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8-22 23:55
点击:102
章节字数:20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釉子洗漱完毕后,开着夜灯靠在床头看书,暖黄的灯光给她打上了一层晕染,釉子乖乖的窝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书,没注意到门已经悄悄的开了又关,一直躬得像虾米的身躯溜了进来。柯岩钻到床边,探出头看釉子,乖巧的想让柯岩舔上好几口。

柯岩猛的从床下钻进被窝里,釉子被她吓着了忙掀开被子,柯岩眼看她要惊呼出声,急中生智的亲了上去。釉子回过神来后,仍旧惊魂未定,恼怒的打了好几下柯岩,赌气的放下书转过身躺下,作势要睡觉。柯岩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心想这下可坏了,悄么声的躺下,从背后抱住釉子,撒娇道:“老婆!老婆!我错了嘛!”。

釉子甩开她搭在肩膀的手,重重的哼了一声,却仍不吭声,柯岩还想用老招数,把釉子亲到心软。可釉子早有准备,眼看着她要亲上来,立马就用手阻止了,气呼呼的说:“你不要吵我,我要睡觉了!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柯岩委屈巴巴的说:“人家就是想给宝贝一个惊喜,不是故意的嘛,老婆!”。釉子用背影无声的抗议,柯岩把头埋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摩擦起来,哭唧唧的说:“宝贝,我不想一个人睡,我想和你睡一张床上”,柯岩伸手把釉子圈起来,腿也和釉子的腿交缠在一起,“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老婆,被窝好冷”。

釉子知道她手脚冰冷,平时自己先把被窝暖好了让她躺进来舒舒服服的,乍一听她卖苦就心软的不行了,嘴上倔强的说:“冷就开空调开暖气,我想自己一个人睡!”。

柯岩把她扳过来,窝在她的肩窝,“可是老婆最暖,什么都没有老婆暖呜呜呜,老婆不在身边我睡不着”。釉子哼了一声,任由柯岩作为,两人相拥而眠。

早上柯岩醒的比釉子早,自己蹑手蹑脚的出来,却不想一转身撞上了玲姨,柯岩就像玩手机被老师当场抓包的学生,尽管她已经听到自己小心脏咔嘣脆的声音,却强行咧开嘴笑着和玲姨打招呼,玲姨看她从釉子的房间出来,还一脸诡异的笑,心下便有几分狐疑,便问:“阿釉醒了吗?”。

柯岩心虚的回答:“还没,我刚刚进去拿手机充电器的时候看她睡得正香呢!”,玲姨一听,也不疑有他了,和她说了两句就准备下楼了。柯岩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打满分了!看看咱的应变能力,被丈母娘当场抓包还能蒙混过关,内心要仰天长笑30秒了都!柯岩狗腿的跟上柯母的步伐,扶她到客厅后才得意的上楼洗漱去了。

柯岩给釉子定的复查时间是年二十八,如果这次检查没什么意外,自己就可以和釉子美滋滋的那个啥了,柯岩光是想想就美得上天了。等到釉子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一副傻不拉唧的样子,暗暗翻了个白眼,和她说:“明天我和妈妈就搬过那边的房子住了,那边我已经收拾好了”。

柯岩哭唧唧的说:“老婆,你真的舍得丢下我一个人在家吗?新年还不能和你住一起,好残忍阿!呜呜呜”。

釉子假装同情的拍了拍她的手,“这不是过年的不方便嘛,我和妈妈两个人在那边过年,你们在家好好招待客人,有空了再过去玩嘛”。

柯岩退而求其次,可怜兮兮的哀嚎:“那年三十和年初一要在这边住,我还想和你一起跨年呢,老婆”。釉子被她拉着手晃来晃去的,脑子都晕了,没办法才答应了下来,回去和老妈商量一下就可以了,反正她也会听我的安排的。釉子赶忙在自己晕菜前说:“你再晃,我可就不答应你了啊!”

柯岩一听,有门!立马站直身体,一副等领导下命令的样子,釉子看她那傻样,憋着笑说:“那我回去和妈妈商量一下,这几天先过去暖暖房,等年29了我们再回来住”。

柯岩像猴一样往釉子身上奔过去,揽住釉子的腰再轻轻的在她嘴唇上盖了个戳,黏腻的说:“那就这么决定了”。商量好后就开始了今天的学习模式,两个学生狗乖乖的开始积攒自己的实力了。

下午,釉子出门去上补习班了,因为她想深入的学习外语,柯岩就帮她报了一个课程班,下午是她的上课时间。柯岩趁这段时间就自己偷偷的找片子来看,顺便学习技巧。但一个个指甲怪不停的弹出,柯岩脸都扭曲了,再没尝试的同都知道要剪指甲吧,翻了几个,看得她某处一阵凉凉。还有一些明显的表演视频,柯岩在内心吐槽完演员笑场和不投入之后便关掉了网站,哪里有可以让小白学习的技巧的地方啊摔!

连续几天,柯岩窝在卧室里学习,整一个废寝忘食甚至连釉子开门找她的声音都没听到。釉子快走到她身边时不小心撞到椅子,呲啦的声音才把她惊醒。她转头一看,然后瞬间把平板的屏幕关掉,讪讪的对釉子说:“老婆,你下课回来了?今天怎么那么早啊”。

釉子一看她故意隐瞒又想转移话题,就假装不经意的说:“今天老师有事,就提前下课了。你今天在家学的咋样了?阿姨说你这几天下午就窝在房间里,你害挺认真,在学校我都没见过你这么认真呢!”。

只可惜柯岩只顾着怎么把场面圆过去,没听出釉子最后的咬牙切齿,她缓过神来打哈哈:“哪有不认真学习,一直都挺认真的”,边说边狗腿的给釉子捶腿捏背,“老婆,你渴不渴,我给你泡茶去好不好”。

釉子也知道她有事情瞒着自己了,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真的是咯噔一下,一种不信任感和危机感从脚底心冒出来。柯岩一向是不对自己设防的,她也知道柯岩的手机密码,平时柯岩打电话发信息也不会避开她,突然来这么一下,让釉子心生芥蒂。本来还想和她温存一会再回家的,但现在也没有心情了,就借口妈妈还在家等她,草草的出门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