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终章·特别节目(二)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7 03:09
点击:942
章节字数:41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见识过伞木社长滴水不漏程度的摄制组其实留了一手,一队工作人员潜伏在二层小楼旁的便利店,确认伞木社长已经离开,听见二楼传来了悦耳的钢琴声,我们又敲开了大门。这次迎接我们的是铠冢女士。)


主持人广濑:(面对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铠冢女士鞠躬)铠冢女士您好,我是摄制二队的主持人广濑,我们……


(我们的背后响起脚步声,面前的铠冢女士面色也放松下来,向我们身后的人招手。)


伞木友幸:(伞木先生和太太穿得单薄,大概是刚从南部的高知县回来,还没换上厚衣服。他手里扬着沉甸甸的袋子)妈……啊,是今天的拍摄活动吗?


伞木太太:(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楚地看见伞木太太的真容,看起来是个清秀的美人呢,见了摄制组,她也表现得落落大方)妈妈,我们带了高知的特产——这会请工作人员进去吧。


铠冢女士(回过神来点点头。之前没怎么听见铠冢女士开口,演奏会上也只闻双簧管美妙的声音,对着摄制组有些紧张却十分亲切的她,声音就像她吹奏的乐曲一样柔和悦耳):请进……希美……妻子今天中午在公司,晚上才会回来。


主持人广濑(松口气,笑容满面):没关系的,我们就是要记录最真实的、你们的生活,所以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摄制组非常幸运地赶上了伞木先生回家。多亏了那一大袋特产,还是早上,他和太太就准备起了午餐——高知县的鲣鱼干、柑橘、荞麦面、果酒……被邀请数次的主持人终于抵不住诱惑,连吃大半袋甘薯条——广濑,快忍一忍!

炊饭的香气飘上二楼,循着饭香下楼探看的……果然是铠冢女士。看来定力不如女儿小翼啊:钢琴声一早上没有断,可铠冢女士却已经在厨房观摩许久了。)


铠冢女士:(突然夹起头发,一改静静观看的姿态,用她一贯的温和嗓音,开始指导!)昆布要撕开,像这样……酱油用淡口的这一瓶,惠美子喜欢锅巴,在陶锅里先涂一些色拉油。


(原来铠冢女士是隐藏的料理高手!)


伞木太太:(这位新儿媳妇看起来很受铠冢女士的疼爱呢)……谢谢妈妈,以前做总是粘锅,从来想不起要涂油。


铠冢女士:(第一次在我们面前露出“大人”的微笑,她端了果汁去楼上)我叫小翼休息一下,你们忙完也好好休息,刚从外地回来,很累。



伞木先生:(虽然结了婚,但在铠冢女士面前还是一秒回复了小男孩形象的伞木友幸先生)好——




【青见总部】


(送完了女儿的伞木社长立即开始了一整天的忙碌工作,摄制组不好打搅,只有在她看起来稍微闲下来的时候问几个问题,所幸伞木社长非常好脾气,我们的问题她都一一详细解答了。)




8AM


主持人秋山:(对伞木社长办公室的格局非常感兴趣的秋山,一直在意着后面的小门)伞木社长,可以打扰一下,问您一个问题吗?有关您的办公室,后面的房间是……


伞木社长(抬头):啊,那是霙……是夫人刚生女儿的时候。她也在大学有工作,我想她可以尽早不被生育、带孩子影响,有时会把孩子放在我身边。但是小孩子嘛,都会哭闹的,就换了这个带隔间的办公室,里面是婴儿房——不过现在已经是储藏室啦。


主持人秋山:(频频点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10AM


(主持人秋山已经在素净整洁的办公楼中转了一圈,想要回到社长办公室时,却在企划部撞见伞木女士的身影)


主持人秋山:(偷偷将目光瞟向相关负责人手中的资料图片)伞木社长,公司是有新的企划吗?


伞木社长:(似乎有了兴致,拿过概念图来给秋山看)是第二家线下店的概念图——港口附近的“音乐小屋”,说起来开这个特色店还是儿子的主意,刚刚小羽……小女儿也说想要看店呢,不过我估计最后帮忙的还是大女儿小翼,哈哈。


主持人秋山:(秋山貌似抓住了绝佳的提问点,之前做狗仔的八卦之魂又燃起了吗?!)啊,关于这个!请问,请问伞木社长您和夫人真的是在大阪港求婚的吗?因为之前我们采访过据说目睹了全程的伞木先生,但时间有限,我们……


(问题的时机不适合。秋山意识到这一点,是惊觉办公楼中为数不多在加班的职员们都静止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

秋山,忘记你之前是怎么被解雇的了吗?轻举妄动是大忌!)



伞木社长:(幸运的是,伞木社长并不反感我们的问题,她仿佛有些羞涩呢。)嗯,没错。


主持人秋山:(又是展现他打“破砂锅问到底”职业素养的好机会了。)那么是谁先求……


伞木社长:(微微低头,声音也变小了!)……是我啦。




(办公楼恢复了秩序,而秋山,今后也势必被记在伞木社长的“拒访名单”上……辛苦了,秋山!)




12AM


伞木社长:(看来是在给夫人打电话呢)摄制组还在?咦……友幸和惠美子回来了都没给我发消息——啊我看到了,发了,忙着别的事情没看见……嗯嗯,等下小羽也在公司吃饭……(突然小声!)久美子没说响子要来呀,应该不来吧,今天有拍摄……嗯,晚上回去,我来做……哦,友幸他们负责做饭呀。那好……嗯,放心。(突然背过身去捂住了话筒!)



(我们想,那可能是爱的问候吧。)





(傍晚六点,就算是周末也坚守工作岗位的伞木社长终于可以回家休息,我们也记录了一大家人团聚的美好时刻。欢声笑语,爱意融融,果然伞木社长这样阳光开朗的人,也必然能够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吧……)




……



节目播完的时候,希美已经完全将脸颊躲进霙的颈窝里,对她来说,就算已经身为四十多岁的人,这样的节目还是有些过于羞人了。


更何况,以友幸为首的几个孩子还一直打趣自己,就连平日严肃守礼的惠美子都偷笑不止。


“不要欺负希美妈妈。”霙一本正经地保护妻子,她倒不为荧屏上的自己而羞涩,被渲染了“厨艺高手”的光环反而让她心里美滋滋的,她温声支开女儿们,“小羽、小翼,去泡澡。”



“那妈妈,我们也走啦,不早了。”友幸识趣地揽了揽惠美子,对方默契会意,也随着一起起身:“那妈妈,改天我们再来。”



“嗯,注意安全。”霙颇有权威地点头。





待到人都被“赶走”,希美——与她相看了许多年的,她的妻子,才一反常态地红着脸抬起了头,不由分说便吻了她的嘴唇,软瓣舌尖一番柔软缠绵,末了才小声道:“……霙,我想起很多事情,从认识你开始。”


“……也,太久了。”


“久吗?”



“嗯。”



……



也许是重习了许多温馨,想起了很多往事:见过的、没见过的;听阿姨说的、听哥哥说的……两姐妹今日格外亲密,久违地挤在一起泡了澡。

熄灯睡觉的时候,小羽还摸黑钻进小翼的被子,长手长腿的关节硌了她的皮肉,好不折腾:“……姐姐,我们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也这么抱着姐姐。”


“嗯……老妈还说,小羽喜欢乱踢,所以一出生,她就认得我们里面究竟哪个是小羽。”


“嘻嘻!”小羽在她怀里拱拱脑袋,很是黏人。



“小羽,”小翼忽而捏捏她,见一片暗色里妹妹抬了头,只见揉乱了头发的轮廓,她小声问她,“……小羽想过,以后,也像妈妈们……你会和响子亲亲抱抱,睡在一起……就像现在这么近。”


小羽愣了愣:“那我还是可以陪姐姐呀……难道,就不能和姐姐一起睡了吗?”



“不是啦!我是说……”小翼低落了声音,“……小羽已经知道恋爱的感受,我还不清楚,还不知道以后……”


“安心呀,姐姐未来的女朋友一定超——级漂亮的。”



这下轮到小翼愣了愣:“小羽怎么知道一定是女孩子。”



对方放弃了思考拱进她怀里:“不知道,乱猜的嘛。”


说罢,可能是困虫又爬进了脑神经,小羽飞速进入了梦乡,徒留姐姐一人怀着心事,无法入眠。





……



两月后





果然三个孩子中,还是小翼操心新店的事情最多,这一段时间她下了学、处理完学生会的事务,便还要赶去港口的新店做“看板娘”,幸好老妈常常来帮助指导她,“工作”才不至于那么棘手。


即使如此,她也明白,这比起操持一个公司,还是太小儿科了。



靠海景的二层处,一面墙净是大窗子,可以尽览港口流彩斑斓的天色与海色,甚至连摩天轮也可以收入眼中。

店里布置得如咖啡馆一般,展示柜里许多泛金流光的乐器好似只是奢华的摆设,曲折通道边铺着矮架,用作点缀的花草书本随意摆放。正中间立了一架形态流畅的钢琴——老妈说,工作累了,没有客人的时候,自己随时可以弹奏它。



今日天朗无云,紫蓝色的宏大天幕里,早早便闪烁了小小星点,摩天轮亮起华彩,店里也灯光乍起,刚迎来了晚上的客人——铠冢翼束起头发,按部就班地开始了她的工作。


也许是高端体验店的名声在外,这段时间她有幸见了不少名噪业界的演奏家,因耳濡目染,她也大多都认识,介绍产品过程中叫上他们的名字时,铠冢翼都收到了惊喜的眼光。

有时还被热情的演奏家、或是妈妈们、阿姨们的朋友邀请合奏。小提琴、大提琴、长号……自己的钢琴真是什么都能和,虽然弹得不够灵动,但往往,都会听到他们的赞赏。


她由衷喜爱自己的工作。


铠冢翼叠起帕子默然微笑,这会儿没有客人,她决定擦拭一下那架钢琴。




刚掀开琴盖,却突然听见门外的铃铛起了响声,半掩的门被冲开,一个女孩带着……不,准确来说是两条大号的金毛犬兴冲冲地拽了牵引绳带着女孩一起闯进了店里,沾水的爪掌一通乱踏,在地砖上留下了大团湿印。


“喂喂,老实点!”女孩对两条狗喊着,她费力地拽着牵引绳,窘地流汗,在小翼讶然的目光中好不容易制住了它们,才对着她苦恼道,“抱歉抱歉,惊扰了您实在是对不起……我来清理地板。”


小翼并不恼火,她摆摆手:“是店门没关好,我也并不怕狗。”


说罢,她拿来了拖布:“瓷砖地很好清理,我来就可以。”



“不不!”女孩抓住了她的手腕,明明与她差不多身高,却显得强势很多,声音虽醇和,却因个人气质而显得更洪亮一些,“……我的错误,请务必让我来。”


小翼望着她亮闪闪的汗珠和眼睛,单边耳饰是小狗的形状,她有些发愣,被抓住的感觉是难以挣脱,却并不疼痛——女孩好好把握了力度。


小翼不再推辞,她捏着自己的腕子,为刚刚的接触而失神。



女孩仿佛也是高中生,虽然换了常服衣裙,可脚上还是制服鞋。并不与自己同校,小翼也叫不上来是哪个高中。只见她低着头专注于每一块污渍水迹,认真细致。而她的狗子们,被她拴在门外的柱子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金毛嘛,见过好多次,印象里就是蠢蠢的。小翼想到这里,不禁望着两条大狗微笑起来。



“……那个……好了。”女孩一句话叫她回神,小翼接过拖布,却见女孩不知何时起便盯着自己——那表情有些怪,不等小翼回答,她便浅浅鞠躬又道了歉,“实在不知道怎么补偿,其实我家的轻食店就在一楼,如果不嫌弃的话……”


“啊,谢谢!”小翼也踯躅起来,“不过我已经今天吃过了,不好意思……”


语毕她心里一惊,敏感的神经察觉到,自己无心的实话可能意味着拒绝……



“那、那明天,你还来吗?”女孩并未放弃,挂着汗的脸显得娇嫩可爱,硬气也柔软了一些。



“明天,会来。”小翼也跟着结巴。







那就,明天见。








(番外二全文完)


给自己疯狂撒花!!!
谢谢大家喜欢番外的原创内容!

很爱这几个孩子于是就想写写她们的故事,编大纲、尝试新写法,又是不一样的体验……现在圆满完结啦,很欣慰

要一直喜欢她们呀!

再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