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情始(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9-22 19:33
点击:1172
章节字数:26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汉北归来,百里叡似乎公务不忙,得了清闲,往栖云阁里来看望卫璃攸的次数也频繁了些。每逢百里叡到访,卫璃攸总会携着曲红绡一同招待,次次都不曾落下。她时而令红绡奉个茶,时而又叫她当着两人的面抚琴唱曲。偶尔还要拉着百里叡一道品评两句,问他:阿叡觉得红绡所奏的这首曲子如何?


百里叡先是推脱,只道自己是个粗人不通音律。待到后来,实在拗不过璃攸郡主孜孜不倦地问询,不得不评论上两句,多半只是蜻蜓点水地称赞下,却总不得要理。


有回听他讲完,卫璃攸忍不住掩唇笑了笑,又顺水推舟地把话题抛给曲红绡:“许是阿叡不懂这曲子背后的典故,不如由红绡来讲解一二,说不准阿叡听过之后便有了不同的感悟。”


曲红绡略作沉吟,抬起头道:“这首《幽思》讲的是前朝某位宫妃的一生。她常居深宫,每每静忆往昔,或是年少时的单纯无邪,或是宫闱中的清冷伶仃,各种心绪交杂萦绕心头,终成无言嗟叹。”


百里叡皱了皱眉,似乎对她的解读不甚满意:“我听这曲子结尾处平和悠长,听起来也不像在叙说宫中女子哀怨之情。”


百里叡说话时,曲红绡总是笑着看向他的,眼睛一刻也不曾挪开。清冷如水的眸光中掺着一缕浅浅淡淡的风情,像平静如镜的湖面上飘入了桃花瓣,坠得湖心微漾,引人心颤。


“奴婢以为,那位宫妃心中早无哀怨,亦无欣喜。心性已被日复一日的孤伶磨平耗尽,静若一滩死水罢了。这无悲无喜的情绪,也就是公子您听到的‘平和悠长’。”她唇角微微勾起,手指漫不经心地沿着琴弦抚过,却未发出半点声响:“奴婢见解粗浅,让郡主与百里公子见笑了。”


她一番话毕,百里叡的眼中先是掠过一丝惊奇,咀嚼过后又凝为沉重。


卫璃攸亦听得入神,嘴里喃喃:“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大抵就是如此了。”忽而又轻声笑了笑,打破了短暂的沉默:“阿叡身为男子,到底是不懂得女子心思。此曲子既为女子而作,阿叡不明其意也属自然。只是不知阿叡今日听完红绡抚琴,可有长进?”


百里叡笑道:“今蒙红绡姑娘赐教,自是收益匪浅。”说着朝曲红绡拱了拱手,举止翩翩有礼。许是与曲红绡见过多次,已熟悉了不少,百里叡看向她的目光不再似初时那般刻意回避。


曲红绡的眼波亦无拘无束地迎了上去,如此相对而视,反令得百里叡慌乱地挪开了眼。


百里叡斜眼瞥了下卫璃攸,对方正低头品茶,似乎并未留意他方才的神情举止。


待卫璃攸抬起头来,见百里叡正怔怔地看着自己,不由低眉笑道:“阿叡怎么这般看着我?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说着脸上浮起一丝羞色。百里叡心虚地笑了笑,却一时接不上话。


曲红绡见状,连忙为百里叡解围道:“百里将军怕是一时看郡主看呆了,又不好意思说。”百里叡听完怔了怔,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也不说些什么,只低头兀自干笑着。


等到送完百里叡出门,璃攸郡主转身坐下,便立马换了一副脸孔。她端起茶盏,于唇边呷了一口,抬首对红绡道:“你觉得阿叡看着你时,眼里可是喜欢你的?”她说话时目光深邃,脸上已不见半点娇羞与生涩的神情。


曲红绡恭恭敬敬地答道:“奴婢以为,百里公子更多时候都是看着郡主您的。”


“也是。”卫璃攸轻轻叹了口气:“在我眼皮底下,自然是要收敛一些。”她心思一转,继而笑道:“不如之后,便由你单独见他好了。”她话说得极其轻巧,像是一句随口说出的玩笑话,曲红绡却不敢将这话当成玩笑看待。


“你是不是在想,这出戏要演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曲红绡原是在发怔,这下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见卫璃攸正朝自己笑着。她最近极容易出神,有时看着卫璃攸说话,便会不自觉地陷入她的话里,竟不知好歹地想要看清对方。到头来,却连自己的心也看不清了。


“只要是郡主吩咐的事,奴婢自当尽力去办,并未去想何始何终。”她心知这冠冕堂皇的说辞,璃攸郡主大抵是不会信的。而她自己亦不知晓,这看似虚伪的话里又夹杂了几分真心。


卫璃攸却似没有听清她说的话,目光无焦地放空着,口中喃喃自语道:“莫要着急,就快要结束了。”


听到“结束”二字,曲红绡本该松懈下来的一颗心,刹时又感到有些空落落的。


过去曲红绡时常打趣伶人馆中那些对恩客动了真情的女伶们,是群疯子傻子,整日患得患失地等待着所谓的良人。可等来的多是一场空欢喜、两行断肠泪。眼下,她却也不知不觉中变得痴傻起来,怕是再没立场耻笑他人。


不同之处在于,她期盼着百里叡的到来,但又在心底隐隐抗拒着同一件事情的发生。


***


“郡主,百里公子来了。”


这日海棠前来通报时,卫璃攸正支着太阳穴倚在榻上歇息,听到有人来报也懒得睁眼去瞧。


屋内只有墙边的两扇窗子开着条缝,略微溜了束阳光进来,却止步于窗前的那几寸地而已。其余门窗都掩得规整严实,房间暗得像座阴沉的牢室。


房间里熏香弥散,笼居其中甚觉困倦。


“我今日有些乏了。”卫璃攸似乎还未睡醒,略微沙哑的声音听起来甚是轻飘无力。


海棠思忖了片刻,默默揣度卫璃攸话里的意思,试探地问:“那——奴婢出去和百里公子说一声,让他改日再来?”


卫璃攸双目微阖,悠悠说道:“阿叡大老远来一趟,是想找人聊天解闷,总归不好让他白跑。你先让红绡去堂前伺候着,陪他说说话,若他二人实在聊不拢去,让红绡弹琴唱个曲给他消遣下也是好的。且容我再躺一会儿,就出去陪他。”说完便兀自翻了个身,拿背对着海棠。


“这……”海棠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心想:人家百里公子就算来找人聊天也肯定是找郡主的,却差了曲红绡这狐媚子去陪聊,这可不是把自家未来夫君往狐狸精身边送嘛?


卧雪走之前曾千叮咛万嘱咐,定要时刻防着曲红绡,以免那狐媚子在郡主身边起了什么不安分的坏心思。可郡主对这曲红绡百般信任不说,还主动把未来的郡马往那狐狼之穴送去,她就是想防也是防不住的。


虽说海棠性子毛躁,但也并非蠢笨之人。仓促之间急中生智,自以为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理由:“刚刚东来阁的白芷捎了口信过来,说待会儿世子也会来看望郡主您…所以,您看要不要让百里将军改日再来,免得遇上世子起了什么冲突就不好了...”


自汉北平乱之后,世子昶与百里叡之间的关系便变得甚是微妙,已不如以往那般来往密切。外头更有流言道,百里叡只顾着在战场上杀敌,拼抢战功,这才没能顾及世子周全。因此,外人尽道这世子遭刺受伤一事,百里叡是脱不了干系的。


这些事也是海棠从府上其他家仆那儿听来的,心想着既然世子与百里公子之间有嫌隙,不如不要撞见的好。若都出现在她们栖云阁,只怕郡主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


见卫璃攸半天默然不语,海棠以为是自己说到了郡主的心坎上,对方定然是将话听进去了。却不料卫璃攸脸上似结了层霜一般,盯着她说道:“你是从哪儿听来的闲言闲语?空穴来风的事也能当成正经事拿来说。若被旁人听去,还道是我教出你们这一口嘴碎的毛病。”她语气冰冷地训斥了一番,或是过于激动,竟捂着嘴连声闷咳起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