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再是小公主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7 03:09
点击:749
章节字数:23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随着年龄增长,可能是动画片看多、电游打多的原因,升入初中三年级的伞木羽明显感到自己视力有所衰退。

虽然霙妈妈还是一如既往安慰她没关系,但希美妈妈天天愁绪万分地念“将来要考体育大学可怎么办才好。”时,伞木羽也会感到心虚。她总是并不反驳地微微低头,接近一米七的身高,笔直地立在伞木女士和铠冢女士面前,脑袋垂下来,像一棵茁壮生长的豆芽。



可不敢说,她已经几次在半睡不醒时,将姐姐认成霙妈妈了。



今天下午最惨。那是上课打盹儿,被姐姐偷偷叫起来,面前那张宁静恬美的脸有些模糊,像霙妈妈挨近来亲吻她额头时自己所见的景象。她喃喃一句“妈妈”,全班同学都大笑起来,直到她被老师叫出去罚站,又因门外索要签名的小学妹们太多,惩罚很快便作罢。



说到自己形象招来的爱慕,伞木羽可谓是一肚子苦水:上课被偷看、下课门都不能出,只有社团活动时,才能专注于跳高练习、拥有些属于自己的安静——田径馆在社团活动时只对相关学生开放。


她转移话题,把这些说给妈妈们听,却收到希美妈妈“我们家的女儿,果然优秀”的赞许目光,霙妈妈弯弯眼睛,柔声嘱咐她:“小羽,要多交些朋友……嗯,姐姐也有很多朋友吧?还有……一定要有一个最好最特别的朋友。”



姐姐又温和、又可爱、又会弹钢琴、又是副会长,怎么会少朋友……



“喔……明白啦。”她轻声答应,用脚尖蹭蹭地面,勾着脖子蹭回自己屋子里去了。


铠冢翼没要去练琴的意思,她正伏案整理表格,绵软的发披散在后背,温顺乖巧。伞木羽放轻着脚步走近姐姐,“嗖”一下露了脸在她侧边:“嘻,姐姐在干嘛?”


“小羽?”铠冢翼似乎真的被惊地一跳,但她面上还是淡淡的,洁白手指将手中表格拢起,似乎隐去了些什么,她随口问,“哥哥回来了吗?”


“没有呀,”小羽疑惑地歪头,她蹲在桌旁,双手扶着边缘,“哥哥一定又去和惠美子姐姐约会啦——要不然就是排练……诶,姐姐,我昨天晚上偷听到妈妈们说,哥哥结婚……什么的。”


小翼闻言猛眨眼睛,对着小羽躬身放低了声音:“真的?太好了……去年冬天,惠美子姐姐也和我们一起温泉旅行了,来着。”


“嗯嗯,”小羽的脸和小翼越贴越近,两人面容颇有些相似,可毕竟不是同卵双胞胎,细看还是有很大不同。小羽的鼻子更立体一些,嘴唇也更挺翘,“说不定等我们升上高中,小羽和姐姐就能做小姨了。”


“呀。”小翼脸红,腼腆道,“那我想要小侄女,可爱。”



“唔……”小羽沉思一瞬,不知怎么又没了兴致,她哭丧着脸,在姐姐不解的目光里缓慢爬上床,瘫着不动了。



“小羽,今天一起泡澡吗?”她将表格收回书包里拉上拉链,起身准备去楼上练琴。


“不了,姐姐先泡吧,”小羽翻个身,衣角掀起来露出一半的肚皮,神游般道,“我手长脚长,把姐姐挤得没位置。”



小翼闻言并未作声,默默盯了会儿妹妹,才缓步出了卧室去。不一会儿,天花板那头传来轻灵的琴键敲击声,柔美安眠曲被姐姐灵巧的手指奏出,细微可闻,小羽伴着这音乐闭上双眼,只盼着一觉醒来,哥哥已回来,晚饭也满满一桌摆出诱人的花样——小羽用睡眠逃避她不愿思考的事情。








要说没有文化祭,没有运动会的学期中还存在什么能够期待的事情,除了普通学生都能参与的、大大小小的防灾演练,对于学生会的学生来说,莫不过内部的小换届了。


因为不牵涉到会长和副会长的人选更换,所以小羽觉得这与她无关,经过公示板时,也只是飞速瞟了眼姐姐的名字:依然是副会长。

伞木羽便发足快走,吹着口哨,从小路溜进了田径馆后门。




排列在一堆大个子里,即使年龄上是大家的学姐,她依然感受到被全队宠爱,被大家当成最娇小的存在。



起跑、撑杆、与高高的室顶距离达到最短,再坠入松软的垫子里……如此重复千百次也不会腻,小羽从小就有一种感觉——自己属于高空,在抛物线顶点的那一瞬仿佛时间静止,她是被拍子挥上高空的羽毛球,每一根羽尾都穿进高空清爽的风,再按着美妙的曲线下落,被温柔承接了整个后背。


从跳马、跳高再到撑杆跳,她始终追求着跃向更高的地方。



指导老师常说,大家多学学小羽,不过分纠结会不会碰倒横杆,只是执着地冲击着自己的最高点一直进步,数次失败也不会气馁。


小羽想说,还有一点就是,她太爱跳高了,所以才能每次都练习到最后,哪怕最后几把也一直失误,都不愿离开。



汗水黏在体操服和脊梁骨之间,闷热潮湿不透气,可小羽疲累至极懒得动弹,她喘着粗气陷在两人高的空气海绵垫里,突然自顾自地笑出声来,小声念给自己听:“……好像豌豆公主。”


可是小羽长得太大了。

她曲起腿来,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她已经不是家里最可爱的孩子,如果还穿上洋裙扮做一个小公主,会被大家笑话的。





没有被豌豆硌醒,她沉入海绵垫的小憩,结束于女孩清凉的嗓音。


“伞木羽,醒一醒。”



伞木羽睁开迷蒙双眼,感受到全身汗水尽已干了,抬手一摸额角,竟能搓到细细的盐粒。

夕阳光钻进大斜窗,在面前女孩子的黑色头顶后晕出金红色圆圈,女孩就跪坐在自己身边,直直的头发晃在胸前的领巾边,视线对焦,她面容姣好,若水晶般折光的美丽眼睛盯着自己。


高坂阿姨?不对,是……



“伞木……”



“响子?!”看到平时不大能见面的响子姐姐,伞木羽惊地“哗啦”一下弹坐起来俯视对方,波动了身下软垫,高坂响子差点因此坐立不稳,以手支撑着身体。伞木羽不敢动她,又慌忙道,“抱歉呀,响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除了训练的学生,其他学生都不能进的吧。



高坂却因她的话而露出不解神色,她微微偏头道:“小翼没和你说,学生会小换届,我选上了体育系社团的场馆管理员吗?表格上公示了的吧。”


“小翼还说你总是睡着忘记回家,拜托我叫醒你。”她拨弄一下侧面的头发,眨眨眼笑了,“果然呢,这里就剩你一个。”



啊?姐姐什么时候……



小羽呆呆的不知所措,她俯身望望软垫另一面阶梯式的构造——那是响子刚刚爬上来的地方。爬上来,观察着自己,再叫醒自己。


她脸微微红了,却被响子捏了手腕:“今天一起回家吧。”



“哦,嗯……”


小翼!(大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eagle535
eagle535 在 2019/10/02 00:41 发表

小天使切開來也是黑的
話說小羽是不想思考什麼呢?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