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艳客(一)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20-04-19 17:39
点击:1158
章节字数:32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百里叡走远,卫昶扭过头来脸色蓦地一沉,朝卫璃攸道:“你还没出嫁就开始胳膊肘往外人那拐了。你可晓得他刚才都背着你干了什么好事?”他正想着把刚刚撞见的一幕抖落出来,不经意间瞟到一旁的曲红绡,见她垂眸不语眼底含忧,心就立刻软了下来,快到了嘴边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


兴许是平日里听惯了世子的胡话,卫璃攸看起来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轻轻笑了笑,转而言道:“小妹还未来得及登门给兄长道喜,不知我的未来嫂子何日过门。”卫昶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堪,脸上笑容一僵,眼睛时不时看向曲红绡:“忽然提这个作甚。”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忙补充了一句:“快了快了,左不过三五个月功夫了。”


卫璃攸见他眼神闪烁,不由一笑,遣了曲红绡先退下,顺道让她带着卫昶随行的两位仆先去里间歇着。


等堂间只剩下他兄妹二人,卫昶这才寻了个座坐下,清了清喉咙,启腔说道:“其实,为兄这次有些事想找你帮忙。”


卫璃攸诧异道:“兄长向来神通广大,竟还有小妹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且说来听听?”


只听那卫昶叹了口气,说:“我来年不是要娶亲吗。母妃令我娶亲前须把清韵轩给拆了,说府里再不能养些不三不四的伶人。可这些人你是知道的,都是我花了真金白银买来的,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可人儿,就这么轻易卖掉或送了人去岂不可惜。再说平日里府中摆个筵席,指不定还能派上用场不是。”


卫璃攸问道:“那兄长打算如何处置这帮伶人?”


听她如此发问,卫昶不禁眉毛一挑,得意地笑道:“我寻人在王府侧门外建了一处小宅院,等院子落成便将那些女伶都搬过去。母妃只说不许把伶人养在府里,我养在府外既不违背母妃的意思,往后这些伶人来往府中也方便。只是这宅院离建成少说还要大半年的时间,母妃又催着我拆清韵轩,那几个伶人却是一时找不到好的落脚的地方。东来阁倒是有许多空房,只是若被母妃发现了去,怕也是待不久的。”


听到这里,卫璃攸大抵知道了他的来意,却偏不接他的话,只道:“三哥的朝晖院地方大,不如把人先安置在那儿,等宅院建好了再搬出去。”


“万万不可,”卫昶频频摇头,道:“朝晖院是大,可就算三弟同意将人搬去,我那表妹也定是不肯依的。现今正逢着她自娘家小住回府,对三弟管束得越发紧了。到时候还不等我把人搬进去,朝晖院恐怕就被她掀了个底朝天了。”


三公子卫琰早些年便娶了贾太尉的孙女贾明琅,亦是王妃贾氏嫡亲的侄女,自幼娇惯,加上生于望族贾氏,性子也比寻常大户人家的女儿养得更跋扈些。王妃原是打算让自家侄女嫁给卫昶,将来做上王妃,以此进一步巩固贾家的地位。而崟王亦有此意,想来贾家本就是中州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卫炯能有今日地位,其中少不了贾家势力从旁帮衬的作用。卫贾两家若能再结姻亲,处世代之好,于他卫氏亦是有利。


崟王与王妃徒有此念,岂知贾家小姐竟意不在世子妃之位。这贾明琅自幼便瞧不上她那整日摆弄管弦不学无术的世子表哥,倒是与卫家庶出的三公子情投意合。她一听说家中要将自己许配给世子,死活不肯依从。况且她性子又倔,一连不吃不喝了好些天,等到家里人松口,暂不提婚嫁一事,才肯进食。


所幸卫昶也素来瞧她不上。一是她性子乖张不讨卫昶喜欢,又恰巧是个音痴,卫昶实在与她谈不拢去,亦懒得搭理。只是碍着母亲与外公家的面子才在每次见面时主动与她说上两句话。这下一听说表妹不肯嫁给自己,心中大喜,便也帮着撮合卫琰与贾明琅的婚事。


贾家本是嫌卫琰母亲出身低微,可实在拗不过贾家大小姐的脾气,加之世子也从旁撮合,软磨硬泡下终是慢慢松了口,同意了卫琰与贾明琅的婚事。


再说这卫琰也是心思通透的人,到底是知道贾家肯将嫡女嫁给自己实属不易,自此便靠上了贾家的势力,婚后对更是贾明琅百依百顺,宠爱有加。


卫璃攸听了卫昶所说,不由笑道:“三哥与三嫂素来和睦恩爱,兄长所言未免有些多虑了。”


“和睦恩爱是一回事,后院起火又是另一回事。”卫昶见她不信,扶额叹道:“你是不晓得,去年我带着三弟去城里喝酒,那酒楼老板与我们也是熟识,便找了几个姑娘在旁唱曲助兴,顺道招待敬酒。那天我二人太阳下山便早早归府了,未在外逗留过夜。也不知三弟怎么不小心蹭到了哪位姑娘的胭脂,回去后被你三嫂瞧见了,硬是闹得鸡飞狗跳。她砸了满屋子的字画玉器不说,还叫人扯了段白绫过来说要上吊自尽,你说好笑不好笑。三弟也是个没脾气的,低声下气地认了通错,又是起誓又是立字为据再不沾花惹草。你三嫂见你三哥心诚,表面上是原谅他了,按住此事不再提起。可她心底却还是不肯依饶,私下找来娘家的兄弟,遣人砸了那家酒楼。酒楼老板眼看生意是做不成了,便卷着铺盖回老家去了,至于店中唱曲的那几个姑娘亦不知去向。”


卫璃攸听到最后,亦不知该如何评说这三嫂的所作所为,低头细思半晌,叹道:“哎,三嫂这脾气确实是有点厉害。”卫昶立马接上她的话:“可不是嘛,所以清韵轩的那几个女伶,就只能拜托妹妹你了。”却见卫璃攸面露难色:“璃攸明白兄长的难处。只是我身子老不大好,医官大夫总嘱咐我平日须多休息,周遭若清净些,则有利于调养。”


卫昶道:“这个好办,我不让她们几个平日在你院中吹拉弹唱就是,要练曲子便自己寻个无人的地方练去,绝不打扰你休养。”他瞧出卫璃攸实不情愿,转念也觉得空凭一张嘴就求人办事是为不妥,于是复道:“只要你肯帮忙,日后若有什么想玩想吃想穿的,不管是甚么稀罕物,但凡我力之所及,必去为你寻来。”


他言之切切,语气诚恳非常。卫璃攸垂眉思忖了片刻,方说道:“府里该有的都有,倒也一时想不起有什么想吃想玩的。”


卫昶一听她话里是无所求的意思,当下越发着急,忙道:“你再仔细想想,即便不想要什么奇珍异宝,总是有平日思而未得的事情不是?”却见卫璃攸犹豫道:“思而未得的事倒是有那么一件,只是不知兄长办不办得成。”


卫昶急道:“在这洛殷城又有何事是我办不成?快些说来听听。”


只见卫璃攸说道:“去年中秋家宴上,兄长和三个曾谈到了‘四友会’上的见闻,当时听来甚觉有趣,不知小妹何时也能有幸见识一下这‘四友会’的盛况?”


卫昶听她说完,竟一时有些茫然无措了。


且说这四友会中的‘四友’,即指的是琴、棋、书、画。每年中秋前,各地文人名士会于洛殷城望月楼中相聚清谈,品评当年的书画佳作,切磋琴技棋艺,四友会亦因此得名。四友会由崟王府内设的书院承办,每年会向崟州国各处郡县名士发函,邀请士族子弟前来赴会清谈。再者,还能以此为崟王府甄选年轻的人才。


既是崟王府所办,按理说卫昶想要多带几个人参加也不是难事。只是他不曾听过有女子可以参加这文人聚会一说,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吞吞吐吐地道:“去倒是不难,只是四友会上来赴会的皆是男子,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若混于其中,恐惹闲语,只怕不妥。”


卫璃攸道:“这有何难,我叫下人们去找件男装让我换上,再跟在兄长后头扮作侍从不出声便是。到时候大家忙着品评学问,自然不会注意到我。”卫昶听了,觉得她提议尚可,微微点头:“你说的倒也是个法子。只是到时候你须跟紧了我,万不可贸然行动。”


卫璃攸见他点头答应,当即喜出望外:“兄长既已答应可不能反悔。至于清韵轩的伶人,兄长想何时送来栖云阁,一切悉听尊便。”


他兄妹二人各得所需,相谈甚洽。两人聊了一会儿,卫昶临近走前,又想起百里叡先前所为,忍不住提醒她:“你近来可得多留意着点百里叡。别看他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骨子里指不定是个风流好色之徒。刚刚就被我瞧见他对你栖云阁的婢女毛手毛脚,很不规矩。”


卫璃攸心知他言下所指婢女为谁,也不追问,只笑了笑说:“阿叡我是信得过的,想必其中是有些误会。至于红绡,来栖云阁后便一心一意地服侍我,做事十分周到妥帖,我也不该疑她。”


“你倒是心宽大度,百里叡真是有福。”卫昶道:“我那表妹若有你一半善解人意,三弟便能少受好些磨折。”


“三嫂也是爱极了三哥,才会如此。”卫璃攸话刚说完,察觉到自己这话有异义,恐令人生疑,连忙改口道:“各人性子不同罢了,三嫂自有其温柔体贴的时候,只不过我们这些旁人看不到而已。”见卫昶并未深究自己话里的意思,于是把话岔开道:“倒是兄长你还须把心放宽些,少吃些没油盐的干醋。红绡是世子的人,阿叡又岂会不知?”


“但愿如你所言。”卫昶不咸不淡地落下一句,便领着一仆一婢离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我爱御姐哈哈哈哈
我爱御姐哈哈哈哈 在 2020/02/01 14:53 发表

三公子是个心机深的人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