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玩命關头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20-05-31 01:14
点击:453
章节字数:58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整条街安静得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气氛诡异得不能再诡异。


逃。


达妮卡心头第一时间涌现的就是这个字。在这里耗费时间解释想必是行不通的,既然这些印斯茅斯人对于维特女士所说的黑色女子抱持着能焚烧理智的愤怒,那就表示对方肯定拐走了不少本地人,还把追兵耍得团团转,才能令这些人如此憎恶现在疑似有着相似特征的达妮卡。


但「解释」以外,「战斗」也不是她的首要选择。在此时的黄昏时刻,街道上行走的印斯茅斯人不但变多了,达妮卡还感觉到了某些更加可憎、更加满怀敌意的视线从那些紧闭着窗帘的房子里传来,想必就是那些常年在印斯茅斯居住、年過半百的年长者们。


她有一种不妙的预想,即使她天生神力、还有瞬间移动和时间回溯这么两个先天天赋,也可能打不过这边這麼多身上存在违和感的印斯茅斯人。不知为何,这些眼露凶光的镇民当下给予达妮卡的感觉非常恐怖,就在他们露出敌意的瞬间,她就下意识的觉得,街上的所有人其实跟雪柔和杰奎琳一样,都是危险的邪法师。


这么多的邪法师,她不可能应付得来。


不过达妮卡的运动神经非常发达,认真起来绝对可以跑过那些体型比较胖的印斯茅斯人,甚至在很必要时,她还可以选择利用数次瞬间移动离开。只是,雪柔和杰奎琳是两个普通的邪法师,她们没有达妮卡那惊人的体力,说不定跑没两步就会被追上。而瞬间移动是一个只属于达妮卡的天生能力,只能用在达妮卡自己身上,带着别人的话就只能使用「门」。


再怎么危险紧急,达妮卡也不可能就这样扔下雪柔和杰奎琳自己逃走,但只靠她们三人也不可能在这边腾出足够的时间,开一个通往别处的空间门。除非有什么人肯帮助她们,又或是她们利用什么人来争取时间。


达妮卡咬了咬牙,原本看向维特女士的眼睛稍稍移开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并不想用这种方法,但当下的情况却不允许她慢慢选择。


旁边的雪柔显然也想到了同一个方法,她的行动力可比达妮卡高多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就马上把想法付诸实行。


她把手伸进自己的裙袋里,动作俐落的拿出了一把枪,是她爱用的贝瑞塔型号。在没有人能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雪柔飞快的打开了保险栓,并抬起手,枪管对准了就在旁边的维特女士的胸口位置。


「所有人都别动。」在四周都非常安静的环境中,她的声音显得格外模糊,并明显的带着达妮卡熟悉的奇怪音节。柔柔的嗓音就像是泡在温暖湿润的潮水中一样,让除了杰奎琳的所有人,包括因为犹豫而起手慢了一步的达妮卡,都停止了手上蓄势待发的动作,「不然我就把维特家的小姐一枪崩了。」


街上所有的印斯茅斯人都瞪大了原本就暴凸的眼睛,齐刷刷的转而盯着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浅笑的雪柔。他们眼神里的敌意马上升级为杀意,脸上还多出了巨大得难以忽视的愤怒。有些比较年长的人低吼着,发出了人类不能发出的奇怪、野兽般的咆哮声音,嘴巴里也传来了令人窒息的浓烈鱼腥恶臭,熏得杰奎琳和达妮卡连连皱眉。


「你这是……」维特女士脸上的脸色非常难看,她那原本就凸出来的眼睛更是瞪大了。


「得罪了。」雪柔伸手抓住维特女士的手。即使之前半年内过着很颓废的生活,她的运动神经还是一样敏捷,不是长期呆在办公室里的维特女士能反应过来的。旁边的杰奎琳也打开了自己的折叠伞,像是变魔术似的从中央的伞骨里抽出一把细长的短匕首,架在维特女士的脖子上,帮着力量不够的雪柔进一步控制场面,并让雪柔能分心用柔柔嗓音向人群下指示,「现在,所有人都别靠近。小达妮卡,你快开『门』,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山丘上去。」


达妮卡闻言连忙开始施法。开这种远距离「门」的过程说短不短,说长其实也不是很长,达妮卡只需要正确的念一遍那拗口的长咒文,然后想象目的地的样子跟大致方向就可以了。施法完成的「门」能出现在任何地方,即使没有物理上的墙也可以,毕竟「门」的本质跟物理上的门完全不同。


在达妮卡施法期间,在场的印斯茅斯人也越来越多,可憎的面孔也让整个环境都充满了违和与不安的感觉。他们大多都敢怒不敢言,也不敢有所动作,在害怕杰奎琳伤害维特女士的同时,紧紧盯着这三个无法无天的外地人,特别是正在施法的达妮卡。显然是认定既然这个黑色的女人外貌跟疑犯的特征吻合,而且会奇怪的邪术,那她就一定是镇子最近几宗失踪案的犯人。


认出达妮卡正在施放的法术后,维特女士的脸色更加阴沉难看了。「门」的法术与那个唱歌的黑衣女子突然原地消失的特征非常相似,虽然并不是直接证据,但也已经够让一个失去理智的妈妈想歪了。


「抱歉了,维特女士。」似乎看出了维特女士的不安,杰奎琳便出声安抚道。现在是她架住维特女士,而雪柔站在一旁拿着手枪警戒四周的印斯茅斯人。说是架住,她其实也没有太过粗鲁,只是圈着维特女士的腰,并把匕首放在她的脖子上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什么解释都是没用的,我们要安全离开,就只能出此下策。」


维特女士没有作声,甚至还很合作的没有挣扎。但她合作的态度并未让杰奎琳放下戒心,甚至还让她更加警戒四周的状况。雪柔也警觉的靠近了达妮卡,即使达妮卡不会轻易死掉,她还是需要提防有人妨碍达妮卡专心施法。


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达妮卡很快就完成了开「门」的程序。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四人就顺利的通过「门」回到了车子的旁边,再由达妮卡马上把开通的「门」关上。


「谢谢,维特女士,」雪柔示意杰奎琳放开一言不发的维特女士,她们已经不再需要这个维特家的小姐了,「请不要误会,小达妮卡并不是犯人。我一直都跟她待在一起,除非她会分身术,否则不可能在跟我待在一起的同时,过来这边拐人。」


只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去想,黑衣女子出现的时刻都是在晚上,而不需要睡眠的达妮卡大可以趁着雪柔睡觉的时候外出,她还能随时开启空间「门」,也就是说,她拥有来回两边的手段,更加可以做到维特女士形容的原地消失这样高难度的动作,实在是非常可疑。


「如果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瞒住我,我可是拥有心理学博士的头衔。」雪柔进一步为她的小秘书辩解,同时也在企图说服自己,「而且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没有动机的诱拐案什么的,也太荒谬了。」


虽然表情上看不出,但其实雪柔并不相信自己的这一番说辞。达妮卡因为身份问题,只要祂觉醒了,就绝对有不少办法能瞒过雪柔,而且觉醒后犯案也无需任何理由或是动机——祂的心情好坏就已经可以构成动机。


雪柔不禁开始庆幸小镜的存在让她们揪出印斯茅斯这个地方,要不然她还不知道原来这边发生了如此大事,还跟她的小秘书有关。雪柔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手段去分辨达妮卡到底觉醒了没有,很容易反过来落入对方的控制之中。她觉得从这一刻起,自己也必须提防一下站在身后的达妮卡了。


在听过雪柔的解释以后,维特女士没有言语,她现在人背对着海面还有夕阳,令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站在车子旁边的三人只看到她把手伸进自己的随身带着的包包之中。达妮卡敏感的察觉到了包包里的什么东西正在反射太阳光,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在脑袋意识到那是什么以前,她的身体就先产生了条件反射,快速的把在前方跟维特女士谈话的雪柔拉进自己怀里,并顺势转过身,背对着维特女士与那刺眼的太阳光。


合众国的枪械管制相关法律很宽松,既然雪柔能合法持有枪械,那就代表非常有钱的维特女士也理所当然的,同样也可以合法持有枪械。


雪柔瞪大了眼睛,但接下来多下响亮的枪声让她安静了下来,同时也感觉到抱着她的达妮卡震动了数下,原本在她肩上站着的乌鸦也受到了惊吓,飞到了空中——很显然的,达妮卡用自己的身体当作她的盾牌,替她把子弹全挡了。


「……」雪柔微微瞪大了眼睛,她忽然觉得心头有一种奇怪的心悸,心脏似乎因为某些东西而快速的跳动起来了,很久没有浮现的陌生情绪也在心头浮现,是她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的单纯喜悦。


她突然就想起了,在废墟之城被催眠的那个时候,达妮卡也是这样保护她的。


雪柔有一点失神,眼神聚焦在黑色的风衣上,斜阳的光辉照在上面,黑色混合了一点阳光的橙色,看起来神圣得像是在发光。隔着衣物,达妮卡的身体和常人没有任何触感上的分别,让雪柔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对方真的只是一个温柔、会保护她、也会替她干所有麻烦事的女朋友。


原本还在心头累积的怀疑突然就消失了,雪柔觉得自己会怀疑达妮卡真的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想法。


「雪柔?你没事吧?」达妮卡有点害怕,虽然中弹时痛得飘出眼泪了,但其实她自己是没问题的……顶多是衣服上破几个洞。可是雪柔的失神让她彻底的慌张起来。在达妮卡的印象中,雪柔可是对着血池和血液怪物都能面色自如诡笑的女人。


「……我没事。」雪柔愣了一下,随后便快速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强制让这时长只有3秒多的失神完结,「你没事吧?」


「我不可能有事。」达妮卡还有点大惊小怪,但碍于开枪的维特女士还站在不远处,她看雪柔好手好脚的,就也没有再执着,只是用高大的身躯挡住雪柔,护着她上了车子,「别说了,快走!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会开枪。」


「达妮卡·戈德温!」维特女士又扣下了板机,她原本整洁严肃的脸容已经完全扭曲,成为了仇恨的憎恶表情。可惜的是,她刚刚就已经把子弹射光,现在这把型号不明的手枪已经射不出子弹了,「把我的女儿还来!」


在混乱中,达妮卡不小心坐错了驾驶座,但也已经来不及再跟副驾驶座的雪柔交换位置,她这个驾驶新手只好勉强发动车子,驶上了来时的公路。达妮卡习惯性看了一下后视镜,维特女士居然没有追过来,这对于一个失去理智的妈妈来说不太寻常,让达妮卡产生了更加不好的预感。


「维特女士……」达妮卡想询问雪柔有关维特女士的事情,但话才说到一半,后视镜里的突然出现的东西就让她紧张起来,并在无意识之下,提高了车速。


那是一辆比较大的白色客货车,窗户都是黑色的,而从窗户里伸出来的枪管,同样也是黑色的。


「那辆车……」后座的杰奎琳当然也看到了客货车,只是在稍微仔细看了一会儿以后,她的脸色也变得不对劲起来了,「……上面载满了印斯茅斯人!而且手上都拿着武器!」


「这么快?」雪柔的声音是最冷静的,她从白色的包包里拿出了另一把粉红色的贝瑞塔和备用弹药,扔给了后座的杰奎琳,「呵,看来刚刚还是有人通风报信了吧。光是注意有没有人用法术对小达妮卡不利就已经够呛了,我也管不到别人跑走去搬救兵……那时候真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要去小山丘。」


杰奎琳开了保险栓,稍微把头探出车窗外,随之而来的枪声便逼她把头缩了回去,「啧,恩格尔,你的车子防弹吗?」


「防。」雪柔点了点头,她接下来就把注意力全都放在紧张的司机达妮卡身上了,「小达妮卡,你在驾驶学院有学过飙车吗?」


「怎么会学这种东西!」达妮卡现在正聚精会神开着车子,她明白雪柔为什么会这样问,但她可是一个超级乖宝宝,飙车这种危险东西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学习目标上。


「啧,小达妮卡,你真的是美洲人吗?」雪柔忽然生出了逗达妮卡的想法,便露出了一个嘲笑的表情,「正常的美洲青少年,在13岁的时候就应该开着双亲的车子出去飙车了。」


「……」


「那没办法了。」雪柔说着解开了副驾驶座的安全带,然后整个人越过车子前座中间的那个摇杆,爬到了达妮卡身上,「你抱着我,我来开。」


达妮卡能隔着衣物感觉到雪柔的重量,雪柔也没有再理会达妮卡的舒适问题,一屁股就坐在她的大腿上,并重重踩了一下对方踏在油门上的脚。达妮卡痛得脸都青了,连带刚刚中弹的背部也隐隐作痛,下意识的就双手抱住了坐在她身上的雪柔,充当对方的安全带,不然不扣安全带就飙车,很容易出事。


雪柔身体的触感非常柔软,有点像是在抱玩偶,但身体的重量却比达妮卡想象中重,大概是那颓废的半年间还真的让她胖了不少。可惜她从来没有跟达妮卡提过自己的重量,让达妮卡也无从得知雪柔到底是不是在那颓废的半年生活中长胖了。


在雪柔取得汽车的控制权以后,达妮卡便亲眼看着车子的车速节节升高,但遗憾的是,后面的客货车似乎同样提高了车速,两人之间的距离没有拉开,反而变得更近了。


「幸好他们的枪都不是很先进的型号。」杰奎琳对准客货车的轮胎去开枪,但这客货车也不知道是什么构造的,轮胎居然能承受多次的射击还不烂……不过她们的轮胎也是被射击多次也不会很容易破掉的防弹类型,对于这点,对方好像也挺头疼的,「应该暂时还不会有被打爆窗户的风险,他们都是瞄我伸出去的头跟后方的轮胎来射击。就是他们的轮胎构造太好了,我打不穿。」


「你要连续朝同一个点射击。在连续打击以后,那片位置的承受力会特别薄弱,这样就能打穿轮胎了。」雪柔目不转睛,继续把车速提高。


「你说得倒是很轻松啊!」杰奎琳翻了翻白眼,对雪柔举出了神圣的中指,紧接着又把自己的不雅手势伸出窗外,后方的枪声顿时变密集了。


达妮卡看着汽车的仪表板,不禁怀疑雪柔曾经改装过这辆车。明明指针的时速已经到达最高的180了,她感觉这辆车的速度还在上升中。更可怕的是,明明早上需要半小时才能横跨的白色沙滩,现在她们只需要5分钟就飙过了,只要雪柔维持现在这个超速的驾驶速度,5分钟以后她们就能进入那片突然冒出来的茂盛森林。


一旦四周不再那么荒芜,能让树木稍微遮蔽一下,她们就有机会摆脱车后的追兵。


雪柔说着,突然扭了方向盘,把车子驶上了公路旁边只有枯树与小石头的崎岖道路。达妮卡只感到了车子正疯狂的颠簸着,甚至有时候还会飞起来。她抱紧了怀中的雪柔,让这个正在飙车的侧马尾阿姨不要因为道路颠簸就摔出去。后座的杰奎琳更是因为没有扣上安全带而在座位上滚成了一团,最后从底下骂出了一句「靠」。


客货车因为跟雪柔的私家车跟得太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用超高的车速从公路上驶过去了。好一会儿后,客货车才跟着把车子驶上了公路旁边的崎岖道路,准备掉头继续追击私家车上的三个女人。雪柔没有把原本就已经很快的车速减慢,而在客货车还在调整车速和方向的时候,就一头栽进了茂盛森林里其中的一条泥土小径之上。


「还没甩掉。」杰奎琳已经重新坐回了座位上,拿紧手上的贝瑞塔,继续尽责的为驾驶座上的两人报告情况,「不过距离已经拉远了。」


「很好。」雪柔在说这句话的同时,突然在车速很快的情况下来了一个漂亮的甩尾拐弯,私家车驶进了另一条更加狭小的小径之中,继续往森林更深处的地方进发。


「他们反应不及,驶过了我们的这条道路。」杰奎琳哈哈的嘲笑了两声,雪柔的车技其实算不上好,不过对方显然更加差,才会被同一招玩弄两次,「只要我们再驶远一点,就能摆脱这些蜥蜴脸了。」


「话别说得太早。我们在这条泥泞小径上可是会留下明显的车胎印记,要摆脱那些追兵,就只能让他们失去继续追寻我们的工具,或是,」雪柔露出了恶魔一样的表情,「让他们在这个茂盛的森林里全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