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濑田薰没有胜负欲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8-28 17:22
点击:1583
章节字数:48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检事x律师设定。逆转裁判paro我真的一辈子都玩不厌。青梅竹马久别重逢我还能再吃一辈子。




白鹭律师事务所今天也一如往常。




“千圣,你这次接的那个案子,检事是个很噜的人唷!”




一踏进律所白鹭千圣就听见了冰川日菜的声音。




“噜”是冰川日菜的口头禅。白鹭千圣有充分的理由认定,除了冰川日菜自己以外,没有一个人能准确理解它的真正含义。所以,她一如既往地没有听懂冰川日菜的话。尽管如此,她脸上仍然挂着得体的微笑。出于礼貌,她偏过头问了一句。




“日菜是怎么知道的?之前有打过交道吗?”




她并不期盼得到严肃的回答。比起询问冰川日菜,直接和主席检事冰川纱夜对话或许会更加轻松——她们好歹也是大学同学。走进办公室后,她照例脱下西装外套挂上衣架,从提包里取出案件的相关材料,打算投入工作。




冰川日菜跟着走进,在她对面坐下,拍着座椅扶手转圈。




“千圣没有看过资料?她和我是大学校友,为人可有趣了,非常的噜!”




被冰川日菜评价为有趣,还非常噜?白鹭千圣抬起头,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幽幽地看了丸山彩一眼。




刚加入律所时丸山彩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光是做一段简单的自我介绍就能咬好几次舌头,而且还口不择言地说出“考了三次才拿到律师徽章”这种话。冰川日菜听了大呼有趣,把她称作是“非常噜的人”,成天追着她问“司法考试真有这么难吗”。如果不是因为看见冰川日菜胸口已经别着律师徽章,丸山彩恐怕真的会以为她没有参加过司法考试。




算了,白鹭千圣默默地想,天才的脑回路谁也搞不明白,丸山彩应该庆幸自己和冰川日菜只是同事关系才对,看看对面的冰川纱夜吧,为减少和妹妹在工作上的接触,硬是放弃律师理想进了检事局。




“是吗?那么,她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啰?”




“是的,本来全家都移民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回来了。实力可是很噜的唷,千圣终于要遇上对手啦。”




“我倒是更愿意遇上熟悉的人,比如纱夜。”




冰川日菜吐着舌头,冲白鹭千圣比了个鬼脸。




“可我只会为姐姐加油喔。”




“知道啦,你这个叛徒。”




白鹭千圣笑得一脸无奈,起身把一直赖着不走的冰川日菜推出了办公室。




重新落座之后,她翻开了昨晚没时间细看的材料。读完案情经过和验尸报告,她瞟了一眼检控方的资料。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害得她一上午都心神恍惚。




她的对手竟然叫濑田薰。本以为可能只是偶遇了同名同姓,但联系冰川日菜不久前说过的话——举家移民到了国外——她立刻断定此濑田薰就是彼濑田薰,她阔别多年的儿时好友,胆小怯懦羞涩怕生不善言辞的小薰。




白鹭家和濑田家是世交,家族中都曾经涌现不少法律界的精英。这间律师事务所正是白鹭千圣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她和濑田薰自幼就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在父母长辈的耳濡目染之下,她们过家家时从不扮演王子公主,而是一个扮作律师一个扮作检事,在看不见的法庭上激烈辩论,玩得一本正经有模有样。虽然濑田薰会表现出少有的强势,不过胜者永远都是白鹭千圣。小学毕业之后,濑田一家移民去了国外,之后她们再也不曾见过彼此。真是世事难料,十多年后,她们竟然要以对手的身份在真正的法庭上交锋。




仔细看过资料之后,她计划下午去现场勘查取证。不出意外的话,她极有可能在那里和濑田薰相遇。




虽然已经做了一上午的心理准备,可真要见到对方的时候,她还是感觉七上八下的,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镇定,紧张得犹如下一秒就要奔赴战场。那些做过她手下败将的检事如果看见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可以名正言顺取笑她的机会。她一向思维缜密牙尖嘴利,此时却觉得思绪乱成一团。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感觉这么紧张,如果此刻有人问她这个问题,她恐怕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或许,她想,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一直没有变过,却不知道小薰现在成了什么模样。




不久她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千圣,好久不见!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重逢。这命运的相遇,多么的梦幻啊!我们将要在那残酷的战场上互为仇敌——”




望着眼前这个神采飞扬,言语意味不明故作深沉,并且,最叫人郁闷的,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长发女人,白鹭千圣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家伙是谁啊?不论是谁,一定不是她的小薰。




她的小薰不是特别自信,遇到事情总喜欢躲在她身后。这个女人看上去却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她的小薰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她总要凑到她嘴边才能听清。这个女人的声音简直中气十足,她隔着两条街都能听见这段话。她的小薰比她矮了那么一丁点,排座位的时候总是坐在她前面。这个女人至少比她高了15公分,大概轻而易举就能看见她的头顶。她的小薰头发从来没有长过肩,这个女人却在脑后束了马尾辫。




她实在无法勉强自己说出“好久不见”四个字。于她而言,这可不叫久别重逢,而是初次见面。思来想去,她无可奈何地向濑田薰伸出右手。




“你好,濑田检事,我是白鹭千圣,辩护律师。”




话音戛然而止,濑田薰一脸错愕地看着她,已经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仿佛整个人都动弹不得。她别开脸,快步走向大和麻弥。




“大和刑警。”




“白鹭律师,好久不见啦,伊芙还好吗?记得替我向她问好。”




“没问题。方便的话,我要开始调查了。”




“请便吧,我们正准备走人呢。”




白鹭千圣点了点头,凑到大和麻弥耳边小声问了一句。




“你们搭档多久了,她一直是这样吗?”




“你是说濑田检事?也就一个多月吧。她讲的话我是有点听不明白……不过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她在法庭上不是这样的。在法庭上她还挺正常的。”




“你确定吗?”




“确定。”




白鹭千圣悄悄松了口气。幸好,这个人还有正常的时候。她们现在可是对手,假如濑田薰在法庭上也这样说话,她对胜诉就不一定有把握了。




身为律师,她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一个是容易对付的,包括清白无辜的委托人。但是,她第一次遇到濑田薰这种类型的——和她已有的认知完全背道而驰,彻底粉碎了她先前的所有幻想。那个女人真的是她曾经认识的小薰吗?为什么她在这两个人之间找不到一点相似之处?




“唔,大和刑警,不如你先回去?我还想再察看一下几个之前比较在意的地方。”




濑田薰似乎特意压低了声音,但白鹭千圣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她意识到,濑田薰可能是想要创造机会和她独处。




“确定不用我帮忙了吗?”




“嗯,你就先回去吧。”




“好的,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大和麻弥驱车离开之后,濑田薰立刻走到了白鹭千圣身旁,四下张望,左顾右盼,这里碰碰,那里摸摸,活像一个患了多动症的儿童。白鹭千圣有些气恼地按住了她的双手。




“濑田检事,你是想妨碍我工作吗?”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濑田薰立刻高举双手,老老实实退开三步远。白鹭千圣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工作时的状态只能用心无旁骛来形容。她就这样把濑田薰晾在一边,足足晾了三个小时。等到她终于认为现场已经没有再值得察看的地方,濑田薰已经坐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垂着脑袋睡着了。她蹑手蹑脚地走近濑田薰,趁着这难得的安静时刻,小心压住可能垂落的发丝,俯身仔细端详她的睡颜。




记得小时候她们经常在对方家中留宿,到了晚上总也睡不着觉,于是就坐起来撑着被子,躲在里头说悄悄话。有时候她会坏心眼地讲鬼故事,小薰每一次都吓得钻进她怀里,得她哄上半天才肯抬头,不知道沾湿过她多少件睡裙,睡着之后也会紧紧抓住她的衣襟不放。有时候她醒得稍早一些,一睁开眼就能看见小薰的脸——白白净净的皮肤,微微抖动的眼皮,又高又挺的鼻梁,红润饱满的嘴唇……




她忽然欣慰地发现,其实濑田薰的脸一点都没变,只是头发留长了,刘海遮住了额头。她回忆着小薰的发型,不知不觉伸出了双手,想要整理濑田薰的刘海。把这一绺别到耳朵后面,这一绺就拨上去吧,这一绺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濑田薰说话了。




“嗯……好痒啊……”




白鹭千圣回过神的时候,濑田薰已经攥住了她的手。睡梦中那副天真的模样已经消失不见,濑田薰恢复了她们先前见面时的状态,表情显得格外可笑,简直就像戴了一副滑稽面具。她不明白,小薰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真是只顽皮的小猫咪啊,竟然趁我睡着玩弄我的头发。”




先不提顽皮的小猫咪这个说法,这副做作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白鹭千圣差点在平地上跌倒,一时间竟然忘了把手抽回来。




“濑田检事,请放开我。”




“好吧,今天就饶过你。”




“我已经调查完了,还有别的事情,先走一步了。法庭上再见吧。”




白鹭千圣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尽管她一点也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慌张。从小父亲就教导她,作为律师不能喜形于色,真情实意必须藏在背后,让敌人捉摸不透才能掌握主动权。把这种刻意形容成演技也不为过。她正是凭借这份演绎出来的从容淡定而闻名的。同行们都称她“微笑的铁假面”,谁也看不穿她的心思,除非她愿意主动坦白。




她马不停蹄地赶回律所,抢在丸山彩之前预约走了冰川日菜的晚餐时间。没有办法,谁让冰川日菜是她已知范围内唯一了解现在的濑田薰的人呢。而且,她是一个律师,律师就要靠律师的方法解决问题,逮住证人利用到底,压榨干净。她特意把冰川日菜载到一家高档的西餐厅,耐心地等她用完甜点才开始发问。




“日菜,小——不,濑田检事在大学期间是什么样的?”




“薰吗?就是很噜的样子呀。”




“我是认真的。说具体一点。”




“嗯,很受女孩的欢迎,有一堆小猫咪,很喜欢戏剧的样子,总是拉我去看。”




“很受女孩的欢迎?”




“是喔,而且经常被表白。”




“外国女孩喜欢她这种类型吗?”




“不管外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喜欢喔。”




“有一堆小猫咪又是怎么回事?”




“她对谁都这么称呼——Oh, my little kittens!”




冰川日菜说着捂住心口。白鹭千圣完全可以想象濑田薰说这句话的模样。




“那她喜欢谁的戏剧?”




“莎士比亚。”




“……难怪说话那个腔调。你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吗?”




“对啊。”




“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变成这样的?”




“不清楚耶。千圣好像对薰很感兴趣。我要不要告诉她呢?”




“那么你向我探听纱夜近况的事情,我要不要告诉她呢?”




冰川日菜清了清喉咙,坐得端正笔直,冲白鹭千圣举起酒杯。




“热烈庆祝我们达成共识。”




两天之后,她们终于在法院相见了。诚如大和麻弥所言,濑田薰一走上法庭就像变了个人,眼神凌厉,语气尖锐,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白鹭千圣险些被她震住,尤其是前期举证的时候,差一点就乱了阵脚。不过案情逐渐明朗,形势接连逆转之后,濑田薰的气势明显弱了不少。就像她们小时候玩的过家家一样,这次胜诉的一方依旧是白鹭千圣。




和绝大多数人不同,败诉之后的濑田薰没有流露出半点挫败感,反而显得——白鹭千圣不敢肯定这是不是她的错觉——意犹未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享受。如果从阴谋论的角度来分析,她简直怀疑委托人买通了检事局高层。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而已。不过这样一来,濑田薰身上令她不解的谜团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多了。她觉得她们有必要单独进行一次对话。




审理结束之后,她在地下停车场堵住了尚未离开的濑田薰。幸好,濑田薰还没有戴回那副滑稽面具,只是不知所措地靠在车门上,表情诧异地望着她。




“白鹭律师?”




“之前不是还直呼我的名字吗?”




“但白鹭律师好像觉得我过界了吧?”




“这个先暂且不论,我有问题想问你。”




“请问?”




“哪一个你才是真实的?是法庭上的你,还是法庭外的你?”




濑田薰揉着鼻尖干笑了两声。




“哪一个我都是真实的啊。”




“不,至少我认识的你,不是法庭外那样的。我认识的小薰,虽然胆小怯懦,但在模拟法庭上就是今天这样的。”




濑田薰垂下头沉默了好一阵。等她终于又抬起头时,白鹭千圣看见了小薰。




“在国外的时候,好孤独啊,没有人再像小千一样保护我了,所以只好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怕,说大家听不懂的话,装成厉害的人。但是,只有在法庭上才能找到以前和小千相处的那种感觉,所以想要认真对待。”




白鹭千圣微微一怔,拼命克制着想要替濑田薰吻去泪水的冲动。她的理智还没有彻底被感性攻破。有一个她刚刚才想到的,无比重要的问题还等着濑田薰回答呢。




“小薰为什么会回国?因为我吗?”




“因为不论如何追逐那种虚幻的感觉,都比不上真正去到你身边来得真实。”




“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




“你可不可以把头低下来一点?我今天没有穿高跟鞋。”




“是要做什——唔——”




所以说身高差这个东西,想接吻的时候可真是烦人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ilovetwice
ilovetwice 在 2020/09/04 22:18 发表

好!!!!!!!!!!!!!!!!!我死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