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黑画册(上)

作者:使徒奈亚娜
更新时间:2019-11-12 10:50
点击:579
章节字数:57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车子在20分钟后就到达了目的地,是位于杜德利广场偏北的派出所,雪柔停好车子以后便带着达妮卡直接推门而入。


达妮卡还在想雪柔就这样大刺刺的走进来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前在电话中听到的中性嗓音就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史丹福教授的声音的确很沉,但相对来说比较柔软。没了电话的过滤,能明显听出是女人的声音,「恩格尔,这边。」


达妮卡看向声音的来源,率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玫瑰金色的大波浪卷,非常显眼。史丹福穿着黑色的小套装,看上去有几分精明干练的味道,但倚在墙上的姿势又令她给人的感觉多了一分慵懒。


她显然也注意到了达妮卡的存在,在两人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微笑着朝达妮卡伸出了手,「你就是达妮卡·戈德温小姐了吧?我是杰奎琳·史丹福,叫我杰奎琳就可以了,我可以叫你达妮卡吗?」


这句台词对达妮卡来说总有点太熟悉了,只能说不愧是认识雪柔的人。但这一次跟在飞机上不一样,在听到对方后半句的时候达妮卡皱了皱眉头,语气里也带了一点疏远,「抱歉,这样太亲密了,我还是叫姓氏吧。」


「……怎么你跟恩格尔一模一样?」史丹福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我不是很喜欢我的姓氏,不然这样吧,我叫你的姓氏,你叫我的名字,我们各退一步,这样可以吗?」


「这……」达妮卡有点困惑的看向雪柔,雪柔则是笑了出来,「杰奎琳,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烂的借口,我之前叫你的姓氏时你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啊。」


「这还不是你的错,」史丹福瞪了雪柔一眼,「到底是谁说的路西法效应?」


「这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你还在记着啊。」雪柔很自然的把话接了下去,达妮卡不知道这两人在卖什么葫芦,也不能插入其中,只好沉默不语,心情还微微的觉得闷闷的。


这两人还扯了几句,浪费了几分钟,最后雪柔才发话,「小达妮卡,你就叫这个人杰奎琳吧,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那好吧。」达妮卡有点无奈,而且不太情愿。但对于雪柔的要求,她还是比较难拒绝的,「嗯……杰奎琳小姐?」


「就这样吧。」杰奎琳也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两人一前一后的跟着杰奎琳来到了其中一间会议室前。在杰奎琳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以后,达妮卡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在听到米斯卡塔尼克大学的时候会有不好的预感。


「戈德温!?」卡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弱气兼文质彬彬,那带着眼镜的脸在达妮卡看来就是讨厌的代名词,「你怎么在这里?!」


「上班。」达妮卡简洁的终止了话题,「我现在有新工作了。」


「嗯?」被达妮卡遮挡着的雪柔挤到了前面,在看见卡特的脸孔以后,她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就露出了恶意的微笑,「原来是卡特教授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说起来,东方有一句话挺适合你的,叫『阴魂不散』。」


同样在看见雪柔的脸孔以后,卡特也微微变了脸色,只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反击,「你还不是一样?自从戈德温认识你以后,你们两个总是一起出现,你这样也算是『阴魂不散』吧?」


原本想反驳的达妮卡硬生生的住了嘴——卡特这话没有任何的毛病,如果不是雪柔莫名其妙地寄了一封莫名其妙的电邮过来,她的生活里说不定已经不会和雪柔有任何交集。


「哼哼,」雪柔冷笑了一声,没有再回应这个话题,「你是米斯卡塔尼克大学派过来的『辅助』?」


「嗯。」卡特似乎不喜欢雪柔那虚伪的笑脸,连带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差,「所以你就是末日研究机构行动部的人?隔壁的戈德温是怎么一回事?」


「我是行动部的助理主管,她是我刚上任的秘书。」雪柔很自然拉过卡特对面的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并无视了卡特那惊讶的脸色,「这样优秀的人才你们米斯卡塔尼克大学不要,我就挖过来了呗。」


卡特闻言看了看达妮卡,看她自然的拉过雪柔右手旁的椅子坐下默认了,只能憋屈的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达妮卡也不想再听这两个人互刺对方,便马上对着杰奎琳说:「杰奎琳小姐,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嗯。」杰奎琳拉过了一张椅子,坐在雪柔与主席位之间,点了点头。


这里的装修就跟达妮卡的公寓一样简单,就是白色的墙壁,跟中央的几张黑色桌椅。卡特自己坐一边,雪柔跟达妮卡坐在他的对面,杰奎琳坐在桌子的角落边上。而主席位,则是坐了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短发女孩子,似乎是一个高中生,从达妮卡等人进门开始,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也不打招呼。


刚开始达妮卡以为对方是害怕或是害羞,后来看清楚以后,才发现对方是在看着手上一本黑色、挺厚的绘画本。女生的表情在达妮卡看来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茫然而入迷看着手中的绘画,瞳孔都失去了焦距,双手只是空洞并机械式的翻页。


「丽贝卡,能帮上忙的人都来了。」杰奎琳咳了一声,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女孩这才恍然大悟似的抬起头,眼神还带点茫然,「来了什么?」


她这才注意到面前多了两个人,连忙关上画册,坐直了身子,说了一句:「抱歉……」


「没关系。」雪柔也注意到了对方那不自然的表情,但她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尖细,「你能先说明一下情况吗?」


「好的。」对方看了看雪柔,很自然的说。雪柔微微怔了怔,但很快脸上又挂上了亲切的微笑。


女生叫丽贝卡·杰克森,是波士顿北角区圣玛利亚学院的学生。她原本只是去派出所通报她的好朋友——娜塔莉·维特最近疑似沉迷上奇怪的东西,她担心里面会涉及一些危险的事情,但却因为关系到不可理解之物,而且提到了雪柔的名字,可信度很高,而整件事情就被转介到了末日研究机构。


「娜塔莉她最近很沉迷绘画,」杰克森这样说,达妮卡也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神情,发现这个女生其实非常的不安,但还是比较镇定,「沉迷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地步。」


事情开始的时候是在9月后期,她当时突然拉上杰克森,去求圣玛利亚学院的美术老师让她们进入绘画部。那个时候社团成员跟之后的活动什么的都已经定下来了,虽然加上两个人的名字并不是难事,但始终会带来一定的麻烦。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执着要加入绘画部,但这在我看来不符合她平常的性格就是了。」杰克森一边解释着,一边摇了摇头。


「她平常的性格是怎么样的?」达妮卡皱起了眉头。


「就是一个比较活泼的外向女孩,她比较喜欢户外活动,很喜欢打网球,也很喜欢旅行,我完全没有想过她居然会突然喜欢绘画。」


「这并不构成奇怪的地方啊。」卡特提出了异议,「这种兴趣的转变在高中时期很平常,并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


达妮卡也是怎么认为的,在青春期的高中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平常了。高中是最黄金的时期,年轻人参与不同的活动,去探索自己真正的兴趣爱好实在是再常见不过。


「我原本也是这样认为的。」杰克森摇了摇头,「但后来她的画功上去了以后,事情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能问一下她擅长什么画吗?」雪柔突然发问。


「人像素描。」杰克森回答,「我暗中的存起了她扔掉的一本画册,现在也有带过来。」


「给我们看看。」雪柔马上就说出了要求。


杰克森也没有废话,马上就递出了手上的黑色画册,「这是我偷偷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


雪柔接过画册,等卡特站起来移动位置,在她身后站好以后,她才慢慢的翻开那本黑色的画册,让四个人可以一起看。


那是一些狂乱的线条,组织起来后构成了一些像是立方体一样的东西,密密集集的被画在素描本上,似乎是某种练习。能看出线条很粗糙,并不是顺滑的线条,而是一些斜斜歪歪的直线,线与线之间总会有一些小小的空隙,看起来很不成熟,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绘画的初学者。


雪柔对于这种练习没什么兴趣,很快就翻到了后面。除了像是第一页那些立方体练习以外,小画师也有做一些水果或是石膏像,大概就是练习线条与光影,整体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只能看出画册前主人进步速度很快,而且练习量非常大。


「刚开始的那些没有问题的,」杰克森整个人坐直,双手握着拳头规矩的放在大腿上,表情也稍微露出了一点紧张,「出问题的是在她练习好了立方体与光影,开始原创了以后。」


雪柔闻言加紧了翻页的速度,画册后期大多都是姿势相同的粗糙肖像画。一开始还能明显看出是在画人类的大脸,还画得不错,但越到后面,肖像画里的人就越来越奇怪。


最开始还能看出是某一些长相比较奇怪的人物,到后来达妮卡已经分不出那些到底是有着些微人类脸孔特征的异形,抑或是脸孔变形扭曲得像狗、面容丑陋的正常人类。这些东西大部分都被画得微微向前倾,有一些甚至脸上没有眼珠,只被用铅笔画出了两个黑黝黝的洞。她分不清这些人的种族、年龄、甚至是性别,只能在这些不太熟练的画里看出了畸形与疯狂。


卡特也跟她一样露出了不适的表情,杰奎琳玩着自己的卷发,她因为在这之前已经看过画册了,所以只有眼神微微有些厌恶。雪柔似乎看入迷了,翻页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像是一个艺术家在看着没有被人发现的伟大作品一般,慢慢的欣赏着。


小画师的画技越往后越成熟,画上那些畸形的模特儿也越来越逼真,越来越令人感觉不适。跟沙漠之城里面真实腐尸般的恶臭不一样,这里是精神上的恶臭,幸好画技不算成熟,否则某程度上会比沙漠之城那令人作呕的环境要更恶心。


雪柔慢慢的翻到了画册的末页,那边反倒是画了一个正常的人类女性。


可能是因为和前面的怪画产生了巨大的反差,达妮卡一下子就被这个女性吸引住了。那是一个短发的女性,有着西方人的高鼻梁,微微勾起的嘴唇带点神秘,又带点嘲讽。她的眼睛尤其有神采,似乎活了起来,嘲讽的眼神似乎就是在嘲笑看着她的人,达妮卡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属于女人的嗤笑与低语,就像是这个短发女人现在就在这间会议室里一样。


「小达妮卡,」雪柔突然在她面前拍了一下手,达妮卡一下子就从轻微的着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她疑惑的看向雪柔,却在看到雪柔的微笑同时,也顺带看到了卡特有点迟钝的反应。「你跟卡特教授都被轻度催眠了。」


「……什么?」达妮卡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直到雪柔指了指画册上同一幅肖像画以后,她才明白雪柔在说什么。


画中女子的神秘感消失了,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练习,有很多还不太自然的地方,并没有太过出彩,甚至还会觉得画师的画技还是太稚嫩,能明显看出是初学者。


「不过这不怪你,」雪柔拍了拍达妮卡的背,「我也差点中招了,是画上的文字令我清醒过来。」


雪柔指着画上空白的位置,达妮卡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吓然发现了一个刚刚没有注意到的文字。那是女孩子娟秀的字体,写的时候用力不深,字体写出来有点浅,不仔细看会漏掉,上面整整齐齐的写着:


「Sheryl Lavinia Engel」


雪柔·拉维妮亚·恩格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