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鄉民刑警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19-08-09 12:11
点击:886
章节字数:20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園田酒造創業於寬永年間──元和之後、正保之前,如果要比喻就像平成是在昭和之後、令和之前這般毫無解釋意味的解釋──至今三百多年的清酒廠。釀造所與店面兩隔壁,從古至今傳承著純手工的職人精神製作。

酒樽牆前停兩輛警車,正確來說一台是巡邏車、一台是普通轎車搭著警笛。

「誰來救救我~」

門口擠滿看熱鬧的人群,真可怕、連求救聲都出現了。

「花陽,給我等一下~」

拜託給門口應付鄉親的員工,海未從側門進入,一如往常濃濃大米發酵的香氣刺鼻。抽過圍裙綁緊,接著以襷俐落從肩膀兩側至背後交叉纏繞,最後在腋下附近打結,將浴衣寬大的袖子塞到綁帶之中。一腳踏入儲存酒桶的倉庫,一位穿橘襯衫、把袖子捲到手臂的警察蹲在地上。

「穗乃果警官,案情如何?」

「嗯是天使稅。」

順著穗乃果視線,海未發現了一枚羽毛,旁邊則是準備裝瓶的橡木桶,內容已經快空了──目測約能裝一支。沒有簡稱到的案件,簡稱「天使稅強制徵收案」,國稅局……更正,天使稅局應該要查察天使徵收的稅實在太過誇張。本來園田酒造就是小量生產,這下徹底變成小小量生產。

所有的事件好發於細微之處,一開始沒人發現、陸陸續續的少量徵收,不知從何時起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剩餘量,注意不是減少量而是酒的剩餘量,然後至今竟然只剩下一支的量。

最後,留下了一枚羽毛,或許是天使喝醉了跌跌撞撞返回天堂。

「──個頭啦!」海未喝斥,「天使會這樣徵收酒嗎?這是酒鬼吧,稅金小偷、酒鬼稅金小偷!」

重要的事情得說兩次,兩次之中還要排列組合的變化。

「海未ちゃん,別、別激動。等其他人查證完再說好嗎?」

環視周遭,幾個警察三三兩兩走動。

每次警察都會例行性詢問酒造員工,這次也不例外──犯案時間為半夜,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到犯人長相,攝影機的內容也毫無異狀,唯一異常的是每次被犯案的酒桶邊都會留下純白色的羽毛。

海未看穗乃果閒閒沒事便問:「你不是警察嗎?」

「是啦,我在觀察還有跟人交談。你想嘛,警察要跟一般市民合作無間,才能win win共創雙贏啊!」

「是這樣……不過案子已經發生那麼多起了,我要怎麼信任警察。」

「唉唷,正是因為相信所以懷疑。總之我們要團結、團結……還是團結。先、先不說這個了,你有沒有聽過三支弓箭的故事。」穗乃果比了個三。

「你要說的是毛利三箭、還是安倍三箭?」

「首相我還知道,但毛利是誰……毛利小五郎?」穗乃果疑惑地歪頭。

「誰跟你柯南,戰國大名毛利元就的《三矢訓》。」

咚咚咚,穗乃果這寬鬆世代只能想到戰鼓陣陣敲打中,軍旗飄揚、一時殺聲震天,萬馬奔騰中──毛利小五郎坐在帳棚被麻醉,推理誰是兇手。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算了算了,穗乃果不懂。」她連忙揮手、跑去外面撿了幾隻木材回來。「就是你看,這裡有一支箭。」

啪──折斷。穗乃果拿三支箭綁繩子,遞給海未。

「你試試看。」

啪──折斷。對同樣是寬鬆世代卻有些古風的海未而言,這不過是一塊小蛋糕。

「什麼?」穗乃果抓滿一大把,又綁起來給海未。

啪──折斷,彷彿洗牌時折疊撲克牌的清脆聲接二連三響起。

「這就是毛利三箭啊,還有不要小看釀酒練出來的力氣。」

「是嘛原來是毛利小三郎啊,而且折斷一把箭這招黛律師已經在《Legal High》用過了……反正,穗乃果我們要手牽手、心連心啊。」

穗乃果伸出左手握住右手──這姿勢不太科學,都是掌心朝自己,不符合正常握手姿勢。於是,她反轉右手與左手相握,還是不太科學,沒有人握手會反手吧。最後,她拉著海未的右手用力地握住。海未不甘示弱,猛力回握。

太猙獰了,咬牙切齒,力與力的碰撞、意志與意志的比拚。

「啊啊啊痛痛痛痛痛──」穗乃果投降,「從剛剛開始你到底在比拚什麼啦!」

高坂穗乃果,海未的童年玩伴,目前的職業是警察……吧,大概、或許、應該、可能?勝者沒有任何戰勝的心情,對於警界的未來大大嘆了一口氣。

「誰跟你手牽手、心連心,唉……」

「嘆息是天使放的屁喔。」

──好髒,天使也是會正常放屁的喔。

「嗯,穗乃果你有說話嗎?」

「有啊。」

原來,還以為自己幻聽了。

「嘆息是天使放的屁喔。」

「哎?還說兩次,難道不是『好髒,天使也是會正常放屁的喔。』」

「沒有沒有。」穗乃果連忙揮手否認。「不覺得很像名言嗎?」

先不說嘆息是不是天使放的屁,把放屁放屁一直掛嘴上也很奇怪。

「不說這個了,犯人有沒有底?」

忽略穗乃果的名言說。

「是有啦,可能是傳說中的怪盜KKE。你想嘛,海未ちゃん你們酒造出的酒,市價多少?」

「正常的價位,畢竟希望可以以合理的價格創造優質又香純淡雅的體驗。」

「不不不,網路一支已經五百萬了。」穗乃果快速在手機上搜索給海未查閱,「而且不是想買就買得到!啊──你說,你是不是黑心商人。」

「我不是、我沒有,又不是我炒起來的……」海未揮手,「再說了,你所謂的知道,有沒有根據啊,照理來說只是推論吧。況且你要怎麼抓,不是都抓不到那位怪盜?說到底,這個人現實存在與否也是問題。」

「是、推論啦……而且怪盜又不是我管了。」

「啊你不是三課的?」

「穗乃果我已經調走了,現在的我只是跟著鄉民進來看熱鬧的。」

瞧你一本正經胡說八道,搞什麼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