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艳客(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10-10 23:51
点击:1025
章节字数:30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众目循声望去,只见柳沐烟自人群间缓缓走了出来。她足下似是陷在了淤泥里一般,扭捏地拖着步子,眼神亦是怯怯懦懦的,不敢直视他人。


身边一干人皆露出诧异的表情,纷纷心虚地撇开眼去。


卫璃攸上下打量了此人一阵,见她气质娴静,形容温婉,看起来不像是蛮横无理之人,故而也颇觉惊讶。


只见那柳沐烟微微欠身,温温吞吞地启唇说道:“方才是因我们姐妹几个一时忘了形,在院中调弦抚琴、吊嗓练曲。”话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海棠等人一眼,又怯怯地低下眉眼:“哪晓得这几位姑娘上来便是一通辱骂,又嚷着要砸我们的琴,掀我们的屋子。我实在听不下去,一时没忍住气,这才......”说着已俯身跪下,磕头谢罪道:“郡主若要责罚,就责罚我一人好了。”


这时,商翠缕忽然从人群里冒出头来,大声喝道:“柳沐烟,谁稀罕你强出头了?你瞎揽个什么罪?方才可是好几双手都拉拽着这盆水呢,怎么就成你一个人的错了?”说罢双膝一曲,与那柳沐烟并排跪倒在卫璃攸面前:“郡主,这事不能怪在柳沐烟...也就是这个人头上。”


卫璃攸秀眉微扬,问她道:“听你所言,此事是另有蹊跷了?不如说来听听,也免得我错怪了好人。”


她余光所至,瞥见一旁的曲红绡身子微微躬起,一手扶着后腰,一手撑着墙面,脸色铁青,看起来甚是吃力。于是赶紧添了一句,朝商翠缕道:“你长话短说,莫要拖沓。”


这事论及起因还是得从商翠缕唱曲一事说起。那时她刚消完食,想开口吊吊嗓子,便叫来柳沐烟为她抚琴奏乐。然曲子尚未唱完,便被冲进院中的海棠和其他几个婢女给打断了。双方争执了一会儿,彼此话说得虽不中听,却也只是唇枪舌战,还不到要大打出手的地步。


然而不巧,一个女伶许是在清韵轩随意惯了,顺手将洗漱完的水往地上一泼,没料到这盆水实是在海棠的气头上浇了桶油。那碧菱又好死不死地在旁煽风点火地说道:“这事论理是该怪我的。只怪我在清韵轩把有些人当半个主子伺候惯了,哪处弄的脏了乱了,也只得我自己老老实实收拾干净,倒是把这些人给娇惯坏了,全然不顾别处的规矩习惯。如今到了别人的地方,还当自己是在清韵轩,想干嘛便干嘛,反正袖子一甩等着咱们这些奴婢丫鬟收拾就是了。”


经她几句挑唆,海棠原按捺在心底的火气,登时窜上三丈高,当即破口大骂起来。栖云阁的其他婢女见掌事的海棠姐姐都开口了,便也放开了骂,什么“不要脸的下流东西”“卖皮卖肉的娼门荡妇”,都一股脑地自嘴里飚了出来。


商翠缕也是个心气高火气大的主,哪里受得了几个婢女的轮番辱骂。却见她往房里转了一圈出来,手里无端多了一盆水,刚出门便作势往海棠脚边泼去。她盆里的水才泼了一半,却被海棠死死拽住。眼看她二人僵持不下,一旁的婢女与女伶们也不甘示弱,纷纷凑上来帮忙。


想来一群年轻姑娘围着个铜盆拉拉扯扯、骂骂咧咧的,此状也颇为奇特。又不知是其中的哪位姑娘最是身强力壮,竟一把将那水盆拽飞出去。


商翠缕或许是不明白“长话短说”是个什么概念,絮絮叨叨地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通,已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她声音洪亮尖锐,卫璃攸听来只觉得十分聒噪,太阳穴隐隐发疼,却还是硬着头皮听了下去。


至于那些羞辱谩骂的话,卫璃攸哪曾听人当面说过。但商翠缕声讨到了兴头上,竟也都一字不漏的复述出来,听得卫璃攸面红耳赤,直想将耳朵捂上才好。才听了几句,卫璃攸就忍不住出言打断:“拣些要紧的说来,这些话一笔带过就是了。”


一旁的曲红绡却在暗自发笑,倚着墙光顾着欣赏卫璃攸的表情了,倒是忘了对方是在给自己讨公道,才在这一板一眼地学着判官断案。


待卫璃攸将前因后果细细听完,只觉得此事不过是一时口角引起,本不是什么大事,但双方俱有不占理的地方,于是道:“如此说来,此事并非她一人所为,你们个个都有份了?”商翠缕连忙重重地点了点头,其余人等皆低头不语,似是默认。


卫璃攸此时脸色已缓和了许多,目光又落回到柳沐烟身上:“你想将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倒是个讲义气的。”却见柳沐烟薄唇紧抿不发一语,卫璃攸又面向其他伶人说道:“世子将你们安置在我这里,我自然不能太亏待你们。虽说是你们不守规矩在先,但我这儿的婢女们确实也有冒犯之处,如此就各自扯平了。”


众人听到此处刚想松口气,却见卫璃攸脸色一沉,忽然拔高了声音:“只不过红绡被无辜牵连受伤,我身为主子,还得替她讨回点公道才是。”


旁人见她一副严词正色的样子,以为事情不会简单,少不得是要罚了俸钱才行的。再严重点,郡主若真动了气,狠下心将她们撵去做些浣衣烧煤的粗活重活也不无可能。于是皆屏息凝气,摆出副任人宰割的悲壮模样。


却鲜有人留意到,曲红绡悄然间勾起了唇角。


当她瞧见卫璃攸眼底隐隐的神情,便知这小郡主心里定然又打起了什么坏主意。


只见卫璃攸先对着几个女伶道:


“就罚你们几个每日辰时打扫庭院,若想在院中练曲,只得赶在巳时前将活干完,便有一个时辰可练。过了时辰,只好委屈你们另寻地方了。”


不等婢女们偷笑,又转而对海堂等人说道:“海棠你们几个的月钱先估且不扣,只是这个月须学完一首曲子,到了月底由我亲自考核。到时候过不关了的,再依情形将月钱扣去。每月如此,直到我满意为止。”


这下子轮到女伶们纷纷掩唇窃笑,却不料卫璃攸续道:“她们一日学不成、过不了关,你们几个则要每日清晨打扫,不可间断。至于红绡,人是你们伤的,这些天便挨个轮流地照顾她,直到她伤好了为止。”


***


这场风波过后,经卫璃攸一顿出其不意的安排,栖云阁的婢女与清韵轩的女伶之间原本恶劣的关系竟就此缓和下来。双方如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必须同进同退,方有好日子过,自然也顾不上相互作对。


倒是曲红绡虽意外受伤,却捡了个便宜,每日在房中休养不说,还有人轮番上阵为她端茶送水侍汤奉药,直令她受宠若惊,频频推拒。旁人见她万般推拒不愿接受,也不好勉强,便将照料她一时搁下,各自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日曲红绡起身刚喝了杯水,便觉得后腰剧痛,险些站不稳当。恰巧被同屋的白芷瞧见,连忙上前搀扶,才幸而没有摔倒。


白芷为她揭开衣服一看,只见她后背伤处一片青紫,看上去十分严重,于是紧忙扶着她躺下。


此时曲红绡因实在疼得动不了身,便只好麻烦白芷去找来郡主之前赐的伤药,为自己涂上。


白芷替她上好药,又为她掖好被子。见曲红绡病容憔悴,面色苍白,忍不住劝道:“你这些天还是莫要走动了,若不好意思麻烦他人,反正我事少人闲,要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吩咐我就是了。”却见曲红绡虚弱地笑了笑:“前日里侧院里闹事时你又不在场,我的伤与你不曾有半分关系,又哪里好意思麻烦你呢。”


白芷大抵猜到了她心中的顾虑,寻思片刻,说道:“你莫要误会,我不是妄想施恩于你,只顾自己卖个人情。其实...我也有一事要相求于你,却一直不好开口......这才想为你做些事,以作为回报。”


“你有求于我?”曲红绡不解其意。


只见那白芷嘴中嗫嚅了一阵,方缓缓道:“其实......我想学着抚琴......”


曲红绡道:“学着抚琴有什么难的,沐烟姑娘不也会抚琴,叫她教你就是了。”


白芷却露出为难的表情:“自从郡主下了‘罚令’,这儿的姐妹们整天排着队找沐烟姑娘她们学习弹琴唱曲,沐烟姑娘她们又哪里顾得上我。红绡姑娘,你就可怜可怜我,教教我可好?”


曲红绡大概是晓得她话里的真假虚实,然心知对方是一片好心,故而不忍戳破。只浅浅笑了笑,既不婉言拒绝也未直言答应。


门外忽而响起一阵敲门声,那声音断断续续,听上去有些犹豫不决。


白芷连忙起身前去开门,岂料开门一看,被门外来者吓了一跳,忙跪下行礼。


只见卫璃攸立在门外,神情有些局促。她的目光在房间里飘荡了一圈不知该置于何处,最终落在了自己的足下。随后轻声问道:“红绡是住这间屋吗?”


“红绡就在里头。”白芷困惑地点了点头。她悄悄瞟了眼卫璃攸的身后,发现无人伴其左右,一时间也想不明白郡主只身来到下人住处究竟所为何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