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致命爱人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11-30 22:52
点击:397
章节字数:40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三四、致命爱人

东京涩谷区的惠比寿,一到晚上甚至比白天还要繁华热闹,身处如星落雨般的街景之中,已经没人能想象,这里三十年前还是一片旧厂区,他们所站着的地方,曾经可以眺望得到富士山。

就像此时站在惠比寿的Joel Robuchon餐厅门口的水野蓉子,她也几乎不能想象,上一次她走进东京最奢华的三层小楼,从门口到二楼餐厅,她的左手和她的恋人一直紧握,那曾经沁人心脾的温暖,如今是刺骨的冰寒。

仅仅隔了三天,她的世界已经变了个季节。

走进餐厅的大门,熟悉的侍者看到的仍是那位身姿挺拔、干练优雅的贵客,除了一点点连精心修饰的妆容也掩饰不了的疲惫,谁也看不出她此时的心情比东京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复杂。

她被引导到那块熟悉的区域,还是那张熟悉的餐桌,可是桌子后那个衣饰华贵、光彩照人的女人,和平常清简寒素的鸟居江利子简直判若两人。

“蓉子,你好。”江利子放下菜单,春风满面地打了个招呼,“没经你同意,我订了双人主厨套餐。”

蓉子眼睛紧盯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什么也没发生,只像是来进行情侣约会的女人,心里道一声“厚颜无耻!”可是多年严格的教育和修养让她在这种场合还是要保持贵族千金的风仪,她优雅地款款落座:“我记得你最讨厌主厨套餐,菜太多吃太久,还没等甜点上来就要睡着了。”她不动声色地述说着她们曾经的往事,似乎想要唤回江利子对于昔日的温馨记忆,把她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

“不过今天不会了,我为你准备了余兴节目,保证不会睡着。”江利子眨眨眼睛,发出悦耳的笑声,“而且那时因为我从四岁开始就睡眠不足,每天晚上要跟着我妈妈进行四个小时艰苦的刺客训练,所以白天就利用一切时间补眠了。所以那时候的山百合会,对我来说是多么好的避风港啊。”

蓉子想起当年在放课后的山百合会,打开门总是能看见在桌边伏案而眠的江利子,木窗框透过的微风吹起白色窗帘和她的褐色柔发,薄暮的日光给她披上一层浅浅的金纱,那柔和温暖的轮廓,让人总忍不住轻轻抚摸。

原来那看上去柔弱得让她怜惜的少女,早就是一名刺客。她熟悉的那个充满温馨和乐趣的鸟居家,原来是刺客之家。

蓉子面色一寒:“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说这些废话的,看来你今天就是要我知道,我过去有多么愚蠢,一直喝着砒霜,却以为是蜜糖。”

江利子的笑容也降低了温度:“是啊,我们无旧可怀,从我对你拔枪相向的时候,不,应该是从九年前我我在你家听到你的心声开始,我们之间也再无情意可言。”

正在她俩之间的气氛开始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壮实的西装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江利子身边,递过来一个信封:“大小姐,这是给您的信。”

那熟悉的声音让蓉子不禁抬头,看到那人的面孔的吃惊,已经超过了她对那封信内容的关心。原来这个对江利子毕恭毕敬的男人,竟然是当初曾经对江利子拳打脚踢,极尽羞辱之能事的流氓——画廊老板新岛!

蓉子心下立刻明白,无需多问,这个人的到来只不过是再一次证明了,江利子精心设置好的圈套,从一开始就已经等着自己踏入,一旦入套,绳圈就在慢慢收紧。

蓉子冷然道:“今日以真面目相见,不自我介绍一下,岂不失礼?”

新岛完全没有了当初的嚣张气焰和粗俗跋扈,而是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在下现在的姓名叫做新岛俊作,是鸟居家的家臣,至于原来叫什么,想来您也不会感兴趣。不过您也可以称呼我在兄弟会里的名字,我叫鬼使黑。”

蓉子冷笑了一声:“可真是好名字,既然有鬼使黑,应该有鬼使白才是。”

新岛道:“当然有鬼使白,他是我的弟弟,九年前被人杀死了。”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出来,蓉子看到他眼睛里薄薄的泪水,还有泪水也熄不灭的仇恨之火,“他为了保护我,被敌人抓住严刑拷打,活活打死,我找到他的尸体,没有一块肉是完整的……所以……”

他没有再说下去,可是蓉子听得出来,所以他苟且偷生,就是为了复仇;为了复仇,他可以做任何事!

新岛不再说话,而那边江利子眉头微蹙地看完了信,向他使了个眼色,他便立刻离开。而江利子则是用火柴点燃了信封里的纸条,看着纸条在碟子里慢慢燃尽,用那最后一点火,点着了一支烟。

“这里不可以抽烟。”

“我说可以,就可以。”江利子说得轻描淡写,可话语里那淡泊却随心所欲的威权,早不是不久前还清寒潦倒的她,也不是当年宁静高远的黄蔷薇。

在蓉子面前的,是刺客大师鸟居江利子。

“身为一直追捕刺客的公安部高级参事官,你不会不清楚刺客和圣殿骑士的千年宿怨,现在你也看到了,这种仇恨是无法调和的,你无法在其间保持平衡,只能做出选择。”

蓉子冷冷地说:“你有过让我选择的机会么?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从一开始你就替我做出了选择。”

“日本的警察,是圣殿骑士的武器;日本的法律,是皇帝的新装。”江利子的语气不带任何的情绪,就如同昨天她说的,今天她是来负责解释的,也只是解释而已,“于公,你是法律的维护者,是追捕刺客的猎手;于私,你是诬陷我们一家的检察长的女儿,是九年前抛弃我的绝情人……你如果是我,我该如何选择?”

“我没有……我父亲也不是……”

江利子竖起一根手指,轻轻地摇晃,她是在告诉对方:你不用解释,你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会相信。

提及法律,蓉子必须辩解下去:“我和父亲都是执法者,我们都是遵守法律行事。也许法律有缺憾,却是人性的底线,至少比你们刺客那些荒唐的信条要好得多!”

江利子冷笑道:“可是我一家人全死了,死后还蒙冤难雪,圣殿骑士以法律为名滥杀无辜,法律做过什么!你所做的,只是罪恶的帮凶!”

对于一个恪守法律的人,是无法容忍有人如此攻击自己的信仰,蓉子冲口而出:“你是刺客,你母亲也是刺客,你们无视法律,所以在法律面前也是罪有应得!”

从未如此冲动的蓉子很快看到了这番话的效果,她曾经的恋人眼睛周围的肌肤骤然收缩,细微而剧烈地颤抖,眼底最后一丝温情也消失殆尽。

“蓉子,你知道么?”江利子叹息一声,慢慢低下头,“你从未问过我这九年我是怎样度过的,我也从未提及。我知道你不愿听到那些不如意的东西,我也不愿去说无谓的谎言,可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这九年来,我经历太多的血雨腥风,好多次站在生死边缘,生活得千疮百孔,可是能让我在那痛苦的生活中熬过来的,不是爱,是仇恨。”她又重抬起头来,褐色的眼睛里闪动着的光,一半是黑色狼烟一半是赤色的烽火,“再浓烈的爱,也是短暂的、软弱的,而仇恨是世界上最有生命力的东西,像常春藤一样爬满我的心,那种粗粝的痛苦和复仇的欲望才能让我一次次咬着牙撑过来,让我无法懈怠,必须去战胜危险和死亡。在每一个寂静的夜晚,我会默念着我仇人的名字入睡,在梦里用各种方式手刃那些杂碎,而在午夜惊醒的时候,我又会默念着我爸爸妈妈和哥哥们的名字,因为那是我心中唯一的暖。”

“那么,我在哪个名单上?”

“抱歉,亲爱的,所有的名单上都没有你。”江利子看着蓉子苍白的脸,温柔的语气充满着嘲讽,“当然,我也会常常想起你,想起你和我曾经的那些海誓山盟,每一个誓言就像一个耳刮子,狠狠地打在我脸上。”

是啊,当爱情已经随风而去,当初的誓言发得多坚定,最后结局就多伤人。恋情中的人是多么傻啊,人是会变的,环境也是会变的,明明谁都做不了主,还兴冲冲地深信不疑。

“所以你现在要把这个耳刮子狠狠地打在我脸上,用你精心编造的谎言,恐怕在遇到我的那一刻起,你心里每一秒都在大笑,嘲笑我的愚蠢吧?”

“怎么会呢,蓉子,你会这样想我?”江利子诧异地挑起眉,可是她的下一句话又是狠狠一击,“作为一个既是编剧又是导演同时还是主演的人,是没有精力和余裕去嘲笑什么的。我必须精心地撰写每一个起承转合,精确地用好每一分钟,让每一个情节都是有用的。就像你一直在用的iPad,你之所以放心地用它,因为你认为我是从游戏厅随机夹出来的,可是你又怎么知道,我为此买下了那座游戏中心,那台机器里的每个iPad都事先安装了后门芯片,通过这个,刺客兄弟会掌握了整个日本的警察网络。”

“你……你……”蓉子呼吸急促起来,整个人都在颤抖,过了半晌才低声说,“我没想到,你会如此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当你装成丧家之犬的样子接近我的时候,就已经写好了所有的剧本吧。”

江利子带着貌似纯真的眼神,欣赏着蓉子痛苦的表情,像是欣赏她最好的画作:“当然了。我知道你会爱我。即使分别了九年,我也确信,你一定会爱我。”

“为什么?”虽是疑问,可是蓉子的话语里有一种绝望中的期冀。只要有爱,她们就还有希望。她太需要一个证明,至于证明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江利子笑了,笑得如高中时的黄蔷薇那般淡然平静:“我确信这一点,是因为你够贱。”

她看到蓉子的脸孔一瞬间惨白,像全身的血液一刹那被掏空。

可是她的话语没有停,从容不迫,平静带笑,像是在山百合会的时代,大家在桌边说着今天的趣闻:“我如果不是装成那副落魄潦倒的样子,又怎么会激起你的兴趣?看到那样的我,你一定兴奋无比,又有一个人需要你的拯救了,就像你当年面对圣的时候的情形。光是想着把我这条流落街头的丧家之犬洗刷干净、打理清爽,然后再用你的温柔、爱心、包容把我包裹起来,再给我指明一条光明的人生之路,恐怕你的圣母心就会开心地在你的脑海里唱起歌来。面对这样的我,你怎么会放弃这个用爱拯救我的大好机会?爱上我,只不过是你实现自我价值的副产品罢了。水野蓉子,你是个天生的贱人。你从来不会选择爱你的人真心诚意对你的好,你更感兴趣的是如何在别人身上显示自己的价值,让别人觉得你有多么了不起。”

鸟居江利子曾经是最爱水野蓉子的人,因为爱,所以了解这个女人所有的美丽和柔情、快乐和哀伤、勇敢和怯懦、坚强和脆弱,她懂得去保护这个女人的一切,也清楚地明白如何最不费吹灰之力给她致命一击。

看到面无人色的蓉子,江利子的笑容像面前的这道刚刚端上来的蟹肉啫喱鱼子酱一样甜美。也正如这道菜是主厨套餐菜单上的第一道菜,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水野警视正。”她静静地换了一个称呼,“你不是一直想要抓我,可是一直抓不到么?我今天有时间……”她环顾了一下这间如艺术品一样雅致的餐厅,这里高朋满座却不见喧哗,所有人都衣着得体,举止优雅,“给你个机会,看看你能不能抓住。”

“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在你面前杀个人啊。”江利子笑得更加欢愉,“别担心,就算你失败也没关系,好好领略一下刺客大师杀人的妙处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绝舞三千
绝舞三千 在 2019/11/28 21:28 发表

不会是杀千歌音吧?特别不好的预感……小千跟小江是亲仇,无法磨灭的杀母之仇,无法调和了。小千会死么?

风易云
风易云 在 2019/11/17 17:11 发表

看到蓉子跟江利子的對話,我突然再次的心疼了起來!作者,你好虐啊!

踽踽独行
踽踽独行 在 2019/11/07 23:03 发表

这对话太扎心了……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