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夏日悠然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19-09-28 14:17
点击:725
章节字数:24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和大多数同龄男孩经历的暑假大有不同,虽然还是一样要随大人们去乡下住一段,但伞木友幸从三年级开始就脱离了男孩子们之间的玩耍——除去必须完成的暑假作业,必须进行的双簧管练习,他还有两个躺在婴儿车里的妹妹要照顾。


两个妹妹,他的妈妈们可忙不过来。



今年却是两个小家伙在照顾打着夹板的哥哥了。





玻璃风铃在屋缘侧折射着亮白阳光,随山风摇曳轻响,叮叮当地传送着清凉之感。沿廊靠着木柱斜倚着几个面颊粉白透亮的孩子,一看便是鲜少在烈日下玩闹,还保留着身在城市中的白嫩肤色。


“哥哥,张嘴,啊——”小羽举起碗勺,对着正摆弄八音盒的友幸举出勺子去,小手不稳,晃着勺中糖水,过家家一般要给他喂食。


友幸眨眨眼睛,黑发蒙了些眼眉,脸色因未睡午觉而显得困倦,他扯起嘴角无奈道:“哥哥腿摔了,但手没坏啦。”


小羽就气鼓鼓地放下勺子揪他的脸。



“啊痛!”友幸边乖乖就范,边看向安静翻看小画书的小翼,他小声抱怨,“为什么姐姐和妹妹完全不一样啊?”友幸喝一口小羽递来的“糖水”,被酸得直皱眉。


奶奶退休后,每年过暑假都会为孩子们准备好自家做的乳酸饮料,调味时,友幸会加入普通量的砂糖,小翼尤其爱甜,友幸就偷偷为她多加一勺蜂蜜,可小羽偏不爱甜甜的味道,非得喝原味。



小翼从书里抬起脸懵懵地思考了一瞬,很快拿定了想法,笃定般轻声道:“因为小羽是妹妹,小翼是姐姐。”



这是什么回答嘛……用问题回答问题……



友幸挠挠头发,刚要再问,却听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欢快而幼稚的调子——妹妹们粘着他要用这首《甜甜魔龙骑士》的主题曲,铃声一响,小羽就会模仿着动画里美少女的变身动作手舞足蹈。


友幸是个好脾气的哥哥,这点要求当然不在话下,只不过到了学校时,他还是会换回正常的响铃。



井上胜平?


伞木友幸放下手中正修理的八音盒,一边用余光瞄着动作稚嫩、自我陶醉的小羽,一边接通了电话。


“喂?井上?”


“伞木同学,可以约你出来谈一谈吗?”对方声音很消沉,但不带恶意,“很抱歉,你还在养伤,如果不方便的话……”



“哦……”友幸见小翼专心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通话内容很好奇,“走路是可以走,但是现在并不在大阪,我和家人在京都老家……等开学吧?或者你发邮件给我。”


“嗯,那就开学吧。”


对方匆匆结束了通话,友幸捏着手机,一时觉得莫名其妙。




“小羽,小心摔跤。”熟悉的声音自拉门内响起,三个孩子回头看,伞木女士穿着简单柄图的石竹色浴衣,端了一大碗青葡萄走出来,搁在三个孩子腿边,“早上和霙妈妈一起去摘的,山里的好东西真不少哦!”


“老妈去摘葡萄不叫我们!”小羽蹦过去抱她的腰,下巴搁在她肚子上仰着脸看她,“小羽也想摘葡萄!”


“不是小羽要睡到太阳晒屁股,不愿意起的吗?”伞木女士委屈道,“让姐姐负责叫起你,结果两个人一起睡到吃午饭才醒。”



“小翼起了,”小翼轻声辩解,“小羽睡得好香,叫不醒,然后小翼叫累了。”



就又睡了是吗。


友幸哈哈大笑,他想起前几年妹妹们三四岁,他常带着两个小姑娘去家附近的公园玩,结果一天傍晚要回家时,走了一半路,才发觉只有小翼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问她小羽在哪,小翼迷迷糊糊地揪着衣角,眨着大眼睛看他,一言不发。


当时还是小学生的友幸慌得眼泪都快涌出来了,他背起小翼就往回跑,找了几圈,才在公园的大滑梯里找到了睡得正香的小羽。


小羽玩累了,就会很快寻个安静的地方进入梦乡,可怜哥哥和姐姐心惊肉跳地一顿好找。

那是友幸第一次在妹妹们面前抹眼泪,小羽和小翼看着哥哥哭,也跟着一起哭,结果三个人哭累了,干脆歪在滑梯上一起睡了一大觉,最后被妈妈们找到,批评也不是,安慰也不是,只能看着三个泪痕交错的小脸直叹气。




妹妹的睡虫,的确会传染呢。





“霙妈妈呢?”友幸随口一问,伞木女士却愣了下才道:“哦,在洗澡,对了,这边晚上会放花火,还有村民的演出,你们等下也洗澡换浴衣,晚上一起去看?”


友幸点点头捏了颗葡萄,理所当然道:“那我最后,妹妹先洗。”


“诶?妈妈不是中午刚洗过澡吗?”小羽不明所以地嘟囔,抬手可以摸到伞木女士刚沐浴过而微湿的黑发,她笑,“那我现在就去叫妈妈给我搓背!”



伞木女士的脸颊微不可见携卷了一丝红云,她抱住女儿:“好啦,先吃葡萄吧!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哦。”


在霙身上留了那么多印记,怎么能叫女儿看见……

也怪自己,工作之余难得的放松,又置身在乡间庭院中气氛悠然的屋室里,一不小心就失了些节制。




“对了老妈,”友幸突然想起刚刚的电话,“上次那个……井上,他刚刚打电话来,说有事要和我谈……听起来挺郁闷的样子。”


伞木女士理理衣襟走上前,听他语气紧张,不禁放软了声调道:“是怕他出什么意外吗?”


友幸点点头。




友幸是个脾性柔软的孩子,比年少时的自己要敏感、温和过许多啊。


“我去找过校长,校长说井上家里,父母离异,只有爷爷照顾他的衣食,他比较寡言,从小受到欺负,”伞木女士端起胳膊正色道,“当然,他受欺负,并不是陷害我儿子的理由。”


友幸又笑着点点头。



“你要是不放心,老妈可以托人去探望,如果到时你要去见他,老妈也可以托人保护你的安全,”伞木女士微微叹口气,“说到底你受伤,也有家里公司做大了的原因,友幸平时很低调,不用为这点感到抱歉……我也和霙妈妈商量过了,如果你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确的,老妈会支持你,不管是这回,还是以后更多的事情。”



几人间一时因这段话变得静寂无声,友幸很是感动,却不知说什么来感谢老妈和妈妈才好,脸上有些烧热。



“晚上,这里的表演,可以听哥哥吹双簧管吗?”


是小翼率先打破了沉默,气氛骤然沉降为平常的温和。友幸一怔,却见女孩面上无邪纯真,仿佛只是突然兴起提出了愿望而已。


伞木女士摸摸小翼细软的头发:“可以倒是可以哦,老妈去商量一下……小翼喜欢听哥哥的双簧管吗?”


小翼看着友幸,对方愣愣地点头,她便又低下眼光翻看自己的小画书去了。



“有卖炒面吗?有今川烧吗?有香蕉巧克力吗?”小羽也突然兴奋地嚷嚷起来,“放花火,是花火大会吗?老妈——小羽要穿那件新买的浴衣——”


“有的有的——”伞木女士又被小姑娘抱得动弹不得,“让你吃个够啦。”



“小翼呢?”



“我想吃刨冰,”小翼斟酌一下,“就吃一点点。”



“嗯,一点点的话没问题。”




虽然不是什么花火“大会”,不过只要有能够闪烁出星火的烟花,孩子们也会玩得很开心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