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艳客(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10-21 00:53
点击:1122
章节字数:28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却说曲红绡因养伤在自己屋中休息,已有两日未出现在璃攸郡主面前了,以至于卫璃攸忽然有些不习惯。


想来曲红绡在她身边日子不算长,不过一日不见,她就张口闭口地将海棠唤作“红绡”好几回。待到后来,海棠已懒得再纠正提醒她,一听她喊“红绡”,便闷声不响地凑过去回话。


到了第二日,卫璃攸原是倚在外间的卧榻上休息,突然叫了一声海棠。这回是喊对了名字,反令海棠大吃一惊。


“郡主有何吩咐?”海棠迎上前问道。


卫璃攸顿了顿,看起来欲言又止。她迟疑了半晌,方缓缓开口:“红绡近日伤势如何?”


海棠小心翼翼地回道:“昨天就找了医官来看,说是未伤及筋骨,理应无碍,只须安心调养几天就能大好。医官又开了副方子,奴婢已差人配好了药,每日按时送去给她服用。”


卫璃攸又问:“我还记得,红绡刚来时是被安排在西侧第二间屋子里住,如今可是还住在那里?”


海棠点点头,倒是没想到郡主记性这么好。见卫璃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因问道:“郡主可是有什么事情要找她?须要奴婢去唤她过来吗?”


卫璃攸摇摇头:“我就是随口问问,你若无事,便先退下吧。”她刚将海棠遣退,转眼的功夫便兀自起身,出了门去。


卫璃攸一路上左顾右盼,像是在做什么亏心事深怕被人瞧见似的。待转念一想,自己身为栖云阁的主人,在自家院子中转悠哪里须要忌惮他人,便又多了几份底气。


等行至曲红绡屋前,她心里又好像被戳了个窟窿似的泄了气,心中甚是忐忑。按理说来,即便是自己的婢女伤了、病了,她贵为郡主愿意主动问候两句,又安排好人去照料已经算得上恩慈。可如自己眼下这般鬼使神差地跑出来,去到下人屋中专门探望一个婢女,此举着实古怪了些。


正值纠结之刻,她正起念欲转身离开,不料手却不听使唤地叩了叩房门。当即心中一惊,忙收回了手。可是覆水已难收,听着门内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卫璃攸犹豫了片刻,索性放弃挣扎,抬起手又轻轻叩了下房门。


开门的人有些面生,又有点熟悉,似乎王府里的许多婢女都是这般低眉顺眼的样子。卫璃攸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是从东来阁来的婢女,却始终叫叫不出她的名字。


卫璃攸道:“我出门散步,顺道来瞧瞧红绡的伤好些没。”说罢,便由白芷引了她进门来。


曲红绡没料到卫璃攸会专门来看她,甫见白芷将郡主领入房中,心下不禁大惊,双手支着床沿欲要起身相迎。却见卫璃攸上前按住她的肩,温声说道:“你背上伤势未愈,莫要乱动。”


曲红绡笑道:“区区小伤而已,有劳郡主挂念。”


卫璃攸道:“伤在脊背却是可大可小的,若不安心调养,日后留下了什么病根,再来调理可就迟了。何况我一会儿便要走的,你也不必特意起身。”


曲红绡闻言,便老老实实地待着。这时见白芷去外间搬了张柴木杌凳过来,放于床榻边,曲红绡忙与她道:“柜子里头有个软垫,你去取出来。”白芷明白她的意思,依照红绡的吩咐将绸布软垫取了出来铺在凳上,便主动告退,只留了那二人在屋中说话。


外边头房门合上的声响落下,敲得曲红绡心头也跟着一颤。而后,屋子里显得分外安静起来。


她二人倒是有不少单独相处的时候,但多半是在卫璃攸房里,或是前堂后院。那时曲红绡大多是自己找些活干,卫璃攸则通常捧着书看或是歪在榻上小憩,两人倒不必像现下这般呆坐着,眼睛也不知该瞧往何处才好,直令人徒生尴尬。


缄默半晌,竟是卫璃攸率先启腔说话:“你的伤可有好些?”


曲红绡想也没想,便回道:“已经好多了。”


眼下她形容憔悴,说话亦是有气无力,气色比起面前的卫璃攸还不如,哪里是好了的样子。


卫璃攸既不眼瞎,何尝不知她话里虚实,不由笑道:“你也是个说谎话不带眨眼的。你若身体不适,多养些时也无妨。”


曲红绡倒不认为自己在说谎,兀自笑了下却不说话。不知何故,眼下这会儿的功夫,她确实不觉得背上的伤有多疼了。


卫璃攸抬眼见她嘴唇干裂、唇色暗淡,又瞅了眼床边空空如也的杯子,一双秀美不觉微微蹙起,嘴里埋怨道:“我叫她们来照顾你,怎么连个水也不给备好。”曲红绡淡然一笑:“是我自己非要支走她们。承蒙郡主好意,可奴婢实在不习惯被人鞍前马后地照料。自己安安心心地躺一躺,指不定还能快些好起来。”


卫璃攸偏生要与她作对似的,蓦地起身说道:“我去给你添些水去。”


“郡主,这怎么使得。”曲红绡见她果真动了脚步,伸手急欲相拦。可身体稍稍一动,便牵扯着后背伤处生疼。转眼,卫璃攸已走到案边寻了茶壶,目光却不由自主地钉在一张纸上,见那白纸黑字赫然写着‘秋风瑟瑟起洪波’。初看之下,只觉其笔法灵动,因问道:“红绡,这案上字可是你所写?”


原是那曲红绡前夜闲来无事,拿笔随手写了几个字,睡前放在了案上忘了收起。这时方想起此事,心中羞窘难当,恨不得钻进被子不再见人。她捏紧了被角,抿着唇不说话,过了半天嘴边才轻轻“嗯”了一声。


卫璃攸盯着这行字看了又看,只觉得有些怪异。之后又将目光锁在‘秋’‘风’二字上琢磨,再细细回想了片刻,才恍然间明白吸引自己的并非只是好看的字迹而已。


曲红绡见她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写的行字发呆,对方脸上的表情亦是复杂难解,不禁心中犯疑,唤了她一声:“郡主?”


只见卫璃攸神色仓皇地回过神,忽然赞道:“这字极是曼妙,又颇具骨气,倒是有几分你父亲李昭的风范。”说罢便赶忙去倒水。


白芷先前将茶壶里的水装得满满当当,几乎要溢出来。以至于卫璃攸举着茶壶,两只手打着颤儿,晃晃悠悠折腾了半天才将水满上了。


曲红绡接过卫璃攸递来的茶杯,恭敬地道了声谢,便低头喝水。她眼角瞥见卫璃攸安静地坐在榻边发呆,不知对方现下心里在想些什么,何故又陷入了沉思。


曲红绡抿了一口茶水,不觉在心里揣摩着,暗中细细捋过卫璃攸刚刚说过的每一句话。记忆中唯有提到她父亲的那句有些突兀,又令她忍不住多想了一些——郡主若是以此提醒自己该做什么,倒也不是头一遭了。


茶叶已经浸泡了好几道,味道本该淡如清水,曲红绡却还是尝到了点涩意与苦味。


卫璃攸的突然造访已让她受宠若惊,几句关切的话语更是令人不由恍惚起来。但曲红绡自认为不蠢,也不会一厢情愿地以为有人屈尊俯就地来一趟,只是为看她一眼、问候一声。


“这些天似乎都不见百里公子过来。”若换做平时,曲红绡绝不会说出这么没分寸的话来。


或许是过于疲乏的缘故,理智随着身体一并陷入虚弱时,情绪便开始肆意而为。


恍恍惚惚间,她有些抑制不住心里的不安与焦躁,亦无法容忍任何一点不切实际的欢喜。只想将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亲手掰开碾碎,再一片片抖落下来。


在她看来,真切的无望较之那虚伪的期许,更令人心里踏实。


卫璃攸闻言愣了愣,唇边的笑意凝固,而后沉没下去。稍顿了片刻之后,复扬起笑来:“自从上回世子来过之后,阿叡已有好些时日不曾来了,我竟也差点都忘了这事。倒是你,怎么这会子忽然提起他来,莫非是你想他了?”


曲红绡觉得卫璃攸此时的笑容有些刺眼,有些心虚地垂下目光不去看她,只盯着手中茶杯里微微震颤的水面,淡淡说道:“郡主又在说笑了,奴婢哪会心存他念。只是时刻惦记着郡主交代过的事情,尽自己的本分罢了。”


她话音将落,卫璃攸便蓦地站了起来。她双眸含愠看向曲红绡,身侧的手紧紧攥着,整个人微微发抖。曲红绡亦察觉到她正在看着自己,却仍假装不知,低头不语。


沉默许久之后,卫璃攸似乎终于忍无可忍,冷笑出声:“我今日来看你,与阿叡的事情并无关系。不过你既已认定我是这样的人,想必说了你也是不信的。今日你就全当我从未来过,也未同你说过什么话。你自己还须好生休息,早日康健。待阿叡来了,我自然有用的上你的地方。”


守在门外的白芷见郡主从屋内出来,忙俯身相送。却见卫璃攸顶着一张冰块似的脸出来,也不搭理她,就头也不回地走远了。白芷心中有些忐忑,心道红绡莫不是在屋里说了什么顶撞犯上的话,才惹得郡主这般不悦而走。念及此,便立即转身进了房里。


她正准备开口去问,却见曲红绡背朝外面侧身躺着,似已睡下。既知对方不想多说,自己亦不好再做叨扰,便又蹑手蹑足地退出了门去。


作作的红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