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初行(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12-29 07:52
点击:820
章节字数:31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画字层中,入眼的自然是层层叠叠的画卷——或是竖直而挂,或是横铺于案上。原本四方周正的屋子,俨然被分隔成了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迷宫。


卫璃攸甫见眼前万卷缭乱,抬眼是水墨泼洒而就的山峦河川,俯首是工笔细琢而成的花鸟鱼虫,仿佛人间万象俱已融进了这间小屋中。卫璃攸一时情难自禁,连忙快步走入其中,竟将曲红绡忘在了身后。


红绡见郡主走远,忙跟过去。只因画卷密集,扰人视线,不过片刻功夫已看不见卫璃攸的踪影。


她几步一停,前后左右都瞻顾了个遍。仰目只见一副水墨画卷垂将下来,画上男子临江而伫,江上烟波袅袅,其人头戴斗笠,腰间佩剑,背影傲然挺拔,整幅画作大有苍凉悲壮之感。画中应是刺客荆轲,旁边题有句云:悲风萧萧催寒波,商音戚戚道不归。


红绡将画卷拨开,赫然又见近处画屏上画着三只老虎与一只狐狸,然野兽神态各异,与一般飞禽走兽颇有些不同。其中一只老虎趴在石头上休憩,神态惬意,浑然不知危险将至;另有老虎与狐狸伏在树后窥视,蓄势待发;还有一虎虽伸出爪子,身体却藏在石后,似是犹豫不决。


她正瞧得出神,不经意将案上另一卷轴碰落到地上,转眼已滚出几步有余。


红绡见状,忙小跑过去欲将拾起。刚走到跟前,那卷轴已在地上展开,只见两只大雁栩栩如生地跃于纸上,虽相互背离南北分飞,然而姿态却似眷恋不舍。


曲红绡弯下腰去拾,恰有人也伸手去捡,无意间两手相触,又各自将手倏地收回。红绡心觉尴尬,抬眼见得一双明眸正凝视着自己,心间登时漏了一拍,恍然间乱了心神。


“怎么愣着不动,一会儿功夫不见就认不得我了?”卫璃攸笑盈盈地扶她起身,欲牵着她往里走,却被红绡挣开了手。


卫璃攸不解其意,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曲红绡垂下眼帘掩住慌乱,攥紧了手指,小声道:“郡主与奴婢眼下是男子身份,举止还该注意些才好,以免惹人生疑......”卫璃攸想了想,笑道:“说的也是。”便改与她并肩而行。


两人尚未走出几步,忽听得有身旁人叹道:“只可惜云舟先生没来,不然还想与他讨教一二。”曲红绡忍不住驻足看过去,只见不远处围了圈人,其间笑谈甚洽。


卫璃攸见红绡总不时朝那人群里张望,以为她是有些兴趣,便领着她朝那群人走近了几步:“方才我逛了一圈,发现来的画师可是不少。那边那个蓝袍长须的年长儒生名为林子旭,曾以一幅墨竹图名声大噪。他身边穿白色衣服的名为孔乾,在汉北一带颇有名气,我们栖云阁侧堂里挂着的那副《冬梅凌雪图》正是孔先生所作。”卫璃攸为她一一介绍,眼里说不出的赏识与钦慕。


曲红绡其实并没有兴趣知道这些人姓谁名谁何日成名,只因卫璃攸说起这些事情时一脸的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叫红绡忍不住想要认认真真地往这张脸上多瞧上一会儿。要晓得平日在栖云阁是断然看不到郡主这般侃侃而谈的模样的——倒是有几分像商翠缕为人讲解曲段时,絮絮叨叨排山倒海的架势,又有点像柳沐烟教人抚琴时耐心耐烦,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语气。


不过,较之前者聒噪,后者温吞,她还是更爱听璃攸郡主讲话。


卫璃攸见她神情专注听得入神,以为是兴趣使然,也就越发讲得起劲。


趁着郡主洋洋洒洒说完一通,中途停下喘口气的功夫,曲红绡才说出了自己的疑惑:“那云舟先生与他们相比,造诣孰高孰低?”


卫璃攸顿了顿,寻思片刻方道:“云舟工笔画、花鸟画确实有其特色,但画山水还欠些火候,与两位先生相比该是略逊色一些的。”


曲红绡道:“可是方才那位孔乾先生分明说自己不如云舟,林子旭先生方才还说‘云舟日后成就可与前朝画匠齐昱比肩’。”


卫璃攸道:“那是各位先生的谦词,哪里能作得了真。何况云舟年纪尚轻,岂敢...岂能与诸位前辈大师相提并论”


曲红绡脸上闪过一丝犹疑:“郡主如何晓得云舟先生的年龄?莫非郡主见过?”


卫璃攸连忙摇摇头:“我哪里有机会见过,都是从我三哥那听来的。”缓缓吞吞地才将话给说全了:“我三哥曾见过云舟先生几面,说此人是个二十不到的书生,生得肩宽臂长,浓眉大眼甚是俊朗,常穿着一件——”她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周,似在考虑什么,片刻才说道:“常穿着件精白的长衫。”


“可是和那人相似?”曲红绡的视线从她身上穿过,落在了身后。


卫璃攸转身一看,委实大吃一惊——身后不远处一年轻男子正阔步而来,来人生得是高大魁梧,气质翩翩,看起样貌不过二十上下,又正巧穿着一件白色长衫,可不正是与自己刚才所述相仿。


“晚生有幸受邀,今日特带来一幅云舟先生新作,好趁此良机与诸兄一同鉴赏。”只见那男子走上前来,也不自报姓名,便自顾自地从身后的包袱里取出一卷画轴,在案上摊开,说道:“此画名为《红叶满秋池》。”


众宾虽不知其来路,但一听是云舟先生的新作,忙纷纷凑拢上去,俯下身挤挤攘攘地争先打量。待前后瞧了一遍又一遍才陆续站回原位,各自交头接耳了片刻,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只见林子旭轻抚着下巴上长长的胡须,点头道:“瞧这枫树的笔法,还有那几片飘在池塘中的落叶、池子里的游鲤,确是皆有云舟前作之风。再说那池边投食的女子,身形轮廓也与云舟《春日戏鲤》一画风格相似。依在下所见,应是云舟真迹无误。”


众人本是对此画真伪存疑,看过之后只觉得笔法画风与云舟旧作极其相似,加之业内大师金口加持,心中疑虑已消除大半。


林子旭又问:“不知阁下高名,又是从何处寻得这幅佳作?”


那白衫男子笑而不语,挑了管尖毫画笔,又拣了张素净的白绢。低头沉腕,不过片刻功夫,就见一只鲤鱼跃然于白绢之上,其形貌神气俱与那《鲤鱼图》上的游鲤相似极了。


观者不傻,见其画技,连忙拱手拜道:“原来是云舟先生,失敬失敬。”


想来世间难有第二人,能将此画风信手拈来。


更有为寻觅佳作而前来赴会的富家公子,眼下知他身份,对此画作越发视如珍宝,忙道:“云舟先生的画如今市面千金难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画我是要定了,至于价格先生尽管开口。”余人亦争相抬价,一幅画作转眼间已值千金。


曲红绡一时半刻竟也看得呆了,半天不曾说话。她时常在想路过落枫亭的画师究竟是何样貌,今日见此人近在眼前,到底说也算是仪表堂堂气质不俗,然而心里却掀不起一丝涟漪,也无半点欣喜,意外之余正在暗自出神,琢磨起此中缘由。


卫璃攸瞧她盯着那男子痴痴看了许久,蹙紧了眉,眼中也不觉凝了一层薄霜,冷冷道了一句:“你也觉得他是云舟?”


曲红绡见她眼里有愠色,也不知是什么事触到了郡主的逆鳞,直言道:“奴婢不懂画艺,方才听那位林先生与孔先生都说他是云舟,其人也未出言否认,想来应该是了。”


“你几时也瞎了眼,云舟的画都认不出了。”卫璃攸又气又急,险些快要跺脚了:“他们又不认识云舟,怎能如此草率就信以为真?再说这人也是狡猾得很,既不出言承认,亦不否认,却又故弄玄虚,引人误会,真是岂有此理!”转头又见红绡表情诧异地看着自己,越发感到气恼:“你不信我,是不是?”


曲红绡方才听她一番激情发言,心里头无端生出了些猜想,这才忽然愣住。眼下却见卫璃攸气得满脸通红,瘪着嘴蹙着眉一副要哭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平时的端庄模样,红绡心中又是好笑又有些心疼,正琢磨着该从何开解这较真的小郡主,却听卫璃攸不服气地轻哼了一声,竟在众目之下兀自走到人群间,大声说道:“这画不是云舟所作。”


众人皆惊,纷纷瞪大了眼看向她。


卫璃攸道:“这画分明就是将云舟旧作中的内容东拼西凑,加之作画之人将云舟的笔法学个七八分像,乍看下确实能以假乱真。”


那白衫男子听到此话,脸上笑容不禁一僵,稍时又复笑道:“听公子所言,似是对云舟之作见解甚深。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卫璃攸冷笑:“在下姓谁名谁无关紧要,只是见不得有人欺世盗名,行那坑骗的勾当。”


白衫男子听她不愿自报姓名,心料她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便稍稍镇定了些。纵是讥言讽辞入耳,倒能沉得住气,泰然自若笑道:“这位公子方才说,作画之人只是将云舟的笔法学了七八分像。在下倒是想问问在场的各位,还有谁能学到七八分像?若有人能做到,那在下便是认了这画是赝品也无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我爱御姐哈哈哈哈
我爱御姐哈哈哈哈 在 2020/01/29 23:53 发表

郡主就是云舟吧哈哈哈 真妙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