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雪色与伞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7 03:09
点击:736
章节字数:26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相隔只是数米,那荧光色的女孩又高又瘦,是场中的焦点。


她有些过于高了。



骨骼细长流畅,肌肤雪白干净,头发修剪成了刚能扎起的长度,接在脑后像个小刷子,自上而下,远望能看见荧光橙、黑、白、黑的整齐色块,分别是上衣、短裤、露出的大腿、小腿袜。


高坂响子太熟悉了,伞木羽有不同配色的三套,虽然今天的也很利落好看,不过她更喜欢灰色袜子搭配紫色上衣的小羽。


那是她过生日时,自己送的。




小羽是运动衣、小翼则是华丽的羽毛笔套装。

从小到大,送给两姐妹的都是成对的小东西,直到今年,小羽小翼才收到了她不同的礼物。



因为和伞木羽的关系变得不同——高二,今年秋天开始,她们交往了。







丽奈妈妈知道这事,是听见了她和久美子妈妈的悄悄话。当时她什么都没说,响子只记得,两个妈妈在卧室谈了很久的话,直到看见灯熄,她才心怀惴惴地回到自己的小卧室休息。


丽奈妈妈并没有阻止,一如既往检查自己小号的吹奏成果时,也并未更严格。只是见到了小羽的样子,变得比以前奇怪——几欲张口又一言不发,最终总是被久美子妈妈拉到一边去。





之所以会在训练馆等小羽,是因为秋冬天外面冷,小羽说训练馆的长廊比教室更暖,还隔音,可以练小号。

这所高中的训练馆也限制无关人员进出,至于无关人员响子:监控室的老爷爷很喜欢听她吹小号,再加上伞木羽逢人便进行的热情介绍,响子得以在温暖的长廊练习,免受冻手之苦。




十二月中,很少下雪的大阪,此时竟飘起了小小碎白,响子透过小小斜窗看到的时候,无知无觉放下了手中的乐器,吹痛的嘴唇也瞬时内没了知觉。

她水润的眼里映着亮亮白光,唇瓣也无意识张开着,露出一点牙齿。


听说在妈妈们的家乡,下雪并不是太稀罕的事情。




“小姑娘?”监控室的爷爷觉察到乐声停止,将她叫醒。


“雪。”她回答说,“下雪了,大阪。”


今年……会是白色圣诞吗?







“响子——”拖长的声音从身后挨近到耳畔,她握住小号回头,运动服外搭厚大衣的高个子姑娘正低头看自己,脸颊红扑扑的两团云彩将她俊俏的五官也变得柔和,响子抬手把她蓬起来的发丝弄顺,按捺着激动缓缓重复道:“……大阪下雪了,你看。”

“哦!真的诶,”伞木羽抬头望去,她第一次在大阪见到雪,但在宇治见过好几次,所以显得并不是很惊奇,她向响子伸出手,“走吧,回家……”


见响子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她便会意地试探:“响子……没有在冬天回过老家吗?第一次看雪吗?”


响子背上乐器包,点点头。




“咦?”伞木羽先是惊奇出声,再从头顶到鞋尖上下打量了响子,直到对方鼓起腮帮子揪住包带一副愠怒恼火的表情,她才笑道,“雪很好玩的哦,可以用它打雪仗、堆雪人,小时候到秋田,还和哥哥姐姐一起造雪洞玩……不过现在雪很小,像泡沫一样薄……”


响子摇头:“那些一会再说,现在重要的是,我没带伞,小羽带伞了吗?”



滔滔不绝的小羽才闭了口,老老实实呆立着摇摇头——她被两个妈妈暗示明示着要和恋人做一些浪漫的事,也一直努力领会着其中精神,可是响子的发言却总是出乎她意料。



“小姑娘,用这个吧。”老爷爷皱着鱼尾纹笑得慈祥,从窗口探出胳膊,将一把直柄的黑伞递过来,晃了晃。


“啊?爷爷你没关系吗?”小羽个子太高,只能躬身和老爷爷对话。



“没关系哟,爷爷我还有一把。”他摆摆手,“明天见,小姑娘们。”



“谢谢您!”





要是透明的伞面就更好了,这样白色雪花就会层层叠叠挤在顶上。

小羽偷偷想着,将有些巨大的多边形在二人眼前展开:“小心地滑呀,响子。”


“嗯。”响子淡淡回应,心里却实是激动不已的——踏下阶梯,就立即有雪片窸窸窣窣地打在头顶的纤维膜上发出闷响;自伞缘掉落下来的碎片那么新奇;花坛、小路、远远的屋顶,都覆了最亮眼、纯洁的薄被。世界如加持了圣光,璀璨如天国一般。



她不敢想象,自己时至今日才见了人生的第一场雪。




举着伞的女孩小心翼翼,生怕有片绒花掉在响子肩头,走在她身侧的女孩也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对雪的好奇暴露在年纪更小的小羽眼前。


因着小心翼翼,两人的脚步不似平时那么和谐,明显错乱起来。这样挣扎的行走终于在经过学生会的两层小楼时破了功,导火索是软软的一声呼唤。


是姐姐?


却叫了响子。



“响子?”


被叫到的女孩在理石地上滑了一下,险些崴了脚。



伞木丢了伞抱住自己女友的时候,恍惚又看见姐姐温笑浅浅的脸,她一点也不慌乱,好像一切早都被她料想到了。


怎么会,明明和妈妈一样的笑容,妈妈却是呆呆的,软软的,从来想不起要打什么主意。


妈妈才是家里最被宠爱的“孩子”。




漆黑的伞掉在一边草地上,从伞顶斜飞下、从天空中落下的白色浮雪落了她们一头一脸,黑发女孩扶着小羽的腰慌然抬头,面前的那脸蛋还是红扑扑的,挂着的雪粒化成水滴,像急汗一般从她脸上流下,小羽张大眼睛盯着她,又滑稽,又可爱。


响子咯咯笑了,歪在她怀里抖得不能自制,白色冰晶一片一片黏在她黑发上,衬得那脸更加莹润。她伸手捏起小羽胸前的白绒花,冰凉的水就流过她的指尖和掌心。



“啊,姐姐,你带伞了吗?”小羽想起这么一出,边问姐姐,边紧紧抱住响子不松手——明明现在就可以放开,但响子的身体那么柔软。她的胳膊不听使唤。


“学生会有伞,我还有工作,”铠冢翼——铠冢会长从那门口消失,不忘嘱咐她们,“你们先回家,雪天,小心路滑。”


“哦,好……”


“嗯,再见,小翼。”






步调变得一致,伞举得低了些——响子抱住了她的胳膊,身体也贴在她的侧面。街景越来越白,行人越来越少,两双鞋在绒毯上咯吱咯吱踏出大大小小的浅坑。




“响子,你冷吗?我的运动外套比较厚耶。”



“我穿了你的,你穿什么?我不冷。”



小羽一时哑然——响子的外套容纳不下自己的肩宽,顶多做个披肩。

眼看着一会儿就要到响子家门口,临近分别,她欲再搭话,又不知怎样打岔,又想到可能会见丽奈阿姨那严肃的面孔,她就直发怵。


偷偷地低头看,响子两手将自己挽得好紧,比妈妈挽着老妈还要紧。而且她的脸……也红了起来?



一阵风裹挟了碎白飘过她的视线,飞过了响子绯色的侧脸。

“响子……”她先停了脚步,喃喃出声。


“嗯?”响子呼气,一团热乎乎的白云飘出她的口,眼光也闪过来——潋滟美丽,不可方物。




“我……我可以……吗?”


“嗯。”对方抿紧了唇。


第一次,小羽不知该怎么形容,可能是自己在发抖,也可能是响子将唇闭得太紧,总之,没有太特别,太陶醉的感觉。


可是稚嫩的贴紧结束以后,响子鼻根都红透的样子却实在让她心醉头晕。



“哎呀,年轻人呀……”颤颤巍巍的声音经过她们僵持的身影,银发的老奶奶慢慢走过,响子飞快地扭头咳了声,松开小羽的胳膊。



“丽奈妈妈今天在家,就到这吧。”


“那,那伞给你!”




“不要啦!你回家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