纷纷领罚自饮。


又看见地上摆着投壶用的竹筒与散落的树枝,卫璃攸饶有兴致踱步过去,俯身捡起一只树枝在手中把玩,看向众人道:“说到投壶,我也许久没有玩过了,你们谁陪我玩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iiimmy 赞赏了 5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开水
开水 在 2020/01/25 00:15 发表

标题:新春快乐,作者~

关键时期,希望作者身体健健康康♥

开水
开水 在 2020/01/18 19:43 发表

塞饼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