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秘密(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8-23 15:11
点击:1226
章节字数:23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崟王与王妃探望过璃攸郡主后,一连许多天都不再有外人来过。对于下人而言,这是好事。下人们只须要一心伺候卫璃攸,不必为招待外客再费心思。


虽说郡主看上去还是病恹恹的,但到底能自己进出走动,不再须要下人搀扶。待她身子稍好了一些,便一头扎进书房,除了午晚休息用膳,几乎整天都在书房中度过。如此,栖云阁的下人们总算是迎来了一段舒心的好日子。外无来客打搅,内无主子病危。每天午后睡前还有时间聚在一起插科打诨,好不悠哉。


其他人聚在一块时,曲红绡总会识相地远远避开,或是看书或是发呆,不会自讨没趣地往人跟前凑碍他人眼。


前夜忽然刮风下雨,第二天起来一看,栖云阁大门前的芍药花花瓣落了一地。满地凌乱的花瓣与淤泥污水搅合在一块,看上去像是鱼肉贩子摊位前被杀鱼刀刮削而下的鱼鳞,和着砧板上的横流血污,红得肮脏又凄惨。


扫帚扫不尽的时候,则须徒手清理。这等脏活累活,自然少不得曲红绡一份。这回还不等卧雪开口分配,曲红绡便兀自拿起扫帚,自觉清理起院中落花。


忽闻门前有人哼着小曲。听着那被哼唱得支离破碎的曲调,身为伶人馆出道多年的前一姐,曲红绡勉强能认出这是坊间盛传的《三言长恨曲》。只是原曲哀怨婉转,却被这人哼唱得欢快活泼,甚至有些滑稽可笑。不过能唱成这样,也不失为一种本事。


哼着小曲的青年人忽然收声,摇着扇子踏进门,与曲红绡搭话道:“这雨后初晴,出门便遇见美人拾花,想必是玉指留香香更浓。”此人看上去二十不到,身量较普通男子而言颇显瘦削,模样倒是极为俊秀标致。


曲红绡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浊水残花,又抬眸瞧了眼满脸堆笑的来人,不知该作何回应。于是朝来人匆匆行了个礼,继续低头打理院中落花。


心想,自己或许是中午吃得太油腻,才会感到脾胃如此不适。


见她反应冷淡不太搭理自己的样子,青年并不退缩,反倒主动才凑了上去:“在下瞧着姑娘有些面生,可是栖云阁新来的侍女?”


曲红绡无可奈何地放下手里活儿,规规矩矩地欠了欠身,自我介绍道:“奴婢红绡,见过公子。”


那人听罢,登时神色大变:“你就是红绡?你是不是姓曲?”


“嗯。”曲红绡倒是不诧异对方听说过自己。毕竟在这王府中,她也算是个名人了。自己与世子的事情除了那目昏耳塞的崟王之外,府里怕是没几个人是不知道的。只是这位公子看上去不像是府里的人,或许是崟王的属臣或幕僚。想不到自己的那些破事竟然都传出了王府这个圈子,也不知是该哭该笑。


不等来人张着嘴继续惊讶,一旁的海棠已迎了上来:“是叶公子来了。郡主在书房,我这就去通报一声,带你过去找她。”顺道使唤曲红绡道:“你去备些茶水点心送到书房来,叶公子爱喝云雾茶。”似要故意将她支走。


“还是海棠姑娘懂我。”那叶公子没再纠缠,一脸笑嘻嘻地跟在海棠身后,见到走近的卧雪也不忘奉承几句:“卧雪姑娘几天不见,越发容光焕发,光彩照人。”


“这是叶侍中之子叶珅,也是我们郡主表哥。他这人平时就是如此,是个话唠,跟谁说话嘴巴都像摸了蜜似的。”等二人走远,卧雪十分难得地主动凑到曲红绡身边:“别听他夸你两句,便想岔了。”言下所指,是在有意提醒她。


曲红绡也不着恼,习以为常地点点头:“姐姐提点的是,红绡谨记于心。”


侍中叶玄芝之妻与过世的独孤王妃是亲姐妹,其子叶珅与卫璃攸则是表兄妹。独孤王妃过世前,叶家夫人便时常领着叶珅来王府玩耍。独孤氏去世后,其母因怜爱郡主,亦常带着叶珅入府探望卫璃攸,故二人关系十分熟络。


曲红绡本对油嘴滑舌之徒无甚兴趣,但听说是与郡主相熟的表哥,才突生了几分好奇之心。趁着去书房奉茶时,她仔细瞧了瞧叶珅,此人果然眉目间与卫璃攸有几分相似。比起卫昶卫琰,这叶珅与卫璃攸倒更像是亲兄妹。


她不过匆匆瞥了一眼,便被鸡贼的叶珅逮了个正着:“小美人何故偷偷看我?是不是看上我了?”


虽被捉了现行,曲红绡还是面不改色,淡然说道:“叶公子说笑了。”


卫璃攸低头抿了口茶,替她解围:“你不去偷看她,怎会晓得她在看你。”


“我说卫璃攸,怎么几天不见就跟变了人似的,不向着你表哥,倒帮起了外人。”


“我是帮理不帮亲。倒是表哥你好些天都不来看我,今天一来栖云阁,就调戏我这儿的婢女,也不知是几个意思。”


曲红绡适才在外面听人说起,这叶公子与璃攸郡主打小青梅竹马,也是吵吵闹闹长大的,每次见面都免不了斗嘴。眼下看来,传言不虚,并且璃攸郡主还略占上峰。


叶珅打嘴仗吃了亏,却是一脸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总想着要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他负着手在书房了转悠了一圈,忽然眼睛一亮,在一幅挂画前停下了脚步:“我听说百里叡送了你一幅云舟先生的新作,就是这幅鲤鱼图吧。”


一幅字画而已,倒像是给他抓着了天大的把柄,脸上写满了得意之色。


经他一提,一向淡定从容的璃攸郡主果真脸色有变,似乎是有意回避,眼睛都不敢再往那鲤鱼图上看去。


叶珅将收起的扇子在指间转来转去,熟练地把玩着:“百里叡也真是的,要送你云舟的字画可以找我啊。你下次遇见他,可得好好跟他说说,我和云舟先生交情不错,他的字画我这里多的是。百里叡又是我未来的表妹夫,下次找我来买保证买一送一,还带折扣。”


卫璃攸似乎不愿就此事与他多说,草草应付道:“你自己要卖画给他,便自己与他说去,拉我在中间作甚。”


见她如此反应,叶珅促狭地笑了起来:“那这幅鲤鱼图,你瞧了可喜欢。”


“我自然是喜欢得紧。”卫璃攸说着狠狠瞪了他一眼。


看这表兄妹之间你来我往的调侃,曲红绡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懒得深究他们话语里藏着的意思。


倒是有一点令她感到意外: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刚璃攸郡主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羞涩?


卫璃攸清了清喉咙,忽然对在场的其他人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有些事要单独和表哥说。”海棠与红绡按她吩咐,收拾了茶盘便随即退下,走时顺手将门带上。


人刚离去,叶珅连忙透过门缝往外张望了一会儿,确认门口无人偷听,才放心地回到座位上。


卫璃攸瞧他这副疑神疑鬼的样子,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你且放心,我这儿的人可没有偷听的坏习惯。”


“这叫防人之心不可无。”叶珅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道:“有些事若被不相干的人听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卫璃攸却懒得听他啰嗦,开门见山道:“说吧,表姐今日来访,所为何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