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水泱的過往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9-09-10 22:54
点击:170
章节字数:34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就因為妳曾經被教會救贖過,所以才要這樣行動嗎?」面對水泱見了照片,仍是想前往教會的心態,教會人員忍不住激動得向水泱大聲。

水泱聽到對方如此激動的語氣,先是驚訝的看了對方一眼,彷彿從對方嘴裡聽到這件事情,是非常不可思議。

「欸?!這……這是怎麼一回事??水泱小姐雖然有經過受洗……不過那個救贖……是怎麼一回事呀?」同樣驚訝的人,就是一旁的伊文了。



「啊……對不起……我……我……我太激動了……我不應該這樣把妳的事情抖出來……抱歉。」看著眼前驚愕的兩人,說出口的人才驚覺自己因為情緒,而將不該說出口的話語說出來,一臉自責得掩起自己的嘴角。

「我沒想到居然還有人知道這些往事。是修女告訴妳的嗎?」水泱看著對方自責的臉孔,表情一臉冷淡,隨後走向對方的身旁,身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不……這個說法要修正一下。雖然是修女告訴我的。然而……實際上是我不小心聽到修女在喃喃自語時……提到水泱小姐的名字……我才央請修女告訴我……」看著水泱一臉面無表情,說出口的人與水泱對上眼的那一瞬間,身體像是被關進冷凍庫般,毫無來由的打了個冷顫。



「這樣啊……」聽到對方的理由,水泱點點頭後,腳步向後退了幾步,冷淡的眼神同時從眼眸裡退去,一概的溫和慢慢得從臉上浮現。

「……那個……我想要知道……那個我所不知道的水泱小姐……」看著兩人之間產生的不協調氛圍,伊文鼓起勇氣,介入那兩人之間。

「不……伊文小姐……妳忘了這件事情吧?當作我剛剛說錯了。我想水泱小姐應該也希望妳從沒聽過。」



「請妳們不要這麼擅自說出來。又這麼擅自收回去,好嗎?我……我不太喜歡這種被蒙在鼓裡的感覺……」看著水泱與那位生存者一來一往的對話,伊文垂下頭,帶著不甘的語氣,手裡則是緊緊握著自己的手心。

「我都不知道妳這麼倔強。好吧……我是覺得沒什麼關係。只不過……這可能是一段……超乎妳想像的故事唷?在敘說之前……先請教一下。妳叫什麼名字吧?一直妳妳妳的。感覺也不太好。」



看著伊文不甘願的樣子,水泱帶著苦惱的表情看著她,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勸她放棄的情形下,只好向伊文妥協,同時,面向一直與兩人交談的人。

「咦?啊……真是抱歉。一直想與兩位交談,卻忘記要報上自己的姓名了呢!

我叫做優紀。從遙遠的東方國度來到這裡的留學生。」優紀害羞一笑,手掌橈了撓臉頰,像是意識到自己的失禮。



「那……我們到有椅子的地方說吧!大家會幫忙照看這裡的情況,所以不用太擔心就是了。」優紀走到兩人的面前,順勢為兩人領路。

水泱兩人看著在前方領路的優紀,看了彼此一眼,隨後跟了上去。

行走的途中,水泱看著這間不太大的居家房屋,以及在周圍走動的人們,心中不今感概萬千。



「這間房屋的主人大概是有錢人吧?明明只是普通的兩層樓,客廳卻寬的跟什麼一樣呢!雖然這是我們一行人偶然間找到的。不過暫時請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吧!」優紀請兩人移動至沙發,同時,自己則走到看似飲水機的東西前,為兩人端了茶水過來。



「謝謝。」「謝謝妳。優紀小姐。」兩人異口同聲向優紀說謝,氣氛變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外頭躁動人們的討論聲以及腳步聲。

「好。我想我還是先來向妳們說一下我的過去好了。這樣優紀與伊文可能會更了解,我為什麼會想去教會做訣別的理由。首先。在成為修女前,我是一個沒有家的人。」水泱眼看空氣在三人安靜的氛圍下凝結著,輕啜一口茶水後,說出了令人震驚的事情。



「什麼!?」聽到水泱的開場白,讓安靜的那兩人同時驚訝的抬起頭,雙雙不約而同看著水泱。

「伊文就算了。優紀不是從修女身上聽過嗎?看來修女也沒有告訴妳實情呢!

是的。我從我有記憶後,我就一直是孓然一人。也因此,我為了保護我自己,我常常武裝我自己,我在國、高中的時期還有常常打架的經驗呢!那個時候……我雖然沒有跟人成群結隊,不過,卻也沒有人敢來惹我唷?因為惹上我的人,通通都送進醫院治療拉!」水泱看著兩人震驚的樣子,臉上取笑著她們的反應。



「怪不得……水泱小姐有時候的表現總是能展現出一股氣勢……原來都是從少年時期累積的阿……」聽著水泱的敘述,伊文臉色一直掛著震驚的臉蛋,彷彿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有一次放學後,我在一條街道巷弄裡,毆打著一群白目的高中生,那時經過的人就是修女喔?我那時候揪著對方的領子,氣勢凜凜的逼迫對方倒在地上,那些年清氣盛的高中生們時,個個都倒在地上。而修女見了這個景像後,應對非常令人深刻呢!」水泱低頭,看著自己張開的掌心,一臉懷念的看著。



『孩子。妳為什麼要傷害別人呢?』修女走進巷子內,一手提著菜籃,一手握著水泱的手腕。

『啊?妳是眼睛瞎了還是明知故問啊?沒看見我正在痛扁這些白目的小鬼頭們嗎?』水泱一手提著對方的衣領,另一手卻被修女的手掌攫著,她轉過頭來,兇狠的瞪著路過的修女。



『打人有這麼好玩嗎?孩子?我們應該將力氣用在幫助他人身上,並非是用在欺負別人身上。』修女死死抓著水泱的手,不讓水泱繼續施暴於他人。

『我不知道妳是誰。也不知道妳為什麼想阻止我。但是!有一點妳應該要先知道,是這些人先來找碴,我才會出手打她們的!不然我幹嘛不好好當我的學生就好?現在……妳知道了。妳可以放手了嗎?』看著修女臉上充滿慈愛的樣子,水泱兇狠的樣子頓時減弱了三分,不在像方才那樣。



『不。我不可能放妳這一位女孩子這樣自甘墮落。妳今天打了人,哪天是不是會被人打呢?我想。我們應該杜絕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既然要杜絕這些事情,我們就應該放下暴力才對。』修女看著水泱不像方才一樣兇狠,於是挺起自己年長的身子,擋在水泱的面前。

『妳是誰啊?像我這種從小沒爸媽的人都沒管我了。像妳這種路人,哪有這個資格管我??』水泱看著修女執意擋在自己面前,倩麗稚嫩的神情帶著幾分怒容,怒視著眼前人。



『我是教會的修女。妳說……妳沒父母親?那妳怎麼會有能力上學?等等……我不是有意要揭妳瘡疤。』修女看著水泱身上的制服,帶著好意關心著她。卻在下一刻查覺到自己的失言,趕緊向水泱道歉。

『我的父母留了大筆財產給我。在加上沒有學歷不能工作。我只好運用那些財產供我自己取得學歷。怎樣?是不是很羨慕啊?妳想要的話,我可以分點錢給妳這個修女喔?』



『原來如此。我大致上了解妳這麼做的原因了。妳的錢我不需要。我也沒有貧窮到需要妳來救濟。妳……跟我來。好嗎?我幫妳賦予人生的新意義。』修女看著水泱從兇狠的面容,轉變成高傲的神情,馬上就理清了一切,握著水泱的手掌也緩緩放開。



「就這樣。我就跟著修女前往教會了。一開始,我還挺疑神疑鬼,不斷防備著她是不是要對我不利什麼的。可是她都沒有這樣做。只是單純帶我參觀了整間教會,然後對我敘說神的恩典。她甚至還向我這個剛見面陌生人提出受洗的提議呢!不過我當下就拒絕她了。」水泱看著眼前兩人,靜心道出原由。



「我們這樣互動幾次之後,我明白這個人確實對我毫無敵意。也不會加害於我,在不知不覺間,我逐漸把她當成跟父母親一樣的存在。雖然那時我還是很兇,不過比遇見她之前,我有收斂不少呢!

後來……後來我在她每天灌輸般的洗腦攻勢下,我終於勉為其難的答應讓她替我受洗,前提是,她要答應我的條件,我才要讓她這麼做。」水泱溫和的笑了笑,彷彿往事仍在昨日般。



「條件?」「嗯!我跟修女說:『可以啊!我答應讓妳替我受洗。不過我有條件!我不唱詩歌。不做禮拜。不傳誦福音。偶而才配合妳們,出席一些教會的活動!』」面對伊文兩人的疑惑,水泱向兩人解答。

「修女應該答應了,對吧?不然應該會很常看到妳才對。」優紀這回與方才相比,倒是冷靜不少。



「對!後來的事情。應該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了。所以說,教會跟修女,都是無條件接納我,讓我有新的生命意義的地方。所以……沒有回到那裏做個訣別,對我來說,那會是一件遺憾的!」水泱斂下表情,憂傷的說道。

「即使外面的情況逐漸危險嗎?真是勇敢呢!」優紀聽到這裡,總算理解了水泱的想法,並一臉若有所思的盯著桌子看。



「伊文其實不用跟我來的。不過……我跟她見面……也是有段很深的淵源吧?所以。我也能了解她為什麼這麼願意隨著我就是了。總之。感謝夏紀小姐妳們的招待!我想……我們會自己找路前往教會的!」水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垂下視線看著仍坐著伊文一眼,淺淺一笑,隨即準備招呼起伊文。

「慢著!我們昨天去查看時,我有發現一條不用經過大門就能進到教會內部的捷徑。我可以告訴妳們……前提是……我想跟兩位一起去!」



正當伊文起身,準備與水泱離開這坐充滿人潮的房屋時,坐在椅子上的優紀確再度出聲,告訴兩人意外的情報時,也提出了意外的請求。

「什麼!!」聽到優紀的要求,兩人的下巴張的大大的,彷彿可以碰到腳底下的地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