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前路还长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9-18 16:10
点击:455
章节字数:32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海苔卷已经是条老狗狗了。海来到这个家时恰巧和它同岁,现在海十岁整,长得伶俐又可人,海苔卷却是眉须苍白粗硬,活动力也大不如前,但对海,还是一如既往地爱黏她。




“这个孩子很内向……大家喊她小美咲,有时叫名字也不理人呢……是是,都烦恼极了,担心她到了学龄没法和其他小朋友相处。”


“宝贝,阿姨们家里有条大狗狗,软软的香香的,毛皮也很顺滑,它特别喜欢小美咲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哦。”


“美咲……不喜欢……”


夏纪一双吊梢眼努力睁大了,弓着腰面对美咲不知如何是好,优子却一反平时的糊涂,瞬间顿悟出什么,她握住那双小小的、肉肉的手,轻声细语:“是不喜欢美咲这个名字吗?”


锅盖头的小姑娘勾起优子的一根手指,犹犹豫豫地点头,她怯生生的眼睛里流露出纯真和自然:“美咲,到处都是。”


“啊,原来不是不喜欢狗狗呀!”夏纪舒出一口气,却被眼波闪亮的优子用胳膊肘戳上了腰间,她哎呦一声,只听对方小声道:“打什么岔了啦!”


这孩子是在期待一个与众不同的、好听的名字,期待一对疼爱她的双亲,期待一个温暖的家呢。




后来,她被叫做海,两个阿姨被她叫做妈妈。






海很喜欢自己的名字,虽然这大方而有魅力的称呼放在自己这普通的女孩子身上有些浪费,但海很珍惜,不管是名字,还是自己的两个妈妈,还是她们三人加上海苔卷共同的家。



“海,要送海苔卷去伞木阿姨那里咯,可以帮妈妈拿一下海苔卷的狗粮吗?”



“好——”头发绵长,锅盖头早已改换成可爱的歪辫子,女孩响亮应声,跑过去,发尾的蝴蝶结在空中翩飞。


岁月不饶人,优子妈妈不知何时起已经不戴发饰了,但她却还是喜欢流连在饰品店,喜欢买下桃红或嫩黄的蝴蝶结,只不过这些漂亮的小东西,从此都被编入了海的头发里。






“耶!大狗狗来啦!”


拄拐的哥哥和脚力柔弱的姐姐根本拦不住小羽,她从家门口奔出来的样子真似一只小鸟。好像稍不注意,这只小鸟儿就会一跃而上,越过屋檐,飞到天空里去。


夏纪看她将脸揉在老狗额头上的毛发里,海苔卷虽认识小羽,但对这般热情依旧很是吃惊,它紧闭嘴巴睁大眼,然后悄悄闻她的头发,确认着女孩的身份。夏纪浅浅地笑了,她想小羽究竟像谁呢?明明是小兔子一般的霙亲生的,却比希美生的友幸还要开朗好几倍。


不,不只开朗,夏纪所见的女孩脸上,洋溢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活力。



“小羽,你怎么没换鞋就出去啦!”门口响起希美的声音,夏纪想伞木社长今天倒是不忙,竟日上三竿还在家里待着。




“要带海姐姐去哪里过暑假呀?”小羽好奇地瞅着夏纪一家,她过于欣喜海苔卷的到来,这时才想起关心海姐姐的去处。


“冲绳哟!”夏纪拉起小羽向希美那边走,一年级的孩子,个子已到她的胸前,她估摸着再过几个月就要超过海了,便逗她道,“小羽长得这么快,以后会不会比哥哥还要高?”


出乎她的意料,小羽果断摇摇头脆声道:“小羽不想长得那么高。”


“诶——为什么?”夏纪看向她矫健而苗条的小腿,“小羽这样很受欢迎不是吗?小偶像,来着。”



她还记得海刚转学不久,自己和优子恐怕女儿不能好好得融入班级,常去学校与老师沟通,去的多了,却发现希美和霙也是教员室的常客——原来是小羽太受欢迎,就算上课时间也有小朋友趴在门窗边偷看她,更好笑的是,她的鞋柜中常被塞入一些饱含爱意的信件,字都写不完整的小孩子们,用最纯真最直白的语句对她表达着喜欢。



——伞木羽同学,请你加油,我会一直关注着你。


——小羽,喜欢你,可以放学后在花坛见面吗?


——伞木同学,我们全班都喜欢看你跳高,我也一直都会为你应援的!


……



可她才七岁,还不能好好分辨人情和自己的心意,该怎么教导她——希美和霙也从未想过会遇到这种问题,毕竟姐姐文文静静不招人注意,哥哥也是普通的受欢迎而已,家里有个“偶像”什么的,实在是棘手。




为什么不想长高。


小羽没有回答夏纪,却像她的霙妈妈小时候一般,缄默着微垂了头。



这孩子有什么心事吗?


夏纪微微好奇,不过她明白现在不便多问,等小羽自己想要说时,才能痛痛快快地说出来。



毕竟霙当年也是这样。



“没办法呢——”夏纪小声嘀咕。






夏纪和优子计划了一场半个月之久的旅行,不过要带上海苔卷就不大现实了。考虑过自家公寓附近的寄养专门店,虽然收费还算能接受,但海苔卷毕竟是十岁高龄,一家人怕它在寄养处有个什么意外,忧心忡忡的,最后才决定拜托希美和霙照顾它。


还好,这一家人都喜欢小动物,海苔卷刚一进门,便被三兄妹围起来摸摸这摸摸那,每一根毛都被细细研究。



霙没露面,原来是还在楼上睡懒觉。希美将茶点向夏纪推了推,那是青见和连锁甜点品牌合作的乐器形小饼干,预计是在十一月大阪的行进管乐比赛时销售的,对方很是客气,早早做好了样品送过来,现在家里多得吃不完。




“……也想养宠物呀,”希美望向几个孩子,笑着无奈道。她难得放松,此时团腿窝进了沙发,头发散着也未施妆容,一派倦懒,“霙待在学校,我待在公司,孩子去上学……有时候友幸的便当都忘记准备,更别说宠物了。”


优子和女儿要在周边逛逛,夏纪正巧也有意与希美多聊一会儿,便打开了话匣子:“友幸……现在上的高中是有午餐的吧?”



“有的,之前初中的时候上的桐木,那时候没有。有几次和霙忘记做便当,他自己捏了个饭团就去学校,也不吭声,”希美说到这里,脸竟微微红了,“后来谈升学进路的时候,班主任还问我:原来是伞木社长,怎么孩子总是只吃饭团呀?”



夏纪不禁回头看友幸,她想孩子并不总是像母亲、父亲的,就像希美和友幸,虽然容态十分相似,但成长的环境不同,性格也不相同——高一的希美和高一的友幸……反而是友幸这个小伙子更加平易温和一些。


是霙的缘故吗?




“喔,对了,”希美也凝视了孩子们一会儿,突然坐直捏了块饼干唤夏纪,“我想起友幸像海这么大的时候,就跟我说决定要去上桐木,海呢?”


一句话问到夏纪心坎里,她愣了一瞬,观察着希美,对方管理着不小的企业,多年间已经养成了爱操心的习惯,现在比起自己这个说什么都要斟酌两句的小课长,伞木社长,真的是越发显得游刃。


“啊——”夏纪呼出一口气,也扔了块饼干在嘴巴里,瞬时奶味四溢,黄油酥香更是令人陶醉,她松了筋骨,也道出了心中烦恼,“其实离家不远有个私立的中学很不错,午餐、社团、学习辅导都完备,就是学费贵了一些,我和优子还在考虑来着……老师说海的成绩还不错,考上公立学校没大问题,但就像你说的,我和优子也都有工作,孩子吃饭什么的……能好好照顾到吗。”




希美不会有资金方面的愁绪,但因为两人是多年好友,夏纪谈起这些,也不会不自然。



希美闻言认真考虑了半晌,无意识又捏了块饼干在指间:“是个问题呢……海呢?海怎么想?”



夏纪一句话噎在喉咙,却听见轻轻的脚步声,原来是霙揉着眼睛从楼梯那边走下来,看来睡过了头,与她打招呼的声音还有些哑:“夏纪,优子和海呢。”


“哟,霙,”夏纪笑,“送海苔卷过来,她们在附近的商店街转转。”



“喔……海苔卷?我看看。”霙眼睛一亮,冲着那团白黑相间的毛团就去了,与几个孩子蹲在一起,将稳重的老狗狗摸得不知所措。


“霙一直很喜欢小动物。”希美解释说,不过这话更像向她自己阐述霙孩子行径的原因。是在说服自己。



夏纪差点就笑出声:“……我知道啦。”希美的模样,就像是一人带了四个孩子,还要强向自己说明“霙绝对是大人,只是太爱小动物了而已”。




“……海,问她吃什么都会答’什么都好’,更别说叫她选学校了……也是小时候经历的原因,海对什么都不挑。”夏纪有些感叹,“不过我是这样想——这两年我升了课长,以后肯定还会更好一些,我想让海去私立学校,这孩子应该需要稳定些的生活。”



“你这么想最好啦,”希美赞同地点点头,“友幸当时对我说了自己的主意,我才感到,再小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需要。就像小羽,霙生的,却一样乐器都摸不起来,偏偏喜欢跳高,还跳得那么好……她现在才七岁,我和霙就天天想象着她考去体育大学了!”




夏纪闻言托腮轻笑。自己做了家长,才明白这许多事情,才有了许多烦恼,不过对她们而言,确实是很甜蜜的烦恼罢了。



心里的石头放下,夏纪感到这一阵子从所未有的舒畅。



慢慢来就好,孩子们的路,还很长。


海 海苔卷 海苔卷 海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