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艳客(二)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10-09 11:07
点击:1096
章节字数:32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至次日清晨,卫璃攸便叫海棠带人收拾出几间空屋子出来,留给清韵轩的伶人们住。此后不出数日,东来阁果然派人领着几个伶人来到了栖云阁里。


那些伶人被安排在栖云阁西侧的空房里,紧邻着下人的住房,却与郡主居住的主屋尚有段距离。那几个伶人即便平日谈笑走动太过喧闹,栖云阁的下人便能及时遏止,以令她们打搅不到卫璃攸休息。


海棠带着栖云阁的下人们将她们一一安置妥善,又为各人分发了绣枕棉被、瓷杯陶罐等一些日常用度的物什,便退至院门前,随她们在院里自己收拾打理。


东来阁的碧菱与白芷二人是被拨来栖云阁帮忙的,此时也与海通一并站着,看着满院子伶人忙活。


海棠默默在心里点了点人,这些人她大部分也曾打过照面,唯有其中二人看得面生,因问道:“之前清韵轩不是才七个人,怎么眼下又多了两个?”


其中一人身着杏红儒裙,额上贴着梅形的花钿,凤眼斜飞,朱唇丰润,天生一副媚骨。言笑时媚态自生,行路时细腰盈晃,圆臀微摆,更显得身段袅娜动人。另一人却生得清秀温婉,眉若新月,口如含丹,最妙的是一双素手,指尖如笋,皓腕如雪,润如软玉。


碧菱道:“这两人是前些天刚送进府来的,可巧一入府就赶上了清韵轩被拆。”她用视线指了指穿着杏红儒裙的女子,道:“那边那个看上去最是风骚的,名叫商翠缕,是世子前些天从一个曲艺班子里买进来的。”说罢目光转到另一个女子身上:“这个叫什么我倒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平日里话少,性子倒比商翠缕稳重些。”却听身边的白芷答道:“穿水绿衣裳的叫柳沐烟,是尚书郎骆大人府上的琴姬,是骆大人送给世子的。”因多添了两个伶人,卫昶便从东来阁调了白芷过来,与碧菱一同照料她们。


柳沐烟刚入府时,白芷曾与她略微聊过两句,大致知道她是从骆府来的,除了弹了一手好琴以外,还懂得看书识字,却不知她入骆府前又是从哪里来的。


商翠缕此时正与一众女伶说笑,言笑时笑声娇媚,眼波流转、碧菱看在眼里,不由啐道:“狐媚子一个,也不知笑成这样是给谁看的。”


白芷听了不禁腹诽:“翠缕姑娘素日里就爱笑,平常也是这么笑的,倒是不见得是要给谁看的。”


众人里里外外地忙活了一阵,转眼就要忙完了。只见商翠缕站在屋前,一手叉着腰,一手掏出帕子抹着香汗,忽冷不丁冒出一句:“啧,这栖云阁说是郡主住的地方,却也不过如此,这几间客房又破又旧,眼瞅着房梁都要榻了,比起咱们先时住的清韵轩还要寒酸些。”一干女伶听了虽不敢应声,却也有几个胆大默然点头。


这时,柳沐烟快步走过来,扯了扯她的袖子道:“许是这几间太久没人住了,没添什么摆设的物件,才显得空荡陈旧了些。”见商翠缕张口还欲说道些什么,柳沐烟连忙轻轻摆了摆手,摇摇头示意她莫再说下去。


可碧菱还是听见了刚才那句埋怨的话,不禁冷哼了一声:“不要脸的,竟然还嫌弃上了。”正想上前去数落两句,却被白芷拦住:“今日大家都乏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闹起来打搅了郡主休息可不好。”待安抚了碧菱又转而对海棠说道:“还请海棠姐姐见谅,千万别往心里去,她们当中有几个人说起话来是有些不知轻重,少了些规矩,但本性大多是不坏的。”


海棠本来心中是有些不舒服,但听完白芷的一席软语,气顿时消了大半:“罢了,我也懒得与几个伶人计较。”


见伶人都回屋歇着了,海棠带着白芷与碧菱二人出了侧院,停在门口说道:“你们两个也是要在咱们栖云阁住上一段时日的。只是栖云阁的下人们虽不多,但这地方本就不大,空房也不见得多,你们若不愿和这帮伶人住一个院子里,便只能委屈一下和我们这儿的姐妹们挤一挤了。”


碧菱忙道:“我们自然是想要和姐妹们住在一起,谁要和这些狐媚子住一块,免得惹了一身骚味。”海棠笑了笑,转身将侧院的门带上,便领她二人去了一间婢女住的屋子。那屋子不大,外屋的小案上摆着一壶一杯与一本旧书。旁边竖着铜制的烛台,烛台上蜡烛已燃去一半有余。转至卧室,只见室内窗明几净,里头有三张并排的卧榻。其中一张靠墙的床榻上铺着锦被棉垫,背后的墙上挂着把琴,另外两张床上则空无一物。


碧菱见状,不由问道:“还有谁和咱们一块住?”


海棠笑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待会儿带你们去见见她,说不准你们还认识。”其实眼下卧雪归家去了,海棠的房间也有空位,只是她不爱与生人一起住,便推了他人出来与这东来阁的婢女们住在一块。


待二人收拾妥帖,海棠便带她们到了正院。曲红绡先前一直在郡主房间伺候着,并未见过这帮暂住的客人,眼下郡主去了书房,她便独自来正院里打扫。


碧菱与白芷此时在院中撞见她,却是一时间愣住了。


只见海棠用鼻尖指了指正低头握着扫帚的曲红绡,说道:“喏,红绡也是不久前刚来的,你们之后就是与她一起住了。”


曲红绡倒是认不得她二人是谁,等海棠介绍完,只笑着点点头。她先前一直是一个人住,这会儿房里多了两个人,但还是不改独来独往的习惯,与同屋的二人也只挑要紧的话说,绝不多说一句闲言废语。


碧菱原先便听了不少关于曲红绡的流言,对她颇有成见,进房便挑了靠边的一张床,默默梳洗完后就睡下了,将中间的床留给了白芷。白芷倒是想和曲红绡搭话,可见对方一副冷清的模样,担心自己话多遭嫌,也未多说什么。


***


再说那帮清韵轩的伶人,来时已被叮嘱过不可在栖云阁练琴唱曲打扰郡主休息。哪晓得才到第二天,便有些忘性大、胆子肥的人照常到了时间开始吊嗓子练曲了。


曲红绡本在郡主屋内擦拭桌椅,忽闻侧院那头传来一阵娇柔的歌声,唱的正是民间流传的曲子《三言长恨曲》。曲红绡忽然想起那日叶珅所唱甚是辣耳,对比之下,耳边的歌声实如天籁。


只听窗外女声唱道:


君不知,含情目,流泪泉;泪已尽,心未槁。

君不知,玲珑心,凉如雪;雪易消,情难忘。


她一面听着伶人唱曲,竟也不知不觉跟着轻声哼唱起来。只听屋外刚唱完头两句,曲红绡便轻轻跟唱起后头两句来:


君不知,欢情薄,恨无常;引独觞,酒穿肠。

君不知,醉时聚,醒时散;生无乐,死无惶。


此曲调子幽怨婉转,常令听者不由心生悲凉。


窗外歌声到了末处戛然而止,曲红绡亦随之停住。


“什么曲子这般哀怨,叫人听了直想落泪。”这时卫璃攸自里屋缓步走出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朝着窗外望去。


曲红绡匆匆报了曲名,担心是外头的歌声打扰了卫璃攸休息,说道:“奴婢这就出去叫她们别唱了。”


“不必了,唱得还挺好听的,就是曲子太悲凉了点。”卫璃攸扶着窗棂,往外张望,目光所及的是侧院的大门,却看不到里面的境况:“我还没见过这个几个清韵轩来的伶人,不如你陪我去瞧瞧。”


曲红绡一路陪着她到了侧院,临近门前忽闻院中传来一阵争吵,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两人刚跨入院门,只见一个铜盆连带着半盆水一并迎面飞了过来。


事发突然,曲红绡不及多想,转身将卫璃攸护住。那铜盆便重重砸在了她的背上,又将她一身淋得透湿。


卫璃攸当下愣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她见曲红绡眉间紧蹙,扶着后腰一脸隐忍吃痛的模样,登时一股怒气肺腑窜起,直令她愤懑难抑。


卫璃攸默不作声地取出帕子为曲红绡擦干净脸上的水渍,又将帕子塞到红绡手中,越过她走上前来,朝那院中一干人喝道:“哪来的不长眼的东西,真当这里可以任由你们撒泼?谁再敢放肆,便统统杖责逐出洛殷!”她声音不大,然星目含威,语气凌厉,叫人心底心畏。


见曲红绡被淋得狼狈不堪,碧菱原本在一旁窃窃偷笑,这时经卫璃攸一番呵斥,连忙收声不敢再笑。院中海棠等人也纷纷噤声,留下一片安静。


铜盆扎扎实实地倒扣在了地上,像一只缩着头的乌龟,好似随了旁人一般大气不敢出一声。


卫璃攸闷咳了一声,曲红绡作势上前搀扶,却被她避开。只见她脸色冷得如腊月寒冰,目光一一自眼前诸女身上扫过,厉声问道:“方才是谁扔的?”


海棠从未见过郡主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动也不动地僵在原处。


碧菱总听说璃攸郡主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从不责罚打骂下人,哪晓得才来第二天便遇上这茬稀罕事,也不知自己是撞上了什么狗屎运,被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余下的几个伶人或是低头不语,或是面面相望,都不肯出声。就连那性子张扬的商翠缕,此时也是低眉绞袖,敛声不语。


曲红绡被那莫名的天降水盆砸得一懵,心里自是有些委屈,但转眼间见周围气氛凝重,每个人都跟被毒哑了似的不言不语,郡主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因担心她真气伤身,又不想事情闹大,便想着出声稍作劝解。


她正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开这个口,忽闻人群中一女声道:“是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