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伞木同学的感悟一则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9-30 16:25
点击:409
章节字数:26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常去自习的咖啡馆有一整扇单向玻璃,从外边只能看见自己,从内侧则可以将街道和行人尽收眼底。

还是中午的时候,店里的人会比较少,伞木友幸在店外面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和衣服。


应该不会被很多人看着吧。



入秋,腿也好得差不多了,虽然受伤耽误了些事,但好在暑假的修养比较充分,学校生活和社团活动也总算步入正轨。



伞木今天的目标并不是这家咖啡馆。这儿的价格对井上来说有些高,对方在电话里提议去哪里坐坐的时候,友幸想了想,问母亲伞木女士,约他在家庭餐馆见面合适不合适。




“挺好的嘛,妈妈们年轻的时候也常去家庭餐馆,点一杯果汁、芭菲什么的,可以聊一个下午来着。”


“诶?和霙妈妈吗?两个人?”友幸很是好奇那些过往的事情。


“啊……”伞木女士声音小了些,偷偷观察正目不转睛盯着晨间新闻的铠冢女士,悄悄向他俯身说,“其实是和学妹她们去得比较多,霙妈妈要留下来练习双簧管啦。”



“……老妈,不是这种理由吧?”友幸质疑她,伞木女士却装作忙着给妻子烤面包添牛奶,他没有收到更多下文。


今天还有许多事,下回再问个清楚好了。






井上见那个黑头发的高个子信步走进店,向他招手,对方将眉扬了扬,穿过有些嘈杂的几桌客人,在他对面稳稳落座。


“你的……腿好些了吧?”井上试探着开口,他想要从伞木脸上找到更多厌恶或是不屑的情绪,但那眼神却依旧透着正直明亮,嘴角眼尾一派平静,并没有向下撇或是勉强上扬。


“好多了。”伞木点头,恰有店员小姐问他需要点什么,他垂首翻阅菜单,井上看着他身为男生却过长的浓密睫毛出神,只听伞木语调轻快道:“热巧克力吧,井上同学呢?”


“哦,我……黑咖啡,谢谢。”井上舒出口气,被对面轻松的氛围感染,笑语道,“说起来伞木同学你……总是让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伞木友幸将长腿收到沙发下一点,顺着对方的话闲谈:“嗯……比如说?”



“比如,热巧克力……女孩子喝得比较多吧?还有,你讲话几乎都是中性用语,有些时候还能听见女性用语——虽然现在也不把这些分得太清……还有啊……你长得……”他瞥见伞木复杂的脸色,忙改口,“我不是质疑你的性别,我只是觉得,你的处事方式,和一般男生不太一样,就比如说帮我这件事……”


伞木友幸摆摆手:“呃,上次在医院见面,你应该注意到也知道,我们家除了我,都是女性吧?我妈妈、妹妹们,甚至相熟的几家,也都是女性。”


“啊,我知道……伞木社长和……”


“嗯,演奏家铠冢女士,我的母亲。”伞木微笑,他面色透着认真,眼神清澈,声音平稳,“开始就是一个母亲抚养我,后来有了第二个母亲,有了两个妹妹,没有人教我怎么做一个’男生’,但大家都在教我怎么做一个更好的’人’。”


端来了咖啡与热巧的店员俯身横在两人中间,再闪回去,井上看见一张洋溢着阳光笑意的脸。


“关于你说的这些,我得澄清一下,”伞木朗声笑道,“虽然托我老妈的福长成这样子,但我确实是个男生,生理和心理都是——男生也有喝热巧克力的权利吧。”





井上闻言点点头,以手搓了搓脑门儿,似乎在懊恼自己出言不经思考,他赔罪般笑了一下,双手无处可依,只好扶在瓷杯上:“……你刚刚说的,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父母很早就离婚,也是母亲一个人带着我,生活了几年……当时她还年轻,可能觉得我是她的累赘,就把我丢在祖父那边。”


“伞木,有时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世界太不公平,我得承认——”他声音低落下去,“我嫉妒你拥有的,家里的大公司也好,外貌出挑也好,演奏双簧管这样的才能也好……最嫉妒的可能是,拥有这一切也就算了,你偏偏还是个很亲切的人。”



亲切到对一个不起眼的、懦弱的同学,他也会关切询问他的难处,付出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啊……”伞木眼光飘向窗外,他想,自己刚懂事的时候,也会羡慕别的小朋友被爸爸举在头顶,也会担心被最喜欢的惠美子问起为什么只有妈妈来参加小学校的家长开放日活动。

但后来,一个温软纯粹的、吸引了老妈所有目光的女人出现在聚光灯下,她走下舞台的时候,会以严苛的标准和十足的耐心教他双簧管,和他一起在商店街大吃特吃,一起瞒着老妈打游戏。


再后来,又有了妹妹们,他成了哥哥。




“我……确实很幸运呢。”他出神般这样总结。看向对面垂头丧气,脸色泛着青白色的井上,伞木又叹气,“井上,你能找我谈这些……我很高兴,我理解你的心情。”



“但你知道,别说是我,谁也无法改变谁的过去,幸运的、不幸的……


井上,我小时候在东京住,那时每天很晚,老妈才从工厂下班,她带着我从上野车站坐终电回家,总是能在那儿看见住在纸箱子里的流浪者……谁知道他们是因为不幸,还是因为对生活失望,我只能学着老妈往钱罐子里扔几枚硬币……


……我想,你能上现在的学校,有现在的生活,一定是家里和自己都有在努力的缘故,为什么总要向以前的不幸去看?”伞木皱眉,却展开了笑容,“你如果觉得我有资格说这些话,就听一听,如果觉得我是居高临下地教训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谢谢你,我……”因持续不断的思索,井上根根直立的短发下现出几粒汗珠,“总之,之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你,伞木同学,今天我请客吧!有些寒酸,但下次一定请你去好一些的店。”


友幸推脱了几下坚持要AA,店员小姐站在一侧似乎欲言又止,最终上前小声道:“两位客人,这桌已经买过单了……”

友幸诧异,忽然见井上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后方,他茫然回头,却首先被一双小手揪了脸:“哥哥!”


一双女式球鞋出现在他眼前,伊坂惠美子穿着常服,堆领内搭和薄外套,直筒的深色长裤,倒也不像是精心打扮,但少女包含水分的盈润脸颊让这一切都变得亮眼。她瞧着吃痛的友幸,杏眼眯起来,摇了摇手里的钱包:“想起之前伞木同学请我吃的蛋糕,现在先还一点。”


“伊坂同学,小羽,你们怎么?从什么时候……”



“嗯……大概是咖啡厅的时候吧,对吧,小翼?”



友幸再度讶然回望,脸就被小羽扯得更长。果然从背侧的皮沙发之后,冒上来一个毛茸茸的头顶,小翼个子太矮,只能露出齐刘海、一双眼睛和半截鼻梁,那双眼睛眨了眨:“和妈妈们一起出来的,遇到惠美子姐姐,老妈托惠美子姐姐带我们玩。”



“走啦,”惠美子摸摸小翼的头顶,小姑娘似被按摩过毛发的猫儿一般开心地眯起了眼睛,惠美子牵过小羽,“该把你们还给伞木阿姨和铠冢阿姨了。”



友幸脸上挂着小羽掐出的红印,恰能遮住他颊上因紧张而起的潮红色,他慌乱起身,差点儿就忘记自己的斜挎包:“我也去!”


井上并拢双腿小学生般老老实实坐着,呆然凝望着伞木立在自己面前,像个电线杆子,那长手指抓住白瓷杯,喉结剧烈滚动,一口饮尽了热巧克力。紧接着便向他赔了失礼,唇边还挂着一抹棕色,就要追着几个女孩的背影而去。



“伞木,嘴角啊!”



“哦,谢谢!”




井上低头,与黑色液体中的自己对视。


伞木原来是……紧急时刻也不浪费食物的人啊。



这特点,也来自于他的母亲吗?


甚至写了BG(?)
如果e狗是希美和霙的后妈,即e狗就是伞木友幸的后祖母
(混乱发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