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Quiet room

作者:ALOYIS
更新时间:2019-07-31 13:08
点击:1745
章节字数:47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日菜的天赋纱夜比谁都要清楚,从小学开始偶尔旁观日菜的一切活动,就能得出这个孩子比自己优秀的事实,学习、运动,只需日菜稍稍表现出一点兴趣,第二天立刻就能看到对方超越自己的景象,然后就是大人们的夸奖,每次纱夜都会在远处空虚的看着大人中间欢笑的妹妹,明明和自己长着同样的脸庞,为什么被大人们围在中间的不是我呢?

这个问题从好奇心慢慢蔓延成羡慕、嫉妒?甚至产生了名为厌恶的感情。

从那个时候偶尔会产生,如果日菜是姐姐就好了这种想法,这样自己就不再是让日菜敬佩的姐姐,而是另一个轻松自由的身份。然而既定现实,自己唯一赢过日菜的地方就是出生时比日菜早出生的那几秒,或许已经把未来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在了这人生的几秒,纱夜觉得自己不管如何努力,后半生注定会被掩盖在日菜的光芒之下。如果只是这些就好了,成绩、运动、大人的夸奖、同级生的羡慕,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日菜想要的话直接拿走就好了…可是,那孩子连吉他也………



——如果那孩子一开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闹钟机械的声音唤醒了正在梦中呜咽的纱夜,睁开眼睛,微有雾水的瞳孔正惊恐的放大。纱夜缓身坐起身子,她痛苦的捂着脸。

事到如今为什么——

纱夜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起床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就会破门而进,然后用一种真挚的眼神担忧的看着自己,但是纱夜还陷在自己梦里的想法里——好想死……好恶心………


“咚——”


“姐姐?!你没事吧?”


“……………”


“姐、姐姐………”


看着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纱夜,被窗外的光投下来的阴刚好遮盖着纱夜的面容,日菜小心翼翼的向床上的人搭话。


“日菜,我说过进我房间要先敲门!为什么就每次都记不住呢!”


“对、对不起!”


比平时还要严厉的语气,日菜怯弱的缩回脑袋担忧的望着纱夜。


“因为平时姐姐闹钟一响就会出来,所以……”


“……………”


日菜从来都没有错,明明知道这并不是这孩子的错………


“只是有些睡迷糊了而已,你先出去吃早餐吧,我马上下来。”


“嗯…嗯,我会留些姐姐爱吃的东西……”




待房门关上房间再一次只回荡着纱夜自己喘息声,纱夜突然想起自家乐队贝斯手的话。


“纱夜和日菜就像点火器和干柴一样啊,嗯……怎么说呢,只要纱夜一开始做什么,日菜就会立刻学纱夜,然后给人啪的一下的感觉……就……那种…哗!的爆炸啊燃起来的感觉……”


真讨厌……鼻子有些发酸,纱夜把脸埋进被子里努力的吞咽着喉咙深处的声音。


“……离那个火最近的从出生就一直被灼伤的可是我啊………”







为什么会被日菜那么喜欢呢?这也是纱夜经常想的问题。妹妹每天把最喜欢姐姐放在嘴边,纱夜都快分不清喜欢姐姐和喜欢星星有什么区别。很早就能察觉双胞胎对自己可以名为异常的执着,有些无人能比的天赋妹妹,自己阴暗固执,又有什么地方能值得那个孩子的喜爱呢?

每次想要问出这个问题,那天真无邪的表情又把嘴边的话堵回肚子里,然后无处发泄的急躁感席卷而来,最后总能看到那孩子失落又悲伤的脸。



纱夜会后悔,会心虚,还有一丝丝的快感。







在纱夜深处的记忆里,日菜只有一次哭泣,哭泣?说起来,自己的妹妹那个时候她有流泪吗?明明是很重要的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张脸。



那是初中纱夜还没有完全无视日菜的时候,回家就看到日菜坐在沙发上,虽然正对着电视,但是那萌黄色的瞳孔大小就知道自己的胞妹并没有把视网膜的信息传达到大脑。

并不是说她不在意自己的妹妹,即使再怎么嫉妒,内心深处也有种本能和做姐姐的责任会被日菜的一举一动所牵动,纱夜少有的没有把自己关进房间,她去厨房冲了两杯可可,然后轻放在日菜的面前,沉默的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的角落。


“……姐姐…………”


“嗯?”


“………为什么会这么悲伤呢…………”


努力的不去看向那发出异常声音的妹妹,马克杯传达的温度告诉纱夜刚泡好的可可还有100°开水的余温,已经开始感觉到疼的双手纱夜却仍旧死命的摩擦着马克杯上狗狗的脸,纱夜在害怕,终究还是害怕自己伤害到她的双子。


“………你也很快就会习惯的…………”纱夜低下头逃避日菜的视线,看着杯中深褐色的热饮,不像是安慰,更像是诅咒一样,“以后还会有很多人带给你悲伤,带给你痛苦,如果无法习惯就无法前进………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我们必须经历的,然后我们才能变得强大。”


果然,纱夜有些悲伤的想到,自己作为姐姐在妹妹感到难受的时候甚至连一些好听的话都说不出来:“……日菜………我觉得比起我你不如找……”


“谢谢姐姐!”


——妈妈,被日菜眼里闪闪发亮的光堵着,纱夜很惊讶,那个孩子的眼睛除了对自己日常的喜爱还有……崇拜。

那一天纱夜没有问出日菜为何感谢,她觉得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提出这个问题,与其知道答案然后暗自失落,不如就这样抱着这仅有的优越感活着。



然而这份优越感最后也被自己内心的丑陋吞噬的一干二净。







Pastel*Palettes登上Future World Fes。

Roselia的梦想,不是Roselis,而是Pastel*Palettes登上那个舞台。

日菜登上了那个舞台。

冰川纱夜倾尽一切都没有登上的舞台。



如果一开始纱夜还抱着因为偶像乐队商业原因所以登上的侥幸心理,在看到日菜演出的那一刻,所有辛辛苦苦维持的一点点的东西崩溃了。

日菜的技术就算是外人听也知道比自己要好,自己努力练习的和弦,日菜随手就能轻松弹出,自己拼命跟上鼓手的节奏,而日菜甚至为了配合队友故意放水。

——冰川日菜的吉他比冰川纱夜更加出色。

纱夜不知道是怎样回的家,是怎样面对队友,是怎样和父母谈话,她只觉得恍惚中又看到了日菜哭泣的面庞。



“呐,姐姐为什么会这么悲伤?”


“……一定是为了某个人。”


因为你啊日菜,我的悲伤都是因为你。







冰川日菜消失了。

在高三毕业第二天,Pastel*Palettes的Live现场突然发表偶像毕业宣言,对惊讶的队友们留下一笑,就从台上跳下,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日菜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会场,然后再也没有人见到她的身影。

日菜消失的第二天,冰川纱夜不再弹吉他了。







Fes的那天说了什么,纱夜没有印象,只记得能模糊的看到对方露出平常那副强颜欢笑的脸,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萌黄色的双瞳总算有珍珠掉了下来。

自己是什么心情?痛苦,悲伤,绝望,以及对妹妹的心疼——明明知道那个孩子什么错都没有。



“抱歉,纱夜,久等了~”


“没有,今井桑,我也是刚到的。”


升入大学纱夜除了莉莎就再也没有联系Roselia的任何一个人,偷偷填上志愿,换新的手机,注销一切社交账号,冰川纱夜偷偷摸摸的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着。

纱夜抚摸着还留有一丝茧的手指,长久碰吉他的手也快要回归原本的光滑,她已经没有再弹吉他了。

她想,失去双子,伤害妹妹,她已经没有余力再堂堂正正的活着,也没有力气再凛然的向前迈步了。



今井莉莎是个意外。

贝斯手在吉他手的家里各种旁敲侧击,最后拿妹妹的情报把孤身在外的纱夜钓了出来,当然,日菜的情报是假的。

Roselia的妈妈只是担心,担心纱夜的身体健康,在外安不安全,有没有受到欺负,所以时隔四年再一次见到那张严肃冷漠的脸,莉莎二话不说就哭了起来,然后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用情报骗纱夜的事给招了出来。

这次莉莎完全是带着负荆请罪的心情来见纱夜的,毕竟以前玩乐队的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只要敢拿日菜开玩笑,可能第二天纱夜就一吉他砸对方头上。

虽然不安的来到了咖啡厅,但是纱夜无视对方筹措的样子自顾自的点了一杯咖啡。

“…………………”


“…………………………”


“额,纱夜?”


“怎么了今井桑?”


“…………………”


“…………………………”


莉莎嘴角轻微抽搐,她知道这个沉默是纱夜表达不满情绪的表现,莉莎在心里叹了口气,用纸巾狠狠的擦了擦桌面。


“………用日菜作为谎言把你骗出来真的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没有把你的消息告诉任何人!”莉莎狠狠的低头,整个额头都贴上桌面,Roselia的贝斯手顾不上周围路人刺痛的目光,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打开话匣,纱夜有十足的耐心在这里坐上一天。


“………………………”


神情复杂的看着埋头谢罪的莉莎,纱夜轻咂咖啡,终于开口回应了。


“………我并没有问罪的意思………本来就是我的突然离别,给大家造成了很多影响……这次,只是想找个人聊一聊日菜而已。”


“……纱夜?”


避之不及的纱夜,第一次主动从口中提出想要了解日菜,莉莎真的觉得,四年不见真是长大了,成熟了。

被莉莎母亲般欣慰的看着,纱夜不自觉的皱眉。


“………你这是什么眼神?怪怪的………”


“嗯咳咳,抱歉抱歉,只是有些惊讶,来聊吧,放心,日菜的一切包括她喜欢纱夜你的那些地方我都可以告诉你~”


“……那孩子到底对今井桑说了些什么啊……”







纱夜把脖子重新缩回厚实的围巾里面,刚和莉莎的谈话结束,纱夜正踏上回宿舍的路上。

札幌的冬天很美,因为周围的建筑大部分是统一的蓝白色,一下雪整个城市显得梦幻,如果是日菜的话一定会直接冲进雪里直到衣服湿透了才会回家吧。


“纱夜你还讨厌日菜吗?”


“……呼…”看着呼吸的白气,纱夜想着莉莎的话。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到现在我也嫉妒这日菜的才能……但是……我很想她。”


“是吗?那就是不讨厌啊。”


“……真是敷衍啊………”


“人对人的感情很复杂的,但是能说出口表达出来的也只有那么几种。对我来说不是一就是零。”


“今井桑,意外的单细胞啊。”


“真过分啊纱夜,至少说这是单纯!单纯!”


“那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词啊……”


知道这是贝斯手缓解气氛的方式,纱夜感激的对莉莎笑了笑,摩擦着杯身,纱夜重新打开了话匣。


“…我……在Fes那天对那孩子说了很过分的话,今井桑你知道吗,我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感觉。”


“嗯嗯,我知道,毕竟那天友希那也很难过。”


“不是,我……我记得…那孩子哭了……我是第一次,不,可能是第二次吧,我是第二次看到那孩子哭了……”


“……纱夜…………”


莉莎把纸巾递给眼角泛红的纱夜,适当的忽视对方“我才没有哭”的嘀咕声。


“………有一瞬间,虽然只有一瞬间,我确实…感到了一种放松的心情……很难描述,是某种开放感,听到日菜消失的时候这种感觉更明显了……我………………果然还是作为姐姐失格了吧……明明那个孩子拼命的想要讨好我…”


“嘿!”


“!?”


一个轻轻的手刀不重不痒的敲在纱夜的头上。


“你可不能说出这种话啊!”


“今、今井桑?!”


“嘿、嘿!”


“等?”


带有愠怒的攻击接连而来,纱夜有些呆愣的看着发着火的莉莎。


“这是替日菜打的。”


“………………”


“那个孩子是绝对不允许有谁说纱夜你的坏话,即使是你本人。”


“………………………”


“纱夜,就算你再怎么说讨厌她,嫉妒她,其实你还是爱着日菜的吧。不然绝不会跑到这种孤僻的地方读个三流大学,这四年你全都用来找日菜了吧,先不说别的,至少我知道的冰川纱夜是绝不会做这种没有效率的事……你是真的爱着日菜的,再怎么用负面的情感去面对她,你打一开始就一直爱着日菜的啊。或许你比你想象中的更重视日菜吧…”




我是爱着日菜的吗?

我有喜欢那个孩子吗?

“纱夜,你的讨厌和嫉妒是真的,但是不代表你对日菜的喜欢是虚伪的,人与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没有人说过喜欢和讨厌不能同时存在,对你来说,日菜不是一,也不是零,她就是日菜,她就是你的妹妹。你只是忽略了这些感情,如果更早一点发现……啊,不……对不起………”


更早一点发现?发现什么?如果发现了会怎样?日菜还会在我身边吗?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吗?我和她还能一起欢笑吗?


………啊…………所以。

恍然大悟,纱夜抬头看着天空,札幌的夜晚很美,特别是冬天,几千万年前的宇宙遗物正在跨越时间燃烧自己的身体来发出热光。

“………所以…………那个时候我才感到心疼吗………”自言自语随着气温爬升然后散去,纱夜突然回忆起两人小时候一起欢笑的日子,明明日菜小时候也很爱哭,到底是什么时候那个孩子不再哭泣了,到底是什么时候两个人分开了,纱夜感到一阵模糊,已经想不起和日菜分开之前的点点滴滴了,终于纱夜支撑不住蹲了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痛哭着,颤抖着。

“……如果…………日菜……如果我能正常的爱着你……………我能意识到我的感情……对不起、对不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