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夜宴(一)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1-12 19:54
点击:802
章节字数:32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弦音在惊慌的叫喊声中湮没。等曲红绡懵懵懂懂地从曲子里抽离出来,已经被人一把拽到了身边。


“楼下失火了,快随我下去。”百里叡拉着她挤开人群往楼下去。她却放慢脚步,频频回头:“郡主呢?”


百里叡却使劲拽着她,不许她停下来:“不必担心,郡主刚刚和三公子在一起,现在应该已经下去了。”


曲红绡刚安下心,又油然有些失落。


大火肆虐而起,着了魔似的四处乱窜。烈火像披着红鳞的蟒蛇,不久就紧紧缠上柱子和房梁,腾腾的黑烟便是它的蛇信子,舔着人脸而过。


这时不远处有人高呼救命,只见有人被困在里间,门框与门梁已被烧成了一道火墙。世子的随从们已脱掉外衣正在使劲扑火。折腾半晌,皆是徒劳用功,火势不灭反而把衣服烧着了,吓得人连忙将衣服扔到一旁。


那些人见到百里叡,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忙叫住他:“百里将军,世子被困在里面,可火势太猛,实在是进去不得。”


百里叡见那火势汹汹,若贸然冲入,也不见得能将人救出。转眼又见红绡被火熏得满脸通红,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正当犹豫之时,里头的卫昶似是听到了他的名字,当即呼道:“百里叡救我!”


百里叡当机立断,忙将红绡推给身边的一位随从,说道:“你送这位公子离开,定要保她周全,我来救世子。”说罢便冲进了火里。


那随从哪里顾得上搭救旁人,只把他的话当耳旁风,转眼便将曲红绡撂在了一边。


曲红绡自知不可指望他人救命,捂着口鼻,打算自寻出路。转眼楼梯口已被火势蔓延,她只得往外围的回廊上走,不久便被火势逼至死路。


挤在回廊上的人纷纷向楼下挥手呼救,曲红绡心知此举徒劳,便省下了力气,并未跟着一同呼救。


她随着旁人朝楼下看了看,已有不少人稀稀落落地逃了出来。心想若是卫璃攸在其中便是再好不过了,自己若当真无命逃出,也算少了一桩遗憾。


正当走投无路时,忽然感到脸上滴落了冰凉的湿意,竟是天上飘下的雨。


众人欢呼声中,雨越下越大,渐成滂沱之势。曲红绡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这回也跟着旁人笑了起来。


这场雨下了许久,把望月楼的火给浇灭了也没有歇下来的意思,直到第二天才渐渐收势。


一日一夜,黑云难拨,暴雨倾泻。


辰河因此涨了水,险些将洛殷城给淹了。


世子昶烧伤了手臂却不严重,反倒是淋了一场雨染上了风寒,又因受到了惊吓昏睡了一天才转醒,急得王府上下几乎召来全部医官来诊治。所幸最后无碍,养了两天便能下床走动。


那日火灾之后,卫璃攸得知红绡得以脱险,紧绷的心弦一松,竟随即晕了过去。三公子卫琰悄悄派人将她二人送回到府里,有嘱咐知情人不可将此时外传。


当晚卫璃攸浑身滚烫发起了烧,虚汗连连,一直不见醒转。知道内情的海棠不敢提郡主外出一事,只说是郡主在园子里淋了雨回来便晕倒了。医官瞧过后只道她是近日疲累,又经受凉才致体虚发热,实无大碍,开了点养身的药便走了。


崟王也曾遣殿中侍从来看过一眼,又派人送了几颗近日与方士所炼制的灵丹,只是卫璃攸从未打开服用过。崟王殿中的侍从听了医嘱说是无碍,就原封原样地回去报了信。至于郡主睁没睁眼,咳没咳嗽,却像是眼盲耳闭似的,皆不曾留意。倒是王妃曾亲自过来瞧过一眼,却未等到卫璃攸醒转便又匆匆去了东来阁。旁人知道王妃平日须要操持的事务甚多,故未敢妄论。


卫璃攸一连数天咳得不停,虚得起不来身。头些时日,栖云阁的婢女们照着医官吩咐做的药膳都是喂进去就吐出来,折腾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慢慢恢复过来。


这日午后,白芷本在屋外扫地,隔着大几步路都能听见门里传来的咳嗽声。她拄着扫帚,担忧地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府里过些天就要办中秋家宴了,瞧郡主这场病的势头,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在家宴之前好起来。”


碧菱低头忙着手里针线活,不咸不淡地道:“栖云阁的事横竖和咱们无关,你唉声叹气个什么劲。再说这中秋家宴不过是打着家宴的幌子顺道招待群臣,拉近和士族子弟们的关系。说白了,若是场大戏,戏里的主角也是咱们世子,至于璃攸郡主去不去得成,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忽然想起了最近听来的一件事,神叨叨地凑近过去说给白芷听:“说起家宴,你可晓得独孤家这回也会来赴宴。”


白芷听了果真大吃一惊,说道:“独孤将军和少将军不是驻在高夷,好些年都没回来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十年前独孤家失势,最终领命戍边高夷,实则被夺去兵权发配蛮荒。其中缘由虽从未言明,但朝野上下无人不知。


只听碧菱说道:“听说独孤老将军带着病驻边多年都不让回。这次多亏少将军以少胜多,逼退蛮夷大军,立了大功才得以回朝。”


白芷若有所思地说道:“郡主也好些年没见过独孤家的人,这次终于能团聚一回。”却听碧菱冷笑道:“我看她躲都躲不及,哪里会想见。她虽是独孤王妃生的,但这些年你可曾听过郡主提过一次独孤家没有。还有叶家不也是独孤家的亲戚,叶侍中这些年都是夹着尾巴做人,怕是平时看到‘独’‘孤’两个字都要跳过,也压根不敢在外人面前提及自己夫人姓氏。”


白芷听了这番话,心里膈应得慌。但这些事又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叫人难以反驳。最终只是扭过脸避开,不再说话。


这时有人走近过来,来来回回地徘徊了好一阵子,就是不敲门进去。碧菱觉得有些不对,抬眼一看,见是商翠缕,立刻一脸厌烦地皱起了眉:“不在侧院好好待着,跑来郡主门前瞎晃悠个什么,不晓得郡主正病着吗?”


商翠缕性子直脾气爆,但这回听对方语气不好也没有立刻回怼,反倒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全然不复往日嚣张气焰。


碧菱瞧她这副鹌鹑样,不禁讽道:“往日伶牙俐齿的一点就炸,今天是怎么了?是被拔了牙,还是被剪了舌头?”


商翠缕咬紧了牙根,耐着性子道:“我有事找红绡姑娘。”


碧菱疑道:“你找她不能回屋里等,非要来这里找?”


商翠缕解释道:“我找了她几次都不在,听说她最近一直在郡主屋里,因有一些要紧事急着找她商量,才来这儿的。”


卫璃攸身边通常只留几个贴身婢女伺候着,如今卧雪不在,郡主最亲近的便是海棠,再加上个最近颇受青睐的曲红绡。而海棠又因要料理院中诸多琐事,分身乏术,其他人又被抽调了一部分去筹备家宴,因此更多时候都是红绡从旁照料。


这些天曲红绡便一直守在郡主房间,几乎寸步不离,夜里有时直接睡在隔间的卧榻上,以便随时照应。


碧菱心知她所说不假,又随口问道:“你有什么要紧事要找她?”


商翠缕抿着唇半天不肯说话。白芷晓得对方定是有什么不好开口讲的,忙解围道:“她正在里面照顾郡主,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的。你若真着急有什么事要找她,就在这门口等一会儿吧。”


碧菱心想也不会是什么大事,便也懒得再追问:“安安静静待一边去,别吵到了郡主休息。”


商翠缕也不顶嘴,竟乖乖地站到一边去了,不声不响一站就是两个时辰。等到太阳快下山了,曲红绡端着铜盆从房里出来,商翠缕连忙迎上去将她拉到一边。


曲红绡心中犯疑,只听翠缕急匆匆地说道:“这事说起来,是要找你帮忙的。我本来也不想麻烦你,只是沐烟不知是着了凉还是犯了什么急症,忽然头晕目眩烧得厉害,病得起不来身,我看着实在心疼。世子先前就吩咐我们要准备一曲《凤栖梧》,过些天要在家宴上演奏。这首曲子须琴瑟笙箫合奏,其中沐烟的琴曲最为重要,而除了她,琴曲部分并无人会奏。我听沐烟说起过,她曾与你一块钻研过这支曲子,说你虽学得不全,若加紧练习两天理应能行。若她家宴那天身子还是不能大好,还要烦请红绡姑娘能替她奏上一曲。”


这些时卫璃攸病情反复,总让红绡安不下心来,常常记挂,一步也不愿离开。她当即明白对方来意,心中觉得不妥,说道:“这支《凤栖梧》许多地方变调不按常理,弹起来确是有些困难。我先前虽曾跟着沐烟姑娘泛泛学过一些,但也仅限皮毛而已。如今只剩几天时间哪里能够练熟。何况这头郡主正病着,说起来真正练琴的时间怕是更加不够了。”


商翠缕晓得她是婉拒的意思,也明白众人眼中郡主身娇体贵,确是比区区一个柳沐烟要重要得多。因此并未苦苦纠缠,仍向红绡道了声谢,便也就此作罢。


不过峰回路转,原本归家去的卧雪,因父亲身体渐康,说是隔天就要从家中归来了。


商翠缕听栖云阁的人说起这里原本掌事的婢女就是卧雪,如今她要回了,该是轮不到曲红绡忙活了。眼看事情有了转机,商翠缕便壮着胆子去敲了郡主的房门。


红绡打开门见是她,大抵料到是为何事而来。正想拉着她到门外去说话,却不料屋里飘来卫璃攸的声音:“是谁来了,怎么不进来说话?”


商翠缕听见郡主出声,赶忙抢前一步答道:“奴家是暂住在侧院的商翠缕,有要事想要请示郡主!”


迟来的新年快乐。新年第一更。
写到这里,感觉百里叡和世子也可以锁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时雨
时雨 在 2020/01/06 16:08 发表

終於是看出一點眉目了,看到更新真是開心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