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醒醒不醒
更新时间:2019-08-14 14:32
点击:88
章节字数:22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沧桑而迫切的声音在昏暗的地下车库里传播开来,却得不到一丝的回应,满腔的渴望和希冀如泡沫般破碎,徒留一地的凄凉。

林城只能扶着老父亲慢慢的找,他知道这位从未谋面的姐姐在父母心里有多重要。母亲去世前嘴里一直叫着囡囡,父亲也是一辈子活在愧疚里。父亲当年下基层当普通的县长,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内里却是与黑恶势力斗智斗勇。在最后抓捕的时候,黑帮老大用阴沉沉的眼神盯着他,嘶哑的声音像毒蛇吐信子一般紧紧缠绕在林天的脑海里,“你一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你的家人了,等着和我一样家破人亡吧!”。

等到林天到家后,才真正理解他的话,黑帮老大居然早早的派人半路劫走了刚满两岁的女儿,在家的妻子早已泪流成河。林天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但始终是一无所获。失去孩子的林母常年自责,一致临终前都无法释怀。

林城一直知道这件事,但父亲不知为何突然说看见了姐姐,或许是老眼昏花了吧。只是当林天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时候,他也只能安慰道:“父亲,不急,既然他们出现在医院,肯定可以查到,我们慢慢查好吗?”。林天说:“不能慢,一定得快!”,林城应下后便着人安排了。

柯岩和釉子扶着玲姨从地下车库直接到达体检区,柯岩好说歹说才把玲姨劝了出来,还从外面租了一辆车自己接送,一路上炫技不停,恨不得脑门上都贴着“准女婿”三个字。釉子一脸无奈的看着她,柯岩的心思她知道,所以才不加制止。

玲姨的身体没啥大毛病,血压血糖都正常,但各种小毛病倒是不少,常年在山里生活,湿气重,腰腿的毛病都不少。柯岩顺势就和她提起了搬家的事情,一阵吧啦吧啦的解释之后一槌定音:“阿姨,咱就这么定了,您就近在我家生活,我爸妈能照顾到您,我和釉子也能安心上学”。

柯母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柯岩给送上了车,直到晚饭后柯岩在厨房里洗碗,她才何釉子说:“阿釉,柯岩家对我们太好了,不能平白的受人家那么多的帮助啊!你看,要不咱还是回去吧”。

釉子虽不情愿,但为了母亲的健康和生活着想,只能和柯岩站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自己的母亲。好说歹说,老人最终答应了下来。没过几天,一干人等开始收拾行李欢欢喜喜的回去过年了。

柯岩一路上这也忙活那也张罗,可谓是殷勤得很,玲姨看她忙得不行,就赶紧让釉子去帮忙。但釉子的腰上还没好,她愣是不肯让釉子提一点重物。几个人在机场出口推让的时候,一双健壮的手臂将行李全部都接了过去。

柯岩一转脸,惊讶的叫了出来:“郭杰?你怎么来了?”。这个名字让釉子心里一惊,她沿着手臂向上看这突然出现的男生,黑色短发下是帅气的脸庞,一身长款羽绒服更显得他成熟俊朗。釉子想起了第一次和柯父柯母吃饭时他们提到的事情,这个男生就是喜欢柯岩的邻居。

柯岩惊奇的看着郭杰,郭杰朝她温柔的笑着,他将行李顺手放下,伸手揉了一下柯岩的头,用压抑不住喜悦的声音说:“前几天我爸和我说的,他说你搭这班飞机,我就过来接一下你”。柯岩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连忙的表示感谢,但站在一旁的釉子早已怒火中烧,浑身冒着酸气。她强忍着保持理智,将自己的行李重新拿了回来,和柯母说:“阿姨,咱们赶紧回去吧!我看您也累了”,说着就扶着母亲往外头走。

柯母刚刚看了一通好戏,跟着能做主的人一起走了,哼哼,看柯岩待会怎么哄人!柯岩察觉到釉子的怒火,乖乖低头做小的跟上大部队。郭杰想让柯岩和柯母坐他的车,但人数比较尴尬,釉子让两位母亲坐进出租车的后座,自己将行李放好后往副驾驶走去,上车前淡淡的对柯岩说:“这辆车坐不下了,你坐你朋友的车回去吧”。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车子绝尘而去。

郭杰还以为这是别人给他创造机会,美滋滋的说:“阿岩,我们回家吧”,柯岩耷拉着脑袋灰溜溜的上车了。一路上郭杰愉快的和她搭话,柯岩无心交谈,便假意睡觉蒙混过去了。

装睡变真睡,柯岩醒后猛的发现一张脸就贴在自己的眼前,柯岩被吓了一跳,头撞上了郭杰的脸。柯岩趁乱下车,拿起行李就和走向釉子。柯母三人都看到了车上的那一幕,柯母悄悄的看着釉子那如刷了锅底灰的脸,感谢了一通郭杰后拉起亲家母就溜了。釉子瞪了一眼柯岩,气冲冲的上楼了。

柯母安顿好釉子母女俩后就下楼准备晚饭了,釉子一直在母亲身旁收拾,柯岩一直找不到和她独处的机会,更别说解释了,柯岩一气之下冲向了隔壁。

釉子一直陪着母亲,等到她睡下后才悄悄关灯出来。柯岩就站在自己的房门口等她,暖黄的灯光照亮了一半的身形,釉子气鼓鼓的要走回尽头的房间。在她经过柯岩身边的时候,却被柯岩一把扯进了房间,她迅速的关上房门并反锁,釉子赌气要开门出去,她一把将釉子扳过来,用力的吻了上去。

釉子憋着一股气,怎么可能乖乖的让她亲,她用力的将柯岩推了出去,用泪光闪烁的眼睛瞪着柯岩,生气的说:“摘干净了烂桃花再来亲我!”,说完准备开门出去。

柯岩从身后拦腰抱住她,一把将人抱回了床上,整个人压在釉子的身上,喘着粗气说:“宝贝,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下午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你相信我好吗?”。

釉子既生气又委屈,酸气满满的溢出来,“人家今天专程来接你呢!居然还想要亲你!”。柯岩连忙表忠心,“我可没有和他联系过,是他爸和我爸打听的消息,自己擅作主张的来接我的!我今天下午去找他说清楚了,我告诉他我已经有对象了的!老婆我冤枉啊!”,还在釉子身上猛的蹭,跟个泰迪精转世似的。

柯岩连演带哄的将釉子的火气灭的干干净净,釉子虚张声势,“你还在别人的车上睡的那么香!差点被人家吃豆腐了……”。柯岩看着鲜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忍不住就亲上去了,釉子一连串的嗔怪被这个吻尽数冲散,她双手搭上柯岩的肩并热情的回应着这个吻......柯岩想起要复查的事情,连忙停下自己的流氓行径,两人默默温存后各自回房洗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