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祸水(四)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8-26 12:38
点击:1379
章节字数:39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绿叶嫩芽,甘露翠汤。沫沉华浮,晔如春敷。


卧雪煮茶时,曲红绡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只觉得郡主这里的用茶无论色泽香气都是上乘极品,似乎比世子用的还要讲究一些。


卧雪将刚煮好的茶倒了小半杯,先兀自尝了口,才交给了曲红绡:“好好端着别洒了,这白岳云尖可是皇宫里的贡茶。我方才小抿一口,不过是想试试火候够不够。”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曲红绡自然一句也不敢多问,端着刚煮好的茶与茶具随卧雪一同去了前堂。


卫琰与百里叡正于堂中闲聊,见有人来了也未在意,仍自顾自地聊着天。


“三公子、百里公子请用茶。”


百里叡聊到一半突然打住,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似是认出了她的声音:“你...你是不是那天东来阁中的那个?”


曲红绡此时半低着头,朝他微微欠身:“奴婢曲红绡,现是栖云阁的婢女。”


卫琰亦有些吃惊,问她道:“是璃攸郡主将你要过来栖云阁当差的?”


曲红绡默默点了点头。


卫琰举杯浅呷了一口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兄长与红绡姑娘的事我也略有耳闻。听闻兄长被母妃关了三天禁闭,如今三日期限虽到,母妃却还是不准兄长出门,就连我也不让见。我还以为你人已经不在王府了,想不到竟是来了璃攸这里。看来母妃还真是对亲儿子不如养女来得疼。她素来不给兄长面子,倒是事事都顺着小妹的心。”


“三公子请谨言慎行。”百里叡忍不住皱眉:“王妃对世子严厉也是为了世子好,哪里来得厚此薄彼一说。郡主虽然非王妃亲生,却也在王妃身边长大,她幼年丧母,大王、王妃疼爱她一些也是自然。”


卫琰听他义正辞严的一番话,险些喷出一口茶来。他方才所说稍微明白点的人都听得出来是句玩笑话,唯有百里叡这木头似的人才会当真:“我说百里兄啊,你这人就是太正经,什么是正经话什么是玩笑话也听不出来?我小妹若以后嫁给你,万一耍起郡主脾气来,你也要和她较真不成?”


见百里叡无言以辩,卫琰也不再逗弄他,转而言其他。他眼睛忽直勾勾地盯着曲红绡上下打量:“红绡姑娘当真是容姿出众,即便穿着仆人的衣裳也是十分惹眼。”说罢卫琰的手已覆上对方的柔荑,不等曲红绡反应过来,一下子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前。


站在一旁的卧雪连忙避开视线,不由暗骂了一声“狐狸精”。心道这曲红绡果然如传言中那样,这才多久功夫便勾搭上了三公子。


座中的百里叡见此情形也有些局促,装作低头饮茶,不敢直视身边快要纠缠到一起的两人。


却见曲红绡挣开了卫琰的手,随即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故意与卫琰保持着距离。她半低着头,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目光不偏不移地落在自己足前,甚是端庄拘谨,生怕僭越分毫。


“装模作样,欲擒故纵。”卧雪心中啐道,恨不得白目视之。


卫琰瞧她跟个石头一般,不禁冷笑道:“红绡姑娘之前对我兄长可是热情得很,怎么对着我就这般不解风情?莫非眼里看不中我,只瞧得上王府世子?


“奴婢不敢。”曲红绡连忙伏身跪下,深深拜了一拜:“此前世子将奴婢买进府里,奴婢自当对世子恭顺;而今奴婢转到郡主这里当差,当尽心竭力服侍郡主,专心做事,不应有任何怠慢与妄念,亦不该有丝毫逾越之举。唯恐因奴婢言行不慎,引人口舌,辱没了郡主与王府的名声。”


“看来红绡姑娘不光会唱会弹,还挺会说的。”卫琰瞧着地上的姿态卑微女子,忽然用力捏起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若我偏要你行逾越之举,你又耐我如何?”


曲红绡这下真没法子了,实在没料到这位三公子是油盐不进的登徒子,只得怯生生地望着他。这时却发现三公子虽神情凶煞,但眼睛却并非完全看向自己,有几个瞬间似乎悄悄瞥向坐在他身边的人。


喝了许久茶的百里叡终于放下了茶杯,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这位红绡姑娘安分守礼并无过错,三公子何必强人所难。何况她是郡主的人,若因此伤和气就不好了。三公子还是莫要为难她了。”


百里叡话音落下,卫琰非但不恼怒,眼里反而亮了一下。


曲红绡隐隐觉得卫琰此刻像是一个终于等到了鱼儿上钩的临江钓叟,眼中一掠而过的是等待良久后的惊喜。


卫琰放开曲红绡,他眼角带着笑意,凑近过去在百里叡耳边低声道:“一个下人而已,我小妹才不会多上心。倒是百里兄这般为她说话,莫不是也看上她了?”


百里叡手中茶杯里的茶水忽震颤了一下,瞬间又归于平静。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时总会时不时地瞟向曲红绡。此刻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低头看回手里的茶杯。


“三公子你莫要说笑,在下怎么会——”百里叡正要否认,却又被卫琰打断了:“百里兄无须多言,我都懂。红绡姑娘生得花容月貌,你我既是男子,为之所动也是合情合理。放心,我不会向小妹告状的。”


“三哥难得一来,怎么一到我这栖云阁,就开始调戏我这里的婢女了。”这时,璃攸郡主才悠悠地步入堂中,她拣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下:“刚刚三哥你又凑在阿叡耳边说什么,可别把阿叡给教坏了。”


百里叡站起身朝着璃攸郡主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卫琰倒是不觉得尴尬,嘻嘻哈哈地打了招呼,顺势拍了拍百里叡的肩膀:“我们百里少将军即将随世子赴汉北一带剿灭流寇,这一去指不定又要离开洛殷多久。去之前自然要和你这位未婚妻子好好见面话别。你也晓得百里兄面子薄,我这不是陪他来看你吗?”


他一番话毕,百里叡看似不动声色,可通红的脖子与耳朵却出卖了他。


璃攸郡主微微笑了笑:“阿叡一路上可要好好保重,我兄长他鲜少带兵参与战事,还须你多多照应。”


百里叡听完脸色一变,忽然抱拳,正色言道:“百里叡就是舍去性命也会保护好世子,三公子、郡主还请放心。若世子又丝毫损伤,百里叡甘愿领罪。”


“你瞧吧,你这未来郡马当真是老实得可爱。”卫琰叹了口气:“我妹子只是随口说说,不是要你立军令状。”


卫璃攸也忍俊不禁,捂唇笑了起来。


三人说笑了好一阵子,卫璃攸才发现有人还跪在地上:“你还跪着作甚,也不怕挡了道,还不快过来。”


曲红绡捏着一把冷汗,此时听到卫璃攸唤她,如获大赦,连忙起身低眉顺眼地缩在璃攸郡主身后。


百里叡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拿起置在案边已久的锦盒,从中取出了一个卷轴:“我听说郡主对字画很感兴趣,便寻了一幅佳作想送你品鉴品鉴。”


卫璃攸笑了笑:“阿叡有心了。快给我瞧瞧,看是真的佳作还是你又被人诳了?”


百里叡见她颇有兴致,连忙展开画卷。只见一只红色鲤鱼跃于纸面,看上去极是鲜活逼真。曲红绡亦悄悄抬起眼瞧了瞧,觉得此人画功确实极好。只是这鲤鱼看上去倒是和栖云阁院中鱼池里的鲤鱼有几分相似之处,想来是天底下的鱼都长得大同小异的缘故,故而并未细想。 画旁落款“云舟”二字,字迹亦是飘逸流畅,非同一般。


百里叡自顾自道:“我听闻最近有一位名做云舟先生的画师名声正盛,便托人买了一幅他新画的鲤鱼图,你可喜欢?”卫琰在一边也未闲着,不忘添油加醋:“听说此画可是从城中宝轩斋里抢来的,一堆人争着要买,应是被百里兄给高价抢到手了。”


宝轩斋是洛殷城出了名的字画铺子。曲红绡自己虽逛不起,过去倒也时常会听到伶人馆里的客人提及。这洛殷城中,哪家公子若得了宝轩斋的字画,定会以鉴赏之名邀上三五人炫耀一番。


等到卷轴被完全展开,卫璃攸却愣住了好一会儿,脸上似是惊色更多于喜色。


“云舟先生...”卫璃攸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似乎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方抿唇笑道:“百里公子觉得此画如何?”


“在下一介武夫,其实看太不懂,”百里叡挠了挠后脑勺:“我就觉得这鲤鱼画得栩栩如生,又听宝轩斋中人人称道,心想此画理应是佳作。莫非你觉得不好?”


卫璃攸并未回答,反而急切地追问:“当真人人称道?”


百里叡不明所以地点点头。只见卫璃攸喜上眉梢,笑得竟比刚见着这画时还要高兴许多:“这云舟先生的画作我甚是喜欢,谢谢你了,阿叡。”


百里叡有些腼腆地笑了笑:“你喜欢就好,下次若看到还有好的字画,我再买来送给你。”


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曲红绡不禁心生羡慕。


都说百里少将军战场上英勇无双,而如今在璃攸郡主面前却笑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可是人家璃攸郡主生来好命,两者皆占了全,又岂是她这等命如草芥的低微之人羡慕得来的。


***


待送走了卫琰与百里叡,璃攸郡主不知何故,又召了曲红绡来自己房里。没等曲红绡准备下跪,卫璃攸便启腔问道:“你觉得百里公子这个人如何?”


曲红绡有些摸不着头脑,一字一句斟酌着:“百里少将军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为人谦虚有礼,与郡主十分般配。”


卫璃攸冷不丁地问:“那你喜欢吗?”


曲红绡哪里想到的她会如此发问,吓得连忙跪下磕头谢罪:“奴婢不敢。”


“是不敢喜欢,还是不喜欢?”


曲红绡只觉得这璃攸郡主简直像只狡猾的狐狸。她定是怀疑自己对未来郡马怀有非分之想,才将一道送命题推到自己面前。


此时,自己若说“不敢喜欢”,便是承认了自己有觊觎之心但苦无勾引之胆;若说“不喜欢”,岂不是暗示她一个婢女都看不上未来郡马,不就等同于当着郡主的面说她未来夫君的坏话。既然横竖都是一死,不如实话实说,好歹死得无愧于心。


曲红绡咬了咬下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回郡主话,人人皆知百里将军是少年英雄、人中俊杰。所谓云泥有别,奴婢心中绝无任何妄念。”


她把话说得弯弯绕绕,最终落脚的意思却不难听明白。只见璃攸郡主靠在榻上许久都不曾出声,可表面越是平静,反倒越令人心难安。曲红绡的一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生怕这狐狸正在寻思如何惩罚折磨自己。


半晌,卫璃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随口一问,看把你吓的,别老跪着快些起来吧。”说完竟亲自动身去扶曲红绡起身:“不喜欢也无妨,他又不是什么金银珠宝,凭什么人人都要喜欢。”


曲红绡哪里敢让璃攸郡主搀扶,不等对方的手沾到她衣角,她便径自站了起来。


等听到璃攸郡主吩咐她可先退下,曲红绡高兴得差点笑出声,也来不及深思郡主所言所问究竟为何,连忙逃之夭夭。


殊不知这璃攸郡主方才不过是在静静地观察她的反应,看着她一会儿紧张兮兮,一会儿视死如归的模样着实觉得好笑,这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曲红绡始终低头跪着,自然看不见对方玩味的表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