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情始(五)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9-29 00:33
点击:1177
章节字数:38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璃攸郡主极少对下人说重话,眼下似是真动了肝火,吓得海棠连忙请罪:“郡主息怒,是奴婢口不择言乱说话。”她倒不是害怕卫璃攸责罚,实是担心对方气坏了身子。


等卫璃攸缓过劲来,海棠便马不停蹄地去找来了曲红绡。


“百里公子刚才来了,正在阁里坐着。”可海棠实在没法子拿出好脸色对付曲红绡,见了面便不觉拉下了脸子道:“郡主唤你去前堂伺候。在郡主出来之前,也可以弹点曲子给百里公子解闷。可是伺候归伺候,你还须好好掂量着其中的分寸。”


“红绡明白。”曲红绡微微颔首。对于卫璃攸的安排,她并不感到意外,当即回房取了琴,便移步到了会客的前堂。待到堂前,她没有立刻走出去,只是隔着帘子往座下看了看,见百里叡举着茶杯迟迟不喝,眉头深深锁着,正兀自出神。忽而他手中一颤,险些将茶水洒了出来,好在他及时回过神将手中的杯盏稳住。


“让百里公子等了许久吧。”


百里叡见到曲红绡一个人出现时,表情稍显诧异,但并未露出失望的神色。他随即舒展了眉头,笑道:“也算不上多久,一盏茶的功夫而已。”见曲红绡脸上也露出些许笑容,才转而问道:“怎么只见你一个人,却不见郡主出来?”


曲红绡笑道:“郡主还须过一会儿才能来。她担心公子一人等得无趣,便唤奴婢先出来弹首曲子给公子听,也好给公子打发点时间。”她柳眉一扬,话里带着俏皮:“公子可得听仔细了,保不准郡主待会儿又会相处什么题目来考公子。”百里叡也笑了起来:“多谢姑娘提醒,百里叡自当洗耳恭听。”


见他今日神采颇显颓靡,曲红绡特意挑了一首轻快激昂的曲子来奏。一首《雁落回翔》借大雁之远翔,抒高士之心胸。旋律起伏不断,琴音铮然,如鸣佩环,本该叫人闻之振奋。却见百里叡撑着额头闭眼聆听,竟丝毫不为之所动,反而眉间紧拧成结。


然而堪堪一首琴曲,排解一时寂寥尚可,哪里化解得了心底的愁虑。等到一曲奏毕,百里叡还深陷在无尽愁思中神游,兀自发怔,念及难处不由发出一声喟叹。


曲红绡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根本无心听曲,于是道:“百里公子若是累了,可先去客房歇息着,等郡主出来了,奴婢再去通报公子。”


“不了,我在这里等就行了。”百里叡说着忽然话锋一偏,问她道:“红绡,你可曾去过南宛县?”


曲红绡听说百里叡的老家就在南宛县,却不明白此刻他忽然提起此事是何用意,心里留了个心眼,摇了摇头道:“奴婢见识浅薄,未曾去过什么地方。”


“我幼时便是在南宛长大。”只听百里叡娓娓说道:“南宛自然是比不得洛殷城繁华热闹。但其周遭峰峦绵延苍茫,山青水绿,自有一番风光。你若将来有机会,倒也值得去看上一看。”话说到一半,又兀自笑了起来:“回想当初还在南宛那会儿,每年遇上农忙,我也会同家中佃农一起下田务农,休息时在日头底下喝上一碗家中自酿的高粱酒,那滋味热辣辣的,甚是带劲。等到闲暇时,邀上三五兄弟友人出门骑马打猎,把酒言欢,好不快哉。但自打随着父亲来到洛殷城之后,便鲜有过那般悠闲自在的日子。倒是这会突然闲了下来,总会不禁想起过去那些日子来。”说完不由苦笑了起来。


听他忆起昔日光景时语气亦喜亦悲,曲红绡思绪为之牵动,竟也能有所体会。她暗自咂摸了下百里叡话里的含义,试探地问道:“公子可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百里叡愣怔了下,随即苦笑:“倒也称不上什么烦心事。”


“奴婢虽拿不出什么有用的主意来,公子若不介意,倒是可以与奴婢吐吐苦水。”曲红绡盈盈一笑,漆黑的眼眸里透着温柔与亲昵,似在诱人倾诉。


栖云阁本来就没有几个下人,大部分都被卫璃攸调去打理内屋与庭院,如今偌大的前堂里便只剩下曲红绡一人。百里叡环视四周间已无外人在侧,才缓缓续道:“想来是从前太过顺利,万事遂心。如今遇上了些力不从心的事,就觉得不适应了,到底怪我历练太少了,心性不够沉稳。”


曲红绡大抵猜到了他所谓的‘力不从心’所指何事。


如今中州大瑜江山被五藩割据,藩王们各自为政,在自己的封地上建立起了一个个小朝廷,其中各有一番腥风血雨。崟王也不例外,单论洛殷城这个小朝廷中,就少不了各种结党排异、暗通款曲的事情。


官场的风波,女子本无权过问。可有些朝堂上的事,却总能伺机乘驾着各路风声钻进官宦人家的深宅大院里。待长舌之人嚼烂了吐出来,就变成女眷们私底下打发无聊的闲言碎语。就拿最近府内盛传的事来说,曲红绡都不用特地打听,只须在打扫院子时稍稍留个心,便能听到不少类似“世子与百里公子私下生嫌”“百里家不得王心”的说法。


虽说传言中不乏添油加醋、夸大歪曲的地方,但若非事出有因,也不会被无缘无故地传散开来。


曲红绡心道,这百里叡或许是眼下时运不顺,仕途遇上了阻碍,这才怀念起过去的日子,倒不见得是真心想回老家去。她若是百里叡,纵使舍得了高官厚禄、富贵荣华,也舍不得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子。


曲红绡自知不便就官场上的事与百里叡深论,得体地将话匣子收住,不再追问,而是婉转其词:“百里公子年纪尚轻,纵遇困顿,想必不过是一时之难,且待来日方长。”


听她寥寥几语慰藉,百里叡笑着点点头,亦不再多说。他抬手正要饮茶,却被曲红绡叫住:“公子,你那杯茶放了好久该是凉了,奴婢给你添新的。”她说着起身去里间端了壶新煮好的茶水过来,斟茶时不小心被溅出的热水烫到了手,忍不住轻轻痛吟一声。


百里叡见她吃痛,一时忘了分寸与克制,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放在眼前细看。眼睛忽然对上曲红绡的一双美眸,只见她长睫颤了颤,好似扑张的蝶翼,视线却悄然避开了百里叡的眼睛。


曲红绡心下隐隐有些焦虑不安:百里叡的一举一动她是须如实向璃攸郡主禀报的,即便对方有非分只想,但只要言语行为不出格,她在郡主面前倒也好说。可眼下百里叡拉着她的手,她该怎么向卫璃攸解释?


而她此刻神色流转,落在百里叡的眼中却有了另一种解读:如今卫璃攸并不在场,百里叡只道是对方是因为慌张与羞怯,才对自己隐忍回避。此念一起,越发激起了百里叡心中克制已久的欲念。他心头不由一热,紧拽着曲红绡的手半晌,久久忘了松开。


旁人若不知前情,远远看去就像是两人相视忘情,一时情难自已拉扯不清。可好巧不巧,这一幕恰好被门外来人逮了个正着。


“还真是凑巧,今日一来栖云阁就碰上了百里兄。”卫昶负手迈着大步跨过门槛,身后跟着个随从与婢女。


这时见到有人进门,百里叡即刻松开了手,双手无措地放在身侧,五指微微张开又握紧。


他见着了百里叡,也不复以往那般热络地上前打招呼,脸上带着冷冷的笑意:“多日不见,百里兄看上去清减了不少,可得注意保重身体。”


百里叡毕恭毕敬地回道:“劳烦世子挂心。”


卫昶斜睨了他一眼,似乎是有意不拿正眼看他。环顾四周一阵,目光在曲红绡身上稍稍掠过,最后落在置于案边的琴上:“百里兄这是在听曲呀。我怎么记得百里兄不喜音律,之前在我的东来阁听人抚琴唱曲,大多时候是提不起兴趣的,眼下怎么突然有了兴致?还是说百里兄非要红绡姑娘单独为你奏曲,才提得起兴趣来?”


曲红绡是世子昶买进府里,即使已被赐给了璃攸郡主,依然是世子看中的人。若私自动了卫昶的东西,该当如何?


这么重要的事,倒是给百里叡抛诸脑后了。


只见百里叡紧紧捏着拳头,眼神回避,嘴唇微微张合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曲红绡在一旁看得干着急,正要壮着胆子接话,这时只见璃攸郡主从帘幕走了出来,步履款款地走到众人跟前:“是我今日迟了些,便让红绡先出来弹点曲子给阿叡解闷。” 曲红绡见郡主来了,忙不迭地收拾好茶壶杯盏,退到她身后低头站好。


百里叡不是个擅长掩盖情绪的人,此时目露仓皇,脸色亦是红一阵白一阵,窘迫得紧。他先是被卫昶撞见了自己的逾越之举,险些被人当面捅破。这会儿却是卫璃攸助自己解围,心里好一顿惭愧自责,更加无法面对卫璃攸,只想寻个理由赶紧离开,忙找了由头说道:“郡主,今日时候不早了,我家中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这太阳都没落山,怎么就不早了。刚见着我妹妹的面,也不多聊几句就这么着急走,旁人还道你是专程来看别人的。”卫昶句句暗讽,不肯轻易放过他:“听说璃攸这里的小厨房手艺不错,未来妹夫不如留下来用个晚膳再走?”


“是我误了时辰,才没能同阿叡说上话。”卫璃攸却一股脑地将错都拦在自己身上:“今日是百里老将军归府的日子,阿叡这是要赶着回去陪父母吃饭。百里将军常年征战在外,这次去朝邑城平叛一去就是三个月,阿叡多陪一下也是自然。”


卫昶听了她这番话,立即乖乖噤声不再多话。


卫昶整日只顾着玩乐,最近因大婚在即,在王妃的督促下才稍稍收敛了一些,可心思终究不在朝政上。此时经卫璃攸提及,才想起半年前皇城里出的事端——原是朝邑城中的一干老弱朝臣起了反抗的心思,暗地里募集民兵私养死士,企图偷袭崟王留驻在皇城的守卫驻兵,助瑜帝摆脱崟王势力的辖制。


可天不遂人愿,朝邑城的一帮瑜朝老臣里出了叛徒,早在行动之前便向洛殷城里通风报信。王妃贾氏收到风声,便令大将军百里亮率精兵八千伏在朝邑城外。待引得城内瑜军出动,百里亮大军倾巢而出。是夜,朝邑城各大城门紧闭,城内厮杀一片,瑜兵死伤惨重。


据说皇城太和殿前的百步石阶被鲜血染遍,仿佛在殿前铺了一张殷红的地毯。百里亮亲手提着罪魁祸首司徒刘旸的人头,脚下踩着血迹织成的红毯,一步步走到太和殿前,将人头掷到少年瑜帝的面前


卫昶初次听人讲述当时场景时,就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里对百里家不觉又多了了几分敬重与畏惧之情。这时听卫璃攸再度提起此事,脑海里一下便涌出那血淋淋的场景,不由汗毛倒竖,哪里还有心思去为难百里叡。


这时,卫璃攸转身唤了红绡道:“红绡,你去送一下百里公子。”


曲红绡犹疑了片刻,不等她动身,只见百里叡连忙推拒:“不必再差人相送,我自己走就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