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祸水(三)

作者:闻人碎语
更新时间:2019-08-04 21:41
点击:1415
章节字数:24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曲红绡被赶出东来阁后,并未立刻转来栖云阁中,而是先被安置在别处休养了几天。


璃攸郡主还特嘱咐派海棠为她送去一瓶专治外伤的西域药膏。据说那郡主不喜欢下人鼻青脸肿地在她面前晃悠,恐会令她心情不佳。曲红绡倒是得了几日清闲,待伤势快好全了,才领命搬去栖云阁当差。


初入栖云阁时,只觉得这璃攸郡主的住处无论规模、奢华均远不及世子的东来阁,里里外外只有寥寥几个下人,看起来也不热闹。


然而再细些打量,便会发现此地虽无金柱玉璧,飞檐入云,但门庭院落间却布置得十分清雅精致:院中悬葛垂萝,鱼池木桥,跨水为阁;室内以丹青为图,色泽清素,自有别致之处。


曲红绡放下东西,换了身干净衣服,便由海棠领着去往郡主卧房请安。


待到屋前,海棠扣了扣门,只听门内传来一声轻飘飘的“进来”,才蹑手蹑足地推开门带着曲红绡进去。


屋子里充满了沉香香气,或许是璃攸郡主长期服药的缘故,屋里还夹杂着一点淡淡药味。隔着珠帘,隐约可见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倚靠在帘幕后的坐榻上。透过珠帘的缝隙看去,此人似乎尚未睡醒,正撑着额头阖目养神。这时见有人来了,才懒懒地睁开眼睛。


璃攸郡主隔着珠帘道:“海棠你先下去。”


海棠应了一声,掀开珠帘,低声朝红绡道:“你过去吧。”便端起桌上盛药的玉碗转身出了门。她离开时,曲红绡匆匆瞥了眼,碗底只留下一点残汤剩药,还算喝得干净。


此时屋内只剩下曲红绡与郡主二人。曲红绡不由有些紧张,悻悻地向前走了几步,与卫璃攸隔着一人的距离跪下了。却听璃攸郡主道:“你再走近来些,给我仔细瞧瞧。”


红绡只好低头走近过去,跪在了她的脚边。


“是叫曲红绡,对吧。”卫璃攸忽然唤起她的名字,曲红绡轻轻“嗯”了一声。


卫璃攸:“抬起头来。”


红绡听话照做,可刚抬起头,对方微凉的手便抚上了脸颊。对方举动来得有些突然,红绡愣怔一下,却还是没有躲开,任由对方的指尖划过她的眉骨,眼尾,唇角,最后落在下巴上。


对方碰到她唇边的伤痕时,伤处还是微微有些疼痛,她却忍住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是万不可再惹怒王府里的主子的,若被赶出崟王府,得罪王府一事一旦在坊间传开,她在洛殷城中必将无处容身。


“脸上的伤恢复得不错,舅舅带来的这西域药膏果然是个好东西。”卫璃攸认真端详着她,眼神似在打量一个漂亮的物件。与昔日那些客人打量她的神情有些相似,却又很不一样。不同之处大抵在于璃攸郡主的目光要干净清亮得多。


不过也对,璃攸郡主也是个女子,待她自然与男子不同。


曲红绡原是习惯了被人如此盯着赏看的,可被她瞧着看了许久,竟有些不太自在。心下想要避开卫璃攸的视线,可她一个下人是不该忤逆主上的,只好硬着头皮看向眼前高高在上的人。


“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却看起来冷冷冰冰,好难亲近的样子。” 卫璃攸适时地收回了手,也不再盯着她看:“也罢,兴许我那世子哥哥就吃你这一套。你且笑一个给我瞧瞧。"


曲红绡抿了抿唇,打算如过去无数次面对客人那样笑给她看。抬眼却见卫璃攸一双明媚动人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老练如她曲红绡,竟忽然间有些慌张,忘了该如何笑对此人。于是扬起一半的笑容僵在脸上,显得甚是尴尬。


璃攸郡主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人真有趣,对着我兄长笑得那般娇媚可人,对着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莫非你只懂得如何对着男子笑,不懂对着女子该如何笑了。”


红绡听她话里的意思,十之八九是指向自己只懂得魅惑男子,心中大骇,正欲磕头请罪,哪知璃攸郡主话锋一转:“笑不出来就算了。你初来乍到,我也不为难你了。”


这时卧雪叩门进来:“郡主,三公子和百里公子来看您来了。”


卫璃攸看起来有些倦意,捂着唇打了个哈欠。她重新靠回榻上,半眯着眼,似乎眼皮随时准备合上:“你请他们稍等片刻,我整理一下待会儿就出去。”忽又对红绡道:“你也同卧雪一块去堂前招待。待会儿卧雪煮好茶,你负责奉给他们。”


栖云阁婢女中数卧雪与海棠在璃攸郡主身边待的时间最长,卫璃攸视她二人如心腹,待她二人自然也极好。这二人之中,海棠性子急躁又大咧咧,虽然对郡主也是尽心照顾,但许多事情并不会多去思考其中利弊。而卧雪也是一门心思地为卫璃攸着想,然所思所想却比海棠深远得多。


这些时,女伶曲红绡勾引世子一事在府中下人间传得沸沸扬扬,卧雪亦略有耳闻。如今见这女子果然如传闻所说一般长着张勾人的脸,便越发笃定了此女心思不纯。心中不禁担心,若这曲红绡怀着不安分的心思待在栖云阁,对着未来郡马百里叡下手,那该如何是好。


卧雪一听郡主这话可不是要引狼入室,连忙劝道:“郡主,红绡今日才刚到栖云阁,大抵对阁中事务还不甚熟悉,眼下就让她去堂前侍奉来客,只怕...”


可璃攸郡主看上去显然没有她思虑得那么周全,兀自将卧雪的话打断:“我看红绡她心思细腻,应是做事稳妥之人,不会出什么乱子的。何况我三哥和百里公子待人温和,从不为难下人。再说了,她虽是刚来但也未必就做不好事情。你瞧那海棠来得该久吧,不还是毛手毛脚的,今天打翻这个,明儿摔了那个。”


卧雪一时咋舌:海棠这些事,大家都有好好替她藏着,郡主怎会发现了?还当着一个生人的面,揭了海棠的短。难不成郡主真把这个狐狸精当成了自己人?


卧雪虽怒其不争,也只能假装云淡风轻地笑了笑,暗地里在心里叹气。正当她要将带人下去,却又被璃攸郡主叫住了。


“等一下,”璃攸郡主朝卧雪道:“卧雪,你去妆台取些口脂香粉过来。”卧雪闻之连忙去取了粉盒递到她手边,只见璃攸郡主又对曲红绡招了招手:“红绡,你过来。”


曲红绡不明所以地上前去,又被璃攸郡主的举动吓了一跳。


只见卫璃攸抬起她的下巴,亲自替她擦上香粉遮盖嘴角伤处,又在指尖沾了些许口脂为她点在唇上:“出去见人总归是要体面些好,总不能叫旁人以为我苛待下人。”


伶人馆中女伶们相互上妆也是常事,或许是因为对方身份特殊的缘故,曲红绡倒是头一回感到如此惶恐不知所措,额头手心都出了几层汗。


站在一旁的卧雪亦露出吃惊的表情。她自以为郡主待她与海棠二人已与他人不同,却也从未得到过此等厚待,心中又是惊奇又有些忿忿不平,心想:郡主让这狐狸精去堂前招待未来的郡马也就罢了,竟生怕她不够艳丽招人,还特地为她点上妆。莫不是郡主平时成天关在屋子里写字画画,把自己都给关傻了,连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都不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