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whiger.shen
更新时间:2019-09-29 19:58
点击:564
章节字数:39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怎就是个女子。”

赵湘醒来的时候,唐丘碧的鼻尖离她面颊不过半寸。对方呼出的气息搔得赵湘有些微痒。

这话赵湘小时候已从父上那里听过不知几回,虽都是惋惜,但语气却与面前的女子全然不同。

见赵湘转醒,那女子也不慌张,只向后退坐到床边。她略一抬眉,神色有些诧异,口中喃喃。

“怎么这么快就醒,吴老六那药又配错了?”

赵湘暗自动动筋骨,发现四肢像被抽了芯似的瘫软无力,不由心中哑然失笑。战场三年都未曾中计,如今竟是在回乡路上中了招。

“姑娘掳我前来所为何事?”

那女子见她毫不慌张,面上一喜似是觉得有趣,“你可知我是何人?”

赵湘回味了一下,西北战毕,自己辞了军职回乡。路遇连绵大雨,竟引发山崩,常走的官道被断,只得另寻道路。自己归乡心切,谁想误入黑店,虽已有警觉避开下了药的饭食,但还是中了迷魂香,半梦半醒之间被人用长毯卷起,随车马运上了山。迷糊之间一直未想明到底在哪里吸入迷香。但现在想来,必是店前的花了。那花是人有意种植,花香浓郁迟滞了嗅觉,后来迷香自然闻不出。想来这女子应是山寨中人,按其口吻,地位还不低。

想到此处,又细细观察女子面容,只见女子肤色较深眉眼间却是江南女子的秀气,一双丹凤眉目含情,细观却机敏非常,这些气质混在一处有趣的紧。

赵湘也不瞒着:“不知。”

听到这话,那女子柳眉倒竖,“你连我唐二娘的名号都没听说过?”

见那女子如此笃定,赵湘细细思索,倒真想起来。是了,秋山不知何时起了个秋风寨,主事竟是个女子,人号唐二娘。秋风寨一路扫平周边几个土匪寨子,一时风头无两,却在正盛时停了扩张。主事人手段了得不几年摇身一变竟成了个镖局,改名秋风堂。赵湘久在京城,后又在西北战了三年,此事也是书信中偶然得知,并未上心,想着父上放任应也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寨子。

谁想自己竟栽在此处。

现下被知道自己是女子,反而不能报出姓名吓唬对方放人。

总不能说,我虽是女子,亦是平南王世子赵湘,快放我走。

自己这次回乡本就不想大张旗鼓,为了避人耳目也未携带什么令牌,连玉佩都让人另行带回。故而就算她敢说,对方也不会信。

“原来是唐二娘,久闻大名。”

唐丘碧这才露出满意的面容。

“那此处应为秋风堂?”

最后一字赵湘特意音重。

唐丘碧正要应下,眼珠一转回过味来,倒也坦荡,“本来看你面容俊俏,想请你来做压寨,咳,堂主官人,谁想你居然是女扮男装。我唐二娘虽说不上识人无数,但自认还是有点眼力,谁知道竟砸你这里。”

说着眼神从赵湘面颊下移,到胸口游弋半晌,一边摇头一般发出啧啧之声。赵湘这才发现自己衣衫已被换成女装,束胸也不知去向,不由面上一红。

也是,赵湘本就玉面剑眉,在军伍中又磨练得一身煞气,加之连喉结都贴了个假的,着男装确实看不出什么破绽。原先在京中往来说亲之人便从未断绝,便是公主都遣人问询。所以赵湘本身对这事习以为常,只是以往的姑娘小姐最多也就丢丢帕子香包,还没人这么“主动”下药直接把人往家里搬。

“堂主既已知道我并非男子,可否放我下山?”

见着对方并无恶意,这下反正又知自己并非男子,本以为会一口答应。然而对方站起身子,后退了一步,目光在自己面上逡巡一番之后,却是一口回绝。

“这可不行。”

片刻之后,赵湘从愣神中恢复正要询问,对方却抢先一步。

“做不得官人,做堂主夫人也是好的。”



本以为对方只是说笑,但后来发现似乎并非如此。在药劲过去之后,唐丘碧就允许她在内院自由走动,只是不得外出。武器已被收缴,还着着一身不便行动的女装,但要说真的想走,也不是完全走不掉。只是那样一来必然会有流血,甚至死伤。反正侍从小四看似并未被掳,只要他能安然禀报父上,总有办法。

翌日,唐丘碧又来寻赵湘一同用膳。

“不知你爱吃什么,就让他们做了些我爱吃的,你别介意。”

如此自我之人,真是少见。赵湘还未来得及回答,对方又说。

“你要是吃不惯,就告诉我你爱吃的。夫妻之情要建立在互相了解之上。”

“什么夫妻……”

话未说完又被打断,“说起互相了解,你为何要扮作男子?”

看着对方毫无恶意的好奇,赵湘叹了口气,“出门在外,男子行事总比女子便宜一些。”

然而机敏的秋风堂堂主并未买账,“若为此不至连喉结也一并作假,你分明是常年如此,喉头都比别处白出印子。”

赵湘已习惯伪装,现一想确实如此,喉头常年被假喉结遮住,风吹日晒可不得白上许多。伸手摸了摸喉头,并未接话。

唐丘碧见她不搭腔也未置气,她给赵湘夹了块河鱼腹,自己咬着筷子头思索,“那日在荆阳见你,就觉得你并非常人,下盘稳固似是功夫不错。提剑方式熟稔,想来必是练过。”

后又低声喃喃什么明眸皓齿、貌赛潘安之类,略过不提。

正吃着鱼,赵湘却觉得眉头一跳,略一思索便抓住重点,“你在荆阳就见到我了?”

荆阳是荆北大城,离秋山骑马也得两日。原来不是自己误入黑店,而是早就被贼,被堂主惦记上了。

“是啊,你不会以为我在山脚临时起意才把你请来了吧?我怎是那么轻浮的女子,好歹也仔细观察思量过后才下手。”

唐丘碧言语间虽是嗔责,但面色微赧,末了又偷瞟赵湘,似是有些害羞。

然而赵湘并不能理解能下“掳人上山”之命的人,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地方。在荆阳就非临时起意了?那跑五十步也不算溃逃了?思及此处转而又有些自责,在西北时靠警觉死里逃生数次还自以为机敏,怎么卸了甲就连被人跟踪都察觉不出来。

唐丘碧似是知道赵湘所想,“我也不是跟踪你,这一路我本就眼线众多,你察觉不到也正常。”

被拆穿心思,赵湘面上微微发红,偷瞄对方,发现对方不知为何开心起来。此时唐丘碧面若迎着春日的桃花,自己若真是男子……赵湘猛然截断自己思路,不妙,怎被她带着往这边想了。

那厢唐丘碧又兀自喃喃,“但观察几日也看不出门派,想来要么功夫颇深,要么非武林中人。”

确实,赵湘功夫学的本就杂,父上担心时间长了被师傅看出来女扮男装,故而一个师傅在王府里总待不过一年。后来去京师为质子更只能自己融汇,加之这几年在战场历练,招式变得更加务实却失了架势。

“不是武林中人,又功夫不浅,那不是军中出身就非富即贵。”

名捕头唐丘碧继续推理。

“哦?就不能是普通护院?”

谁想唐丘碧闻言竟笑出声,“普通护院哪能买得起你那长剑。”眼珠一转,“是啦,不管是否军中出身,能有那剑也是非富即贵。”

其实这也不怪赵湘,她已简装出行,连剑柄剑鞘都换了做旧的。但唐丘碧显然拔出细看过剑身,山寨寨主,不,镖局堂主怎么会看不出那剑价值几何。

见唐丘碧如此机敏,赵湘叹了口气抬眼直视对方,“此事堂主莫要追究,不知未必是坏事。”

唐丘碧也不生气,反而展颜一笑,“夫君真是疼人。”

赵湘只想掩面。



一晃数日,唐堂主诸事繁忙,平心而论来得倒不频繁。只是知道赵湘一贯早起后,每日都来共进早膳。赵湘也乐得清闲,正好重新捡起原先从老师们那里习得的心法、剑法。然而这清闲的心态随着夏日渐起的暑气逐渐消散。算算时日,自自己被掳上山至今已够侍从往来王府与秋山两趟有余,但一点动静都无,让赵湘不由得担忧起来。

“最近可有何大事?”

今日早膳赵湘终于忍不住旁敲侧击。看到唐丘碧嘴角微扬,就知中了圈套。

“何谓大事?”

看着对方得意洋洋地卖着关子,这下后悔也来不及,赵湘只得顺着往下说,“家国天下,民生疾苦,是为大事。”

胸无天下心不系民生的堂主嗤笑出声,“哦,我还以为你要问平南王府呢。原来世子大人心系天下众生,是小女子妄度君子之腹了。”

“心系天下”的赵湘心头一凛,看着唐丘碧花一般得意的笑容,猛然反应过来。是了,根本不是什么没有抓住侍从,而是有意漏网。

“你跟踪小四。”

唐丘碧坦然颔首,“不了解身家背景,万一嫁过去才发现是龙潭虎穴可如何是好。”

你家才是龙潭虎穴。

赵湘强忍着没有腹诽出声,但过了这口气,又思索一二,发现自己难道不应该先腹诽婚嫁吗?不好不好,对方重复太多,自己已经麻木到反应不过来此处有伏。这岂不是和当初花香一个套路?

这边赵湘还在自我反省,那厢唐丘碧就接着说了下去,“可是伯父大人并未有何动作,这是为何?”

无视称谓,赵湘思索一会不禁暗下眸子,苦笑一声。“我怎知道。”

唐丘碧并不买账,“世子天资聪慧世人皆知,怎会不知。”

赵湘冷面忿忿,“世子聪慧关我郡主何事。”

正喝着小米粥的唐丘碧抚掌大笑,差点喷了赵湘一身。

“夫君真有趣。”

赵湘后怕地连凳子一起退了半步,斜眼瞧着唐丘碧,“夫人对我了若指掌,我却对夫人一无所知。”

似是对称谓非常满意,唐丘碧并未拆穿对方转移话题的企图,“夫君但问,丘碧言无不尽。”

“丘碧?”

堂中人大多只尊称唐丘碧为堂主,部分人,比如吴老六,也仅是唤其二娘。丘碧这个名字赵湘这才第一次听。

唐丘碧哪管这个,一脸娇羞地应了一声,完了还挖了赵湘两眼。

赵湘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堂主,”话还没往下说就看到对方竖起的柳眉,战场上磨练出的直觉让她眨眼间改口,“丘碧是哪里人?家中父母何在?”

闻言唐丘碧垂眼低头,神色一下黯淡起来,“我本是金陵人,自小父母双亡,不得已在外飘零流落至此。”

语毕还用衣袖拭了拭眼角。

“是我失言……”赵湘正在心里感叹怪不得对方不想提,但见唐丘碧嘴角颤抖一阵却微微翘起,再定睛那拂拭了眼角的衣袖是半点水渍也无,才发现对方竟低着头忍笑。“你又诓我。”

说罢还想拍桌增势,但见桌上还是对方刚喷得星星点点的粥渍又无处下手,只得转而拂袖。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气势一停滞就彻底泄了。

唐丘碧哈哈大笑,刚才那弱柳扶风之姿早已九霄云外。

笑了一阵,看到赵湘这边僵着脸文丝未动,才正襟危坐,喃喃到,“我确是金陵人,父母……父母本是江盗,劫够了钱带着大哥出海逍遥去了。让不愿出海的兄弟跟着我。我自小就讨厌坐船,就、就……”

“就做了山大王?”

见对方“就”了半天,赵湘没忍住接了话茬。

“什么山大王?秋风堂可是在衙门挂过号的正经镖局,夫君自重。”

说罢唐丘碧还嘟起嘴以示不满,眼中明星莹莹。

赵湘见状心底跟破了个洞似的,刚刚鼓起的气全数跑掉,“嗯,正经镖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