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除害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19-10-30 21:15
点击:359
章节字数:16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缘在门外倚着墙等着,一会一看着几个像仆人样的人抬着箱子出来了,看见我和季缘了,把箱子一放就走了。

我问季缘:“咱们不是没有屠画扇门啊,那这钱?”

季缘看了我一眼答:“你听不出来她只是想要叶临扇?”

我没有再说话了。

让士兵,现在是弟子,抬着箱子去了钱庄换了银票。

生活好起来了,在未门里置办了些家具,找人加急制作了弟子的练功服。一共两百套,找了全城的布庄。

是一套白色袍子,胸前绣着黑色梅花,腰带是红色的,再每人发一根青色簪子,不必戴在头上,拿着就行。这一个个以前奋勇杀敌的士兵有点不适应,不过还是相信季缘的选择。

其他门派要么习剑术,要么习鞭子,再不济也学个斧头吧,文质彬彬点的学扇子,懒得拿武器就用拳头,我们呢?干脆都没有规定。

你喜欢用什么就用什么,不想学就收拾收拾干活去,我给你们吃住保障,你们别给我们添乱就是了。

练好了出门能壮壮名声,练不好也就那个样,要是干出伤天害理的事?

直接军法处置,不,去当个靶子还是木桩或者草人你自己选。

季缘收拾好了也都教育好了之后就来找我了。

“你有病?”

她靠在门边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歪过头来看着我说道。

“你不是也有吗?”

我坐在凳子上,身子伏在桌子上 用手撑着头看着她。

“什么病?”

“我是从出生起就有的疾病,也就是伤口愈合比平人慢些。”

“只是这样?”

“嗯。”

她过来了,扔了一打药在我桌子上。

“夜晚睡不好,脸色这么苍白,你把这些喝了,别像个鬼一样给我们门派添个病秧子门派的称号。好歹你也是副掌门。”

她嘴上说着批评着我,却又拿来笔墨写了服用方法,又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吃。

“就说这么多,病秧子你这几天好好待着吧。”

她又走开了。

“少点喝酒,你也要服药。”

望着她远去的身影,我道。

“我可用不着病秧子你跟我说,我身板好着呢。”

她在远处头都没回的说着。

她走远了。

我趴在桌子上,看着她给我拿来的一打药,不禁笑了起来,很容易就可以想象到她在医馆里因为不知道该给我买什么药而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个刀子嘴豆腐心,嘴硬心软的傻掌门啊。”

找人帮我煎了药,然后喝了下去,虽然很苦,但我的嘴已经对苦味麻木了。

喝完之后听到外边叽叽喳喳的,出门一看,是其他门派的人找事了。

“歪,你们这是个什么东西门派啊。”

“快点拿来酒水啊,别让我们少爷等太久,要不就宰了你们掌门哦。”

这我可忍不住,一脚我就踹开了门,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愤怒。

我的弟子们见我出来了赶紧跟我说了他们是谁。

领头那个长的跟个泥鳅似的黑发男人是弗谷的三弟子,可谓是无恶不作的东西,掌门都对他无可奈何,可又碍于情面没法直接宰了他,所以就不管他,这可更让他跋扈了。

我们的弟子不是打不过他只是因为打了怕我们责怪。

那泥鳅见了我来啊。

“呦,这个小白脸就是你们掌门啊。”

“那这位泥鳅你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呢?”

我面不改色的说着。

“你是眼瞎了吗?”

“这可是弗谷三弟子倪秋!”

“你这个家伙!看我不打死你!”

他上前来想抓住我的衣领。

被我一闪躲开。

“倪秋,泥鳅,这不就是泥鳅吗?还有我不是掌门,是副掌门,白乾韵。”

他拔了剑,直直向我刺来。

“这无力的剑法,啧啧,你是从来不学吗?”

我把两个指头并在一起轻轻往他剑上一打,就把他的剑弹开了。

“哼!”

他又生气了。

真是没用的家伙。

我想着速战速决,没有拔剑,用剑鞘一打,直接打掉他的剑,再一打打他的腿让他跪在地上求饶,“这是因为你扰了我休息。”三打直接废了他的武功,“这是因为你扰乱了我们前的清净。”四打封了穴位,“这是因为你自不量力。”五打断了筋骨,“这算是你屡教不改。”六打用内力直砍向他的脖子,“这算是为民除害。”他也就去了黄泉路。

一滴血都没有,但是他确实是死了。

他旁边的俩弟子都吓得尿了裤子。直跪下求饶,我见在他们没有犯大错就放了回去。

我回过头来对守门的弟子说“如果见到这样的直接打死就可以了。”

弟子点了点头。

“好。”

季缘拍起来手。

“好一个为民除害。那病秧子小白可以去睡觉了吗?你还在生病哦。”

我上前去拔了剑想砍季缘,她却用手指轻轻一夹我的剑,让我动弹不得。

“快去睡觉,什么时候病好了再跟我打架。”

我是活生生被她架回去的。

睡得还算好。


打不过季缘的白小姐好可爱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