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某楼

作者:世界守富
更新时间:2019-08-10 18:53
点击:377
章节字数:21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大早我就醒了,我们又开始向北方转移,我们因为人多,加上李竑远可能会找到我们,就开始分散行动,走不同的路。

我和季缘和其他十个士兵一起走,我和季缘都换上了男装,他倒像是个财大气粗的少爷,我像个没钱的穷书生,看起来有些违和本来以为我们会沉默一路的,倒是她先开了口。

“伤好了吗?”

“好的差不多了,谢将军关心。”

“就叫我季缘吧。”

“季缘。”

“嗯。”

这一天我们就赶了一百多里路,几乎没人说话,直到夜晚我们找到了一家客栈,也必须歇息了,现在也快到北方了,乱的很,晚上赶路太危险,这山中还有豺狼虎豹,不小心小命就容易丢了。

“几位打火还是住店?”

拿着酒坛子的小二见我们进来见怪不怪的问。

我正欲开口,季缘却抢先一步。

“住店,小二你先去拿几碟小菜,我们人多,你看着安排。”

“好嘞!”

小二听完之后屁颠屁颠的跑去干活了,我们十几个人对他们来说可是笔大生意。

客栈里人很多,很难找到能安静的坐下的地方。

我看到近几桌的几个不知是什么地方来的女子对季缘挤眉弄眼,季缘干脆就无视了她们,我狠狠的回了一个眼神,可看起来就像是答应了那群轻浮女子一般,她们就对我做出了不屑的表情,我多亏度量大,要不就冲上去了。

“别理她们,碍事,快走。”

季缘已就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我的说。

可这在旁人看来就像是她调戏我一般,我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灼热视线,只好装作没感觉到。

“几位客官,店里客房没了,真是抱歉。”

小二过来了,脸上十分可惜的抱歉,夹杂着些许害怕。

“好,我知道了。走吧。”

季缘一挥手,我们就跟着出了门,这是个小镇子,没有我们来时的镇子大,铺子倒是挺齐全了。

“将……季二爷,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成刚想说将军就被季缘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憋了回去。

“季缘,我们该怎么办?”

我看着季缘问。

“去某楼。”

季缘平淡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先是没反应过来,然后猛的反应过来。

“某……某楼?某楼不是什么烟酒之地吗?”

我看着季缘一脸不可思议。

底下的弟兄们都炸了锅。

“你们把窑子和某楼分清楚一点,某楼主要是达官贵人听曲看戏的地方,窑子才是……”

季缘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我们。

“季缘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我冒着死的危险问。

季缘瞟了一眼我,然后大步向前走。

“想死你就继续问,不想死就快点走。”

我只好跟上季缘,也什么都不问,我还没有懂江湖,死了太可惜了。

“到了。”

季缘撇下这句话。我因为心不在焉撞到了季缘结实的后背。

“痛。”

季缘没管我。

我却脸红的跟猪肝一样,这辈子第一次去某楼啊好激动,好兴奋,我该干什么?是不是有些失体面?还有,撞的我好痛,肌肉太结实了。

我只好轻轻抱怨一声,季缘就把我拉进了某楼。

进去我真的惊呆了,美女如云,豪华的很,还有个大戏台,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在上面弹奏古筝。还有一稍显青涩的女子在用柳笛伴奏。

老饱扭着腰过来了。

我并不擅长应付这个,我只想过个夜,就让季缘说话了。

“呦,公子,是一同前来吗?我们这儿……”

老饱掐着嗓子在与季缘说话,直接被季缘打断。

“老饱,把你们这儿的清倌叫出来。”

“不知客官您要的……”

季缘一副我有钱我天下无敌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

“小爷就要台上弹古筝那位姑娘。”

“呦,那您可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楼的头牌栀子呢。”

季缘掏出一大把银元宝。

“够不够?还有我后面那些兄弟们的费用我全包了。小爷我有的是银子。”

老饱看见银元宝眼睛都直了,连忙点头哈腰问好。

正好一曲罢,老饱招呼着栀子过来和季缘上了楼,我心想这季缘演的真像。

老饱搓搓银子。

“那这位公子。您看中了哪位姑娘呢?”

“我?我就那位吹笛的姑娘吧。”

“青竹?青竹你过来。”

老饱跟青竹使了不少眼色,我当然知道这是让她多要点小费,可这青竹姑娘貌似还未经世事,卡巴着大眼睛,有点疑惑。

“青竹这是第一次被点,要是有什么不足还请公子多多包涵。”

老饱满脸堆笑。

我硬扯起嘴角笑了笑,心想,快点离开你的视线就好。

然后我和青竹就上了楼,在一间点着檀香的屋子住下了,看着她红透的小脸,想调戏她一下。

“过来。”

我坐在椅子上一脸戏谑。

“小女子卖艺不卖身,还请公子自重。”

“都进了我的房间了……”

我一把拉住青竹,把她往我身旁一拽,让她的重心在我身上以后,对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

“呼,不就是让我对你做些什么吗?”

青竹的脸更红了。

“公……公子请……自重。”

“好了好了,不调戏你了,我就是来这睡一觉,明天就走了。”

我放开青竹,躺到床铺上。

我看青竹还没有动。

“你难道想让我对你做些什么吗?”

青竹的脸更红了。

“讨……讨厌……”

“今晚你睡床,我在桌上睡就可以。”

我下了床,毕竟我只是想放松一下。

又坐回椅子,指了指床铺。

“去睡吧,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青竹一脸疑惑的坐在床上,我吹灭了在桌上的蜡烛,其实我并不想睡觉,但也没事干就是了。

“公子,要不……要不到床上睡?”

青竹看着在椅子上的我。

“不用了,你睡吧。”

我回绝。

“公子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她在床上坐着弱弱的问。

“怎么突然想问这个?”

“就是……”

她一时语塞。

“好了,不刁难你了,我姓白名乾韵,字卓音,家住迢山,满意了吗?”

我对着黑暗中的人一笑。

“卓音?甚好甚好。”

“姑娘还不歇息吗?”

“现在就要了。”

“好梦。”

“嗯,好梦。”

说完之后不久就听见了细微的鼾声,可爱极了,也不怕我对她做些什么。甚好。

听着这令人安心的鼾声,使我忘记了旅途的疲惫,也渐渐入睡,就连门被打开了都不知道。


强势改字!某楼!笑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