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了解

作者:鷨鹞风婪
更新时间:2020-03-16 11:46
点击:630
章节字数:33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其实拉普兰德已经差不多从凛冬的言行中看出,她是有意在支开自己,避免和博士见面的,具体原因拉普兰德尚不清楚,只是从凛冬的话语中能大致猜出,这背后与那个猎狼人红脱不了干系。

【哟博士,休息的还好吗?】拉普兰德敲过门后彬彬有礼的和博士打了招呼。

【拉普兰德,太好了,看样子你也没事,我一回来就忙的不可开交,还要和凯尔希汇报这次的事件内容,想去看望你但老没时间。】

【没事的博士,毕竟才刚回来工作比较多,我这不主动来找你了嘛。】

【也好,不过我得先向你道歉,先前让你去引开敌人,做那么危险的事......】

【诶~我还以为你知道我被那个猎狼人打败很不爽,让我找她们发泄呢。】这是拉普兰德在自嘲,虽然拉普兰德是在安慰博士,但也在故意刺激博士。

【好啦,拉普兰德,你看看。】博士把脑袋伸过去给拉普兰德瞧【头发不油了吧?】

【呀,博士你好像秃了!】拉普兰德装腔作势的恐吓博士,竟也让博士惶恐的摸摸头顶测测发际线才确定拉普兰德又在戏弄自己。

【说吧你这家伙来找我干嘛?】博士气鼓鼓的冲拉普兰德问道。

【嘛,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那个猎狼人....】拉普兰德后撤了一步郑重的向博士道谢【那个猎狼人跟我成为了朋友,这可是博士你的杰作哦,虽然你最开始的目的好像是想让我消停会。】

【这.....】

【总之,我拉普兰德难能交到一个朋友,也多亏了博士您,所以该来感谢的我还是来了。】

【哦哦.....没事.....】这就很难办了,红刚刚才来跟博士说,自己不想再和拉普兰德呆一起了,红也不说原因,本想着是拉普兰德犯了什么事,结果拉普兰德本人貌似还不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招惹到了红的厌恶。

拉普兰德向博士的感谢,让博士倍感压力,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拉普兰德说出红的要求。

【嗯.....拉普兰德,我明天就要动身去卡西米尔了,这次的事件是乌萨斯引起的,我们罗德岛必须得到卡西米尔的支持,并且我已经和阿米娅商量过了,我们可能得和整合运动合作了。】

拉普兰德听说要和整合运动合作,也是有些震惊,但就她自己对博士的信任,这点惊讶也很快归于平静。

【因为整合那边有些难度还有许多不稳定因素,所以这次需要你去保护阿米娅的安全,因为时间紧急,我去卡西米尔的同时,整合运动那边的协商也得同步完成,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你能明白的吧。】

【只要是博士你的决断,我从不质疑,只有您才有能力带领弱小者前行,这个任务你放心吧,如果整合还有不怕死的人尽管可以来挑衅我们,哈哈哈哈哈,或许这次任务下来我还能带一份千层酥给你呢博士。】

【好的,拉普兰德,我信任你,你去休息吧,我还有事要忙。】说着博士就开始整理起了手头的文件。

【哦,对了博士,这次任务我还能和那个猎狼人一起行动吗?】

【不,她还有别的任务,你们或许下次。】

【是吗.....】拉普兰德也没多想正准备离开,临门时又被博士叫住了【等等拉普兰德,你有看到慕斯嘛?我回来以后就没有见到过她了,她还说要带我去吃甜点来着。】

【没有哦。】

【这样啊,你要是看到慕斯的话,记得告诉。】拉普兰德点点头便离开了博士的办公室。

(博士可真忙啊。)拉普兰德这么想着,不再多想,就打算回房休息了,或许今天晚上猎狼人还会来也说不定呢,至少拉普兰德认为猎狼人的到来,虽然猎狼人本身是个很无趣的人,但比起孤寂的夜晚,红不会让自己无聊。

那只是拉普兰德期望的结果,事实上拉普兰德已经可以推测出这次和红分开行动,也许就是红自己提出来的,否则凛冬不会拦着不然自己去找博士,甚至用极其牵强的借口去询问关于自己对猎狼人的看法,就连博士和自己交流时的反应,那个难堪的表情.....无所谓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排斥了,而且如果真是红这么干的,或许是自己犯了什么错导致的吧,难道是那个吻?应该不至于。

心里想着不再多想,却下意识的分析起了自己犯错的原因,毕竟对方是白狼少有的朋友,不去想想自己哪里做错只会永远做错直至失去这个朋友。

【你别来管我了!】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慕斯的身影从拐角窜出结结实实的装在拉普兰德的身上【啊,对不起拉普兰德小姐......】慕斯还在等待着对方的原谅,而拉普兰德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个声音也从拐角窜出,夜烟几乎就要抓住慕斯的手臂了,慕斯也不再管顾拉普兰德什么时候原谅她,轻轻推开拉普兰德让吃条道逃开了,只能远远的听着慕斯又一声致歉。

【唉这个慕斯.....呀!是....是是是白狼!不不不,拉普兰德小姐你怎么在这里!】才意识到拉普兰德就在身边的夜烟吓的毛都竖了起来,一直不敢靠近这个恐怖的化身,今儿好死不死为了这个慕斯还给撞上了。

【我为何不能在这里?哼哼,你有这么怕我吗?】拉普兰德十指大开摆着捕捉的姿态靠近夜烟,这本是开玩笑的行为,可在夜烟那儿看了就是头恶狼朝自己扑来,竟抱着帽子蹲了下来【唯独帽子别弄坏!】

哟,这帽子居然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还是说这个滑头的家伙知道自己不会真的杀了她。

【可以了,我也没有恶意,我问下,那个叫.....额....那个菲林族发生了什么吗?】最近好像能记住的名字和脸越来越少了,有些过去记过的名字久不念现居然也忘的一干二净,不过拉普兰德不在意,只要她还记得那些重要的人就可以了.......

【前....前几天博士带队出行,慕斯要求博士带她出去,被拒绝了】夜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但手依然捂着自己的帽子生怕拉普兰德会突然袭击她的帽子似的【别看慕斯软软的很可爱又温柔,其实她也是很要强的孩子,但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家里人也很宠溺她,很是倔强,一时想不通博士回来也不愿意去找博士,她觉得博士把她当个花瓶不适合上战场。】

拉普兰德明白了大概发生了什么,又是小女生闹别扭了,这种小事.......但慕斯不一样,她的存在才是博士最大的弱点。

【唉,不能不管啊,这个博士......慕斯可千万别成了博士威胁啊......】拉普兰德挠挠头,这是件简单但却十分麻烦的事,但为了博士,拉普兰德觉得这件事如果能帮到博士,那就帮一把吧。

【你有和博士说过这件事吗?】拉普兰德问道。

【博士回来忙得很我还没来得及......】

【现在去吧。】

【啊?】

【我是说你现在去找博士,把这件事告诉她。】

【哦....哦哦好的。】拉普兰德赶去追上慕斯临走前摆摆手告诉了夜烟【我会帮博士处理这个事的。】

甲板甲板又是甲板。

【喂,小猫,暴风雨要来了,你要是被卷走了博士可要伤心咯。】拉普兰德又一次踏上了冰冷黑暗的甲板上,种族的天赋让拉普兰德能够远远的望见黑暗中模糊的轮廓,是慕斯,她抱着腿看不见她的脸,或许在哭泣吧,博士不在的这几天她哭过了几次?哪次不是为了博士?

【拉....拉普兰德小姐,不好意思,我刚刚撞了你,可是我现在心情不太好,教训的话可以等明天吗?】

【呀.....】拉普兰德又挠挠头,这个开场可不好【你.....是叫慕斯来着吧,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哭吗?】

【没。】慕斯起身擦干了眼泪,睁开眼拉普兰德已经在她面前了【你要是愿意可以跟我说说。】拉普兰德付下身贴在了慕斯的耳边【关于——博士的事。】当然,拉普兰德得自己松开慕斯,否则慕斯这单纯的孩子可不会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说出真心话【你觉得博士是怎么样的人呢。】

【拉普兰德小姐也是来说教的吗?慕斯可不会再听了,夜烟和梓兰姐姐天天都在说这些大道理,拉普兰德小姐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啧,越来越麻烦了,但毕竟是为了博士......这样吧......

拉普兰德揪住了慕斯的衣领把她给提了起来,一脑袋撞在她的额头上,四目相对,但只有拉普兰德的眼神是那些小动物们最为恐惧的,慕斯甚至觉得眼前的眼睛里那湛蓝的瞳孔后面是一片血腥的欲望,杀戮的欲望,用着守序的代表色伪装自己,慕斯不禁颤抖了双腿,恐惧让她下意识的抬起了那只不知撕裂过多少敌人盾牌的爪子,但这个最强的武器也被拉普兰德抑制住了。

【在我这里,你的任何举动都是徒劳,弱小者是没有能力反抗强者的,我有绝对压制你的力量,而我也能轻易让你断气。】拉普兰德施加了压力,虽然手上并没有动作,可这份气场已经让慕斯不能呼吸了,慕斯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拉普拉斯,而是害怕离开博士。虽然自己对拉普兰德的印象很好,但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感染者,自己都有忍不住要抓猫抓板的冲动,拉普兰德难道没有杀人的冲动吗?

【我......别小看我!】慕斯知道一切技巧在拉普兰德的绝对力量面前都是无力的,但自己也有能够压制拉普兰德的决对力量,那便是源石技艺的力量,可只有一击,在拉普兰德发动源石技艺之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