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情始(一)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9-05 00:54
点击:1333
章节字数:36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如贾氏所言,未及立秋,便迎来了世子归府的消息。


卫昶与百里叡率精兵三千荡平汉北流寇,崟王见世子得胜归来,喜出望外,亲自出府相迎。却见爱子有伤在身,崟王一时心痛不已,免了他行礼不说,又找了医官过来,一同陪去东来阁为世子瞧伤。


尔后,崟王褒奖了随行的武官数人。只不过,此行包括将军百里叡在内,并无人加官晋升。


除此之外,随着世子归府,另有一件喜事亦将接踵而至。但此事论起缘由,其实并不光彩。


世子昶风流成性,此次带兵出行,军务繁忙之余实在架不住寂寞,难免出去拈花惹草。在汉北城时,他曾在太守沈达家中小住了一段时日,见沈家小姐沈玉莲生得有几分姿色,又会抚琴奏乐,甚是合他心意,便明里暗里地勾搭挑逗。卫昶虽说不务正业,但人确是生得高大英俊,谈吐气质亦非寻常人可比。加之他世子身份,沈家小姐对他是一见倾心,经不住他的几次软磨硬泡便失身于他。事后更是哭闹着,定要卫昶娶她过门。


卫昶倒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既然答应要娶沈玉莲,回到洛殷城便将此事对崟王与王妃如实相告。


王妃心中不禁盘算:沈达家中五代为官,在汉北一带是出了名的世族之家,于朝中亦有不少人脉。若卫昶娶了沈家小姐为正妻,既顾全了体面,日后其家族也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她只稍作思量,便同意了这门婚事。


王妃既已点头,崟王自然随之应允。


于是崟王府内外,又开始忙活起了世子大婚之事。至于璃攸郡主病情如何,与之相比便算不上什么要紧事,崟王与王妃也再没有来看过卫璃攸一眼。


但到底还是有人挂念着卫璃攸。


百里叡再次来到栖云阁时,又携了一份画卷。比起数月前,他整个人清瘦了许多,皮肤也晒黑了一些,神态显得有些憔悴。


这次,卫璃攸带着曲红绡一同出来待客。出门前璃攸郡主朝曲红绡使了个眼色,无须多言,其含义对方即可心领神会。


“听说兄长此次在汉北被匪人刺伤,也不知怎样了。待我身子好些,定要好好瞧瞧他去。”座中,璃攸郡主眉间微蹙,眼中饱含忧色:“只是想不到有阿叡你在一旁保护,兄长还是免不了受伤。可是这次的敌人凶悍得狠,很难应付?”


百里叡脸上露出惭愧的神情:“那些流寇头子不过草莽之辈,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可此次世子受伤,却是我一时疏忽所至。我未保护世子周全,理应受罚才是。承蒙大王宽厚仁慈,并未问罪于我。”


卫璃攸柔声宽慰他道:“战场上刀剑无眼,受伤也是难免的,我父王和兄长定能体谅。”


她的安慰之词,并未成功纾解对方心中的困扰。只见百里叡眉头紧紧拧着,嘴边叹道:“但愿我一人之过不会影响到百里家。”


卫璃攸笑道:“阿叡你实在是多虑了。百里家有累世战功,这些年来对卫家忠心耿耿,崟王府上下全都看在眼里,我父王与兄长想必不会因为这点事便对百里家生出什么芥蒂来。”


百里叡勉强笑了下,道:“但愿如此。”接着故意岔开话题道:“对了,我前些天刚寻到一幅云舟先生的新画,便想着带过来给你品鉴。”


卫璃攸微微颔首,顺着他的意思,对汉北一事缄口不提。


只见百里叡展开了画卷,一树枫叶映入眼中。细细瞧去,这画与众不同之处在于画中枫叶并非是单一的红:挂在枝头的叶子生得青翠碧绿,带着点未熟透的青涩;迎着风飘在空中的红叶,则红得灼灼如焰,肆意张扬;待到落于尘土之中,又变成了颤巍巍的枯败模样,仿佛秋风轻轻一吹便会散成齑粉,消失于无痕。


又见画旁以小字写了首诗,曲红绡这下子却是淡定不得了。只见那诗写道:


寂寞虚亭又逢年,伶仃孤木无人问。

犹待观者争迭迹,未见秋枫落缤纷。

秀色鲜妍风中逝,枯泪飘零笑里搵。

空叹墨痕垣上书,谁怜茜魂泉下沉?


前三句正是曲红绡那日在秋园的地上随手所作,至于最后一句应是后来补上的。


曲红绡心道这云舟先生也是奇怪,竟还有闲心去为了棵无心的草木鸣不平。而更加奇怪的是,曲红绡的一颗心竟没来由地不安起来。


这种不安的心情倒不是惶恐着什么,更像是被风吹起的无根之草,迷茫又心怀期待。不知何时将落于何地,亦不知落地生根后将长成什么模样。


“红绡,还不给百里公子上茶?”


经璃攸郡主提醒,曲红绡才发现百里叡的茶盏已空了许久。此时,一旁的海棠已接过画卷,将其卷好收了起来。


曲红绡端起茶壶,时不时偷偷去瞧璃攸郡主的眼色。只见卫璃攸的视线不动声色地从她身上扫过,又轻轻落在百里叡的身上。


红绡当即领会其意,莲步款款地走到百里叡身边。趁着俯身斟茶的功夫,手上一抖,佯装是无心之失,洒了百里叡一身茶水。


曲红绡连忙跪倒,伏身道歉:“婢子愚笨,脏了百里公子的衣服,还望公子恕罪。”声音里犹带着几分故作的惊恐。


百里叡性格敦厚,从不为难苛责下人。他低头拍了拍身上的水渍,脸上并无愠色,反而笑道:“你不必紧张,衣服脏了换一身便是,先起来说话吧。”说着正欲伸手去扶,可手还没沾到曲红绡的衣袖又打住缩了回去。


“红绡,你也太不小心了。”璃攸郡主稍稍责备了她一句,语气却是十分温和:“既然阿叡都不计较,你还不快谢谢百里公子。”


曲红绡闻言连声道谢。


“小事而已,”百里叡抓了抓后脑勺,忽念及某事,低头看了看湿透了的衣襟,不禁面露难色:“我等会儿还要去殿前拜见大王,可眼下这般,有些不成样子......”


卫璃攸寻思了一会儿,忽然抬眸朝百里叡笑道:“这事简单,我之前曾从三哥那讨了一套男装常服穿着玩玩。那常服于我而言甚是宽大,想来可能符合你的身量。阿叡若不嫌弃,我便叫人将那套衣服送去客房给你换上试试。”


百里叡虽觉得有些不妥,但眼下并无其他选择,只好接受卫璃攸的提议。


“红绡,你去取了那件常服过来,顺道伺候百里公子更衣。”卫璃攸显得十分善解人意,且对人毫不设防。然而,只有曲红绡知道她那一肚子的算计。


“婢子遵命。”


一切俱在意料之中。曲红绡嘴边带着熟练的笑容,领着尚有些局促的百里叡去到客房,顺手合上了房门。


之后的事情她自是手到擒来,更重要是要观察这未来郡马的表现。好在这未来郡马虽显得有些紧张,但人还算规矩,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如此甚好,她也容易向卫璃攸汇报情况,只盼着此次之后璃攸郡主能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晚饭过后,曲红绡收拾完大堂,不知不觉走到挂在墙上的枫叶图前,驻足看了许久。


她并未发觉自己无意间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就连眼角都淌着蜜一般带着笑意,吓得一旁经过的海棠睁大了双眼。


海棠斜着眼睛打量着她:“我说曲红绡,你没事盯着这画笑傻个什么劲?又不是百里将军送给你的,于你何干?”


“我是瞧这云舟先生的画作新颖别致,书法也十分飘逸,心中钦佩得紧。”曲红绡忽然思绪一转,问海棠道:“这位云舟先生可曾来过王府作客?你有见过他吗?”


海棠寻思片刻,说道:“崟王府幕僚家臣众多,也结交了不少江湖之士。前些时日,夏园里不是举办了好几次游园宴吗。据说府中邀了不少世家子弟、文人才子前来品评学问,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这位云舟先生。倒是听说咱们府上的三公子和叶家公子都和这位云舟先生私交甚好,兴许悄悄带到府上来过也说不准,但我是不曾见过的。”


听她这么一提,曲红绡也想起来前些天夏园那股热闹劲来。她站在园外都能听到其中的谈笑喧哗之声。还在侧门撞见了好几次清韵轩的伶人,应是去唱奏助兴的。那些伶人个个都是清秀佳人,却是俯首蹑足地自那小门中进出,无论姿态还是眼色皆矮人一截。


可这些热闹声色与她并无关系,她亦对这些事提不起多大兴趣。只揣着一颗微微悸动的心,暗自猜想:云舟先生那日可曾参加了府中夏园的宴会?若是如此,或许他恰好路过秋园看到自己留在地上的诗句,又与自己擦肩而过。


海棠说完一通,发现曲红绡正默默出神,也不知有没有认真听自己讲话。只见她时而唇边噙笑,时而又在颦蹙思忖。虽说曲红绡脸上的表情仍是浅浅淡淡,神情变换之间亦如湖光微潋,不多时便归于平静,但与她平日待人时那副疏离的样子相比已是十分难得。


海棠支出胳膊肘碰了碰曲红绡的手臂,一脸坏笑道:“怎么?你该不会是看上了这云舟先生?”


海棠倒不是真的认为曲红绡会看上什么云舟先生,不过是借机调侃她罢了。毕竟是个素未谋面的人,也不知对方出身门第、高矮胖瘦,哪家女子会单凭一幅画便动了什么心思。


曲红绡愣了愣,随后淡淡笑道:“海棠姐姐就别打趣我了,我既不认识此人,单觉得这画好看罢了,哪来的其他想法。”


“也是。如今他的画在市面上卖得甚好,其人在洛殷城里也算小有名气,可见过他本人的却是没几个。这般不爱露面,指不定是个又矮又胖、面目丑陋见不得人的主。”说着竟兀自笑了起来。


曲红绡听了不禁失笑。虽说人不可貌相,可曲红绡看着这幅画作与上面清秀的字迹,实难想象背后执笔之人是海棠所言那般形貌。


“你们两个聊得倒是挺欢。”


背后冷不丁地传来了女子的声音,语气不咸不淡,甚至有些冷冰。转头看去,只在璃攸郡主正板着一张脸,在她二人身后不远处站着。


两人即刻敛了声,欠身问道:“不知郡主有何吩咐?”


平日在人前,璃攸郡主总是言笑晏晏的,摆出一副亲切温和的模样。她多半是不会这般面无表情地盯着人看,眼下看起来倒像是生气了似的。


可曲红绡实在想不到,刚刚有做出什么令璃攸郡主生气的事情。如此想来,惹着郡主的大概另有其人。


“我一会儿想要沐浴,你们去准备些热水来我房间。”卫璃攸冷冷扔下一句便转身回房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