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秘密(五)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8-26 00:49
点击:1123
章节字数:35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叶家大公子叶珅是女儿身一事,如今除了叶家人以及当年为她接生的稳婆之外,便只有璃攸郡主一人知晓。


叶家夫人临产之前便与丈夫叶玄芝商量好了,若生的是男孩就叫叶珅,女孩则叫叶妽。可等到叶家小姐呱呱坠地,稳婆还没来得及出门报信,夫人竟临时变了卦。


叶家嫡长子早夭,此后叶夫人盼了许多年儿子,好不容易才怀上了这胎,哪知竟是女儿。眼看着叶侍中又纳了一房妾室,叶夫人一咬牙,出重金贿赂了稳婆,对外称产下的是公子。时逢叶玄芝公差在外,得知夫人产下一子连忙告假回府。待到门前,里里外外左邻右舍皆祝贺他喜得贵子,叶玄芝一听更是高兴得找不着北。


等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纸终究没包住火,心心念念的小公子摇身变成了小闺女。叶玄芝先是一阵懵圈,继而气急败坏地关起家门,作势要找夫人问罪。


可还不等他兴师问罪,一打照面夫人就大哭大闹起来。那日叶夫人跪在他面前哭哭啼啼地道:妾是害怕旁人嘲笑叶家无嫡子,孕期无聊又看多了几册话本子,这才脑子一热做出此等荒唐之事。


哭闹之余,不忘嚷嚷着让仆人去拿匕首白绫过来,真真一副欲以死谢罪的架势。


眼看她到了要寻死觅活的份上,叶玄芝就算不顾念夫妻情谊,也得顾及王妃与独孤家的面子,哪敢真的将自己的夫人往死路上逼。


可放出去的话再改口,叫他叶玄芝的脸往哪儿搁。只好硬着头皮,将错就错地让叶家小姐从小女扮男装,把她当男孩儿抚养长大。


时隔多年,叶家除了叶珅这“嫡子”外并无子嗣,就连新纳的妾室也连生了两位小姐。好在叶珅打小聪明出众,能文能武。叶玄芝略感宽慰之余,心里这陈年的疙瘩也慢慢得以纾解。久而久之,已真心将叶珅当作了托付家业的独子来培养。


如今,叶家人几乎忘了叶珅是女子一事,俱把她当做男子看待,就连叶珅本人有时候都弄不清自己究竟是谁。


也唯有与卫璃攸独处时,才能心无挂碍地想起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听着对方唤了自己一声“表姐”,叶珅笑了笑:“瞧你说的,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我前些天就听说你病了,可一直抽不开身。今日刚好得空,正好来瞧瞧你身子好些没。”


卫璃攸笑道:“想不到你这个清闲散人,也有忙的一天。”


“你是不知道,我爹最近在大理寺给我讨了个寺丞的差事。哪知刚上任没几天,便碰上一桩命案。”提及此事,叶珅的头顶仿佛笼着乌云,满脸愁苦:“原是多年以前,城中一位小吏被人害死抛尸于水中,当时却以其酒后失足溺水而亡草草定了案。其家人求告无门,此案当时也就不了了之。哪知咱们新上任的大理寺少卿裴大人在翻看卷宗时,发现此案疑点颇多,便要翻案重审。这一重审,又牵扯出了许多麻烦事......”她话说了一半忽然打住,摆了摆手似乎不想再说下去:“算了,这糟心事不提也罢。”说着将话题一带而过,转而问道:“话说那件事情,你可有谈妥?”


见卫璃攸轻轻点了点头,叶珅却是一脸狐疑地继续追问:“你把事情始末都与那曲红绡讲清楚了?”


“真假掺半着说的。”卫璃攸道:“有些事讲得太透,对方一旦起了戒心,做戏可就做不真了。”


“你自己把握好分寸便好。”叶珅叹了口气,脸上透着些许愧疚:“其实...这些事本不该将你牵扯其中。”


卫璃攸不置可否,只笑道:“谈不上什么该不该的,大家各有所图,你也不必太过介怀。”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次可得好好犒劳犒劳我。”叶珅翘起二郎腿,挑了挑眉说道:“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从伶人馆那里打听到曲红绡的身份与来路,又费了不少银两从当铺老板那打探到锦囊的去向。想想那几天,我每天出入伶人馆,还总是好巧不巧地碰上熟人。哎,看来我叶珅在洛殷城的名声从此就要一落千丈咯。”


“被人瞧见你经常出入伶人馆还不好?外头都在说你叶公子喜欢倒弄脂粉,年近二十都未有一房妻妾,实是有龙阳之癖。如今给人撞见你频繁出入烟花之所,谣言不攻自破,真是可喜可贺。”卫璃攸朝她拱了拱手,装作道喜的样子:“我间接帮你破除流言,这笔账就算抵消了。”


叶珅气得干瞪眼:“你还真是会算账,还老占自家人的便宜。”接不上话茬,又找不到东西出气,只好拿起茶盏仰头一口将茶水喝了个精光。


两人耍了半天嘴皮子,叶珅见她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心中的担忧也随之消散了些许。她无意瞥见一旁书桌上铺好的白纸,备好的笔墨,不由有些好奇:“我听海棠说,你近日都快要住在书房了,是在忙活什么,可否给我瞧瞧?”正想着起身走过去瞧瞧,却见卫璃攸摇了摇头:“今天才理出一点头绪。过两天等完成了,你再过来看吧。”


卫璃攸这时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还准备了其他东西给你。”连忙起身走到书柜边,俯下身从书柜底部取出一个锦盒。又顺手取了桌上的一面铜镜,与那锦盒一并递给叶珅:“你打开瞧瞧。”


叶珅打开锦盒一看,见里面并排放着胭脂香粉及一枚翠墨石黛,立马笑得合不拢嘴:“还是表妹知我疼我。”


“这可是皇宫里用的,父王前些天赏了我一些,我便想着都留给你。”


卫璃攸话还没说完,叶珅已迫不及待地打开胭脂盒,指尖沾了胭脂点在唇间,手持铜镜对着镜子抿了抿唇,将一抹嫣红在唇瓣上化散开。


“这颜色真好看。”她这边刚放下胭脂,又立马取出香粉在指腹间碾搓了下,细细嗅了嗅:“这个质感细腻,闻起来也好香。”


卫璃攸见她这般开心,嘴角也抑不住上扬起来,朝她笑道:“阿妽,你先把东西放下,等我为你上好妆,你再好好瞧瞧效果如何。”


叶珅一听,立刻听话地放下东西,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并拢地两膝上,乖巧的模样与之前判若两人。


卫璃攸俯下身子,微微抬起对方的下巴。


抹香粉以轻敷面,沾晓霞以染双颊。再以青黛点眉,衬得秋波潋滟。


不多时红妆已成,叶珅怔怔地瞧着镜子中的自己,竟一时看呆了。


“阿妽若作女子打扮,定是个美人。”卫璃攸瞧她这呆愣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她将桌上的胭脂香粉一一收回盒中,又将锦盒放在叶珅膝上:“你回家可要当心点藏好了,如果被姨父发现了,肯定又要背着你全扔了。”


叶珅正盯着镜子发呆,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她的话。过来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过头来问她道:“当真是好看的?你没骗我吧?”


卫璃攸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是真的好看。”


而这话也只能从卫璃攸这里听到了。叶家人只希望她能踏踏实实地做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舞文弄墨、舞刀弄枪皆可,唯独这胭脂粉黛、罗裙红妆要离得远远的才好。


谁知那叶珅登时红了眼睛,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吓得卫璃攸连忙取出帕子欲与她拭泪。可那水雾刚蒙上眼睛,尚来不及落下便已散去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些话被人在耳边念叨久了,自然也就熟练掌握了忍住眼泪的窍门。


过了一会儿,等叶珅恢复了情绪,卫璃攸才对她说道:“去把妆擦了吧,下次来了我再给你画。”


叶珅点了点头,似乎已不再留恋镜中的影子,接过卫璃攸递来的帕子,起身走到脸盆前将妆容抹去。她拾起铜镜照了照,镜中的自己变回了素面朝天的模样,整个人已在不觉中又回到可“叶珅”的角色里。就连方才眼底略微透出的娇俏,也都消失不见了。


“我真羡慕你可以做个女子,每天都能打扮得精致漂亮。”叶珅将铜镜倒扣在桌面上,低头摸索着膝上的锦盒,叹息道:“我不过是想收藏些胭脂,都得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发现了。”


听她语出哀怨,卫璃攸却苦笑道:“你若真羡慕我,我倒是很愿意与你交换。”


叶珅一心念着自己的委屈,并未注意对方表情有变,兀自抱怨着:“我也想换啊,可哪里换的成。哎,我可当真是命苦啊。”


“确实是苦了你了。”越是听她发牢骚,卫璃攸心里越不是滋味,终忍不住冷笑起来:“你苦在从小就能自由出入学堂,与士族子弟一同读书习武,骑马射箭。苦在你所作诗文字画,能于市间供人品评鉴赏。还苦在,进可居于庙堂之上议政事,退能隐于江湖游四方。”


听她字字讥讽,叶珅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只顾着发牢骚,竟不小心触到了表妹的眉头。


只见卫璃攸胸口起伏喘息不定,灼灼的目光中怨气难平:“而我身为女子,所知所学,出了这书房,除了你与我二人,还有谁愿意认真听、认真看?”


卫璃攸似乎是真动了气,情绪愈发激动了,只见她走到那鲤鱼图边,指着画道:“就说这幅画,若落款的不是什么隐士才子‘云舟先生’,而是女子卫氏,你且将它拿到宝轩斋给老板瞧瞧,看这画还卖不卖得出去。”她一番话毕,即刻虚握粉拳悬在口鼻前,不住地咳嗽起来。没过一会儿,便咳得双目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叶珅见状急忙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为她顺气,连声道歉:“好妹子,方才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是我不对。你可千万别动气,万一气坏了身子,我今日可就别想活着出栖云阁了。你的海棠卧雪若误以为是我欺负了你,还不得把我给活劈了。”


卫璃攸听她话里故意带着哭腔,不禁被逗笑了,火气也慢慢平息了下来。她又咳了一阵子,才渐渐缓过劲。


只见卫璃攸眼里的血丝尚未消退,此时勉强勾了勾唇角,朝叶珅笑道:“阿妽,若真给你一个机会,你是愿意做回女子,还是愿意假扮一辈子男子?”


叶珅忽然陷入了沉默。她思量了片刻,却发现真实的答案已了然于心。


她虽然想做回寻常女子,但也有许多其他想做的事情。可那些事情,在此世上,若仅凭女子之身根本难以企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