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情始(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9-22 19:34
点击:1158
章节字数:36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过了半晌,房门里头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栖云阁的下人们一听便知,那是郡主手边专门传召下人所用的银铃。海棠闻之立刻匆匆忙忙地进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合上。


曲红绡一下子落了清闲,本该是安稳地站在门外守着,然而听着门的另一边传来的水声,心里头却不由地生出异样的感觉。眼前忽而浮现出卫璃攸方才夹杂着羞恼的漂亮脸蛋来:朱唇轻抿着,娥眉微蹙,清亮的眼睛里好似盛着一捧清泉,眸光盈盈晃晃,却又怯生生的无处安放,着实惹人怜爱。


不过此念刚起尚不及深思,便令曲红绡兀自吓得一跳。只觉得其中念想荒唐得紧,心底登时生出一片慌乱与抵触的情绪。索性闭上眼,试图将这谬误之情从脑海中甩去摒除,又努力将其他人的脸取而代之。


眼前闪过了卫昶、百里叡的脸,却是匆匆晃过就变得模糊不清。待重新将心中之人眉目勾勒清晰,却不知为何眼前赫然又浮现出卫璃攸的笑靥。无奈之下,曲红绡甚至回想起早年遇上的那位曾为她许下山盟海誓的书生,却无力地发现自己连对方的长相都记不清了。


直到想到了素未谋面的画师云舟,思绪才稍稍安定下来。她实在细想不出云舟的模样,只能想到那日枫树下一个布衣白衫的男子正低头凝着地上的半首打油诗,亦想象不出那人当时的神情来。


所幸,璃攸郡主再没有冒然闯进她的脑中。


曲红绡独自纠结了许久,待回过神来,便见海棠从屋内出来,也不知这是海棠进出房间的第几趟。


“你可真是舒服得很,都闭眼打起盹来了,”只见海棠刚将门合上,便立马弯腰驼背地蜷缩作一团。她有些不稳地半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捂着肚子,抬头露出一脸菜色:“我肚子实在难受,怕是吃坏了肚子......若是郡主又摇了铃我还未回来,你便替我先进去服侍着。到时候你可得机灵点,虽说郡主对下人们好,咱们也得尽心尽力仔细伺候着才是。”海棠慌慌张张地将话说完,便捂着肚子往外跑去。


曲红绡却还心怀侥幸,心道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总不会这么不巧被她赶上了什么要紧事。


不料海棠尚未离开许久,身后的屋子里就又传来了铃声。


曲红绡心里微微一惊,脚步却稳住未动。她本想着再挨一会儿,挨到海棠回来便能顺利推脱了这差事。只可惜事与愿违,那铃声暂止住片刻,又断断续续地响了起来。曲红绡担心璃攸郡主是真遇上了急事,既等不来海棠,只好径自转身推门进了房里。


此时,郡主卧房内烛光幽幽。不过是仓促间瞥了一眼那帘幕后若隐若现的倩影,曲红绡的一颗心便悬了起来。


她提着心尖与脚尖,蹑手蹑足地走近过去,轻轻拨开珠帘。只见卫璃攸正靠着浴桶边沿,一双美目微微合上。人被笼在氤氲的水雾之下,像是只身于袅袅云雾间的仙子,美得有些不太真切。


卫璃攸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顺着肩颈半遮半掩地盖过锁骨,没入水里。白玉般的肌肤上凝着水珠子,仿佛缀了珍珠的丝缎,令人不禁想要伸手抚摸触碰。


被拨动的珠帘在耳边清脆地响着,纷乱无秩,恰如曲红绡此刻的心声。


或许是屋内太过湿热的缘故,曲红绡觉得胸口有些窒闷。她攒起冒汗的手心,勉力将短促的呼吸抑住在喉间,好不叫人察觉她心中的异动。


“海棠?”卫璃攸虽是闭着眼,但似乎并未睡着。此时听到有人进来,脚步声却是十分轻缓,不似海棠平时那般风风火火的急状,便立刻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


卫璃攸有些疑惑地睁开眼,朦朦胧胧地认出了来人:“怎么是你?海棠人呢?”


“海棠有点急事...暂时离开一会儿,很快便会回来。”曲红绡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卫璃攸的表情,深怕对方察觉出自己内心的不安:“奴婢在外头听屋内铃声不断,以为郡主有什么急事吩咐,这才自作主张进来看看。”她见璃攸郡主只盯着自己看却迟迟不应声,一根心弦崩得更紧了:“郡主若是想等海棠回来,奴婢便先退下。”


卫璃攸迟疑了片刻,启唇说道:“倒是不必退下。现下水快凉了,我也在水里待够了。”忽而笑道:“我叫海棠把衣服放到里屋了,你去取来给我换上。”


“奴婢遵命,还请郡主稍等片刻。”曲红绡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连忙移步到里屋去取了套赶紧的衣裤进来,尚未越过屏风,便听得卫璃攸那头忽然传来一阵水声。曲红绡心中犯疑,快步走近过去,哪知不过转身的功夫,浴盆里竟已不见卫璃攸的踪影。


“郡主?”曲红绡心中一凛,赶忙走到浴盆边,却见卫璃攸整个人连同脑袋都缩在水面之下,半天一动不动。曲红绡瞬时吓得脸色煞白,更觉一股寒意自脊背直袭头皮,方寸大失。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来不及深思此中细节,一心只念着卫璃攸此刻安危,赶忙躬下腰将手伸进水里欲将人从水里捞起来。可这平时轻得跟片薄纸似的璃攸郡主,此刻却似千斤重一般直往下坠,叫她怎么使力都拉扯不动。


时间渐逝,曲红绡越发惶恐焦急,上半身几乎要栽进了水里。眼看着璃攸郡主仍无动静,整个人死寂般沉在水里,曲红绡只觉自己仿佛身陷冰窖,浑身透着凉意,心脏都快停止跳动。正当她欲要大喊引外面的人进来帮忙,水面下忽然钻出了个人头,顿时水花飞溅,惊得曲红绡连退几步,险些撞翻了身后的屏风。


曲红绡扶靠着屏风稳住身子,抬眼却见那刚从水里钻出的卫璃攸抹了抹脸上的水痕,又将水淋淋的长发拢到而后,露出一张娇俏的笑脸来。她忽而止不住地轻咳了几声,似乎是被是水呛到了,双腮不觉泛起浅绯。待缓过劲来,便向前趴在浴盆边朝曲红绡笑道:“看把你吓的,刚刚是不是以为我要憋死了在水里面了?”


曲红绡惊魂甫定,脸色仍是惨白。她双眼空洞地看着璃攸郡主,紧紧抿着嘴唇半天没有答话。


待平复下慌乱的心绪,看清对方脸上的笑容,曲红绡心中陡然升起一股难抑的怒意。


方才她是真的担心卫璃攸出事,吓得心都快跳了出来。岂料自己满心的担忧,在对方眼里却不过是一个笑话。


曲红绡强按住胸口翻搅而起的苦涩,勉力挤出一丝笑容,意欲配合璃攸郡主眼下的戏弄:“奴婢胆子小经不住吓,郡主往后还是莫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卫璃攸莞尔笑道:“你这人倒是奇怪,有时十分拘谨,可之前为我宽衣解带时却又放肆得厉害。之前你捉弄我的那笔账,我眼下算是讨回来了。”


经她一提,曲红绡才想起此前借机“调戏”璃攸郡主一事,却未料到这小郡主的报复来得未免太快了些。


曲红绡低头说道:“是奴婢唐突,冒犯了郡主。下次郡主若对奴婢不满,处罚奴婢便是,万不可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卫璃攸闻言笑道:“听你所言,倒是很为我着想,对我一片忠心。”她语带轻笑,似乎并不全然将曲红绡所说当真。


曲红绡岂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不禁心中一片涩然,却也只是暗自苦笑,咬唇不语。


“话说回来,这些天我捏着你的把柄,威胁你去勾引阿叡,想来你心里定是对我十分怨恨。”卫璃攸趴在浴盆边沿,抬眸看着曲红绡,满眼玩味的笑意:“方才见我快要溺死在水里,若非担心事后受惩,是不是心里还有点开心?”


“我没有。”


曲红绡说话时目光直直看向对方,语气中夹杂着细微难察的忿然。


简短几个字掷地有声地落在耳边,令卫璃攸与曲红绡二人都不禁愣怔住了片刻。


照曲红绡一贯冷淡疏离的性子,若她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上一句“奴婢不敢”,卫璃攸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但是这回她没有自称奴婢,也没有曲意回避,话语里还隐隐透着些强硬,这就着实反常了些。


曲红绡向来是先细思而后言行,眼下这话未经她思虑便脱口冒了出来,就连她自己也未料到自己会这般失言。


屋内忽然安静下来,半晌无人发声。


曲红绡垂眉不语,指尖不觉掐按着掌心,面色无波却心乱如麻。


卫璃攸忽然启腔道:“好了,刚刚是我玩笑开得过了,瞧你板着张脸,跟那佛堂里敲木鱼的姑子似的。”说着,目光略略扫过散在地上的衣服。方才曲红绡一时情急撒手将衣物落了满地,眼下又被水浸透,自然是没法再给她换上。


曲红绡循着她的视线看去,俯身拾起地上湿漉漉的衣物:“奴婢这就去取一套新的进来。”当即心领神会地退出房去。


心知,璃攸郡主总归是寻了一处台阶,让她二人得以从那微妙的沉默中脱身。


***


曲红绡出门时恰好碰上了回来的海棠。海棠见她抱着一堆湿搭搭的衣服,知她定是又出了什么岔子,便拦下她问寻。


曲红绡只轻描淡写地道:她不小心将新换的里衣给弄湿了,正是要去给璃攸郡主换一套。


海棠听罢登时火气窜上头顶,劈头盖脸地斥道:“你这不争气的,叫你帮忙看顾着点,竟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得我来善后。”斥责完便一把夺过她怀里的衣服,曲红绡也不推拒,任由她将活揽过去。接着连声道了几句歉,便老老实实地退到一边,看着海棠继续忙进忙出,自己的心思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夜色渐浓,月正下弦,星空朗朗无云。曲红绡昏昏沉沉地靠着墙,疲惫地闭上眼睛。迷糊间仿佛又看到了秋园,落枫亭旁枫树下,一身白衣的云舟先生忽然抬起头,露出的却是卫璃攸带着冷笑的脸。


曲红绡瞬间惊醒过来,抹了把额头,竟是一手冷汗。


这时屋内的灯俱已熄灭,海棠伺候完璃攸郡主就寝,揉着肩膀子自屋里出来。她一出门就撞见曲红绡正六神无主在原地发呆,便扬声朝她唤道:“人都睡下了,今日不该你守夜,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曲红绡闻声点了点头,正要迈步离开,却见海棠快步走上前来,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塞进她手里:“郡主说你今天伺候她时磕撞了下,让我找了这药膏给你带回去涂一涂。”


曲红绡这才想起之前撞到了屏风。因被层层心事所覆,她起初并未留意,现下经海棠提醒才意识到腰背处有些隐隐作痛,却不想璃攸郡主竟能记得这细枝末节。


她看了看手里的药瓶,轻轻握住。原有的一丝怨愤已然尽消,可心中滋味仍是杂陈,越发感到茫然失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