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明桃1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8 01:47
点击:724
章节字数:22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老师,接吻到底该闭上眼睛,还是睁开眼睛呢?”


夕时雨缠绵,明日香受了作曲系主任的委托,在体育仓库找到桃沢时,女孩竟脱了鞋安然蜷在软垫上,半睡不醒的样子,抬眼便这样问她。


四年间,明日香早能够习惯与桃沢的交流方式,她总是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跨越了大半个地球的奇怪疑问,譬如九千只独角仙能不能拉动坐在滑板车上的明日香小姐……今天的问题倒还简单一些。


“……我上学的时候,可没人教给我恋爱规范哦。”明日香提着桃沢近期最爱的一款果汁,将水淋淋的伞搁在一边,才推推眼镜拨弄头发,弯着嘴角着回答她。


桃沢噗嗤笑出声,从高中毕业到现在,水嫩丰润的少女被时光雕琢成沉静迷人的年轻女人,她的头发已经很长,披散着要越过她蜷起的身躯,随那笑在垫子上蹭乱了几许。


“我读过芥川龙之介啦,作曲家可不能养成盗用的习惯哦。”她得意地睁大眼睛定定瞧明日香。


当初笃定要和这个魅力四射的女人交往,用尽手段才把她“弄到手”。但没想到,性格诡异多变的自己也可以与一个人走这么久——老师没有逼过她做一个“正常人”,反而心疼她,赞赏她,渐渐地,她竟好像与开朗这一词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老师对她很认真。



“啊呀,被发现了吗?”明日香声线调皮,高跟鞋踏出脆响向她走来,坐在她腿边。


阴雨笼日,从一口方窗投进来的光亮实在太弱,而桃沢又躲在高高货架后边,这一角更是灰沉。明日香心里有些打鼓——桃沢的通感症使她极度敏感,对雨丝和幽闭都感到抗拒的她,已因这场夏雨被困在体育仓库两三个小时了。


她是万万没想到,桃沢此刻还愿意同人说话的。


“唔,老师,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呀,”桃沢以手撑垫坐起来,哭笑不得,“不是你教我的吗,想这些奇怪的问题,就会好多了。”



明日香将果汁递给她:“那就好……以后我定时联系你,嗯?”


冰凉玻璃瓶外表滑落了水滴,桃沢接过去,湿了手心。她瞧着明日香的脸,上面柔柔写着担忧,镜框后的美目不经光线映照,仿佛有雾霭铺散,神秘吸人。


“不啦,我以后不帮他们搬东西!”桃沢笑出两颗虎牙,她被雨声鼓点打得心间微乱,也没有去拧那瓶盖。她掂了掂玻璃瓶,略微思索又道,“老师,你用自己的话回答刚刚的问题,我回忆了一下午,我们之前接吻都是闭着眼睛的耶。”


……回忆一下午?明日香眨眨眼睛拍她的脑袋:“下次不许想这些,有时间给我作两首曲子出来!”


桃沢咯咯地笑,她迅速起身趿拉着鞋跑向门那边,明日香正想喊她拿伞,桃沢却把插栓一别,将门锁了。


“老师!”她如小兔子一般跳跃跑来,甩了鞋扑倒她怀里鸭子坐,鼻尖挨着她脸颊亲昵道,“既然我们都不知道,那今天试试不闭上眼睛吧。”



“嘛,带给你的果汁还没喝哦,不是喜欢吗?”明日香打岔,桃沢对接吻的热情一向高过自己这个“老人家”。


“喜欢是因为,喝这个和接吻时听到的曲子很像嘛。 ”桃沢不依不饶,润白手指点到明日香的唇下滑至嘴角,“我告诉过老师,长号和钢琴……”


她要去摘那眼镜,被明日香捏了镜架制止:“……我可听不见哦,油嘴滑舌的小姑娘。”


“喔,”桃沢笑,“我告诉老师,《爱的忧伤》,怎么样,听到了吗。”


“还蛮庄重……真的适合吗?”明日香想到桃沢总播放那典雅的曲子 ,眯眼沉醉,原来竟是与自己接吻的味道吗……她少见地红了脸,对面娇小女孩睁大了眼睛满面都是期待,明日香无奈笑开,她刚想眯眼,桃沢就皱皱鼻子提醒她睁开,弄得她也无端紧张。


四目相对,一边是欣喜,一边是佯装的持重,明日香摸上她小脸,另一手摘下眼镜,离得太近,所见不会因近视而模糊,桃沢的唇比自己要小,也更薄,启唇露齿,明日香就挪开了目光不敢再看,可视线移到她盯着自己的双眼,明日香却更别扭了。


她最终只是将唇贴上去,两个人直勾勾地互相看着,她突然觉得傻。


桃沢抢先一步笑出了声,她捂嘴后仰,明日香怕她摔到后头去,也顾不上同她一起笑,可她年轻,腰力甚好,放下她的果汁一个打挺翻过来,急速抱着明日香的后背就是一个大回转。


明日香惊讶地喂了一声,眼前一阵颠倒晕眩,视线安定下来时,她已俯身撑在桃沢上方,自己的黑发下垂两侧,对面仰躺着羞若花苞的年轻女孩,因薰风滋养,已被吹开一瓣绯红。



“睁开眼睛好傻。”桃沢笑,露出牙齿。


“嗯。”明日香微笑,她为这姿势尴尬,想要起身。可对方水泽冰凉的小手顺着她胳膊滑落,牵起她的,湿漉漉地腻了几下。


“老师,快毕业了……”她咬唇,出声轻柔,几乎被雨声盖过,可明日香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要我吧。”





……



“老师,”趁着休息,桃沢与她聊天,拧开果汁啜饮一下便递给她,眯眯眼轻声道,“我恨我的亲生父母,但他们实际上……很早以前就因意外事故死掉了……雨天路滑,出了车祸……我恨他们,但也讨厌雨天。”


明日香也喝了一口,她听着那雨声,听着桃沢的话,心间实在有些不是滋味了——这孩子一直守口如瓶的,更不如说是在逃避谈及这些。今天却决定挖开埋葬的秘密,说给自己听吗?



“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在墓碑边上,那天也下着雨。”她低头,“从没见过面……就算诉说我的恨也好,就算瞪着他们也好……什么都没来及……他们好狡猾啊……”



明日香想起什么旋律,她几乎惊叫一声。


“嗯,”桃沢心有灵犀地看她,对她歪头笑,“老师第一次听见我写的曲子——那次作曲大赛,我的参赛曲,就是描绘了当时的心情。”



“桃沢。”明日香皱眉,伸手摸她的头发。


“桃沢,是他们的姓。”她笑出些水光在眼里,“奶奶给我起的原名就叫桃……老师,我才相信一切都是命运。”


明日香心里痛楚,也为桃沢愿意说出所有而欣慰感动,她拥抱了她的小姑娘,一滴热泪打湿她肩上薄衫。





“老师……谢谢你,我不再那么讨厌雨天了……”


全文见微博置顶@eeeeee狗 (这个人好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